租房买房买生意上iU91
蒙城华人网 首页 新闻 加国新闻 查看内容

移民后,我在男子监狱当女狱警,一年200天假

发布时间: 2020-8-28 18:52| 查看: 3985| 评论: 1|来自: 自PAI

广告赞助

我叫小小,一位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从2007年到现在,我已经在加拿大联邦监狱工作了13个年头,其中大部分时间在男子监区。身为监狱里极少见的华裔女狱警,我受到的关注也比其他同事多。记得第一天去监狱报到的时候,犯人们见了我都很意外,不停地朝我吹口哨搭讪。

我的工作照,防刺背心上别着一枚手铐外形的徽章。

移居加拿大之前,我在国内干过几年刑警。警察梦最早来源于我爸,他是我们市刑警队的法医,擅长解剖,曾经协助同事破过很多命案。耳濡目染之下,我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不怕杀人、尸体这些字眼,反倒对各种凶杀案很感兴趣。高考完,我去了省内的一所警校学习公安管理专业。

学生时代我和妈妈的合照,出国后已经很难再找到这样的老照片。

当年的我年轻气盛,想着毕业了就能大展宏图,却忘了理想跟现实之间总有一条巨大的鸿沟。出了校门,我没能进入刑警队,而是被分配到派出所从户籍警干起。在有的人眼里这是份好差事,可我总觉得无趣。一听说市里出了什么案子,整个人就特别亢奋,经常求着我爸带我一起出现场。

后来公安系统改革,我抓住转岗机会,成为派出所的一名驻所刑警,半年后又被划归到了区刑警队。本以为可以多去现场破案了,结果事与愿违。由于我是女警,很多时候做报表的任务自然地落到了我的头上。同事们接到任务都出去抓逃犯了,我却被安排在办公室做报表,有些会议甚至不叫我参加,更别说摸枪了。类似的事情积少成多,我的工作热情衰退了很多。一想到未来五年十年的样子,辞职的想法就越来越强烈。

那时候流行上网冲浪,通过因特网,我了解到更大的世界,第一次萌生了出国的想法。和家人朋友交流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持反对态度,不愿意让我放弃铁饭碗。只有我爸一个人支持,他大手一挥,说“年轻人,就应该去外面看看。”经过漫长的申请与等待,2005年,我和老公通过技术移民去了加拿大。

这是在加拿大的一座操场上,移民的前几年,我仍是学生身份。

那时候我的口语停留在“哑巴英语”的水平。所以到了加拿大没有立即工作,而是参加了语言班,并申请了理工学院的旅游管理课程。我和老公出国时只带了1万加币,国外物价高,没有固定收入,我们只能租别人的地下室。从住处到学校要坐一个半小时的公交,我每天有三小时花费在路上,下了课要去餐馆做服务员,晚上回家继续学习到半夜。后来怀孕还坚持挺着大肚子去上课,一直到孕期8个月才在家待产。

2006年底,一位朋友给我打来电话,说在报纸上看到了联邦男子监狱的招聘广告,问我要不要试试。我一看,确实是联邦男子监狱在招聘,而且一招就是70多个。这可是联邦警察,加拿大国家公务员啊!机会难得,我赶紧报了名。

联邦监狱所属的惩教署,每年会通过公开的方式招聘狱警。

那一年所有报名者中,只有三个中国人,其他都是欧美面孔,绝大多数是加拿大本地的男性,女性不到总人数的十分之一。当时我还没想过为什么男子监狱会招收女狱警,只感觉安全风险要比男狱警大得多。在生活压力面前,我只看中了它是一份好工作,顾不上考虑其它。

想得到这份工作并不容易,所有应聘人员都要参加一场涵盖6项测试的选拔,包括笔试、多人面试、身体检查、心理测试、背景调查,通过之后还有为期四个月的全封闭式集训。集训实行淘汰制,要学习法律法规、擒拿格斗、枪支拆解和射击、消防器械使用、搜查谈判等等,竞争很残酷。

