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蒙城华人网 返回首页

沙河翁的个人空间 https://www.sinoquebec.com/?1633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难忘七五年中秋节

已有 53 次阅读2022-6-11 17:21 |系统分类:诗歌文学

 难忘七五年中秋节
          吕孟申

七五年对我来说真是多事之秋,中秋节那天的遭遇令我一生难以忘怀。
那年我在郑州东站维修工厂任记工员,兼维修材料外加工。中秋节前一天是9月20日,星期五。是日上午11点来钟突然变天,雨下个不停,天阴沉沉的。我从铁路局装卸机械厂取回加工好的龙门吊驱动轴足有二三十斤重,也没多想就将此物件夹在自行车后座弹簧下,没有用绳缠绕固定,就顶风冒雨匆匆往回赶。

没走多远,自行车在穿过一个水坑时,后座的钢轴一下子滑落下来,正好轴头砸向我正骑车的左脚后跟,觉得隐隐作疼,开始我还不在意,停下车从车上下来就看到血水染红了地上的水窝,才看到脚后跟撕裂了一个大血口,鲜血肆意流淌。来不及多想,我将自行车停稳,瘸着腿,一蹦一跳从泥水里抱起钢轴又夹到自行车后座上。这才双手紧紧摁住流血的伤口,当时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殷红的鲜血从指缝里渗出。雨仍一个劲地下,路上行人匆匆而过,此时我心里格外平静,简直就想不到顷刻之间就发生砸伤脚后跟的事,怎么办?我孤零零蹲在风雨中,显得那么无助那么孤单。过了几分钟时间,迎面走来一个年轻人,手里提了个藤篮。我扬起头向他祈求说:“同志,请麻烦您到前面叫一个三轮车,我的腿砸伤了,无法自己走路,需到医院包扎。”

那个年青人,看我狼狈的样子听完我说的话欣然答应了,就朝不远处的三轮车走去。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的视线随他而去,我隐约看他跟一个登三轮车的师傅用手比划着,不时朝我这里指指。我心想他是在跟三轮车师傅沟通,我仿佛也看到登三轮车的师傅从远处向我张望......过了不大一会,提藤篮的年青人回到我身边,对我说:“他不来,说你的自行车没法放。”
我对年青人说:“麻烦你给他说,自行车就锁在路边,把我送到医院就行。”
年青人回答:“我这样给他说了,他也不拉。”
我又朝西边看去,大约一百米外也停着一辆三轮车,就又乞求那年青人说:“再麻烦你叫一下西边那辆三轮车看他拉不拉。”
年青人看我淋在雨中血染红了水洼,就说:“好吧,我再去问问,看人家拉不拉。”
年青人又向那辆三轮车走去,我远远看见他又是比比划划说了一阵子,没多大会儿,年青人回来对我说:“他不拉。”
这时的我真是难看极了,但心里仍较平静,脸上堆笑说:“谢谢您了,让你费心耽误你的时间,我再这等等,您走吧!”
那年青人迟疑了一下,看看我无奈地走了。

过了好大一会,我看见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女孩身穿白背心打着一个黄油布伞,从我身边走来,我喊道:“小姑娘,麻烦你叫叫前面拉三轮车的师傅,我的脚受伤了,不能动,需到医院包扎一下。”
女孩点点头就朝远处的一辆三轮车走去,我眼巴巴看着女孩走远了,这时的我一只手紧紧地把左脚跟捂得更紧了,因为此时我看到浸出的血吧周围的水都染红了一大片。
我看到小女孩又是比比划划给三轮车师傅交涉,不时朝我这里指指点点。三轮车仍一动不动,小女孩朝我挥挥手扭身走了。
此时的我心中翻腾开了,怎么办?怎么办?!走又不能走,动又不能动,是托一个人买一个手绢先缠住伤口,离开这地方,再到医院去呢?还是托人到对面邮电局给东站打一个电话,让派人来接我回去,还是想其他办法呢?
无端的雨仍不急不慢地下,雨中的行人急匆匆赶路,我无助地蹲在雨里六神无主,时间就这样悄悄溜走,我蹲在地上手一点也不敢放松,我知道哪怕稍松一下手,血就会大量涌出来......
大概又过了十来分钟,我扭头一看一辆三轮车停在我的身边,那是一位沧桑的老人,他对我说:“我看你等了好长时间了,真遭罪啊,不忍心看你不管,快上车,我送你去医院!”老人将我扶上车。我对老师傅说:“我的自行车就锁在路边好了。”
老师傅说:“那可不中,下雨没人看车,放路边不保险。”
相持了一会,我对老师傅说:“那就麻烦您把自行车推到岗楼,让警察给看一会。”老师傅说:“这样最保险!”

