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买房买生意上iU91
楼主: jhao3140

3 个 COLLEGE 该选哪一个

  [复制链接]   [推荐给好友]
发表于 2009-3-10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3-10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医真的不错啊,羡慕!

在北美当医生很吃香的,工作有保障,收入有保障,年薪十万的工作,现在北美还有多少呢?经济再危机人也要看病吧,从来没听说医生被裁员,倒是经常听说医生争加薪。

工作也不是那么辛苦的。

我多么希望偶家小孩学医,但是,她成绩不行,平均也就是80多分,好学校也上不了,对这个行业也不热衷,只能无奈作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3-10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心态

我认为努力一把还是可以的,如有兴趣,女孩也可学药剂师。

Post by polaris;2176063
学医真的不错啊,羡慕!

在北美当医生很吃香的,工作有保障,收入有保障,年薪十万的工作,现在北美还有多少呢?经济再危机人也要看病吧,从来没听说医生被裁员,倒是经常听说医生争加薪。

工作也不是那么辛苦的。

我多么希望偶家小孩学医,但是,她成绩不行,平均也就是80多分,好学校也上不了,对这个行业也不热衷,只能无奈作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3-10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女儿还在上小学,但她也想长大以后当医生,请教楼主,考哪个中学最好?您的女儿初中上的哪个学校?佩服您把女儿教得那样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3-10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看孩子的兴趣和爱好。华人家长普遍看好医学专业,是因为华人的社交范围有限,和上层社会打交道的机会少,信息有限。所以为孩子铺的路大都相同。
其实行行出状元,什么事情量力而行,不可过于强求。事情没有绝对性。
你的女儿不能上医学院,不能说明一辈子就完了,她还会找到更好的选择。医学很辛苦,不太适合女孩,不如药剂和营养学专业,或是金融会计等等。
个人看法,孩子一生幸福快乐才是真谛。
祝好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3-10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Post by crane1206;2176198
关键看孩子的兴趣和爱好。华人家长普遍看好医学专业,是因为华人的社交范围有限,和上层社会打交道的机会少,信息有限。所以为孩子铺的路大都相同。
其实行行出状元,什么事情量力而行,不可过于强求。事情没有绝对性。
你的女儿不能上医学院,不能说明一辈子就完了,她还会找到更好的选择。医学很辛苦,不太适合女孩,不如药剂和营养学专业,或是金融会计等等。
个人看法,孩子一生幸福快乐才是真谛。
祝好运!
You are right.My daughter won't be a doctor even if she is excellent in her study.My son also won't marry with  a girl like a machine.I always told them,family always is first in your lif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3-10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还是根据孩子的兴趣爱好,我周围的医生开心的比较少,大多压力比较大,有了病人需要24小时随叫随到。很多人想提早退休。医生的离婚率也特别高。。好几个离婚了在养前任和前前任老婆。。
感觉医生只是高收入而已,要说上流,其实每个人都是社会上的一座孤岛,谁也算不上流不上流的。。。只是有钱了能买到没钱的时候买不到的服务。。
而且,统计发现,基本上大多数杰出的医学研究,很少是纯粹学医学的发现的,大多数是基础教育学数学物理化学的人发现的。。而且加拿大是个比较平和的社会,所以兴趣最重要。。。
如果我以后有了孩子,我想还是让他做什么开心就做什么。。我周围的医生,很少很少孩子后来又学医的
Post by crane1206;2176198
关键看孩子的兴趣和爱好。华人家长普遍看好医学专业,是因为华人的社交范围有限,和上层社会打交道的机会少,信息有限。所以为孩子铺的路大都相同。
其实行行出状元,什么事情量力而行,不可过于强求。事情没有绝对性。
你的女儿不能上医学院,不能说明一辈子就完了,她还会找到更好的选择。医学很辛苦,不太适合女孩,不如药剂和营养学专业,或是金融会计等等。
个人看法,孩子一生幸福快乐才是真谛。
祝好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3-10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想打击你的女儿, 但是这场竞争可能很难避免。 现在如果都没有信心,还是准备一个后备计划比较好。
Post by jhao3140;2175939
让大家费心了,在此谢过
据说在Marianopolis College要进入TOP 5%,平均分数92分,拿到35-36CODE,才有可能进入MCGILL大学.
而在Jean-brebeauf只要平均分数88分,就能拿到35-36CODE,进入大学医科,相对来讲要容易得多.不知是否属实?
很多非常优秀的学生都要去Marianopolis College,所谓精英中的精英,我女儿只能说是优秀,要想在这些学生中,争取到前5%,她和我们都没有信心!一旦拿不到36,就无法进医科,而当医生是她从小的愿望.
如果在Jean-brebeauf,希望就多很多,是在付出同样多的前提下.
所以我们现在比较倾向于选择Jean-brebeauf.
现在应该可以确定已被Jean-brebeauf录取
而Marianopolis College还没有被确定,正如前面有人所述
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指教: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3-10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苦,但很多人要当医生

