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商家
租房买房买生意上iU91
蒙城华人网 首页 新闻 综合新闻 查看内容

李小琳吓坏国资委 习近平祭出“紧箍咒”

发布时间: 2015-7-6 09:34| 查看: 55881| 评论: 0|来自: 多维

一个甲子前,国民党蒋、宋、孔、陈“四大家族”权倾一时。蒋经国“打虎行动”似有吹枯拉朽之势,但因为触及四大家族核心利益终落得铩羽而归。如今,周永康长子周滨、戴相龙女婿车峰、曾庆红之子曾伟以及李鹏女儿李小琳,虽然命运各不相同,却均被媒体曝光横跨政商两界,堪比当年的蒋宋孔陈。他们除了依靠各自的家族背景方便行事,相互之间更是盘根错节,勾连不清。


  今年的6月2日,一则石破天惊的消息在北京的政商圈中快速传播——鼎和创业投资大股东车峰在北京的一场饭局之上被官方带走调查。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央行前行长戴相龙的女婿。

  同样在这一天,中国前总理李鹏的女儿李小琳被官方口头宣布无缘国电投,引出了那个虽无从验证但又无人不知的“摔门之怒”。来自北京政治圈的消息称,李小琳大小姐脾气明显,此番国电投成立,为了防止其胡搅蛮缠甚至搬出老爹李鹏干预相关人事安排,国资委特意先斩后奏,等人事结果出来了才告知李小琳。但是李小琳暂时并未被认定涉嫌违纪违法,所以“摔门之怒”后,李小琳于6月18日和26日接连两次亮相,第二次更是现身香港打破“限制出境”传闻。

  车峰和李小琳,一个是私募大鳄,一个是国企老总,表面看似没有交集,事实却绝非如此简单。尽管受到限制,中国媒体近期报道二人新闻时,仍然意味深长地向读者揭示他们权贵子弟的身份。如果对车、李二人的政商关系进行梳理,可以发现他们不但活跃于香港的同一个俱乐部,而且与周永康长子周滨、曾庆红之子曾伟还同属于一个朋友圈。而这个圈子的成员们,可能正在成为一场由中共最高层主导的“围猎行动”的猎物。

  权贵子弟脸谱

  很多人分不清红二代和权贵子弟。笼统来讲,红二代是中共执政后第一代领导核心成员或革命元老的子女,比如目前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俞正声、王岐山、李源潮、刘延东甚至已经落马的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在这一群人身上,虽然政治理念存在着很多差异甚至有的截然相反,不过要承认的是,在这一群人身上,老一代的“革命”味最浓,对“革命江山”有责任感,人生观中理想的成分也相对较高。即使是薄熙来,在2013年公开受审之时,面对全国民众,依然说出了“请不要侮辱薄家的家风”的话,足见他们对于自己家族和江山之间的某种态度。

  目前真正在民间舆论引发争议的是权贵子弟。这部分人的父辈在1949年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登上政治舞台巅峰的高官。2010年,英国《金融时报》以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之子温云松的“新天域资本”为例,以一篇题为《China:To the money born》的报道批评中共权贵子弟竞相参与私募基金,“通过重组国家资产和为私有公司提供融资获取暴利”,削弱中国金融市场的专业化,“给公众更为恶化的中国高层裙带关系、权力无序的形象”。舆论通常所言的“既得利益集团”、“权贵资本”通常特指的就是这群人。

  除了从政(比如李鹏的长子李小鹏目前担任山西省省长、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担任浙江嘉兴市委副书记)和掌控国企(比如李鹏的女儿李小琳),“权贵子弟”经常扮演的一个角色就是政商“掮客”。他们在权力和财富之间扮演中间人的角色,利用家族在官场的巨大人脉,游走于官、商之间,从中搭桥,促成合作并提取好处。他们手中往往没有太多的实业,所促成的各个项目中,几乎不会写有他们的名字,但是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他们的身份以及所获取的利益。

  2014年,先于其父周永康、著名的权贵子弟代表周滨成为习近平强势反腐下的“炮灰”。随着习近平反腐大刀的持续挥舞,更多中共高级官员的子女开始现出真面目。近期的热门人物车峰和李小琳,一个属于郭文贵的“盘古会”成员,身边有着巨大的政商关系网;一个掌控电力系统多年,高调张扬,有中国“电力女王”之称,不仅如此,二人还被港媒报道为“多年老友”。而涉及周永康案的央视前女主播沈冰的《沈冰自述:我和周永康的故事》,除曝光了官员与女色的交易,还谈及政治局前常委曾庆红之子曾伟的私人轶事。曾伟虽然此前被认为个性独特,少与其他高官子弟来往,但有信息显示,在利用权力换取财富的“阳光大道”上,曾伟并非独来独往,他不仅和车峰有商业往来,其堂妹曾宝宝更是和周滨旗下的公司在四川合作开发房地产。

