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买房买生意上iU91
查看: 224|回复: 0

领事馆电话骗局 全过程(二)

[复制链接]   [推荐给好友]
发表于 2019-2-8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领事馆电话骗局 全过程(二)- C$ W4 ^7 ?: L2 j6 K3 {/ P

9 ?. c: ?2 q4 ]; L: G
- S' R( y, n  V# p4 j0 D! P) ~5.        请求优先调查3 ^' s: d; A* x+ T+ ?1 J
$ N7 ?6 F% i% U4 ?
        电话里嘟嘟的连线声音响起了。一个男人说话了:“我是张检查长。”他的声音宏厚有力,说话慢条斯理,一听就像个有身份的人。我想起我在上海公安局的网站上见过那个检察长张军,果然是他。我于是把我的情况说了一下,要求他优先调查我。' p0 n0 o2 n6 e0 Q0 w
        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我,说:“你不用多说了,你愿不愿意配合我们的调查?”我说:“我愿意。”张军接着那用宏厚的声线说:“你愿意配合?配合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你知不知道梁丽这个案件有多严重?我们一直在追捕梁丽一伙人。最近终于在她家中逮捕了她。她的刑罚至少是几十年牢,梁丽当场就吓晕了。她说她愿意配合我们调查,希望能减轻刑罚。我们找到用你名字开的银行存折,里面有96万美元。我们审问她,她说她认识你,是你开银行户口帮她洗钱的,她给了你10%的佣金。证据确实,你还有什么好说?”
8 y5 }9 D! N  t) Z. l& M) v# V        我被他那强大的气势压倒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一直重复说我不认识她。张军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可是有实在的证据的。”我不懂中国官场的规矩,又不敢说话冒犯长官,一直说不出话来,像只被老鹰吓呆了的小鸡。
. b3 O! j4 x+ F$ q. N4 i        张军大声地威吓说:“你说你不认识她?那好,你现在买一张五天的来回机票,亲自回来上海,出庭和她当面对质。你敢不敢?”我被吓到了。在这种情况下,我绝对不想回国,但不答应又好像是畏罪。我说:“我不会回去的。我可不可以在视频上和她对质?”张军不高兴了,他说:“那你刚才还说会尽量配合我们调查?”我说不出话来。他说:“那好,你去纽约领事馆,我们在那里安排你和她视频,怎么样?”我还是不愿意,说,“我这里去纽约要坐几个小时飞机,太远了。我这里离洛杉矶比较近,我可以去洛杉矶的领事馆。”张军说:“那好,你现在就去,我会在那里安排人和你见面,让你和梁丽视频对质。我们会仔细观察你们的对话,判断你们谁在说谎。”
; P; A! B/ {0 X5 {, c, r& I        这个长官蛮不讲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很惶恐。张军十分不高兴,说道:“至于你要求的优先调查,不必谈了,我不考虑。”然后他就挂电了。我一脸委屈。徐超说这机会难得,错过了就没有了,而我现在已经错过了,他们就要下令抓我了,我该怎么办?2 g" w8 {  S/ ~! t+ k+ E# v; [4 u$ e
        过了一会儿,我和徐超通话,他问我:“你和长官谈得怎样?”我说:“长官很凶,我不会回答长官的话,他拒绝优先调查我了。他要我回国和梁丽对质。我没答应,他很不高兴,就叫我去洛杉矶领事馆,在那里和梁丽视频。请你帮我安排,我现在就去洛杉矶。”我真的打算去洛杉矶领事馆了。反正我没犯罪,和她对质一下,事情不就解决了吗?我相信我肯定能拆破她的谎言,证明自己无罪的。