2007年7月,我在集训基地练习跪姿射击。

国内当了三年警察,我只在一次全员培训的时候摸过枪,没想到在加拿大的集训中一口气接触了好几种,手枪、霰弹枪、步枪,统统要求能上手使用。我第一次用霰弹枪的时候没想到后坐力那么大,枪托没顶实就扣了板机,结果枪托顶到肩膀后又弹到我的脸上,没一会我的脸就肿得像猪头。

除了头部受伤,胳膊上也被撞出一大片淤青。

虽然因为没掌控后坐力好受了伤,但我的枪法是很准的,尤其是手枪,一发子弹打出去,往往不是9环就是10环,弹孔都集中在靶纸的中心位置。四个月的训练周期,大大小小的测试进行了100多次,不断有人出局,也不断有人自愿退出。

别人休息,我努力学习;别人学法规学到晚上,我就学到凌晨;别人训练做30个俯卧撑,我就拼命做到50个;很幸运,我留到了最后。被录取的70多人中,算上我只有六七位女性。

集训班的毕业典礼上,惩教署官员向我握手表示祝贺。

2007年9月,签下正式offer,我被分到了一所位于偏僻小镇上的中型犯监狱,里面所有犯人的刑期都在两年以上,罪名大多是杀人、伤人、强奸、涉毒,还有一部分是猥亵儿童。

那座监狱一共有13个监区,一个监区最多可以关押80名犯人,每个犯人都有一间单独的牢房。他们平时不必待在牢房里,可以在监区的公共区域自由行走。也就是说,狱警进监区巡逻的时候,和犯人之间没有任何阻隔,相当于面对面交锋。犯人有任何要求来找,狱警要负责解决或者驳回。监区里面发打架、突发疾病、自杀等事件,狱警都要去处理,还要及时写报告记录当天情况。

每天早上开会的时候听到分配计划,我才能知道自己当天的工作地点在哪。除了最常见的监区巡逻,还有的岗是在厨房看管由犯人担任的帮厨,有的岗要出监狱押送犯人,另有一部分机动岗,哪里需要就往哪里跑。

加拿大有很多监狱位于小镇上,照片远处的绿顶建筑是就是其中一所。

第一天上班,我就被分到监区巡逻。刚走进监区大门,就听见有犯人在疯狂地吹口哨,也有人喊话搭讪,后来还有人骂脏话。作为狱警,我不能还嘴,能做的就是警告对方,记录下他的行为,情节恶劣的可以去监狱内部法庭上指控,如果法庭判定事实成立,犯人就可能受到罚款或是蹲禁闭的处罚。

禁闭室面积很小,里面有床、连在一起的马桶和洗手台,好点的话还有一张桌子。关禁闭一般是几个小时到几天不等,听上去时间不长,但待在里面还是比较难受的,除了每天一个小时洗澡放风,其它时间都只能困在那一小片地方,不像在监区可以自由活动,这里没人可以说话。

监狱内不允许拍照,这张禁闭室的图片是官方公布的,广角拍摄使得房间看起来比现实中大一些。

我的适应能力还算可以,工作没几天,就对骂声“免疫”了。毕竟监狱是一个恶人世界,那些黑帮成员、暴力犯罪者根本不在乎礼貌不礼貌,他们要个什么东西你不给或者给慢了,张嘴就骂。晚上巡逻的时候用手电照着牢房查人数,也时不时能听到叫骂声。骂的轻的,我很少理会,太过分的才会警告,对方如果还骂,我就会记录在报告中。

只要犯人没对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我常常一笑了之。有的狱警会特别生气,甚至陷在情绪里出不来,整天不开心。我曾经跟这样的人一起工作过,只能开导对方,为了犯人影响心情不值得。好在监狱对于心理健康还是很重视的,狱内设有专门的部门负责解决犯人的心理问题。狱警也一样,福利制度本身就包含看心理医生这一项。

被关押久了谁都压抑,但有些人会做出变态的举动。比如我在巡逻中,多次碰到不可描述的场面。个别犯人会算准我在某个时间段经过,故意当着我的面做那种事。我撞见了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人家会辩解说,谁让我刚好在这个时间经过他的牢房......

