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蒙城华人网 返回首页

蒙城文苑的个人空间 https://www.sinoquebec.com/?16349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魁北克的冬天

已有 47 次阅读2019-5-2 10:21 |系统分类:社会记录| 蒙特利尔

魁北克的冬天 
文/姜帅

最近闲来无事我便在家里整理以前写过的文章,忽然发现我写过的所有文章里竟然没有一篇文章是关于魁北克的冬天的。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巧合,每到冬天我的思绪也随着气温骤降而变成了“思想的寒冬”了呢,要不是最近连绵不断的大雪,恐怕不知何时我才会提笔写一写这里的冬天了吧。然而,对这个有着半年的冬天的地方来说,冬季似乎是它的代表季节,多少人一想到加拿大魁北克,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打一个寒颤。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没有在这里度过冬季的人不能算是真正在魁北克生活过。是的,这里的冬天是漫长的,从十一月底的第一场雪一直到早春四月都可以算是冬季。每次提到魁北克的冬天,我的心情总是无比的复杂,这种复杂感不是简单的喜或者悲能够解释的清楚的。正好借此机会不妨给各位讲讲我脑海中的魁北克的冬季。


熟悉这里气候的人都知道,当第一场雪下过之后,天晴的日子就越来越少,天空中总是乌云密布,当一阵冷风吹过的时候总是会夹带着几片雪花,这时,我们就知道肯定要下雪了。也许,当你不经意的看向窗外时,外面已是漫天飘雪,仿佛在一刹那间路上,草地上 ,屋顶上,树枝上都已经勾勒出了白色,那种纯白填满了整个世界。有时,雪是慢慢飘洒下来的,那鹅毛般的雪悄无声息的落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

雪花在天空中飘过的轨迹随着风向的变化变幻出那一道道柔美的线条。又有时,那雪细的像一颗颗沙砾,伴随着刺骨的北风打在行人的脸庞上。特别是那些迎着风行走的人们,风刮到脸上冻得人呼吸都感到困难,使人感觉似乎要窒息,还有那被雪粒子打的睁不开双眼,脸上除了生疼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因为整个脸部肌肉都被冻僵了。

魁北克的雪有时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落地即化,如果你仔细的盯着每一片雪花去看,在它们落地瞬间就消失不见了,仿佛之前你看到的是一片片白色的幻影,唯有当它落在你的脸上时,那皮肤上的一点冰凉才会提醒你它们是真实存在的。而又有的时候,它们会铺天盖地而且没完没了的下个几天几夜,它们占领着大街小巷,给人们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这时候,居住在靠近马路的居民们都会时不时听见路上有大型车辆的马达声,伴随着沉重的马达声还能听见一种重金属摩擦地面的略微刺耳的声音。这些都是市政派来的扫雪车,负责把马路上的积雪推向两侧的人行道,并且给街道撒盐防止路滑。在每一个下大雪的天气里,这两种声音会不断的飘荡在城市的上空,因为这是它们的舞台,而整个世界仿佛就像是观众席上的看客一般都安静下来把舞台留给他们表演。

跟很多没有在北美经历过冬天的人所想的不同,但凡下雪天,温度一定是不会太低的,要说天寒地冻的极寒天气,那一定是大雪过后的第二天。那一般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太阳照耀在白雪上,像是把本来在地面上沉睡的白雪唤醒一样,变得格外刺眼。整个世界由于白雪的反光性,仿佛被太阳照的更亮了。如果你是在一个开足暖气的屋子里,看到这样妖娆的红装素裹的世界,心情也会像屋外的天气一样变得非常开朗。因为之前的雪暴你可能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蓝天了,更别说是阳光了。那种见到了久违的阳光的喜悦瞬间涌上心头,更何况当你站在窗前,那阳光射进屋里照到你身子上的时候感觉还很温暖,甚至还有些许炎热,但在这看不到尽头的冬天这种炎热感会令你感觉特别舒服,你的心情就如同沙漠中饥渴的行者看到远方的绿洲一般,迫不及待地想飞奔上去。可正当你穿好羽绒服,准备出门去好好享受这个晴朗的天气时,在推开门的一刹那间,那种刺骨的寒冷会把你一下子拉回到现实。是的,冬天远远没有结束,而你所看到的晴空和你脑海中想象的温暖天气只不过是海市蜃楼。一种绝望在你心中蔓延,你渴望的春天还是那样遥遥无期。此时,你多么想回到房间里,喝一杯热巧克力让自己的身体和心情获得一丝安慰,但你很快就会发现你已经不能回去了,外面的积雪已经到你膝盖这么高,你往远一点的地方看去,人行道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由扫雪车“修筑”起的一道一米多高的雪墙。你往更远的地方看去,只见几个人正围着一辆车做着什么,那些人手里拿着雪铲在汽车附近挖着什么。你定睛一看,那辆车的一大半已经被雪墙覆盖住了,那些人正奋力的在汽车前后拿着手中的雪铲给汽车清扫出一条路来,使其能够从雪堆中开出去,你一定会很同情那辆车的司机,虽然隔着车窗你看不到那个司机的表情,但从那辆车不断在雪地中原地打转的后轮胎和时不时左右摆动的前胎来看,那辆车的车主此时一定很着急吧,也许他上班就要迟到了。尽管进度很慢,这些拿雪铲的人依然吃力的挖着。而这时你也反应过来了,你也要和这群人一样把自己的汽车从雪堆中挖出来。那些已经把汽车开出雪堆的“幸运儿”还要当心马路上的暗冰,也许一个不留神,方向盘一打滑或者是一个刹车刹不住,车祸就酿成了。