4 Y$ F& l5 m) `6 R8 W$ P        但徐超听了,用可怜的声调说:“你和长官谈这些干嘛?你是要求他优先调查你啊。你不知道他说这样的话,就是要抓你吗?你回国对质?那时候,你和梁丽在法庭上各说各的,对你有什么益处?你一回国,长官把你扣押住,不让你回美国,你怎么办?他可是要调查三百个人喔,什么时候才轮到你?你随时可能被关上一年半载的。”
. ?: A4 |7 c- w! F        我害怕了,原来这长官那么阴险,在设局抓我?我说:“我没答应回国,我只是去领事馆。”徐超的声音变得更悲凄了,好像被通缉的人是他自己,他说:“哎,那还不是一样吗?你去到领事馆,他肯定是派人在那里等着你的。你来了,他们就马上将你逮捕,抓你回国受审。长官说这话,其实就是要抓你啊。”我愣住了,想不到那长官如此狡猾。幸亏徐队长提醒我,我心里默默地感谢徐超。虽然徐超很凶,但他相信我是好人,要救我。我说:“徐队长,那我该怎么办,求你帮帮我。”徐超很凄凉地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是唯一一次见长官的机会。你没把握住,我也无能为力了。”他沉默了一会,说:“你让我想想办法吧。”- m' i/ f+ Q3 h; X# T
3 ^6 @8 W1 N  @0 a: l2 O" b/ j" p
6.        资金对比: M4 [. w, y3 k8 s. h% s( |$ Q( Y
1 U" y# B. X0 R7 w4 a4 c
        我挂电后,心里很惶恐,不知怎么办。我等了好一会,另一个电话打来了。一把新的男声向我说话:“你好,我是王威队长。徐队长把你的情形告诉我了,我是来帮你的。”他听起来比徐超年轻很多,声音清脆悦耳,而且明显比徐超温和有礼。王威要求我进到房间里,关上门来。
3 q# l8 Y! n( |        他问我:“你是怎么跟长官说话的?”我就老实把和张军的对话告诉他了。王威不高兴了,说:“徐超他怎么搞的?他没教你怎么和长官说话的吗?”我说:“长官太凶了,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王威说:“你把你的情形和我说一下,看我能不能为你再争取一次见长官的机会。”这个王威队长就像我在海里抓到的一根救命稻草,于是我把我的情形仔细地告诉他了。他说:“徐超有没有和你说,要要求长官优先调查你,还要资金对比?”我说:“徐超有告诉我优先调查,但没有说资金对比。”王威说:“资金对比就是说,我们要调查你银行里的存款,看有没有不正常的收入。如果你和梁丽有钱财的来往,我们在资金对比里就能查出来。如果我们在资金对比里没找到任何非正常的交易,那你就是清白了。你明白吗?”
# v1 K# {5 P3 y0 x7 o& J        这是他们第一次提到我银行里的钱。他们在第一天不谈我银行里的钱,因为那时提起钱的话,我就会怀疑是诈骗。他们等到第二天,在我精神极度紧张,急于想证明清白的时候,他们用帮我的方式,用拯救我的姿态,向我提起资金对比,要调查我的银行账号。我的心理防线被彻底打破了。我当时没想到诈骗,我想到的是,我银行里一切的记录都是正常的,都是干净的钱,不怕你们来查。我说:“好,我愿意做资金对比。”
6 M& `8 U( [: w4 t% |        王队长问我:“那你告诉我,你有几个银行账号,里面有多少钱?我们会调查你所有的账户。如果你有银行账号没报告给我们,而后来我们查到了,那你就很难脱罪了。”我因为害怕,不敢隐瞒,就老实说:“我在美国只有一个账号,是在某某银行开的,里面有72000美元。”王威接着问:“那你在国内或别的地方有没有银行账号?”我如实回答了。我在外地有账户,但里面没多少钱,王威就没追问了。他又问:“那你每个月收入多少?”我说:“8250美元”。王威说:“好,这些资料我们都要记录下来。以后调查你的时候就要做对比。” 王威接着问:“你有没有房产?这些我们都要记录。”我如实回答了。我现在正在买一套房子,已经下订金了,我过一个月就要付首期了。我把房子的价格告诉他了。
, G" z: C4 c* B4 f) W
$ |  L# [+ j7 z$ j4 U" I        骗子就这样很轻易地把我的所有财产资料拿到了。他们下一步就是要按着我的财政状况来宰我。我像一只被人牵去宰杀的羔羊,浑然不知一会儿就要挨刀了。
