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商家
租房买房买生意上iU91
查看: 7373|回复: 29

关于我泰餐馆sawatdee诈骗案及其它的事实真相 (一)--续告全加及海外华人同胞声援书

  [复制链接]   [推荐给好友]
发表于 2004-5-31 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New link: 关于我泰餐馆sawatdee诈骗案--续告全加及海外华人同胞声援书  

           同心协力,不要让华人渣滓侵占我们的生意家产!

诸位朋友:这是一个发生在我家的真实而不幸的故事,望诸位通过我的不幸,令其不在你自己和您的亲朋好友之间重演。并期望通过我的不幸,令我们一改各扫自家 门前雪,那管他人瓦前霜的局面。以下是本人二月28日在魁省高级法庭有关我和罪犯斗争,不幸成为罪恶和官僚制度牺牲品长达八年,终于真相大白的陈述。同时 希望借此尽快将罪犯无牌意大利女律师ENZA MARTUCCELI 和华人渣滓何卿锐绳之以法,一确保他人不再受之其害。


SAWATDEE 餐馆诈骗案的陈述

受害者:潘振国(PETER),
泰国餐馆SAWATDEE业主(位于457ST-PIERRE蒙特利尔老城,现被诈骗犯非法侵占关闭)。因帮助警方将诈骗惯犯绳之以法而倾家荡产,重病缠身,无辜成为犯罪和官僚法律制度的牺牲品而无法自拔。

诈骗犯一:
ENZA MARTUCELLI,意大利人,无牌律师并自1991年有犯罪记录。 1995年十一月三十日受害者妻子任翠琴由YWCA外派做义工不幸殉职(1995年十二月八日在蒙特利尔普济医院逝世)。1995十二月二日ENZA受 YWCA指派为受害者提供法律和家庭援助(事实上,法庭当时罚其为社区义工,想不到YWCA竟然让其为公众提供法律服务)。由此借机有计划地采用各种手法诈骗受害者。于1998年在逃至今。1999年判刑,现有法庭和警方通缉令。

诈骗犯二:
何卿锐(QINGRUI HE),由TORONTO脱离大陆政府经济考察团于1994年在唐人街万宝楼素餐馆非法打工与受害者遗妻相识并向受害者遗妻借$5,000美金申请移民 (迄今尚未归还)。由于其复杂的政治背景无法令其家属获得大陆护照,因其声称无人愿意出面帮其解难,受害者于1996年初出面令其妻子和女儿获得大陆护照 (其妻和女儿已于1996年9月抵加)。受害者同情其处境,让其在等签证期间在SAWATDEE打工。

受害者万万没有料到何卿锐是如此卑鄙肮脏的小人,乘受害者之危,竟和诈骗犯ENZA一起串谋为其洗刷罪证,毛遂自荐地为受害者管理饭店业务,非法以受害者 饭店的同名在受害者相同地点注册个人公司从中偷窃营业额$35,000。受害者发现后,要求他离开饭店并不追求赃款和责任,何卿锐竟然拒绝受害者的条件, 强占饭店遭警方起诉。

然而由于刑事诉讼程序的缓慢,更由于罪犯ENZA精通律法,深晓官僚制度的漏洞;而何卿锐前身是中国政府特种间谍(据其自称他是由中国政府从全国各地军队内精心筛选的11名最优秀的特工经专门培训后负责侦探收集苏联情报),大大增加了警方侦查的难度。

为了逃避警方的起诉,ENZA和何卿锐竟然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编造假案(500-05-2818-970 — the case never continued up to today),诡称他们与受害者三者共享受害者公司的股份,向魁省高级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受害者 归还本属他们的股份并追加$400,000 的赔偿。由于法制的官僚,罪犯们竟然意想不到地顺利地封杀了受害者个人,公司和饭店的所有财产包括RRSP!

而后罪犯们通知受害者的律师STEPHEN ANGERS,并令其在刚刚拿了受害者$3,000 定金和价值$10,000 的丝绸服装后,根本没有采取任何法律途径保护受害者,连罪犯们非法经营受害者生意亦不向法庭投诉,诡称因担心受害者今后无力支付讫费用而离去。

接着何卿锐通过其在SUBUBBAN报社工作的好友何某竟以$800望从受害者手中买断SAWATDEE, 遭拒后又通过其律师ADAMS FREDY以$30,000望从受害者手中买断,又遭受害者拒绝。