这是中等安全级别监狱的一间牢房,联邦监狱有轻、中、重等不同级别,会根据犯人的背景和表现分配。

工作在一个充满危险人物的地方,我躲不过这些让人恶心的事,但最在乎的还是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我们虽然在入职前接受过专业的射击培训,但只有押送等专门岗位才可以配枪,狱警一旦要进犯人监区,绝对不能携带枪支,因为一旦被犯人抢走后果会很严重。为了防备有可能出现的伤害,我们会穿着防刺背心, 带上手铐、对讲机,以及类似于辣椒水的化学喷雾和急救包。

我女儿曾经问我,说监狱里万一有犯人要挟持我怎么办?我如实告诉她,如果真的被挟持了,基本上不会有好结果,所以我每次进监区都保持高度警惕。监狱规定,任何情况下的行动都应当至少有两名警员一起,以便互相保障安全。我就有自己的搭档,那种信任感像家人一样,从事其他工作的人可能很难能理解。

即便两个人处理不了或者落单了,我们还可以呼叫支援。狱警随身佩戴有紧急呼叫装备,紧急时刻一按按钮,中央控制室就能发现呼叫者的位置,立马通过对讲系统传出内部代码。这个代码别人不一定听得懂,但警员都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一分钟之内,紧急反应部队就会全速赶来处理。紧急代码被呼叫的情况每隔几天就会发生一次,但我自己从来没遇到过实际需要的情况,只有一次不小心碰到了。

美剧《越狱》的视频截图,因为工作相关,我对监狱题材的影视剧很感兴趣。

迄今为止,我经历过最严重的一起事件是被犯人策划挟持。听起来是不是像美剧情节?在我看来,真实的监狱几乎和《越狱》里呈现的一样,包括里面的那些帮派、犯人之间的暗号、黑市,还有所谓的监狱文化,好像整个北美的监狱都是这样的风格。

和剧中情节一样,我们监狱的犯人们也是各有各的心思,玩不到一块的会互掐。有一天,一名犯人偷偷告诉我同事,说有三名犯人打算挟持我,时间定在我下班前巡逻的时候,计划把我挟持到某间牢房,用绳子捆住后实施伤害。

那位同事把犯人的情报告诉我之后,又一级级上报给了典狱长。上级觉得这件事性质很严重,因为犯人已经有了计划,不光是嘴巴说说而已。他们找了我两次,问我要不要换到别的监区工作,我都拒绝了。因为我在那个监区是工作时间最长的,对犯人的情况比较熟悉,包括那三名涉事犯人。虽然上级再三打电话让我考虑,我还是决定留在自己的岗位。

第二天,我把三人中为首的那名犯人叫到了狱警办公室,跟他说我已经知道了计划。他极力否认,说没这回事,还笑着问我是从哪听说的。我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我不会离开监区,警告他做任何事情之前要想清楚后果,说完就让他回去了。之后的几天,上级加派了一名警员到我们监区,好在最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段时间一切恢复正常。

犯人总是想尽办法去搞违禁品,这是被查获的藏在网球中的毒品。

有人可能会好奇犯人手里怎么能有绳子,其实监狱里面不该出现的东西有很多,一个普通的牙刷,犯人都能磨成一件凶器,何况是绳子。每个犯人在入监后都有一次机会可以收到家里寄来的东西,我们有一串很长的清单,什么可以带什么不能带,即便经过筛选,也存在一定的改造空间。更何况监狱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漏洞,有人甚至会通过无人机向监狱内投掷毒品。

搜查违禁品是每天日常工作中的一大任务,我和同事曾经搜到过大麻、海洛因、冰毒,还有刀片、钉子、铁片、木头做成的凶器。有时候一些家属和犯人会面时也会想尽办法捎带点违禁品,我们会在每次会面前后对犯人和家属都进行检查。

监狱里养有警犬,它们是找到毒品的好帮手。

我在那所中型犯监狱干到了2011年,女儿准备上小学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在小地方工作的局限。监狱所在的小镇只有一所小学、一所中学,而且教学水平都很一般。孩子想学跳舞,没有跳舞班,想学游泳,没有游泳班。为了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我申请调动到了阿尔伯塔省的一所联邦监狱。

