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买房买生意上iU91
蒙城华人网 首页 新闻 综合新闻 查看内容

谷爱凌,有个“事业编”愿意屈尊娶你

发布时间: 2022-5-19 09:20| 查看: 1525| 评论: 1|来自: 海边的西塞罗

昨天某位朋友给我发来了一份据说这两天在微博上热传的截图——某位哥们在微博上 YY 谷爱凌给他生儿子的情景,被群嘲后愤而亮明自己的身份:" 不好意思,我是事业编!"

怎么说呢?自称 " 在中国是中国人,在美国是美国人 " 的润二代谷爱凌小姐,碰上了笃信 " 不孝有三,无编为大 " 的国产普信男。这个斗法场景,既魔幻又迷之喜感,所以这话一出,网友马上搭茬:天,您是事业编啊,这还不得把谷爱凌迷疯了?

当然,看这位大哥的脑回路,我担心他未必看得懂这样的群嘲。我倒有一个属于他逻辑体系内的担忧——

您说,您现在是事业编都要谷爱凌生个儿子才能高攀了,将来若再奋发图强一把,考上了公务员,那人间岂还有配得上您的女孩么?还不得把天上的七仙女请下来跟您相个亲?

其实我看了这个新闻之后,倒想起一件前两天我身边的事儿:

我这个号现在写的有点小名气了,树大难免招风,于是就不断有一些公众号写文章从各种角度骂我,其中有几个还不算小。

有一次,我的一位读者看有篇文章写的实在太酸了,就忍不住上去留言,说:小西他也是有诚意的,人家辞了公职(是的,我当初也算 " 体制内 " 的人——突然发觉自己好像错过了谷爱凌啊)写公众号,有些文章确实分析的比你有道理,你写不过他,也不要这样酸他行不行?

那位号主他怎么说呢?人家回复到:"傻 x,我是个有正经工作的正经人,比他那么一个丢了公职的网络乞丐强多了!我怎么会写不过他?"

你看,这个恼羞成怒,口不择言的样子,和拿 " 正经工作 " 说事儿的态度,是不是 " 不好意思,我是事业编 " 有点像?

我那位读者就把这段对话截图发我。

然后问我:小西,我怎么回他啊?

我说:你回他干嘛啊?你看,他病得这么重,显然已经丧失抢救价值了,弃疗吧。

是的,在我们这个社会生活久了,你会发现好多人大脑回路跟正常人真的是不一样的。

一个男人能不能追求一个女孩,或者一个作者和另一个作者之间见识孰高孰低,这本来都需要非常复杂的比较,因为人是有多面性的,他的外貌、性格、体魄、才智、知识储备、情怀胆识。

所以一个女子会爱什么样的男人,一个读者会喜欢什么样的文字,这是一个体现人自由意志的多元性选择问题。

像谷爱凌那样的奥运冠军,看起来光芒万丈,但哪天若选了一个看似普通的男人做她的伴侣,我也不会觉得奇怪。爱情是只自由鸟么,你不知道它会飞到那个枝头停息。

也想很多读者朋友,水平见识其实比我还高,很多留言比我原文还精彩。但他们就喜欢看我的文字。但我也觉得不奇怪。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么,这也很自然。

和什么样的人生活,让你惬意、暖心,你就去追求。读什么样的文字,让你舒爽、明知,你就去阅读。这就是多元选择、这就是自由意志。所以人和人,文和文之间本来并不一定要分出个高下。每个人都会有他的可爱之处,正如每种思想都有发声的权利。

但奇葩的是,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不这么想。

在他们的大脑中,人和人是要比大小、明尊卑的,一定要把每个人都跟打 DOTA 排天梯、或梁山好汉排座次一样排出个上下尊卑来他们才罢休。这样才方便他们在世界上生活,比自己地位高的人媚之,比自己地位低的人鄙之。于是也就会产生这种 " 不好意思,我是事业编,所以我配得上谷爱凌。"" 不好意思,我有正经工作,所以我文章一定比 xxx 写得好 " 的奇谈怪论。