$ K) y, T- y# ]" p# Z5 m        王队长接着用亲切的态度问了我的个人情况,例如,为什么你要来美国念书?为什么你要选这个专业?你的工作是怎样的?每天作息时间如何?他一直尊称我作教授,对话里表达出他十分相信我是清白的。王威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就说:“嗯,我看看能不能要求张检察长再给你一次机会吧。”
3 e* O* n4 N* M2 S! }, z$ n4 T+ v        王威的态度和粗旷的徐超,凶巴巴的张军,截然不同,顿时让我心里有了依靠,很自然地就信任他了。行骗的成功在于骗取你的信任。他们软硬兼施,在很短时间内就骗到我的信任了。当你信他们时,他们要你干什么,你都会照着做。# Q' X9 y! K) |0 T0 j) F& l: S
        王威接着说:“你现在是涉罪嫌疑人,我们一会儿会调查你的手机。你现在把你手机里的短信全部删除。”我照着做了,把所有的短信删除了,包括那些警察证,逮捕令和冻结令。王威接着说:“梁丽的同伙可能会找你。我们为了保护你,请你不要接陌生来电。还有,不要上网!”我有点迟疑了,问道:“那我工作上需要上网怎么办?”他说:“工作上网可以,但别的事情就不要上网了,直到我们把你的案件调查完了。”我答应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在销毁诈骗证据。他们不让我上网,是怕我去查电话诈骗的新闻。骗子每一步都想得很仔细。- q3 }) W+ O+ p3 j
        过了一会儿,王威旁边另一个电话响起了。王威没挂我的线,去听这个电话。我听到他很严肃地回答:“对,长官,我是王威。我现在正在了解他的情形。”他停了一会,接着说:“长官,你误会了。他十分配合,没有隐瞒任何东西。”然后他又停了一会,说:“嗯,嗯。我知道。长官,我希望你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有话要和你说。”他停了一会,又说:“谢谢长官。”我听到他在帮我求情,心里甚是感激。
( k+ G; E; J5 R# G. ]        他挂线后,很高兴地和我说:“长官愿意再和你谈一次。你这次一定要把握住机会,让他优先调查你。”我心里害怕张军,觉得这人蛮不讲理。我说:“那这次我该怎么说?”王威教我:“你要说,长官,我愿意完全配合你们的调查。但是我有事不能回国,求长官你优先调查我,还我的清白。”然后他教了我一段话,说我怎样怎样地愿意完全配合,但是有这样那样的情况,所以实在不能回国。我把他的话记下,练了几遍。然后他就帮我接线到张军那里。. o+ d! g5 J! q
3 k1 V# G/ c3 S& c1 j0 A

5 K; P0 j0 L3 X& V- F! y7.        马上行动6 `; h# d9 j: x
& a3 G. @4 u# J: l$ {
        电话里嘟嘟的连线声音响起了,张军依旧摆出他那高官的架子,用他那宏厚有力的声音说:“嗯,我是张检查长。”我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就胆怯。我照着王威教我的话,恳求他说,我愿意完全配合他的调查,但是我有事不能回国,求他优先调查我,还我的清白。张军说:“你真的愿意配合?”我说:“是的,我愿意全力配合。”他又摆着架子说:“我本来不给你这个机会的,但是王队长为你求情。他是我手下很能干的人。我看在他的份上,就给你这次机会吧。”我心蹦蹦地跳,暗暗地感激王威。张军接着说:“王队长跟你说过优先调查,资金对比了吧?”我说:“是的,他跟我解释过了。”他说:“那好,我们现在就开始调查你的银行户口。如果我们找到你有不明来历的收入,就能定你的罪。”我说:“可以。”