那所监狱关押有重刑犯,其中一部分人被判了终身监禁,他们好像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危险性比较高。调去的第一天,我就碰上了一起小型暴动事件。狱警清点人数时,有 6名犯人不愿意回牢房,就开始闹事,在监区里大肆搞破坏。桌子和凳子连在地上搬不起来,他们就疯狂砸门,公共区域的面包机、咖啡机、微波炉、冰箱,能砸的都砸了,还把水龙头打开不停地放水,嘴里不停地骂人。

为了保证安全,我和其他狱警只能在监区门口看着,喊话让他们停止。后来6个犯人中的4个选择回到自己牢房,只剩2个厉害的人物拒绝回去。这时候领导下令说可以采取行动了,我们先喷了大量的化学喷雾,等到那两个人开始蹲在地上揉眼睛,立马冲过去压制他们。我第一次意识到人疯狂起来会有那么大的力量,平时一两名狱警就能压制住的人,那时候要4个人才能压制住,真的难以想象。

当时在阿尔伯塔省,有段子说这里只有两个季节:冬季和大约在冬季。

调过去之后才发现那里的冬天很难熬。我们要穿着特别厚的棉大衣,穿过一个个监区去巡逻,一会儿在零下30度的户外,一会在零上25度的室内,身上刚出了汗就要去冰天雪地里,一次巡逻就要这样反反复复十几次......

2017年,我又申请调动到了西边临海的BC省。BC省天气各方面都不错,景色也很好。我卖掉原来的小房子,贷款买了一个500平米的三层独栋小楼,拥有永久产权。由于远离温哥华,房价也不算太贵,首付只需20%。这还不算低的,记得刚找到工作后买的第一套小公寓,首付只需要交5%,也许因为我的身份是联邦警察,信用要好一些。

我家的阳台,可以看到外面的草坪和远处山上的积雪。

2007年刚当上狱警的时候,我的工资在加拿大属于中等水平,随着年限增长,工资也水涨船高,现在已经上升到中高收入水平。和国内不一样,我们在监狱里不怎么讲官职和年龄,什么都是看年限。比如说一个办公室里坐了七八个警员,谁去为大家煮咖啡呢?大部分时候是在监狱工作年限最少的人去,而不是年龄最小的。

工作年限一长,我的假期也跟着多了。今年,我的年假、病假和事假共有40天。由于工作是倒班制,全年需要上班的天数算下来只有180天,再减去40天,意味着只用上140天的班,加起来还不到五个月。剩下的200多天,我完全可以自己支配。

这是今年11月的工作排期,我有15天时间需要去监狱上班。

在加拿大,警察可以在空闲时间搞副业,我身边的同事有的在做地产,有的在私人公司做保安,我比较喜欢吃喝玩乐,2019年初开始尝试旅游策划。

做旅游策划主要靠人脉和关系,不需要陪玩,只要帮客户安排吃喝玩乐的攻略,找到最优惠的旅游套餐价格。刚开始做的时候缺客户,头半年基本没收入,后来不断有人介绍客户,收入很快见涨,多的时候几乎能赶上主业。可惜的是,今年疫情一暴发,刚刚做起来的副业又没了。

2019年11月,我前往墨西哥考察一个新开的五星度假村项目。

没有客户可以安排,我就利用好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平时不上班的日子,我们全家会出去打球、骑车、爬山。为了添点乐子,我老公花一万加元买了艘二手快艇,可以开到湖中央钓钓鱼,钓完再去附近吃点好吃的。在监狱里工作精神高度紧张,我很需要美景和美食来放松自己。

2017年,在联邦监狱工作满10年时,我收到了上级颁发的一枚纪念章。

再过两年,我就在联邦监狱工作满15年了,工作年限其实也相当于一枚无形的奖章。曾经有人觉得我是女性,不能胜任狱警的工作,但我坚持下来了,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明。我一直认为,职场上不应该有性别歧视,男人能做的女人未必做不了。就像我在国内的时候,喜欢出现场,不怕死尸也不怕看解剖。这和性别没什么关系,还是要看个人能力和兴趣。