这样奇葩的等级思想,其实在咱这儿还挺常见的。

这几年北方一些省份开始流行考公,我就听说有人编了那么个段子,说现在的工作,有公务员身份的是 " 婆罗门 "、有事业编的是 " 刹帝利 "、在国企干的是 " 吠舍 "、在外企私企干的是 " 首陀罗 ",你要是当个没正经工作的自由职业者那就是 " 不可接触 " 的 " 贱民 "。

这个玩笑话在很多地方,还真有点当真的意思,今年过年我回家,有邻里亲戚过来串门,刚想夸我几句年纪轻轻就混进了体制内,真不容易。结果被我一句 " 叔,我今年刚辞职,现在自己干 ……" 就给堵回去了。

然后对方就发出了一生意蕴悠长的 " 哦 ……"。看我的眼神让我想起了某印度电影,某婆罗门女孩失身嫁给了一贱民,亲朋邻里们依照摩奴法典要把这 " 小贱人 " 当贞德烧了时的惊愕、鄙视与怜悯。

其实我很想告诉这位叔叔我现在这么过比在体制内感觉爽多了;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孔子云:何陋之有?

可是我又看了看他的眼神,还是作罢了,也许在他的心目中,我过去的价值完全集中在那么个体制内的身份上,所以我在他眼中其实不是一个完整的人,所以我过的爽不爽,个人自我价值实现与否,对他来说不重要。

是的,把他人都统统身份化,而后再把各种身份高低贵贱化,这可能是一种在我们的社会中流毒甚久的怪病。先秦时候苏秦早年就满腹经纶,却因为不得志连家人都瞧不起他。后来出道,佩六国相印,荣归故里,所有家人都匍匐在地,不敢仰视。苏秦看到此番情景,就调侃当年待他最刻薄的嫂子:" 何前倨后恭也。" 他的嫂子听到小叔子讽刺,也不羞也不恼,而是淡然说出了一句千古名言:"见季子位高金多也。"

是的,当年看不起你,是因为你身份低微,如今连看都不敢看你,是因为你身份上去了,在六国都 " 有编制 ",那当然就不一样了。

你看,有身份有地位,你写个平安经都会有人说是神作。

1994 年春晚,黄宏和侯耀文一块演了小品 " 打扑克 "。说俩老同学相遇,在火车上没牌玩儿,就拿别人给的名片当扑克打。

" 科长 "

" 管上,处长。"

" 管上,局长。"

" 管上,厅长 "……

这段子全国人民听了都笑,为什么?因为这个小品讽刺的东西既荒诞却又现实,把人简化成一个身份,然后让身份一级压一级的这么 " 管上 ",这听起来多可笑啊?可是谁又能否认,这其实就是当时社会的某种现实呢?

这样的小品现在很难看到了,但我在再想,黄宏和侯耀文要是今年再打一次 " 名片扑克 ",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来。

会不会是这样:

" 谷爱凌!"" 管上,事业编。"

" 事业编。"" 管上,公务员。"

" 公务员。"" 管上,你家孩子的小学老师。"

" 小学老师 "" 管上,王炸!疫情期间的小区保安!"(《我小区的保安,怎么就成了我的典狱长》)

是的,这种人压人、人管人的思维模式,显然还没有在我们这个时代清除,或者至少可以说,还在某些人脑中根深蒂固。中国很多人,依然执着于分清,谁能 " 管上 " 谁。

而执着于将人身份化,同时认同并痴迷于身份的等级化。这看似只是一个政治问题。但实则不然,如你所见,它会关乎我们的生存和交往方式。

很多人嘲笑那位那事业编配谷爱凌的 " 普信男 ",却没有深想,他为什么会这样脱口而出?其实你观察一下你身边有类似沉迷于 " 体制内身份 " 的人就会发现,他这样说一点都不奇怪。因为这种人的思维模式就是这样的。在说出这种话之前,他在大脑当中一定已经每天搞过无数次的自我催眠:" 我是有事业编的人,所以我比张三李四王五赵六他们都强。"

这种从身份压别人一头中获得的快感,是这种人生活中的主要乐趣,甚至精神支柱。所以稍微被逼急了一点,他马上就把这个身份亮出来了。

是的,以身份压别人一头为快乐源泉,鲁迅先生当年就说过,这是一种被玩了很久的精神游戏:

" 我们且看古人的良法美意罢——

" 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

臣士,士臣阜,阜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左传》昭公七年)

但是 " 台 " 没有臣,不是太苦了么?无须担心的,有比他更卑的妻,更弱的子在。而且其子也很有希望,他日长大,升而为 " 台 ",便又有更卑更弱的妻子,供他驱使了。如此连环,各得其所,有敢非议者,其罪名曰不安分!"