1999年罪犯ENZA在逃后,何卿锐于2000年四月由其律师ADAMS FREDY出面,避其向受害者追讨股份和赔款一案自1997年后从不继续诉讼的现实,另立一案 (500-02-084866-008),在不通知受害者的前提下,要求法庭将其非法强占三年之久受 害者的产业及经营权SAWATDEE判归他的名下。此案于2000年八月由何卿锐自己撤讼。

何卿锐撤讼的原因是其竟然顶着受害者公司的名义非法地侵吞了受害者房东付给受害者迁出SAWATDEE的赔款 (500-02-075939-996),更有甚之,何卿锐趁次之际完全侵吞了受害者SAWATDEE的全部产业,逃之夭夭。

其实事情按理绝对不会糟到如此令人心寒的地步如果律师多讲究一些职业道德的话。尤其是受害者的现任律师BERNARD PAGER拿了受害者的钱,却和何卿锐同沉一气,甚至不顾受害者的请求,不但不起诉,连他的名字也从未在原有的案例注册,给罪犯足够的时间藏匿,转移所有 的赃款脏物后,要求受害者与罪犯们签署放弃诉讼权益,遭拒后隐身不现至今。

经受害者的一再努力,2003年2月28日魁省高级法庭终于同意受害者出庭为自己辩护。受害者带着所有的证据,以事实向法官陈述8年的不白之冤,8年的冤屈,8年的折磨,终于有了真相大白,还其本来面目的一天。

作为一个受害者和官僚制度的牺牲品,本人潘振国绝对为以上的陈述负法律责任。如诈骗犯ENZA MARTUCELLI,何卿锐认为以上不实,可以出庭和我辩论。本人以下定决心,一定会通过广大华人朋友协力,将其绳之以法,决不再让其遗祸他人,继续逍 遥法外,侵吞华人艰苦奋斗创业的血汗钱。

同时希望大家通过我的不幸,接受一个沉痛的教训,千万不要由于好心助人而因择人不慎而毁灭自身。谢谢大家。

[QUOTE]告全加及海外华人同胞声援书贴出迄今已足足两周了。其中亦有热心的人士以电话,电子邮件及网上回帖的形式不断为我打气并一再鼓励我不要被某些人的风言风语而退缩而坚持到底,为此鄙人特表谢意。本计划写完全过程再贴出,为了声张正义使罪犯能尽快得到惩罚并解除一些人不必要的误解,故决定将已完成部分先公布于众。[QUOTE]
 楼主| 发表于 2004-6-12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泰餐馆sawatdee诈骗案等的联合声援联名签名表

本人,潘振国;英文名PETER PAN。我和我的家人怀着万分感激之情,由衷的向加国及我海外华人社团,尤其是以个人名义为我们鸣不平并一直支持关心此案进展,关怀我们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表示由衷的敬意和谢意。

截至今日,我们先后收到从加国社团寄来的有:ACTION AUTONOMIE—该团体表示除了我们收到的支持声援信之外,他们已在征集个人联名签名;我们接到了IME QUEBEC 的支持声援信;PROJECT GENESIS 除了支持声援我们之外,该团体为我们的不平冤屈作了大量的工作并让他们团体的律师仔细为我们分析冤案症结的所在。

MULTY COFI, NDG FOOD BANKSUN YOUTH, SULVATION ARMY, COTE DES NEIGES 的犹太社团等亦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为我们提供食物和衣物等; GAZETTE 报社亦在我们最困难之际为我们送来以年一度的圣诞食品篮和过新年的支票;我们当时所属的CLSC RENE-GASON 亦时时为我们提供方方面面的服务。在我们海外华人社团方面,我们收到了赵秀媚主任为蒙城华人服务中心签署的支持声援信;在此同时,我们收到了许多以个人名义向我们进行安怃慰问,并询问如何索取支持声援表格的的方法。为此我特借 SINO-QUEBEC 贵网将联名签名表发在网上,以便热心支持声援我们的人士索取。

此案的诉讼程序:第一步是将附有支持声援信及联名签名同Give Me Justice And My Life Back! To Our Canadian Society And Politicians的信以挂号信方式送达政府相关机构和部门;如在十天内仍不予答复,即向魁省高级法院提出诉讼索赔,初步定于本月下旬正式提出索赔诉讼。

谢谢诸位,谢谢 SINO-QUEBEC所给予的一贯的支持!关于此案的详情,诸位请点击:
Give Me Justice And My Life Back! To Our Canadian Society And Politicians
点击: http://www.sinoquebec.com/bbs/showthread.php?p=689567#post689567
  
Attached FilesGIVE ME BACK OF MYLIFE AND JUSTICE Support form.do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6-14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啊

