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蒙城华人网 返回首页

端木歪歪的个人空间 https://www.sinoquebec.com/?18335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诗内有素食,心中有禅心

已有 27 次阅读2018-11-5 01:04 |系统分类:诗歌文学

陆游一生坚持抗金主张,他在青年时代,曾投笔从戎,过了一段军旅生活,他的诗歌创作在这一时期走向鼎盛,形成了宏丽悲壮的风格。陆游对这一段峥嵘岁月十分珍惜,后来将全部诗作题名为《剑南诗稿》。


在南宋文坛上,陆游的诗与辛弃疾的词一样,取得了最高成就。陆游诗歌以其卓越的思想艺术成就,把我国文学史上的爱国主义传统发扬光大,在同时代和后代诗人中都有极高的地位和深远的影响。


陆游勤于创作,一生写诗60年,保存下来的就有9300多首。他一生活到85岁,而且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有时还能上山砍柴挑着回来,可谓我国古代诗坛的长寿冠军。


为什么陆游在人均寿命只有三四十岁的南宋时代,竟享年85岁?

其实,他的长寿秘籍就藏在诗里。在日常生活中,陆游是一个非常忠实的素食主义者。在他留下的众多诗歌作品中,有许多是用来歌颂和赞美庸常生活中的朴素菜蔬,并以长斋蔬食自豪。


譬如他的《杂感》一诗曾说:“

肉食养老人,古虽有是说。

修身以待终,何至陷饕餮。

晨烹山蔬美,午漱石泉洁。

岂役七尺躯,事此肤寸舌。”


这首诗充分说明他对过去流传的“肉食养老人”的说法大不以为然,而是乐意于“烹山蔬”,“漱石泉”,强调修养身心,不贪食厚味,把清淡的素食当作养生妙法。


而在这首《素饭》中,陆游曾赞美素饭道:

“放翁年来不肉食,盘箸未免犹豪奢。

松桂软炊玉粒饭,醯酱自调银色茄。

时招林下二三子,气压城中千百家。

缓步横摩五经笥,风炉更试新山茶”。


可以看到陆游不以山珍海味为喜,留恋于色彩斑斓的素食生活,品味人生的超然与洒脱。


“自给自足,素食养生”,可以说是陆游的主张。在他的这首《菜羹》诗中,便反映了他的素食健康的思想:

“青菘绿韭古嘉蔬,蓴丝菰白名三吴。 

台心短黄奉天厨,熊蹯驼峰美不如。

老农手自辟幽圃,土如膏肪水如乳。

供家赖此不外取,襏襫宁辞走烟雨。

鸡豚下箸不可常,况复妄想太官羊。

地炉篝火煮菜香,舌端未享鼻先尝。”

青菘即青翠的白菜,绿韭即翠绿的韭菜,莼丝即滑润的莼菜,菰白即清脆的茭白,这些美味可口的蔬菜,多为苏州、常州、湖州等三吴之地的特产。苔菜和矮黄恰似天仙食用的美味佳肴,不知比世间人喜爱的熊掌、驼峰之类的美到哪里去了。自己新手辟一片幽园,种上自己喜爱之物,自给自足,供自家享用即可,不再辛苦为素食奔波(袯襫,指穿着蓑衣出外劳碌的情形)。自己劳动生产出来的菜,经过炉火烹制,其香四溢,妙不可言。

他在另一首《锄菜》诗中写道:

  “江吴霜雪薄,终岁富嘉蔬。

  菘韭常相续,莴蔓亦有余。”

  说明三吴之地的蔬菜之美,足以自养而娱人。放翁认为,荤腥之物不能常吃,多吃则有损身体健康。太宫羊即太庙里祭祀用的羊,指多食肥胖甘厚,就更不利于身心健康了。当然他也说“家贫阙粱肉,身病忌鼀鱼”,(《锄菜》)又有“山泽有臞儒,残年病满躯”(《以菜茹饮酒自嘲》)之句,即家贫无肉,身体多病,不敢食肥腻,这可能也是放翁吃素的客观因素了。

  素食者出行在外,除非佛寺,则多有不便,放翁是如何处理这个矛盾的呢?他在《巢菜并序》中说:

  “冷落无人佐客庖,庾郎三九困讥嘲。

  此行忽似蟆津路,自候风烛煮小巢。”

  中国人信奉衣禄之说,即一生中注定应该吃多少肉,穿多少衣的迷信说法,可见素食者在古代是相当异类的了。第一句说放翁客居旅途时,独孤的他少去了酒肉朋友,无人相伴。第二句引用南朝齐国庾杲之的典故。庾杲之为尚书驾部郎,家清贫,食唯有韭菹、花韭、生韭杂菜,人戏之曰“谁谓庾郎贫,食鲑常有二十七种”。(鲑,古代泛指一切鱼肉菜肴。三九二十七,音谐三韭。事见《南齐书·庾杲之》本传。)意思无人相伴,还因为素食受到别人的讥讽。第三句所说的蟆津,即蟆颐津的简称,在今四川省眉山县东蟆颐山下,为玻璃江的津渡。唐僖宗时,宦官田令孜沉左拾遗孟昭图于此。这是放翁在无人理解时忧国忧民之苦的自嘲。第四句的小巢,是豆科植物,又名小巢菜。为越年生草本,一般作家畜饲料用,也可作蔬菜。他不管别人如何看待,自顾自地就着山火煮起了野菜。

  奔波了一生的放翁,晚年更加信仰佛教,他说:

  “清坐了无书可读,残年赖有佛堪依。

  君看世事皆虚幻,屏酒长斋岂必非!”(《白发》) 晚年学佛并实践禅坐,连他最喜爱的酒也戒了,并吃起了长斋。在故乡终老之际,闲来无事,他就亲自耕地浇水种菜,继承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以诗书耕读传家。且看他《种菜》时的悠闲:

  “菜把青青间药苗,豉香盐白自烹调。

  须臾彻案呼茶碗,盘箸何曾觉寂寥?”

  种上各色蔬菜和可食用的药苗,加之豆豉香盐,精心烹饪,不仅美味可口,也可能在操作过程中得到无穷的乐趣。另一首《种菜》,看到放翁安贫乐道的隐士情怀:

  “白苣黄瓜上市稀,盘中顿觉有光辉。

  时清闾里俱安业,殊胜周人咏采薇。”

  具有强烈爱国情操的放翁,在晚年看到国家渐渐安定,人民安居乐业,心中喜不自胜。一心报国之心,才稍稍安顿,唱起了采薇之歌,有意隐居民间,安心修行。此采薇引《史记·伯夷列传》,伯夷、叔齐反对周武王伐殷,武王灭殷中写道:

  “万里萧条酒一杯,梦魂犹自度邛郲。

  可怜龙鹤山中菜,不伴峨眉栮脯来。”

  令他魂牵梦萦的邛崃即四川邛崃县,放翁曾在此与道士交游,写下了《登邛州谯门门三重其西偏有神仙张四郎画像张盖隐白鹤山中》、《寄邛州宋道人》、《同王无玷罗用之访临邛道士墓》等诗篇,此地盛产一种甜美晚熟的柑橘。龙鹤山也称鹤鸣山,在今四川省崇庆县西北,为五斗米道创始人张道陵修道处。栮脯指干木耳,峨眉山特产。吃过巴蜀的麻辣烫,放翁在此非常怀念四川素食特产。

  放翁关于素食的诗文很多,如《题龙鹤菜贴》的豪迈,如《病中遣怀》的叹息,如《邻人送菰菜》的超然,如《招邻父啜菜羹》的恬淡,如《甜羹之法以菘菜山药芋莱菔杂为之不施醯酱山》的谐趣,如《雨过行视舍北菜圃因望北村久之》的后,他俩遁入首阳山,发誓不食周粟,采薇而食,终于饿死。这里以喻隐居不仕。

  亦文亦武的放翁,曾投笔从戎,在巴蜀参与军事,他始终不能忘却这段往事,他在《食野菜》野趣,如《村居酒熟偶无肉食煮菜羹饮酒》的豪情,无不体现出这位具有狭义心肠的居士,在经过佛门洗礼后的成熟与超然物外的高尚情操。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站务信息|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Sinoquebec.com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5, 2018-12-16 11:28 , Processed in 0.071243 second(s), 24 queries , Xcach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