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蒙城华人网 返回首页

沙河翁的个人空间 https://www.sinoquebec.com/?1633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咫尺天涯 互相守望

已有 64 次阅读2022-5-14 10:06 |系统分类:诗歌文学

咫尺天涯     互相守望
      吕孟申

柔肠一寸,万千思绪,心终是陷在了帘卷西风里,欲说还休。雨滴下的花瓣正吐着蕊,含着芳菲在暮雨下妖娆着伤感的美。

遍地故事的落英,无一不深含月光的注目,艳似一抹流光,裹挟着金风玉露的炎凉。春天从做梦的雨水里走失,那一整个季节的遗忘宛如白色妖姬,魅惑寻找记忆的人。在没顶的光阴中涂写像存在一样虚无的幻觉。

如罂粟的梦占有生活的田野,临水照影的人儿早已不在,依然的花香簌簌落下,不知谁是那种花人。

咫尺天涯,互相守望,天涯咫尺,天各一方。从一片云中穿过我取走了雨,哀伤的透明的哭泣,放生一场别离。
那些无家可归的鸟儿,那些流浪的风筝,还有梦,被冻僵的梦浮游在云际灰白的嘴唇。只有流云悲伤,在天空一遍一遍回想,风怎样吹散了心房。

跪下去,这一地匍匐的思念,每一捧土中都有你,我只能如此向你靠近。子欲养而亲不在,给我生命的爹娘啊,不仅给了我健康的体魄,还教会我如何做人。我的身上流淌着父母忠贞的热血和融入骨血的魂。我谨记爹娘的教诲:力气是攒不住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敬人一尺,人家敬你一丈。做人要讲良心,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怀揣着好男儿志在四方,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看一看的信念,二十来岁血气方刚的我告别亲人,背起行囊去闯荡。
冬去春来,不知在离别中又度过几度春秋,花开花落,又经历了多少过往,却仍旧无法释怀父母在不远游对于我的离家究竟是对还是错。我不知道叶子的离去,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告别花季灿烂,遗落一半忧伤,取暖一片回忆,笑对岁月蹉跎,看人生聚散无常。人生如茶,红尘如雨。单纯的心已成为过往,留下的残局,只得一个人去默默收场。而如今当年炽热的心已经渐渐冷却,筑起心墙一个人在围城里咀嚼前尘过往的苦涩和无奈,只剩下一声叹息,一生铭记。短暂的相遇,永远的逝去,经历之后才知道珍贵,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

有多少相遇会温柔了岁月,惊艳了时光,又有多少守望会一季花凉,汇聚了忧伤?曾经沧海,向前的路无需再徘徊;看惯了花开花又谢春去春还来。

疲惫的夜,对着不知悲喜的灯迷茫。游在网里的鱼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犹还自得其乐,不知未来等待它的是什么结局。无眠的钟声敲打着孤寂的魂。潮来潮去,大海成了游子高山一样的阻碍,蔚蓝的大海成了深深的无奈,梦里放飞一叶扁舟凌波逐浪朝着回家的方向。推开雾一样的夕烟,不系之舟继续航行着在念念秋水之上。

梨花带雨,成了昨天的风景。午夜的钟声冲破了黑暗的包围,叮当的声音越过了千山万水。偶然发现今晚的月亮又是那么圆,仔细看月光的相思,仿佛又瘦了一圈。水中的涟漪用真诚和春心,荡起一圈圈波纹,也放大着一个个疑问,却等不到一个解惑的下文。

乌啼渐远长风泣,露冷霜寒照月愁。
一天一时一分,抓不住梦中的一丝一痕,却送走了光明与黑暗交替的黄昏,偶尔温情的月光徘徊在门外,等待着帘卷春风的温存。
玫瑰花开无声,知音梦里听销魂,等待巴山夜雨涨秋池,烛影摇曳我看见慈母灯下为我缝补衣衫,我扑在老母怀里泪水涔涔......


柔肠一寸,万千思绪,心终是陷在了帘卷西风里,欲说还休。雨滴下的花瓣正吐着蕊,含着芳菲在暮雨下妖娆着伤感的美。

遍地故事的落英,无一不深含月光的注目,艳似一抹流光,裹挟着金风玉露的炎凉。春天从做梦的雨水里走失,那一整个季节的遗忘宛如白色妖姬,魅惑寻找记忆的人。在没顶的光阴中涂写像存在一样虚无的幻觉。

如罂粟的梦占有生活的田野,临水照影的人儿早已不在,依然的花香簌簌落下,不知谁是那种花人。

咫尺天涯,互相守望,天涯咫尺,天各一方。从一片云中穿过我取走了雨,哀伤的透明的哭泣,放生一场别离。
那些无家可归的鸟儿,那些流浪的风筝,还有梦,被冻僵的梦浮游在云际灰白的嘴唇。只有流云悲伤,在天空一遍一遍回想,风怎样吹散了心房。

跪下去,这一地匍匐的思念,每一捧土中都有你,我只能如此向你靠近。子欲养而亲不在,给我生命的爹娘啊,不仅给了我健康的体魄,还教会我如何做人。我的身上流淌着父母忠贞的热血和融入骨血的魂。我谨记爹娘的教诲:力气是攒不住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敬人一尺,人家敬你一丈。做人要讲良心,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怀揣着好男儿志在四方,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看一看的信念,二十来岁血气方刚的我告别亲人,背起行囊去闯荡。
冬去春来,不知在离别中又度过几度春秋,花开花落,又经历了多少过往,却仍旧无法释怀父母在不远游对于我的离家究竟是对还是错。我不知道叶子的离去,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告别花季灿烂,遗落一半忧伤,取暖一片回忆,笑对岁月蹉跎,看人生聚散无常。人生如茶,红尘如雨。单纯的心已成为过往,留下的残局,只得一个人去默默收场。而如今当年炽热的心已经渐渐冷却,筑起心墙一个人在围城里咀嚼前尘过往的苦涩和无奈,只剩下一声叹息,一生铭记。短暂的相遇,永远的逝去,经历之后才知道珍贵,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

有多少相遇会温柔了岁月,惊艳了时光,又有多少守望会一季花凉,汇聚了忧伤?曾经沧海,向前的路无需再徘徊;看惯了花开花又谢春去春还来。

疲惫的夜,对着不知悲喜的灯迷茫。游在网里的鱼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犹还自得其乐,不知未来等待它的是什么结局。无眠的钟声敲打着孤寂的魂。潮来潮去,大海成了游子高山一样的阻碍,蔚蓝的大海成了深深的无奈,梦里放飞一叶扁舟凌波逐浪朝着回家的方向。推开雾一样的夕烟,不系之舟继续航行着在念念秋水之上。

梨花带雨,成了昨天的风景。午夜的钟声冲破了黑暗的包围,叮当的声音越过了千山万水。偶然发现今晚的月亮又是那么圆,仔细看月光的相思,仿佛又瘦了一圈。水中的涟漪用真诚和春心,荡起一圈圈波纹,也放大着一个个疑问,却等不到一个解惑的下文。

乌啼渐远长风泣,露冷霜寒照月愁。
一天一时一分,抓不住梦中的一丝一痕,却送走了光明与黑暗交替的黄昏,偶尔温情的月光徘徊在门外,等待着帘卷春风的温存。
玫瑰花开无声,知音梦里听销魂,等待巴山夜雨涨秋池,烛影摇曳我看见慈母灯下为我缝补衣衫,我扑在老母怀里泪水涔涔......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联系我们|站务信息|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Sinoquebec.com

Copyright © 1999 - 2022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22-7-2 10:08 , Processed in 0.041283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