7 m6 S9 s$ ^; U, n        张军接着说:“为了避免你在我们调查期间把钱取走,你先要把你银行里所有的钱转到我们指定的监督户口,我们才会开始调查。”我一下子愣住了,心想:“什么?要把我银行所有的钱转到另外一个户口?”我心里一闪而过一个念头:“这事有点不妥。”我问:“我不是很懂,为什么要把我的钱转走?那是我的所有钱。”张军突然发怒了,说:“什么?你在怀疑我们?我们给你这个机会,想不到你竟然怀疑我们。”我怕了,说:“不是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要有这个步骤。”张军说:“这是我们的程序。我们有我们办案的规矩,你要信任我们。你是教授,你有你专业的方面。我们谈到你的专业就要听你的;现在办案是我们的专业,你得相信我们。”, l" `  p1 y" G: h, l/ ]4 i
        我心里迟疑,一直不作声。张军知道我在怀疑他,就说:“你不是收到我们公安局打来的电话吗?你没看到文件上的盖印吗?这还能是假的吗?”我想:“对,电话号码的确是公安局的号码。文件很详细,还有盖印,应该是真的。” 张军接着说:“我们收到你的转账后,下周一就开始调查你的存款。我们最快两天,最慢五天就会调查完毕。如果你是清白的,我们就会把钱转回给你,但如果你户口里有一分钱是非法得来的,我们就要定你的罪!”我在巨大的心里压力下,终于被攻破了。我说:“好,我愿意配合。”
+ M! c- T" j) Q7 o6 R( g4 |        张军很高兴,说道:“很好。那我们事不宜迟,现在马上开始。你现在就去银行转账。”我愣了一下,说:“现在就去?”他说:“当然了。你不想快点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吗?我跟你说,我们对你的逮捕令今天下午四点就会发出去。我们必须马上行动。”我心里很犹豫,觉得事情很可疑,但我被逼得着急,并没有时间冷静下来好好地想清楚。骗子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刻,必须不能给我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他们布置了两天的圈套,就是要把我带到这一刻,在我心绪烦乱之时,立刻解决我。+ |; K: I; \* \- i. ^/ u
        我说:“我现在没车。我的车昨天拿去修理了,要下周一才能拿回来。”张军愣住了,说:“喔,这样。那你能不能打车去?”我说:“我不会打车。这里是美国,大家基本上都开车,不打车的。”我说这话,不是因为我识破了骗局。我是在说实话 — 我真没车,而我也真不会打车。张军沉默了,他在思量该怎么做。2 W6 P1 P% k/ H/ u3 t3 G
        本来我只要不说什么,他们的骗局就会功亏一篑了。但骗子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他们控制了我的思想情绪,要我自己也急于转钱给他们。我当时觉得,最要紧的,已经不是钱了,而是要尽快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们只要查清楚,就会把钱还我。所以,我竟然也在想办法怎样可以现在去银行。我说:“长官,我能骑自行车去。”张军喜出望外,说:“很好。”  d7 w7 ]3 h# D% Y* f
        张军接着问我:“如果你去到了银行,银行的职员问你为什么要打这些钱,你该怎么回答?”我犹豫了一下,回答说:“那我会诚实告诉他们,你们要调查我。” 张军急忙说:“你咋这么笨?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梁丽可以开那么多银行账号洗钱?那是因为她贿赂了很多银行里的人。现在很多银行的职员都在参与犯罪。你如果告诉他们你在接受调查,他们就会知道这案,就会拦阻你转账,不让你接受调查。”我说:“那我该怎么说?”张军说:“那很简单。你说这些钱是寄回家的。他们就不会怀疑了。”我心里觉得不妥,想:“这不是明明在说谎吗?”我是个基督徒,信主以来就一直操练诚实守信,不说谎话。长官现在要我说谎,我是说还是不说呢?我当时心里压力很大,支支吾吾地答应了。
/ g8 _0 V0 \% H3 s' |+ r        谎言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如果坚决不说谎,骗子恐怕不会成功;然而我受不住压力,向银行说了一句谎言,这让我损失惨重。