中国人最另人不能忍受的地方就是逆来顺受,大工的的时候就发现了,这里强烈支持楼主,请大家也支持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6-25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不幸经历参考: SUMMARY OF BEING A VISTIM OF CRIME AND IMJUSTICE
http://www.sinoquebec.com/bbs/showthread.php?t=336895

满城华人服务中心, Action Autonomie和 Quebec Ombudsman 为潘振国 Peter Pan 签发的声援信:

满城华人服务中心为潘振国 PETER PAN 签发的声援信:

Montreal, May 2nd 2003

Re: Peter Zhenguo Pan


Sir/Madam:

I am the director of Chinese Family Service of Greater Montreal, a community center which has been serving the Chinese population in the Montreal area for over 20 years. I, and the lawyer who works with us have met Mr. Pan on several occasions to discuss the issue he faces.

Mr. Pan has been the victim of many hardships in the past years, both on a personal and business level. Although it is now too late to correct some of these problems, there are some issues for which there is still hope and some type of recourse.We at Chinese Family Service of Greater Montreal stand by Mr.. Pan in has endeavors to put his life and his affair back in order. We offer him our support.

Should you have any questions concerning the issues surrounding Mr. Pan, feel free to contact Me Vincent Basile, our staff lawyer, who has a detailed knowledge of these cases, at 514-861-5244 ext. 235.

Yours Truly,

May Chiu

Director of Chinese Family Service of Greater Montreal
****************************************************************
ACTION AUTONOMIE为潘振国 PETER PAN 签发的声援信:

Montreal the 2nd June 2003

Object: Support for the rights of people in Mental Health

Action Autonomie is a community based defense of rights group in mental for the Island of Montreal. Our mission is to defend and to promote rights for people living or have lived with mental health problems. To attain our objective we use individual accompaniment actions.

Through individual accompaniment Mr. Pan Zhen Guo’s situation came to our attention. According his well-documented information he seems to have victim of fraud on the part of a person with a respectable social status. This person seem to have taken advantage of Mr. Pan Zhen Guo’s Fragile health condition and the confidence in which he had in her to abuse him to the point where he has lost of his most economic savings.

This kind of situation as well as discrimination is part of some of the obstacles that people with mental health problems can go through. We at Action Autonomie think that all people should be treated equally regardless of their mental health condition.

In respect of our mission, we will continue to fight for people’ right in mental health and we are available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oncerning our group.

Kevin Boire

Defense of rights counselor
*****************************************************************
QUEBEC OMBUDSMAN 为潘振国 PETER PAN 签发的慰问信:

魁省公民保护组织QUEBEC OMBUDSMAN在接到我的请愿书{Give Me Justice And My Life Back! To Our Canadian Society And Politicians的当天二零零四年六月六日早上以第一时间致电慰问;并表示会继续努力为我们向警方投诉中心,魁省负责监督律师协会的投诉中心进行疏通,同时亦会进一步和LIVAC(犯罪受害者赔偿机构)探讨尽可能使我们能恢复正常生活的可能性。为此我合家特向魁省公民保护组织和为我冤案竭尽全力各处奔走疏通的FRANCES HUDON-SZIGETI女士表示由衷的敬意和谢意。

以下是Frances Hudon-Szigeti女士从魁省公民保护组织Quebec Ombudsman给我及我合家的慰问信:

Dear Mr Pan,


I got your statement. I thank you for your good words and hope for the best for you and your family after such a "saga". I am sorry to have been unable to help you more.

Yours truly

Frances Hudon-Szigeti
***************************************************************
和你一样,同样的疑问整整困惑了我十年。。。这便是我要向魁省司法及执法机构要
求讨还公道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lc1999
                                这件事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难道加拿大的法律没有一点作用吗?

有多少教训需要吸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25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8年的冤屈,8年的折磨

你要是早早的搞残废他, 坐8年牢也出来了, 心理不会委屈这么多年, 比打官司省事省钱.
天底下很多是只能依靠自己搞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29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真希望有报应一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30 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d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30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同情和支持。

这件事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难道加拿大的法律没有一点作用吗?

有多少教训需要吸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7-3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你一样,同样的疑问整整困惑了我十年。。。这便是我要向魁省司法及执法机构要
求讨还公道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
Post by lc1999
这件事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难道加拿大的法律没有一点作用吗?

有多少教训需要吸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7-3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你一样,同样的疑问整整困惑了我十年。。。这便是我要向魁省司法及执法机构要
求讨还公道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lc1999
                                这件事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难道加拿大的法律没有一点作用吗?

有多少教训需要吸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18-5-21 03:25 , Processed in 0.146719 second(s), 43 queries , X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