为什么?

当不上也不要说不想当......。

转载文章看看。


挑战不可能:大陆移民成知名医师   zt

挑战“不可能”:大陆移民成知名医师   zt

多伦多信息港 http://www.torontoservice.com  2007-9-5 15:15:00 环球华报 萧元愷



【多伦多信息港】很早曾读过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自传《你为什么不是最好的?》,记录了一位种花生的农夫如何贵为国家总统的成长经历。内容其实已经记不起来了,只是那书名烙印在脑子里。

来自中国浙江的叶箭医师没有在北美读过任何学位,在一个不承认国外学历的国度,他挑战了一个个不可能,从一名普通的医学实验室技术员,到加拿大国家研究院副研究员(相同于大学副教授),再到卑诗省心外科诊疗中心当上一名心外科专科医师。他以惊人的毅力和善良,以及淳厚的美德,得到了许多惜才之士的爱护与帮助,所到之处都努力达到那最好的水准。

当记者在他的诊室采访时,可看到许多病人的感谢函,字里行间可听到病人及家属发自内心的感谢声。虽然他干得很苦很累,但他生活在众多群体的期望和赞许声中,治病救人是他一生最大的快乐和终身奋斗的目标。

以生命的名义

2004年,叶箭获得加拿大国家心脏外科专科医师执照,并受聘于温哥华总医院及圣保罗医院(St.Paul Hospital),出任心外科医师,UBC外科副教授及心外科基础研究主任。他是卑诗省唯一有独立研究室并带有研究生的心外科医师。

在心脏外科领域,叶箭精通各种手术,例如冠状动脉搭桥、瓣膜置换及修补,大血管瘤手术及微创心脏手术等。他尤其擅长瓣膜修补术,对复杂的心脏瓣膜修补术有独到之处。这种手术虽难度大,手术时间长,但可以明显降低手术死亡率和避免人工瓣膜所引起的并发症,因为瓣膜修补术不需要人工瓣膜而是利用自身组织使瓣膜恢复到正常功能。

医德第一、病人第一,这始终是叶箭行医的宗旨。在手术前,他总是非常耐心聆听病人所有疑问,一一给予详细解答,直到病人满意完全放心。他说,病人是把他们的性命交给,我必须要让他们相信我,依赖我,和我在术前、术中、术后很好地配合,这样才能使手术成功,病人平稳出院。

在医院,心脏病人手术后的病人有专门的医务人员照顾,但叶箭总觉得,作为主管及主刀医生应了解病人术后病情变化。所以不管休息天、节日,甚至深夜,他都亲自去病房仔细检查,叙问病情,查看各种实验室指标及术后治疗方案。他认为,做其他行业,如果你不小心做错或误做,可能只是经济损失;而医师哪怕犯了一点点错误,失去的可能就是一个人的性命。

