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蒙城华人网 返回首页

蒙城文苑的个人空间 https://www.sinoquebec.com/?16349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初到蒙城的第一个邻居

已有 498 次阅读2018-4-15 21:02 |系统分类:移民留学| 蒙特利尔, 移民

初到蒙城的第一个邻居  
文/秦月

人生中的“第一个”总是印象深刻,这也包括第一个邻居。我们常说“远亲不如近邻”,更不要说在海外生活,这邻居还是我们了解西方文化最贴近的“窗口”。回想起近二十年的蒙特利尔生活,曾经的邻居们一个个浮现在眼前。而其中第一个邻居更是令人难以忘怀。

大约二十年前,我们刚来蒙特利尔就买了房子。搬进新家的第一天,一开门,“哈罗,你是新来的邻居吗?欢迎欢迎。”我抬头一看,原来是马路对面的邻居老头。只见他有六十开外,虽然一头华发,但腰板笔直,一身得体的衣着看上去干净利落,语音中气十足,说话间就大踏步地走了过来,热情的握手寒暄。


“我是麦克,你的邻居”,他自我介绍道。谈话中得知他是CN(加拿大国铁)的工程师,已经退休了,和老伴两人住在这里。“我们可是这儿的老住户了!”他笑着说。

在听到我们美国和欧洲的生活经历后,高兴地与我分享着他相似的体验。他的热情和健谈,立刻拉近了我们彼此心灵的距离,消弭了我们初来乍到的陌生。“真是一个好邻居!”我在心底里说道。

次日再见到他时,还没来得及我开口,他就给我们讲了我这房子的情况,并专门介绍了蒙特利尔住房应该注意的问题。虽然我们在美国,欧洲也住了快十年,但是自己买房子还是第一次,他的介绍可真是“及时雨”般的受用。

几日后,老两口受邀来我家吃饭。麦克给我带来一瓶葡萄酒,老太太给我老伴买了一盆花。更有意思的是,老头拿出了一张照片,“这就是当时的“森林大街”,他指着那张略已泛黄的黑白照片说道。我们一看,照片的中央是一条施工车辆在荒草地上压出的“道路”,路旁就是他家正在施工的房子,而背后则是茂密的树林。“我们是这条街道的第一家,”他说。“你们的是第二家”,顺着他的手指,我们看到了刚开始的地基开挖。照片记录着历史,看着如今窗外的车水马龙,感受到了所谓的沧海桑田。“难怪你知道这么多我们房子的事,”我说。他接着介绍了他所知道的前房主的保养和改造等等情况。在后来参观我们房子的过程中,还一边看一边讲解要注意的问题,从天花板到地下室,从卧室到壁炉,仔仔细细,认认真真,令人感动。

从此后,日每相见,闲谈问候。而且剪草务花,水管地漏,我几乎是事无巨细,都向他请教,而每次他都是耐心指点,不厌其烦。当他知道我们的医学背景和所从事的医学研究后,不时的与我们讨论诸如他的关节,心脏的问题等等。后来,还介绍我们认识了他们来访的儿女和孙辈。

随着彼此了解的深入,他开始给我谈论他对魁北克独立问题的看法。也许是因为他们一生在世界各地的工作和生活经历,虽然他们两口都是地地道道的“魁北侉”,但是,他是一个强烈的“联邦主义者”。他常从不同角度分析“魁独”的起源,批判“魁独”主义者的狭隘和无知。虽然我们作为“局外人”,一时间难明就里,但是,说他是我认识“魁独”的“启蒙者”当不为过,

这同时也是我对Canadian politics的初次体验。

最有意思的是,到了联邦选举时节,麦克竟然特地按响了我的门铃,一脸认真的试图说服我们投票给联邦主义者候选人,而不要投给“魁独”分子。看着他平日里少有的严肃样子,我笑着告诉他我们尚未入籍,还没有投票权时,他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失望,喃喃的转身走下了台阶。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不免为他的执着而感动,他显然是在为他所爱国家可能的分裂而担忧,并尽可能的做出他自己认为“负责任”的努力。同时,也给我们因为多年海外生活而早已淡化了的“政治觉悟”激起了一丝涟漪。

与麦克的热情相对照的是,我们右隔壁住着的是一对在我看起来年龄与我们相仿的白人夫妇,只是和我们上大学的儿子相比,他们那三个从学龄前到姗姗学步的孩子们显然是小了些。每次相见,他们都是很有礼貌的打招呼,并总不忘教导孩子们给我们说“嗨”。男主人还告诉我他是电子工程师,他们是德裔……

日子就这么安静的过着。直到有一天,我在报箱里收到了他们的来信,很是吃惊。打开一看,原来是告诉我们他俩下周日将要“结婚”,可能来宾会带来一些“噪音”,请求理解,先表歉意云云。虽然我们也在海外多年,对于先有孩子再结婚的事情早有耳闻,但是,真的发生在眼前,在我们已经自认为“熟悉”的隔壁,还是觉得有点为他们的“耐心”而佩服。

那日的“婚宴”并没有带来多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噪音”,倒是他每天早上披着晨曦跳入他后院泳池时的一声“吼叫”,更像是金鸡报晓般的高亢和准时。难得的是他每年的游泳起始于雪花飘飘的冬末春初,一直持续到又见雪花的秋末冬来。在寒冷的魁北克,如此不同一般的“长时间”游泳,究竟只是来自于对这种运动的喜爱,还是源于德意志民族的认真,抑或二者兼而有之,我没有问过。在我家的左边,隔着厚厚的hedge, 住着的是一对并不比麦克两口年轻的白人夫妇。在那一圈密实的雪松包围起来的院落中,不但看不见任何活动,竟然也难以听到任何声响。令人不能不为其安静而佩服。

几年之间数得出的几次见面,唯一的交流是“嗨”的问候。记忆中我只有一次听见老两口间说了几句西班牙语。曾问及麦克,他也是不置可否,摇摇头而已。“真是安静的老人”,我常想。

“没有不散的宴席”,随着我们儿子大学毕业,考上了医学院,我们开始了来魁北克后的第一次搬家,也就不得不离开了我们在蒙特利尔结识的第一批邻居们。同时,辞“旧”而迎“新”,有家的地方就有邻居。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站务信息|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Sinoquebec.com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19-3-24 14:13 , Processed in 0.059211 second(s), 22 queries , Xcach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