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商家
租房买房买生意上iU91
查看: 160|回复: 0

[教育工商] 【视频】我在微软那些事--微软面试

[复制链接]   [推荐给好友]
发表于 2017-10-13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斯坦福IT】: http://www.FollowMeDoIT.com
最热!!北美IT(BI,Big Data,CRM,云计算,开发等)IT学习、面试、求职和职场 辅导和分享视频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T1lD9WEUAEO4KNSZFVniw

七月里的一天,接到一个猎头电话,说是有一个微软的机会是否愿意考虑。我对微软不感冒。这公司高高在上,又霸道,还出了个唐骏,所以平时很少想起它。 再说了做过多年的Java又在Sun当了好几年的架构师,Java情节很重,也心不平C#拷贝Java那事,但仅此而已。

这是在现在这家企业的第四个年头,当年加入时,它正在国际化,刚吃下了一个国际IT巨头的一部分,经历着消化的痛苦。当时有一批像我这样的人们被空降下来,委以重用,前仆后继,拼命的奉献,凭着我们中国人的聪明智慧,坚韧不拔让这家企业最终活着发展起来。现在一切都好了,但心情却有了些许清凉。以前忙碌的满世界跑,现在出门的机会都少了,终归一个企业还是喜欢自己下的“蛋”,我们这些从天上掉下来的,少了那种把它当家的精神,也就离核心渐行渐远了。因此开始想着也许是离开的时候了。
所以约好了跟那猎头在公司旁的星巴克见面。她大约三十多岁,面容好挺着大肚子,突然觉得内疚,七月天的北京,湿闷燥热,让人家怀着孩子从国贸跑过来,真的对不起人家。她也开门见山,很专业。那职位是一个微软全球研发部门在中国的头,目前有三个产品线(unit)员工大约四五十和一百来人的外部资源,虽然感觉比我现在的摊子小了许多,但想着能做主,毕竟头儿远在天边(西雅图),所以就表示出了兴趣

第三天就接到了微软的电话,面试安排在下一天的下午。

微软在北京有几个site,我去的地方是中关村一座大厦的二十层。到了前台跟女孩打了声招呼,她就径直领着我到了一个不大的办公室,面试我的人 A在里面坐着。
A个子高白净举止有风度,四十多岁东方人,英语纯正。说话时审视的看着你感觉想剥开你。说是面试感觉更像一问一答的交流。谈的内容丰富但不深从技术到管理到项目到经历,后来谈到了个人爱好,一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很顺畅。只记得一件事,当面试快结束时,他突然问我为什么我衬衫的第二个纽扣没有系好,很尴尬!

【现在总结A(Principal Group Program Manager)面试我的交流沟通,表达展示能力,IT素养和自信】

跟A的面试结束后也被告知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很有点失望。我当时对微软面试一无所知因为根本不在意,甚至都懒得上网查查,就径直闯着去了。本希望当天就搞定的
没几天就接到微软的电话说是安排第二次面试。赶去同样的地点,这一次是见B。见到B是在他的办公室。近五十岁,中等个,身材适中,头有点秃,很有气势咄咄逼人。英语说的像台湾人,说话很快,问题问的深入下去,敏锐很切要害,感觉思维很快很聪明。主要问到了我的经历,项目挑战,组织的管理和战略,及员工绩效和激励。当时他突然问我你是怎么做Calibration的,我默然,他马上给我解释说这是微软的员工绩效考核机制。后来加入微软不久我就有了机会体验到了它的残酷。一个小时很快过去,第二次面试就这样结束了。

【B (General Manager),面试我的组织管理,组织战略,领导力,团队建设,团队管理和员工激励和绩效管理】

过了一周又接到微软的电话说是将安排随后的面试。当时就觉得不以为然了,觉得微软效率很低,就更不把面试放在心上了。转眼到了八月,有天正跟太太儿子在悉尼度假,接到了微软的电话说是能否在后天安排一个跟美国的视频面试,我说我在休假呢,对方说可以去微软在悉尼的办公室,当时觉得微软不近人情,又考虑到后天上午我们要去凯恩斯,所以就婉拒了。

回到国内不久,微软就重新安排了面试。这一次是在微软的另一个site通过视频跟两个微软在美国的员工面试。两小时,一人一小时。
C是黑人,看着年轻不苟言笑,很直接了当。问了我项目管理及挑战,项目管理方法论,项目中的交流沟通和协作,软件周期的管理等,很关注细节,后来给我展示了一页项目的SPEC让我给出关键的需求点和设计想法。我回答得很流畅。