2005年,叶箭和其他医师密切配合,在温哥华圣保罗医院成功地完成了世界第一例做无体外循环、无心脏停跳的状态下的心脏瓣膜置换术,并以第一作者身份详细地介绍了该手术的操作过程。该论文立即被刊登在心外科杂志上,在国际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美国十多个主要城市及美国ABC电视同时报道。他也被多个国家邀请进行讲座,并示范操作。到目前为止,他和他的同事一起已成功地完成了这类手术40余例。2007年,他又尝试完成了另一种手术:世界第二例微创瓣膜重新置换术,为心外科微创手术开辟了一条新路,为临床上危重的病人及一些年老体弱、不能接受传统心脏手术者带来了福音。

多彩人生

叶箭老家在浙江上虞,属绍兴府,是出师爷的地方。父母都是老师,而他却阴差阳错地考入了温州医学院,5年后他以全年级各科总分第一的成绩,取得了自由选择分配的资格,于是他留校于附属医院心外科。两年后考入福建医科大学心研所,主攻心外手术。1990年,他非常幸运地得到美国心外科基金会的资助,前往美国俄亥俄州克里夫兰临床医学中心(Clevel and Clinic Hospital)进修心外科,后转入美国西北保留地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继续心脏保护课题研究。

1992年,叶箭以移民身份进入加拿大国家研究院(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of Canada),在著名科学家R.Deslauriers教授指导下,开展心脏外科手术方式改进等研究,以期找出更好的手术方式,减少对脑的损伤。 1996年,加拿大国家研究院在反复考核后,破格提升他为研究院终身副研究员。任职期间,他得到了CIHR Heartstroke Fundation及省级的科研基金,得到了科学界的认同。

1999年,在通过外国医师资格考试后,叶箭顺利地进入了缅尼托巴(Manitoba)省住院医生培训,成为心脏外科住院医生。原来6年心脏外科临床训练,他只用了5年就完成了。这5年他是以超负荷状态运转着,一方面是全职的心外住院医师,另一方面他继续任职于加拿大国家研究院,继续他在心外的研究,并继续得到CIHR Heartstroke Fundation新的科研基金。2002年,他被评为缅省杰出青年科学家。同年,加拿大发行量最大的报纸Medical Post详细地报道了他的奋斗过程。在题为外国受训医师在加国Foreign-trained doctor beats odds to practise in Canada)一文中医师叶箭在加拿大医学界是不多见的:一个外国受训的医生却能在加拿大从事自己的专业。Dr.Jian Yei sararity in Canadian medical circles:a foreign-trained doctor who is going to be able to practise in Canada in his specialty)。

至今叶箭已发表了有关外科研究论文40多篇,继续承担加拿大国家研究院的研究工作,及UBC大学副教授和心外科研究主任,同时还担任美国人工器官杂志(ASAIO)编委,美国胸心血管外科杂志(JTCVS)和美国胸外科杂志(ATS)、加拿大国家健康研究心脏及脑中风科学基金会(CIHR)、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评审。

翻过大山看风景



70-80年代的中国,在大学才开始学英语,而且主要是读与写,对听、说并不重视。象大多数新移民一样,听说就成了大问题。刚到美国时,叶箭打开电视竟一个字也听不懂,出门去也是又聋又哑。当时发生的几件事,至今他还记忆犹新。一天,他在手术室里作主任的助手,在手术中,主任突然提到一个词 “leaf”,当时他虽知此词是叶子,但不理解心脏与叶子有什么关系,只好闭口不说,其尴尬场面可想而知。事后才明白,当时的意思是心脏瓣膜很薄很薄,就像叶子。