——鲁迅,《灯下漫笔》

如果按鲁迅先生的这个 " 十等 " 思路,我们似乎也可以编织一条现代版的 " 鄙视链 ":考上公务员的瞧不起混事业编的、混事业编的瞧不起干国企的、干国企的瞧不起干私企的、干私企的瞧不起 " 没正经工作 " 的。而那些真没正经工作,生活朝不保夕的底层人岂不是太惨了吗?没关系,他们还可以去看战 x 之类的战狼营销号。

那些号给他们受众施加的心理暗示是这样的:即便你在国内啥也不是,因为我们崛起了,能让美国震惊、日本吓尿、加澳印欧俯首便拜了,所以你在这些洋老外眼中依然是人上人。而像乌克兰那样战乱国家的美女,都排着队想嫁咱这边的光棍汉。

你要是再有 " 事业编 "…… 天啊,那得什么美女配的上啊?可不就是谷爱凌么!

于是你能理解战狼号为什么在当下这么时兴。你也能理解为什么很多人不喜欢我昨天写瑞典的这类文章,因为这种文章戳破了他们赖以维持自尊的某些观念——一个个人是否值得被尊重,跟他的国家是否称霸世界,是没什么必然联系的。

那些成天幻想着 " 等我们称霸世界了,就可以骑在洋人头上拉屎 " 的人,这辈子注定都找不到他们理想中的粪坑。

而且我就特不明白:好端端的在坐便器上如个厕不好吗?到底是在现实中受了什么样的窝囊气,才会产生这样变态心理,以 " 骑在别人头上拉屎 " 为实现自我的终极目标?

一个心理健康的人,不应以压迫、" 管上 " 他人为乐。而如鲁迅先生所言,在我们这里,以能 " 管上 " 他人为人生终极享受的心理变态似乎的还挺多。

我想,如果我将来有个女儿,我是死活不会让她嫁这种人的。因为我觉得这号人压根不会欣赏、尊重,更不可能爱他人。他们脑子里只有一级压一级的等级观念。他现在追我女儿,可能只是因为觉得我女儿条件比他好、身份比他高,娶到是赚到了。

可是人是会发展的,地位是会变化的。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就像那位觉得自己 " 事业编 " 够配谷爱凌的哥们,现在他觉得俩人挺般配了,万一将来有一天他真飞黄腾达,开府仪同三司、起居八座了呢?

那到时候他当年觉得般配的谷爱凌小姐,怕又成了糟糠之妻了。

所以西塞罗在《论友谊》中说 "唯有平等人与平等人才能相得。" 这是至理名言。那些永远在跟别人比身份、明尊卑的人,不会有真正的友谊与爱情。因为他们看到的从来都不是那个真正、鲜活的、有着自己喜怒哀乐、值得被平等尊重的灵魂,他们看到永远只是身份、财产、外貌等等外物。

他们的灵魂与思考永远在 " 分上下、明尊卑 "" 不好意思,我是事业编 " 的身份阿鼻地狱中打转,不为主子,就是奴才,看不见一个正常人。

于是我们也能听懂《简爱》当中那段话了:

简爱为什么要对罗切斯特说:" 我贫穷,卑微,不美丽,但当我们的灵魂穿过坟墓来到上帝面前时,我们都是平等的 "?