" H3 i) i9 v2 S* D/ E4 v        我问他:“银行里的钱转走了,那我这几天生活怎么办?”他说:“我们可以让你留一点钱在调查期间用。”我很纠结,想,万一他们调查缓慢,那我这个月的生活怎么办?张军知道我在犹豫,就说:“这样吧,我让你留着五千块,怎么样?”我答应了。
/ K2 T& d) \0 x' X        张军接着说:“你现在是在我们的保护底下行动,我们会把你的行动录音下来,作为在法庭的证据。你现在出发,不要挂线,我会亲自陪着你去银行,确保一切顺利。”我于是带着耳机,骑着自行车穿过校园去银行了。一路上,张军不停地问我:“现在情形怎么样了?一切正常?” 他的语气变得亲切了很多。我说:“一切正常。”2 j7 m- L* o6 A% @. J- j. Z1 O
        我到了银行后,张军说:“我们的监督户口在香港。我刚和那边联络好了,我现在把银行户口的资料发给你。”我在短信里收到了户口资料,那是香港中国银行的一个外币账户。我记得我的户口有72000美元,就叫银行职员打67000元过去,按照张军所说的只剩下五千元。银行职员问我:“你为什么汇这些钱?”我说:“这是寄给我家人的。”她没怀疑,就帮我办理了。她正在办理时,我留意到我户口里其实有73000美元。我问张军:“我记错了,户口里其实有73000美元,我要不要改转账的数目到68000美元?”张军急忙说:“诶,不用了。”这是骗局的关键时刻,他们绝对不想冒险出错。所以,我户口里剩下了六千元。张军一直在电话里监听着,确保我照着他的步骤来做。他说:“你要选最快的方法汇钱,费用贵一点无所谓。我们调查后,国家会还你的。”我于是选了最快的选项,一天之内汇到香港。我实在太老实了,傻乎乎地听着张军的指挥,毫不知情。4 e' i& v/ \8 I
        我离开银行后,按着张军的吩咐把收据拍照发给他。然后,我依旧戴着耳机,骑着自行车穿过校园回家了。张军在整个过程里保持和我对话。我回到家后,张军说:“我们明天收到你的转账后,就会发一份证明给你。你凭着证明就能确定你的钱是安全的。你现在还在我们的调查之下,由现在开始,你每隔三小时就要用短信向我报告一次。”我答应了,他就挂线了。9 D  \- S- d8 `+ n, x7 y. ]/ J
        接着,王威打电话来问我的情况。我说:“谢谢你帮我请求长官。他已经答应优先调查我了。我刚才转了银行的钱到他指定的监督户口,金额是 ….”我刚想讲出转账数目,王威急忙喝止我:“不用告诉我。领导办案我无权干涉。”我觉得很奇怪,就没说下去了。他接着跟我说:“我们会继续监察你的手机。你现在把你所有的短信删除。还有,你不要随便上网。你现在是在接受我们的调查,一切的行动都要听我们的。”我照着做了。& i% Q# w: ]5 @& T% I) V" }) ~; |- f
        对话结束后,我躺在床上,觉得心力交瘁。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由早上六点多起来,就一直折腾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吃,现在肚子正咕咕地响着。我想,希望现在问题真过去了。我吃过午饭后,就回学校工作了。我按照他们的指示,每隔三小时就报告一次。张军和王威都是一接到我的报告,就马上回我信息。我觉得奇怪,现在是中国时间深夜了,他们难道不用睡觉?他们都在日夜办案?/ J4 ?8 P) z3 G4 K1 Y: c# t6 l# f! ]
3 |1 X3 ~" y( `4 ~6 S/ K) L
待续 ... 请读《领事馆电话骗局 全过程(三)》  2 T, _$ i  x/ w+ l9 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19-6-16 11:02 , Processed in 0.119146 second(s), 32 queries , X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