  白手套众多的周滨

  2013年9月25日,财新网首次披露周滨及岳父全家在中石油系统的腐败行为,报道发出不久即遭删除,但相关稿件于11月再度复活。文中直接点名周滨涉嫌以不正当手段获取高额利益。他借助其父亲周永康的权力网,利用石油系统、政法系统以及四川相关官场,给自己建造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再通过自己的岳母詹敏利、中旭系吴兵、陕西德淦米晓东,倒卖石油、房地产等项目,获取巨额利润。吴兵、米晓东等代替权贵子弟出面活动的商人,被外界形象地称为“白手套”。

  今年4月13日,涉及周永康案件的中石油前总经理蒋洁敏案在湖北省汉江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有传闻称,蒋洁敏认罪包括曾作假协助周滨和吴兵的公司以1,000万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收购辽河油田。在吴兵收购辽河油田后,第一年就获利17亿。到第三年,一共赚取了40亿。也有的说法是蒋洁敏和周滨联手将价值3,000亿的辽河油田,以1,000万的价格贱卖给联合能源,联合能源集团董事长张宏伟在香港直接付给周滨8亿人民币。事实如何有待验证,不过目前比较肯定的是,吴兵旗下中旭能科塔里木油田、吉林油田、长庆油田、辽河油田等存在业务往来。

  蒋洁敏早在被审之前就被曝光不仅深陷周滨家族利益链,更传在2012年令计划之子的法拉利跑车事件后,曾动用公款补偿令计划之子“法拉利车祸”受害人,因而牵扯出周永康、令计划密约。

  而白手套吴兵旗下的中旭投资,还与中共政治局原常委曾庆红的侄女、曾庆淮女儿曾宝宝旗下的花样年公司存在合作关系。资料显示,中旭投资是花样年成都子公司的非控股股东。

  鲸吞鲁能的曾伟

  虽然周滨和曾伟貌似没有直接联系,但是有消息称二人是关系密切的朋友。曾伟也被舆论认为是在政商两界辗转腾挪的典型人物。2007年,《谁的鲁能》最先揭露此案,揭露山东第一大企业鲁能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已经易手,被隐藏于两家收购公司之后的“明天系”廉价收购,资产达738亿人民币的山东鲁能,收购价仅得37.3亿元。而“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背后,则是曾伟。

  车峰6月2日被查之后,媒体曝光其与资本市场著名的“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同为数字王国的股东。车峰除了在金融领域鲸吞获利,还曾以上海天健房地产名义购入上海浦东香格里拉酒店附近一块约2.6万平米土地,约6亿。2008年,车峰通过“某中央领导公子”的海外基金将这块地产转手,获利60多亿元。有消息指,这位公子就是曾伟。

  曾伟不仅和车峰是好友,关系密切,他通过“明天系”的肖建华和贾庆林的女婿、北京昭德董事长李伯潭也有商务往来。2009年1月,上市企业包头明天科技宣布出资3.5亿元人民币,从北京昭德置业手中收购位于丽江的一家房地产公司。

  李伯潭是知名的杭州奢侈酒店“安缦法云”的主人,同时还经营一家酒店管理学院,更是类似于“盘古会”的茅台会的秘书长。公开资料显示,位于北京长安街南池子菖蒲河公园的“茅台会”,成立于2009年,是北京国酒茅台文化研究会旗下的会所,涉足其间的包括艺术界、文化界人士以及众多商界精英。中信集团原董事长孔丹就担任该会名誉会长,据称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也是首届理事会副理事长。

  八面玲珑的车峰

  显然,这些权贵子弟,除了依靠各自的家族背景方便行事,相互之间更是盘根错节,勾连不清。车峰被查之后,随着信息的进一步发酵,更多内幕随之披露,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亦被中纪委带走的消息也开始传出。围绕在车峰周边的包含政法系统、金融地产、文艺学界以及权贵子弟等多重关系也被媒体挖掘出来。

  车峰和张越熟识多年,其在2000年前已通过张越拿到香港护照,并将张越介绍给盘古大观的拥有者郭文贵,而后郭文贵又将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介绍给车峰,自此形成一个名叫“盘古会”的政商圈子。

  在收购数字王国的交易中,除了盘古大观的郭文贵,车峰的合作伙伴还包括早前猝死的小马奔腾时任董事长李明,在政界、娱乐界拥有广泛人脉且是游走在军方高层的歌手汤灿的御用词人葛根塔娜。而李明和葛根塔娜皆与原央视副台长、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关系密切,李东生则被视作周永康的亲信。

  2002年前,车峰与戴蓉(音译,戴相龙女儿)结婚,随之他由实业转向金融业。其岳父戴相龙曾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副书记,2002年底任天津市市长,岳母柯用珍则担任海通证券监事长。正是在2002年,车峰通过两次从银行获得的贷款,购入海通证券和平安保险原始股,获利超88亿元。《纽约时报》报道,当时他与温家宝之子温云超一起以超低价获得即将上市的中国平安的股份。