很简单,因为此时她已经爱上了罗切斯特,而爱情的前提是两人必须是平等的,两个平等的灵魂才能互相欣赏,真正相爱。

当简爱对她的男主人说 " 我们是平等的 " 时,就等于是在说——我爱你。

是的,唯有平等人与平等人才能相得、相知、相交、相爱。

愿有一天,我们身边不再有 " 不好意思,我是事业编,所以我配得上谷爱凌 "" 不好意思,我有正经工作,所以我文章一定比西塞罗好得多 " 的奇葩。

他们的存在,对爱情或阅读,都是也只是一种侮辱。

标签: 谷爱凌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8964 2022-5-19 13:27
事业编?那您上面的编制可多了去了,难道从上面开始往下轮?哪年哪月才能轮到您啊?再说了,您有几本护照啊?能配得上中美两国通吃的谷双重?怎么地也得达到孟七本那个档次吧?

查看全部评论(1)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蒙城华人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蒙城华人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蒙城华人网处理。
黑客称获取上海警方十亿中国国民信息数据库并网上兜售
黑客称获取上海警方十亿中国国民信息数据库
一个黑客宣称获取了中国上海公安系统近24TB(太字节)数据量的10亿中国国民的户籍、身
作家倪匡去世!生前饱受疾病折磨却拒绝化疗
作家倪匡去世!生前饱受疾病折磨却拒绝化疗
7月3日,娱乐圈又传来噩耗。​​​倪匡于3日下午逝世,享年87岁,引发网友热议。据悉
英国妹子对随机物品过敏 大哭大笑都可能导致生命危险
英国妹子对随机物品过敏 大哭大笑都可能导
今年27岁的娜塔莎·科兹(Natasha Coates),来自诺丁汉,是一名热情乐观的体操运动员
奶茶妹妹章泽天瘦一圈 鼻子太尖引发吐槽
奶茶妹妹章泽天瘦一圈 鼻子太尖引发吐槽
近日,有媒体曝出了“奶茶妹妹”章泽天在出席巴黎晚宴的活动照片,在照片中,章泽天穿
曝董卿富豪丈夫被执行超7亿,此前已失联5个多月
曝董卿富豪丈夫被执行超7亿,此前已失联5个
7月4日,据媒体报道,董卿的富豪老公密春雷以及他的公司览海控股集团,日前被强制执行
知名歌手朱俐静不幸去世!患乳腺癌年仅40岁
知名歌手朱俐静不幸去世!患乳腺癌年仅40岁
7月4日,娱乐圈再度传来噩耗,中国台湾知名歌手朱俐静患乳腺癌去世,年仅40岁,她的家
Justin Bieber至亲在加拿大遭遇恐怖车祸!5秒求生!
Justin Bieber至亲在加拿大遭遇恐怖车祸!5
这也太惊险了!大家一定要注意行车安全!图源:tmzJustin Bieber的祖母Kathy Bieber在
多伦多蓝鸟队教练女儿死于一场可怕的事故
多伦多蓝鸟队教练女儿死于一场可怕的事故
多伦多蓝鸟队第一垒教练的17岁女儿周末在玩滑水时,不幸死于一场“可怕的事故”。刚刚
加拿大银行新规生效!收到警告信不要意外
加拿大银行新规生效!收到警告信不要意外
如果你最近的花费超出了自己的负担能力,并且收到银行发来的警告或提醒,请不要感到意
Cineplex家庭影院开播 电影票只要2.99元
Cineplex家庭影院开播 电影
蒙特利尔Cineplex每周六早上11点的家庭影院又开始了。
蒙特利尔烟花节应该这样过!只需7元
蒙特利尔烟花节应该这样过!
蒙特利尔国际烟花节将于6月25日回归,如果你正在找最
蒙特利尔夏日音乐节回归!
蒙特利尔夏日音乐节回归!
6月,蒙特利尔 Lachine 运河的夏季音乐节再度回归。6
蒙特利尔将举办一个超赞的沉浸展
蒙特利尔将举办一个超赞的沉
蒙特利尔即将举办 Frida Kahlo 沉浸展。这个名为 Life
蒙特利尔郊外新开一家北美最大的蹦床公园
蒙特利尔郊外新开一家北美最
魁北克省 Mont-Saint-Grégoire 山脚下新开了一家北美

Copyright © 1999 - 2022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22-7-4 17:48 , Processed in 0.175221 second(s), 22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