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蒙城华人网 返回首页

蒙城文苑的个人空间 https://www.sinoquebec.com/?16349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不同于以往的农历年

已有 245 次阅读2018-2-20 11:35 |系统分类:社会记录| 中国年, 蒙特利尔

不同于以往的农历年
文/叶琦

隆冬大雪日,正是过年时。每年都过农历年,二零一八却不同。首先,与以往大多数年份农历年是在跟随圣诞节的元月不同,今年,由于华人传统历法所特有的闰月,一直到了二月份才是我们过年的时间。这样难得一遇的时间上的“拖后”,使人似乎第一次感觉到我们的新年不再是西人圣诞节的“附属”,而实实在在的是一个独立的节日,尽管这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比如法定的假期,抑或在西方主流社会的真正认可。


本来,自从我们选择了国外生活,我们也就自然而然的自动“选择”了不再可能与早先在国内时一样的过年。在西方,当西人们在热热闹闹的隆重过他们的“年”---圣诞节时,我们国内的亲人们还全然没有节日的感觉,我们远离了亲人,虽然我们在这里也准备了大餐,也烤了火鸡,但是不可能有“过年”的亲人们远来享用,来团聚。而当我们真正的“年”到来时,我们在这不光没有假期,也没有了文化的根基,没有了应有的气氛,没有那浓浓的“年味”。——没有了置办年货的忙碌,没有了你来我往的拜年,没有了孩童磕头拜年给红包的喜庆,没有了小孩打红灯笼穿街走巷嬉戏的热闹,没有了乡下老家杀年猪的围观,甚至没有了合家团聚的机会,就连国内年三十晚上吃年夜饭守岁时,我们也是大白天的上班时间……所有这些无疑是我们海外生活不可回避的“副作用”。

虽然不能像国内过年那样热热闹闹,但是随着这么多年在国外的“生枝散叶”,曾经的俩口加儿子也已壮大到了儿媳,和孙子孙女,一到“年关”,回家团聚,儿子儿媳喜拜年,孙女孙子绕膝跑。到了吃年夜饭的时候,加上亲家,还有妹妹一家,也是“洋洋洒洒”一张大桌子也坐不下的一大家子人了。可是,今年不同,儿子一家搬去了BC,亲家也随行去了。妹妹家也是女儿成家,搬出单过,从今年圣诞开始,他们出外旅游度假。这样“三下五除二”,就只剩下我们老两口,瞬间成了“空巢”,虽是多了清静,却是少了热闹。真真正正的有了个不一样的新年。好像人生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刚结婚时两个人的日子。只不过,这一圈可是太大了,四十年的时间跨度,几万里的距离间隔。曾经的小伙姑娘,变成了老头老太,曾经的朝气蓬勃,到现在夕阳西下。

扳指头一算,我们都已是六十开外的“花甲老人”,把我们叫爷爷奶奶的孙辈们已快成了“一打”。二零一八是我们步入六十岁后的第一个新年。仅这一点,就注定了今年的与众不同,我们都不可能会有第二个六十岁了,虽然科学的进步,生活水平的提高,人类寿命在延长。记得我小时候在农村老家,六十岁的人过世了,就是理所当然般的自然,要当喜事过的。

今年也是我们儿子正式工作后的第一个新年。儿子经过四年大学本科,四年医学院,再加上五年住院医生的训练,最后拿到加拿大专科医生证书,并进入BC大学医学院工作,真是实属不易,儿媳也是念完电脑学士,硕士,在蒙城的法国和美国公司历练数年,现供职于BC省政府,很不简单。古人说“十年寒窗,九载熬油”,他们与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做父母的,看见半生心血,春华秋实,孩子们学业有成,并开始用专业所长服务和回馈社会,同时也有了自己安身立命的本领和基础,所见所闻,不免令人欣慰。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他们的勤勉和成功,也足以告慰我们在天的列祖列宗,也为我们海外华人增光添彩,这不也是我们当年出国的由衷吗。

孩子去BC后,将他们城里的房子给了我们居住,我们从郊外的“乡下”搬到了城里,成了朋友们笑称的所谓 “城里人”。随之而来的,我们“丧失”了“架上累累悬瓜果”的田园生活,住到了高楼顶层的复式单元,两面墙体全是玻璃,外加超长的阳台,据高临下,夜晚里,天空繁星点点,脚下万家灯火,就像广告词里说的“无敌美景”。楼下室内的活动中心,GYM,泳池,桑拿,SPA一应俱全。我们将去年还种菜务花剪草地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今年的健身锻炼。而且,儿子和儿媳支付了一切费用,让我们连个电费单子都看不到,怕我们嫌贵心疼钱。我们真正成了被儿女照顾的老人了。孩子孝心难违,我们也就欣然接受。这也成了我们在城里新房的第一个新年,不一样的新年。

新年到来之际,也是我们当初历尽“文革”浩劫,考入大学的四十年。遍及全球的同窗追今抚昔,都不免感慨万端。大家除了聚会庆祝,网上“群里”更是联系热络,嘘寒问暖。喜庆之余,也不免发现不少同学已经去世。人生如此,又能如何?,如果像常说的那样,“人生如戏”,我们就已经经过了开场,高潮,现在该到了“谢幕”的时候了。与此相对应的,年前,我妹妹的女儿“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给家里又生了个胖小子,添丁加口,扩枝散叶,素来是喜事,同时这也是给我们带来的最好新年礼物。两相对照,不就是人们所说的“耳边渐闻故人去,眼前只见新人多。”

新年里最难过的事当是高堂老母。她罹患了老年痴呆症且已很快就认不出儿女后辈。当初我们一来加拿大就给父母办了移民,但当他们“登陆”以后,因思念国内的五个子女及其众多的孙子孙女们,受不了西方的语言隔膜和文化差异,硬是回到了国内。我当时的观察感觉主要是父亲想回去,而母亲还是接受这儿的生活的。一想到国内的环境污染,食品安全,尤其是广日持久而且日益加重的雾霾,其PM2.5的微小颗粒,不仅可以透过肺部的气血屏障,更是能穿透血脑屏障而进入大脑,就在内心产生深深地自责,怪自己当初没能坚持到底,常想如果母亲生活在这里,会不会就可能不会患病,或者至少延缓发病,也或者纵然有病也会很轻。直到年前与国内妹妹谈及至此,才被告知我母亲当时也是“急的发疯”,冬天里“隔着玻璃整天看”。“大雪中,外边一个人的没有”,“只是,她不说给你,怕你生气……”这个消息能使我的内心有些许小小的释怀……

窗外皆白色,瑞雪兆丰年。新年里,让我们献上衷心的祝愿,希望父母平安,姊妹健康,孩子快乐,诸事顺遂,从遥远的加拿大魁北克,从寒冷的蒙特利尔。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站务信息|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Sinoquebec.com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5, 2018-12-18 23:14 , Processed in 0.066149 second(s), 22 queries , Xcach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