【C(Principal Program Lead )主要面试我项目管理,方法论及项目实践,软件周期管理以及项目需求的分析】

D印度人,四十多岁,英语印度口音很淡,说话忽急忽慢。问了我一些软件设计的模式,最佳实践,软件工程及架构设计理论等。给我展示了一个软件平台在数据中心的部署,让我给出可能的failure和性能优化点,并重构,快结束时,突然问了我一个二叉算法的问题,接着又解释说虽然在我这个level,也许不应该问,但他只是想了解一下是否我还记得一些,能说多少就多少。一直喜欢coding对算法有所了解,所以凭记忆说了个大概,他点头结束。

【D(Principal Development lead)主要面试我软件工程设计,架构设计,软件工程理论以及软件架构的重构和优化】

随后的某一天,我又一次接到了微软的电话,告诉我下一次的面试会安排在九月中旬。面试我的将是这个事业部的VP。 经过前面的折腾,我对微软的面试有了心理准备。心态很平和,对结果没有预期,只是走下去。

九月初,又接到微软的电话说是将面试延期到十一大长假以后,因为VP一行的签证没有搞定,具体的面试安排会邮件发给我。

九月底,我收到了微软正式的面试安排邮件,有时间,面试人员顺序和职位。面试安排在同一天,共有七人一人一小时

到这时被折腾成这样,反倒对这个职位有了兴趣,也觉得该做些准备了,刚好赶上十一长假就牺牲了几天的休息。通常我是按场景准备面试的,按照战略,计划,部门,组织,团队,项目及产品,路线图,业务流程,挑战和成就等分类设定各种场景(scenario)和定义相关角色,并基于以前的主要经历,将业务流程和角色在不同的场景中串起来做到能展示的像讲故事。也回顾了一些技术的要点,如面向对象,软件工程,架构设计,设计模式及最佳实践,项目管理方法论等。确定了面试策略“以我为主,充分展示自己就好”。我清楚自己的长处是展示,在Sun工作时,被几次邀请回去大学讲课,介绍Sun的软件解决方案和Java的最佳实践,确实很能讲,一讲讲一天,现场上百人什么叼钻的问题都有,也没有砸过场。也知道自己的弱点是现场coding,因为有些时候没有做了,想着在Sun时开发还得过outstanding  award,但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我知道微软崇尚写程序,现场coding是常有的事,所以也想好了万一要我现场写程序该怎么应对。 加入微软后,有一次在西雅图参加了个产品展示,一个VP上去乒乓敲程序,令我佩服的很,这是后话。

十一长假很快就过去了,只是有件事情我至今都忘不了。十一那天,有阅兵,看着军人们威武雄壮的走过电视屏幕,感到血都快沸腾了,给我平添了许多勇气。 接着看着胡主席从城楼上走下来,拉着老百姓们的手跳着舞,中国政治开明至此,我感动的差点眼泪掉下来。

面试那天天气很好,觉得很有信心,就觉得我要把它拿下了。 提前到了十几分钟,在楼门口碰到一个像我一样西装革履打着领带的,想着也许是我的对手吧,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再没想起。

面试九点准时开始


E, 个子不高,不到五十岁,说英语略带国内南方口音,说话较慢一顿一挫很清晰。因为他知道这个位置是他未来的Manager, 所以先表了个态,他说微软面试每个人都分配了考核面试者的相应的领域,他是面试技术,所以就开始吧。面了一些关于面向对象设计的问题,问了几个架构和软件的设计模式的问题。给了一个集成平台的架构设计及软件设计,让找出潜在的可能有性能问题的点和给出可能的解决方案。时间过的很快,问的都是我的强项,非常顺利。加入微软后,跟E谈起这次面试,我说你的面试题目都在我的口袋里了。我们俩都笑了!