又有一次,主刀医师突然提到“snow”,他又傻了,心脏和snow有什么关系?搞懂后才知,主刀医师他要的是心脏手术中所用的像雪样的冰。讲手术时心脏的一种处理状态,患者需要放冰冷却,对方意思是要助手作为过来人,叶箭强调工作环境对讲英语的重要。他说与西方人相处,用英语表达是对对方的尊重,避免误解,还能得到语言的锻炼。别人不会笑你英文讲不好,反会照顾你的处境,往往会放慢语速,让你能跟上听懂。有时在公共场合如实验室、会场,几个中国人旁若无人般大声讲中文,他也会善意提醒大家入乡随俗,适应西方礼节。

吃亏是福

对于新移民来到陌生地方重新创业,叶箭认为一要自信,二要努力,三要与周边勤于沟通,让别人了解你,通过具体合作解决问题来证明你自己。他特别强调不要怕吃亏,无论在研究所还是医院,他都接触到一些从国内来的人,把一切向钱看的风气也带出国,斤斤计较,生怕吃一点亏,小事上算得太清楚,大事上就难免失意。正确的做法是应把额外的付出当成机会,锤炼自己的能力
而叶箭就是一个向来在大处着眼的人,在加拿大这块寻梦之地,他超越国度,一步一步地深入到科学的宫殿,解开了一个又一个心脏领域中的谜底,为华人赢得了荣誉,同时也为人类的健康作出了一份令人瞩目的贡献。

家和万事兴

叶箭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山东籍的太太是他大学的同班同学,一直在他的研究领域和他密切配合,在各方面给他帮助和支持。

女儿从初中起就得英国女王奖学金,一直到高中毕业,并以全额奖学金进入大学,两年后以年龄最小的学生考入了医学院。

对于女儿的培养,就像多数移民家长一样,始终是家庭的焦点。为了让她能保持住中文程度,当女儿小时,曾给她下了硬性规定,在家不讲中文,家长可以拒绝回答,为她营造熟悉母语的家庭环境。

赤子之心报恩之情

多年来,叶箭一直在关心着国内心外科建设和发展。他说,由于饮食结构和环境的改变,国内心外科病种也越来越接近西方人群的病变。大陆虽然医疗硬件条件大有改观,但软件还与国际有很大的差距。北美很重视手术后随访和理论总结,而国内方面很欠缺。目前,他是浙江大学和温州医学院外籍教授,每年他都抽出时间,义务回国讲学,手术示范及组织查房,提高心外科医师、麻醉师、灌注师、手术室护士的水平。他在圣保罗医院筹组建立了一个基地,为国内心外科医师出国进修提供了一个上手术台同台操作的机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3-10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似乎和打球成姚明,练琴成朗朗有一比,只可惜打球和练琴的海了去了,姚明和朗朗就一个.几乎和中649差不多.
Post by nidie;2176716
为什么?

当不上也不要说不想当......。

转载文章看看。


挑战不可能:大陆移民成知名医师 zt


挑战“不可能”:大陆移民成知名医师 zt



多伦多信息港 http://www.torontoservice.com 2007-9-5 15:15:00 环球华报 萧元愷




【多伦多信息港】很早曾读过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自传《你为什么不是最好的?》,记录了一位种花生的农夫如何贵为国家总统的成长经历。内容其实已经记不起来了,只是那书名烙印在脑子里。

来自中国浙江的叶箭医师没有在北美读过任何学位,在一个不承认国外学历的国度,他挑战了一个个不可能,从一名普通的医学实验室技术员,到加拿大国家研究院副研究员(相同于大学副教授),再到卑诗省心外科诊疗中心当上一名心外科专科医师。他以惊人的毅力和善良,以及淳厚的美德,得到了许多惜才之士的爱护与帮助,所到之处都努力达到那最好的水准。

当记者在他的诊室采访时,可看到许多病人的感谢函,字里行间可听到病人及家属发自内心的感谢声。虽然他干得很苦很累,但他生活在众多群体的期望和赞许声中,治病救人是他一生最大的快乐和终身奋斗的目标。