  飞扬跋扈的李小琳

  车峰不仅和温云松有交集,更被媒体认为和李小琳是多年老友。在车峰被查和李小琳出局国电投的消息刚刚曝出时,大陆媒体受政策所限,不能文尽其意地挑明二人的关系,只好如此写道:“从传奇到传说只因为车氏身上背负的‘红色’烙印,从坊间到圈内,关于其岳家的身份并不是一个不能言说的秘密。某种程度上,车峰与近日因突然横盘挪位至大唐电力副总经理岗位而遭多种揣测的某位女士(媒体所指为李小琳,作者注),都是一个特殊圈子中较罕见的高光人物。”无疑,报道在暗示车峰与李小琳同属一个圈子,而且都是频频被曝光的人物。

  港媒称,车峰和李小琳经常在“香港华润大厦50多层上那个宴会厅”聚会,更曝出他们的朋友圈还包括王兆国的儿子王新亮、贾庆林的女儿林青、刘延东的女婿冯奇、李鹏的小儿子李小勇、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以及资本大鳄肖建华等。该消息是否确实,暂时无法考证,但应该并非空穴来风。虽然权贵子弟聚在一起并无不妥,但他们之间的关联的确让人引发联想。而李小琳无缘新合并成立的国电投,谁又能保证与此无关? 6月19日,中纪委网公布巡视组对26家央企专项巡视反馈情况,其中李小琳原任副总经理的中电集团,被指“存在任人唯亲、搞小圈子,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等问题,引发外界猜测。

  作为国务院前总理李鹏的女儿,今年54岁的李小琳长期以高调张扬著称,不仅头上缀满2007年全球商界女强人、2011年亚洲最具影响力商界领袖等光环,更在衣着上追求时尚尊贵。2008年李小琳第一次参加全国两会,就凭一条粉红色LV围巾引人注目。2012年出席两会,她又精心准备意大利顶尖品牌Emilio Pucci的新款粉红色西装,佩戴Chanel珍珠项链。有媒体估计,她此次亮相的全身行头价格超过3万元人民币。

  2013年10月,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李小琳涉嫌在苏黎世保险入股新华保险的过程中牵线搭桥,协助对方进入中国市场。虽然李小琳任职的中电国际和牵涉其中的东方集团迅速发出辟谣声明,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李小琳的丈夫刘智源曾担任新华保险高管。而东方集团的董事长张宏伟则和当年购买辽河油田的联合能源董事长张宏伟是同一个人。

  习近平祭出紧箍咒

  中共在党章中自称“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在革命时期,中共高举反封建、反特权的大旗,赢得了民心,夺取了政权。但是“官以任能,爵以酬功”的中国封建特权传统,在声称打倒“封建制度”的中共统治下并未完全消失。

  这种权力被不正当地运用于商业运作中后,不仅引发民众的严重不满,中共高层也并非没有觉察。2014年2月4日,香港《经济日报》引述一位曾参加2012年北戴河会议官员的消息人士表示,习近平在当年的北戴河会议上强调,中共现在与1948年的国民党极为相似,处于“失尽民心”的阶段。因此,习近平与中共前领导人达成共识,决定十八大换届后尽快收拾民心。

  今年以来,官方陆续出台了《关于严格落实军队干部任职回避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上海市开展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工作的意见》等文件。而近期车峰和李小琳这两个权贵子弟,一个涉及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健案件被查,一个被猜测源于巡视组“任人唯亲”的指责而被边缘化,则明显显示出了“党纪的归党纪,司法的归司法”的分割处理方法。

  如果以省部级官员为分界线,中国的权贵子弟可谓人数众多,就算以副国级别为标准,中国建政60多年来,堪称高官后代的人也数不胜数。我们无法在此一一列举,亦不能以偏概全。对于权贵子弟这个群体的剖析,既不能完全流于权斗和斥骂的境地,认为这些人一无是处,仅仅靠着父辈的荫泽而得福,毕竟作为中国最早一批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才,他们中的很多人还是有一定才学的;另一方面,也要对这个群体中,利用权力驾驭财富,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甚至给中共抹上权贵色彩的一类人,画出脸谱,透视他们的关系网并对他们的未来作出前瞻性的展望,这也是本文出现在读者面前的理由。
标签: 李小琳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蒙城华人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蒙城华人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蒙城华人网处理。
蒙特利尔科技馆举行梦工厂动画展
蒙特利尔科技馆举行梦工厂动画展
展览空前盛大,你可以观赏到超过四百件手稿
蒙特利尔最大的生蚝节
蒙特利尔最大的生蚝节
蒙特利尔一年一度最大的生蚝盛宴就要开始了
Verdun市Wellington街卖活动即将开始
Verdun市Wellington街卖活动即将
5月31日到6月3日,蒙特利尔Verdun的Welling
最好玩的游乐场LaRonde本周末开门了!
最好玩的游乐场LaRonde本周末开
好消息,LaRonde将于5月20日星期六上午10:3
蒙特利尔皇家山顶“郁金香节”
蒙特利尔皇家山顶“郁金香节”
蒙特利尔的皇家山顶平台是蒙特利尔的最棒的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18-5-20 06:07 , Processed in 0.194545 second(s), 24 queries , X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