【E (Principal Development Manager )面试技术技能,架构设计,软件工程及设计,需求管理/控制和技术素养】

F, 四十岁左右,英俊很亲和说着标准的中国英语,说话时时常带着笑。我们谈到了业务管理,业务流程和业务普及,及本土的客户支持及新技术的推广。 他给了我一个假设的新技术推广的场景,让我给出策略和计划以及可能的showcase的手段等。在Sun时基本上就是跟各类不同的外部客户打交道,所以这方面有经验。给他的回答感觉是让他信服了。

【F(General Manager)面试业务推动及技术产品的推广,客户支持管理策略】

G, 四十多岁,美国本地人,肚子很大说话很洪亮,自我介绍是负责某软件平台的研发,面试主要集中在以前我的数据迁移及数据平台建设的项目上,关注挑战和如何跟客户打交道,需求收集分析及虚拟数据平台方面的技术和方向,谈的很投机。 接着又让我谈了一下目前BI产品的比较和趋势等。跟他面试结束时,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眼神里的亲近。

【G(Product Unit Manager)面试创新变革能力及思想,革新的意识,拥抱变革的态度及影响力】

H, 四十多岁,儒雅的美国本地人,感觉很技术。花了很长时间,向我介绍了他负责的平台产品,我们讨论的很热烈。然后让我详细的介绍我目前负责的集成平台项目包括架构,设计及实施过程中的挑战和优化。快结束时,他突然问我“是否我能允许我的团队的失败”,为此我们又探讨了40分钟。跟他的面试花了一小时四十分钟,从十一点到十二点四十,所以错过了午饭时间。

【H (Product Unit Manager)面试客户管理,需求管理及风险控制,失败管理及工程卓越】

I,四十多岁,荷兰人, 感觉有点傲慢,负责一个产品线,迟到了,仰面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直接让我介绍项目。我站在白板前一边画一边讲,介绍我所负责实施的全球供应链项目,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SAP项目。包括组织,实施战略及路线图。问的很细延展了很多问题,也让我详细的介绍了一个端到端的业务流程。整个过程,他都仰面坐在那儿。后来加入微软,跟他的交道中他总是表现出对中国的不友好。


【I(Product Unit Manager)面试产品及项目实施战略,计划,路线图制定和实施管理,及业务流程驱动等】

J,德国人,近五十岁,很严肃的样子,高个。进来后很客气,握手坐下后就开始问问题了。他关心的是我在不同阶段所实施的不同类型的项目,实施的方法及为什么和结果。问了我几个项目管理方法论的理论问题,并给了我一个假设的项目场景,让我给出项目管理的模式和流程,及可能的挑战和障碍,和解决方法等。过程中他不时点头表示认同。

【J(Product Unit Manager)面试包括项目流程管理及优化,风险管理及控制,项目实施方法论及优缺点等】

K,HR面试,问了一些HR的无关轻重,不痛不痒的问题,在此不再费笔墨。只是面试快结束时,被告知是否明天有时间见他们的VP,虽觉得通知的有点仓促,但也同意了。
【K, HR常规问题】

至此那天的面试结束了,安排的7个人的7小时的面试谈了将近9个小时,从早晨到现在我滴水未进,没有吃饭也没有上厕所。

第二天还是九点同样的地点,我见到了L,美国人,四十多岁,高大健壮,说话平和低沉,面部表情不丰富。直接进入主题。边问问题边讨论边输入。问了我现在部门的战略,任务,愿景,及发展计划。项目实施的战略,计划路线图等。也谈到了部门合作和国际团队合作。以及管理中国团队和国际团队的异同等。并让我设想假设我拿到这个位置,我的计划,策略和实施管理的步骤,及我现在预想的的挑战和解决策略等。

最后他向我介绍了这个部门在中国的发展计划,目前有三个产品线/单元,将会设立第四个。这个在中国的部门也将负责产品及技术的全球推广和Showcase等。

【L,VP面试战略思考的能力,战略执行能力,组织战略管理,部门规划,领导力,团队建设,影响力和跨组织国际团队合作】

至此我在微软的面试全部结束了。出了微软的门,觉得很释然。感觉这个职位到手了。

等了两个星期没有像我预期的那样接到微软的电话,我对我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直到面试后的第三周接到了微软HR的电话,问是否能再去微软,这一次是去谈Offer。 这是我第六次去微软了。

拿到微软的Offer一星期后,我提出了辞职,虽然我留恋我那时的同事,但是要离开的时候了。 即使离开了很长时间以后,还常在梦里回去跟他们在一起呢。

最后确定下来十二月二十八号将是我在微软的第一天,从那天起,我将开始我在微软的职业历程,从此也跟西雅图结下不解之缘,基于那个职位的描述,我将是那个事业部在中国部门的头,同时也作为那个事业部全球Leadership的一员负责事业部内所有产品线的portfolio的战略规划和制定,将分配四分之三的时间在中国,四分之一的时间在西雅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18-4-20 01:04 , Processed in 0.115547 second(s), 32 queries , X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