说到底,工作也不过是为生活提供一个支撑,人能做的就是保持好的心态,平衡好两者之间的关系。也许有人羡慕现在的我,也许有人不屑一顾,但经历过这一切之后,我早已想明白,纵有千万种活法,也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监狱内不允许拍照,部分图片来源于口述者所在机构官网)

标签: 移民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tkwkuvk3a 2020-8-29 06:19
《办》  请看括号  《文》  请看括号  《凭》  请看括号  《+V信》  请看括号  《 ① ② ② 零 ③ ③ ④ ⑧ ⑥ 》  请看括号

查看全部评论(1)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蒙城华人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蒙城华人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蒙城华人网处理。
广告赞助
最新:魁北克省学校病例1,334
最新:魁北克省学校病例1,334
根据最新的政府数据,自学年开始以来,魁北克已有543所学校报告了至少一例确诊的COVID
特朗普曾提议让伊万卡做副总统 现场一片沉默…
特朗普曾提议让伊万卡做副总统 现场一片沉默…
特朗普十分宠爱女儿伊万卡,并让其担任白宫顾问。(AP)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
“我怀孕了 不娶我就跳楼” 陈红1句话让陈凯歌弃倪萍
“我怀孕了 不娶我就跳楼” 陈红1句话让陈凯歌弃倪萍
提起“演员陈红”,大家的第一印象一定是美。在上世纪90年代,她是红遍大江南北的古装
特朗普26年前怀抱港女照片曝光 她是谁?
特朗普26年前怀抱港女照片曝光 她是谁?
最近,一张特朗普20多年前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只见他眉开眼笑,搂着一位容颜靓丽的亚
好莱坞女星脱光光庆生 16岁女儿傻眼惊呼
好莱坞女星脱光光庆生 16岁女儿傻眼惊呼
好莱坞女星葛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昨(27)日欢庆48岁生日,生日当天她上传
吴秀波美国豪宅被曝将降价出售 入手5年亏150万?
吴秀波美国豪宅被曝将降价出售 入手5年亏150万?
9月27日,网上曝出了吴秀波一栋位于美国的豪宅将低价卖出,这栋豪宅在2015年的时候是5
孟晚舟再次出庭 PowerPoint成争议证据
孟晚舟再次出庭 PowerPoint成争议证据
华为财务长孟晚舟五个月以来首次在法庭上露面。她的辩护律师主张她没有隐藏与伊朗之间
魁省警察对违反卫生规定只会警告 很少开罚单 除非。。
魁省警察对违反卫生规定只会警告 很少开罚单 除非。。
魁北克省警察已经对违反COVID-19的公共卫生法规的情况发出了很多警告,但很少罚款。省
蒙特利尔大学宣布冬季学期计划
蒙特利尔大学宣布冬季学期计划
随着魁北克省COVID-19案件激增,一些蒙特利尔大学决定在冬季进行在线课程。在昨天发给
哪里枫叶开始红了 魁省赏枫地图已出
哪里枫叶开始红了 魁省赏枫
今年气温偏高,所以枫叶相较往年变色时间似乎都有所推
必须收藏!蒙特利尔附近最美的8条赏枫路线
必须收藏!蒙特利尔附近最美
夏天虽然走了,但是加拿大最美的季节秋天已经来了,赏
蒙特利尔旁十个摘南瓜的好地方
蒙特利尔旁十个摘南瓜的好地
如果你觉得摘苹果梨子什么的都不够有趣了,那就摘个金
蒙特利尔周边六个摘苹果的好去处
蒙特利尔周边六个摘苹果的好
马上要到摘苹果的季节了,到下面六个农场去逛逛吧,不
魁北克舒适又不贵的七个树屋露营地
魁北克舒适又不贵的七个树屋
如果你喜欢露营,但是又放不下城市生活的种种便利,例

Copyright © 1999 - 2020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20-9-29 09:44 , Processed in 0.168953 second(s), 22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