老师傅推着我的自行车朝警楼走去,看着老师傅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车子锁住回来将钥匙交给我。他问我:“到哪家医院?”,我说:“离二七医院最近,就去二七医院吧!”

迎风冒雨老师傅吃力地登着三轮车,很快来到二七医院。把三轮车停好,老师傅掺扶着我在门诊挂了号,我一蹦一蹦朝外科门诊室而去,大夫问了情况,就令护士先给我打一针防破伤风针以免感染,到了处置室进行创口缝合,撕裂的伤口像小孩张开的嘴,医生让我躺在床上,头朝下,脚朝上,先进行消毒,然后打了麻药针,随后就进行缝合。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医生动手缝合,一位上了年纪的医生在旁边指导。上年纪医生说:“碰得不轻啊,多大的口子!”
“没事,破了点皮。”我笑着回答。
一针,两针,缝合了六针。过了大约十分钟,又过来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医生过来仔细检查缝合情况,她说:“有两处还需再缝两针!”
于是青年医生又缝了两针。缝时,麻药不到之处,我疼地直吸气。缝合完毕,医生又安排我到注射室打消炎针,先做过敏试验,15分钟后看是否过敏。
等试验结果时,我和三轮车师傅聊天,越聊越热乎,原来他老家在浚县,我未婚妻家在滑县,浚县滑县搭界,一种口音、一样风俗。他帮我拿药跑来跑去,我心中很是感动。于是就掏出3元钱给他车费,他推辞几句还是收下了。在那个年代,其实2元钱车费就够了,何况老师傅还这么热心。

从医院出来雨越下越大,老师傅就吃力地登着三轮车送我回单位郑州东站。到了单位,我让人帮助去食堂买了饭菜,吃罢饭休息一会儿,下午上班时间就到了。
听说我受伤了,维修工厂书记、工长、技术员都跑来看我,安排人去岗楼把我的自行车骑回来。刘云良书记亲切说:“小吕呀,这次你可要好好休息了,别不当回事,养好再上班。”
我笑着对他们说:“没伤着骨头,破了点皮,很快就会好的,用不着歇。”
当天下午我并没离开工厂,而是动手写党支部交办的的大批判材料。

明天就是中秋节,也是星期六,在漯河铁中教书的未婚妻秀凤,早就约好我们一起去他郑州的家过中秋节。突如其来的腿伤一下子打乱了原定计划,秀凤还不知我受伤,就打电话告诉她我腿受伤不能去她家了。怕她着急,故意说得轻描淡写。

下班时间到了,我强忍着伤痛,又领着共青团员上团课,我向青年团员宣读了我写的批判文章,赢得了大家一片赞赏声。学习结束,我一瘸一点到职工食堂买了4个“杠子馍”,长长的一个馍就有4两重,买了一角钱的菜,装在布包里就推着车子赶往回单人宿舍的路上。
将到宿舍门口,是一段上坡路,往常毫不费力就能冲上坡的,可是那天一个脚不能吃力登,到了半坡只好停了下来,身不由己摔了下来,车子也倒在一边,我吃力爬起来,将车子提了起来,就一颤一颤推着车子向宿舍走去。
到了宿舍简单吃了点饭,瘫倒到床上再也不想起来,我的心里思绪翻滚久久难以平静,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进入梦乡。

一觉醒来,模模糊糊中听到砰砰地敲门声,我跳下床去开门,原来是秀凤一大早匆匆赶来了,她看看我的样子发愣了一会儿,我连忙说:“没事腿碰了一下,问题不大。”
秀凤心疼地说:“这一下可成了老颠了!”
对于她的到来,我是十分感动的,在这关键需要人的时刻,她早早赶来了。

那年的中秋节,我和秀凤是在我的宿舍度过的。我们谈天说地,谈了很多,畅想着未来,规划者我们小家的点点滴滴,有人陪伴的时光是温暖幸福的。中午秀凤用煤油炉煮了鸡蛋面条,青青的菜叶,黄黄的鸡蛋,上面漂浮着芝麻油的清香,我觉得那顿面条胜似任何山珍海味,吃得好舒服啊!