对于那些没有汽车的人来说,虽然免去了挖车之苦,但有更严峻的挑战在等待着他们。需要克服的寒冷先暂且不提,光是那凛冽的寒风就能让你透不过气来,那风还会把周围的积雪吹起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一团团光亮的白雾,那白雾伴随着呼啸的狂风在天地间随意游走,顿时,天色明显的暗了下来,好像那团白雾把太阳的能量一样吞噬了一般。当这阵风过去之后,一切又都尘埃落定,还是那个寒冷的阳光明媚的天气。除了寒冷和风,行人们还得注意脚下的路。行人道上要么已经彻底被积雪吞没了,要么就是有几个深浅不一的几行脚印,你只能踩着别人的脚印步履艰难的往前走,一边走心里一边默默地感谢着这些素未谋面的“先行者”们,若是没有他们,自己就好像航行在没有边际的汪洋大海中,或者好像是大航海时代的探险家们在危机四伏的南美丛林里开辟一条新的路。然而,当你辛辛苦苦的走到公交车站时发现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在等车了,本来就不大的等车棚被挤得水泄不通,有的人宁愿忍受着寒冷也不愿挤在这狭小的候车棚里。看来这里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一班车了,可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呀。正当众人一筹莫展之际远处开过来一辆公交车,众人纷纷抬起头齐刷刷的看着那辆车慢慢的靠近,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的走出候车棚,慢慢的向马路边移动。

那辆车快到站了但却没有要减速的意思。当那辆公交车开到众人面前的时候,公交司机和等车的众人有了个眼神上的接触,紧接着,只见那公交车司机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身后,意思是他的这辆车已经满载了,让等车的众人搭乘后面那班车,然后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开走了,留给众人的只有那渐行渐远的马达声和北风的呼啸声。车站上的所有人看着远去的公交车,有人对着远去的汽车摊了摊手,骂了几句。人们又回到了那个小小的候车棚里,低下头,尽量避免风直接对着自己的鼻腔吹,然后期待着下一班车能早点到来。

这样的天气对孩子们来说又是另一种样子了,他们可能是唯一的一群希望雪一直下下去,而且下的越大越好的人群,因为雪暴很可能导致学校停课,这就能给他们留出充足的时间供他们玩耍。你时常可以看到一群孩子在扫雪车临时堆积起的雪堆上嬉戏打闹,那寒冷好像跟他们无关似的。雪堆高的能有两三层楼那么高,市政还来不及把它们运走,就这样变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场。只见几个孩子三五成群的在雪堆上爬上爬下,有的还从家里拿来雪橇供伙伴们玩耍,只见他们几个爬上雪堆,轮流坐上雪橇,再由一个孩子把雪橇推下去,就这样乐此不疲的重复着这个大人们看似无聊的游戏,孩子们可以愉快的玩上一整天。每一个驻足观看孩子们玩耍的大人们心里也免不了有着千万般感慨,曾几何时,自己也曾和眼前的这群孩子一样,期盼着冬天的到来,盼着圣诞节的礼物,盼着元旦的聚餐,当然也盼望着能遇上大雪暴,然后等着学校发布停课通知。只是现在,这一切已经和自己无关了,现在要马上赶回家去扫雪,不然地面一旦结冰那雪就不好扫了,还要趁着天亮得赶紧去附近的超市买点干粮,不然的话万一遇上大风把电线吹断导致停电,那家里就没什么东西可以吃的了。想到这,那些人也都匆匆忙忙继续低头赶路了……

这便是魁北克冬天最好的写照。以前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我记得在唐人街遇到一个我父亲的朋友,那人说什么也不愿在魁北克久住,问其缘由,他只淡淡的说了句:“这边冬天太冷了。”

当时我只是简单的理解成他所说的冷仅仅是温度低,可在这里居住了十多年后我才发现,这个“冷”包含了太多太多。这个“冷”包含着对春天的渴望,包含着冬天开车上路时方向盘打滑时的恐惧,包含着电视台播报着未来几天将有数十厘米积雪时的无奈,包含着在极寒天气下还得外出工作生活时的绝望,当然也包含着那些能说的和不能说的,以及那些说不出口的情感,怎么能一个“冷”字了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站务信息|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Sinoquebec.com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19-5-24 16:09 , Processed in 0.092352 second(s), 22 queries , Xcach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