以生命的名义

2004年,叶箭获得加拿大国家心脏外科专科医师执照,并受聘于温哥华总医院及圣保罗医院(St.Paul Hospital),出任心外科医师,UBC外科副教授及心外科基础研究主任。他是卑诗省唯一有独立研究室并带有研究生的心外科医师。

在心脏外科领域,叶箭精通各种手术,例如冠状动脉搭桥、瓣膜置换及修补,大血管瘤手术及微创心脏手术等。他尤其擅长瓣膜修补术,对复杂的心脏瓣膜修补术有独到之处。这种手术虽难度大,手术时间长,但可以明显降低手术死亡率和避免人工瓣膜所引起的并发症,因为瓣膜修补术不需要人工瓣膜而是利用自身组织使瓣膜恢复到正常功能。

医德第一、病人第一,这始终是叶箭行医的宗旨。在手术前,他总是非常耐心聆听病人所有疑问,一一给予详细解答,直到病人满意完全放心。他说,病人是把他们的性命交给,我必须要让他们相信我,依赖我,和我在术前、术中、术后很好地配合,这样才能使手术成功,病人平稳出院。

在医院,心脏病人手术后的病人有专门的医务人员照顾,但叶箭总觉得,作为主管及主刀医生应了解病人术后病情变化。所以不管休息天、节日,甚至深夜,他都亲自去病房仔细检查,叙问病情,查看各种实验室指标及术后治疗方案。他认为,做其他行业,如果你不小心做错或误做,可能只是经济损失;而医师哪怕犯了一点点错误,失去的可能就是一个人的性命。

2005年,叶箭和其他医师密切配合,在温哥华圣保罗医院成功地完成了世界第一例做无体外循环、无心脏停跳的状态下的心脏瓣膜置换术,并以第一作者身份详细地介绍了该手术的操作过程。该论文立即被刊登在心外科杂志上,在国际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美国十多个主要城市及美国ABC电视同时报道。他也被多个国家邀请进行讲座,并示范操作。到目前为止,他和他的同事一起已成功地完成了这类手术40余例。2007年,他又尝试完成了另一种手术:世界第二例微创瓣膜重新置换术,为心外科微创手术开辟了一条新路,为临床上危重的病人及一些年老体弱、不能接受传统心脏手术者带来了福音。

多彩人生

叶箭老家在浙江上虞,属绍兴府,是出师爷的地方。父母都是老师,而他却阴差阳错地考入了温州医学院,5年后他以全年级各科总分第一的成绩,取得了自由选择分配的资格,于是他留校于附属医院心外科。两年后考入福建医科大学心研所,主攻心外手术。1990年,他非常幸运地得到美国心外科基金会的资助,前往美国俄亥俄州克里夫兰临床医学中心(Clevel and Clinic Hospital)进修心外科,后转入美国西北保留地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继续心脏保护课题研究。

1992年,叶箭以移民身份进入加拿大国家研究院(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of Canada),在著名科学家R.Deslauriers教授指导下,开展心脏外科手术方式改进等研究,以期找出更好的手术方式,减少对脑的损伤。 1996年,加拿大国家研究院在反复考核后,破格提升他为研究院终身副研究员。任职期间,他得到了CIHR Heartstroke Fundation及省级的科研基金,得到了科学界的认同。

1999年,在通过外国医师资格考试后,叶箭顺利地进入了缅尼托巴(Manitoba)省住院医生培训,成为心脏外科住院医生。原来6年心脏外科临床训练,他只用了5年就完成了。这5年他是以超负荷状态运转着,一方面是全职的心外住院医师,另一方面他继续任职于加拿大国家研究院,继续他在心外的研究,并继续得到CIHR Heartstroke Fundation新的科研基金。2002年,他被评为缅省杰出青年科学家。同年,加拿大发行量最大的报纸Medical Post详细地报道了他的奋斗过程。在题为外国受训医师在加国Foreign-trained doctor beats odds to practise in Canada)一文中医师叶箭在加拿大医学界是不多见的:一个外国受训的医生却能在加拿大从事自己的专业。Dr.Jian Yei sararity in Canadian medical circles:a foreign-trained doctor who is going to be able to practise in Canada in his specialty)。