夜幕降临,秀凤又要张罗为我做晚饭,我强烈地拒绝了,我说:“有馍有菜,喝点水就行了,你快走吧!”
秀凤拗不过我,动手将我脱下的工作服装进包里,说帮我洗洗,再送过来。她又帮我拾掇了屋子,才恋恋不舍眼中含着泪花默默离开了。
目送着秀凤缓缓离去,我的心顿时就空落了,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的眼睛也模糊了禁不住的泪水缓缓流过脸颊......

我心里恍如打碎了五味瓶,苦辣酸甜说不清是啥滋味,我想了很多,也很远,抹去眼角的泪,平复一下心情就坐在床头,开始写日记了,如实记载下来这两天曾经历的一切,这一夜我同样是在时而平静时而不平静中度过的,这就是人生,充满欢乐与痛苦令人回味思索的日子。

第二天,9月22日,星期天。
清早起来,我强忍着疼痛,颠着脚梳洗完毕,在煤油炉上熬了一些米粥,撬开一听鱼罐头,吃了大半个馒头,早饭就结束了。
没过多大会儿,有敲门声,秀凤喘着粗气,肩上背着,手里提着东西又赶来了。带来了一瓶豆瓣酱、几根还温热的油条、一饭盒米粥、两把挂面,些许青菜。秀凤又张罗给我做饭,我说吃过了,她不相信直到看见锅里还有剩饭就不再坚持了。

秀凤的到来我阴郁的心情一扫而光,觉得一下子亮堂起来,腿上的伤口也不觉疼了。我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命运就是这么奇怪,原本并无交集的两个人,我家在漯河,他家在郑州,她从郑州铁路师范毕业分到漯河铁中教书,我从漯河参加工作来到郑州。我在单位一起工作的李德福师傅和秀凤的爸是多年的至交,因为秀凤爸爸所在的饭店就在李师傅的家门口,一来二往成了过心过命的朋友。有李德福师傅牵线做媒,秀凤她爸做主我和秀凤的因缘就这样开始了。
我清楚地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郑州紫荆山公园土山上,我请她吃的第一顿饭是买了两块烧红薯就这样打发了。秀凤对他爸说:“他是一个老抠”。他爸笑了笑对他说:“这样的人会过日子,你一辈子不会吃亏!”

就这样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就开始了正式交往,那时的我还是一个装卸工,她好歹还是教师属于知识分子的范畴。从一开始她就一点也没嫌弃我的职业,我打心眼里是认可秀凤的朴实忠厚的人品,从恋爱到结婚对于我们的相处一直是平稳坚固的,一刻也没有动摇过。

秀凤又陪我在宿舍度过一个令难忘的白天,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悄悄溜走,夜幕降临。秀凤还要坐火车赶到漯河,不能再耽搁了。秀凤对我说:“要不我请假伺候你几天?”
被我断然拒绝了,我对她说:“无论如何不能耽误工作,你一定得走,我的脚好多了,明天我还要到站上上班呢,好多事都等着我干呢!”
“离了你地球就不转了?”秀凤不愿把我一个人撇下,她更不希望我一天不休就带伤上班。
“话不能这样说,咱不和人家比,年青人还是工作为重好!”我坚决催她走,没有一点商量余地。
秀凤看拗不过我,就眼圈一红收拾东西临走还交代我:“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不要饿瘦了!”
她走了,我没送她,我站在窗前,深情的看着她缓缓离开,心里说不出来啥滋味。

第二天,我一瘸一拐地上班了,脚缝了8针,硬是一天也没休息。我从不怨天尤人,靠自己的实干,不怕吃苦流血流汗一步一个脚印走出自己坚实无悔的人生之路。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联系我们|站务信息|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Sinoquebec.com

Copyright © 1999 - 2022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22-7-2 16:24 , Processed in 0.038834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