至今叶箭已发表了有关外科研究论文40多篇,继续承担加拿大国家研究院的研究工作,及UBC大学副教授和心外科研究主任,同时还担任美国人工器官杂志(ASAIO)编委,美国胸心血管外科杂志(JTCVS)和美国胸外科杂志(ATS)、加拿大国家健康研究心脏及脑中风科学基金会(CIHR)、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评审。

翻过大山看风景



70-80年代的中国,在大学才开始学英语,而且主要是读与写,对听、说并不重视。象大多数新移民一样,听说就成了大问题。刚到美国时,叶箭打开电视竟一个字也听不懂,出门去也是又聋又哑。当时发生的几件事,至今他还记忆犹新。一天,他在手术室里作主任的助手,在手术中,主任突然提到一个词 “leaf”,当时他虽知此词是叶子,但不理解心脏与叶子有什么关系,只好闭口不说,其尴尬场面可想而知。事后才明白,当时的意思是心脏瓣膜很薄很薄,就像叶子。

又有一次,主刀医师突然提到“snow”,他又傻了,心脏和snow有什么关系?搞懂后才知,主刀医师他要的是心脏手术中所用的像雪样的冰。讲手术时心脏的一种处理状态,患者需要放冰冷却,对方意思是要助手作为过来人,叶箭强调工作环境对讲英语的重要。他说与西方人相处,用英语表达是对对方的尊重,避免误解,还能得到语言的锻炼。别人不会笑你英文讲不好,反会照顾你的处境,往往会放慢语速,让你能跟上听懂。有时在公共场合如实验室、会场,几个中国人旁若无人般大声讲中文,他也会善意提醒大家入乡随俗,适应西方礼节。

吃亏是福

对于新移民来到陌生地方重新创业,叶箭认为一要自信,二要努力,三要与周边勤于沟通,让别人了解你,通过具体合作解决问题来证明你自己。他特别强调不要怕吃亏,无论在研究所还是医院,他都接触到一些从国内来的人,把一切向钱看的风气也带出国,斤斤计较,生怕吃一点亏,小事上算得太清楚,大事上就难免失意。正确的做法是应把额外的付出当成机会,锤炼自己的能力
而叶箭就是一个向来在大处着眼的人,在加拿大这块寻梦之地,他超越国度,一步一步地深入到科学的宫殿,解开了一个又一个心脏领域中的谜底,为华人赢得了荣誉,同时也为人类的健康作出了一份令人瞩目的贡献。

家和万事兴

叶箭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山东籍的太太是他大学的同班同学,一直在他的研究领域和他密切配合,在各方面给他帮助和支持。

女儿从初中起就得英国女王奖学金,一直到高中毕业,并以全额奖学金进入大学,两年后以年龄最小的学生考入了医学院。

对于女儿的培养,就像多数移民家长一样,始终是家庭的焦点。为了让她能保持住中文程度,当女儿小时,曾给她下了硬性规定,在家不讲中文,家长可以拒绝回答,为她营造熟悉母语的家庭环境。

赤子之心报恩之情

多年来,叶箭一直在关心着国内心外科建设和发展。他说,由于饮食结构和环境的改变,国内心外科病种也越来越接近西方人群的病变。大陆虽然医疗硬件条件大有改观,但软件还与国际有很大的差距。北美很重视手术后随访和理论总结,而国内方面很欠缺。目前,他是浙江大学和温州医学院外籍教授,每年他都抽出时间,义务回国讲学,手术示范及组织查房,提高心外科医师、麻醉师、灌注师、手术室护士的水平。他在圣保罗医院筹组建立了一个基地,为国内心外科医师出国进修提供了一个上手术台同台操作的机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19-10-21 04:29 , Processed in 0.138348 second(s), 36 queries , X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