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商家
租房买房买生意上iU91
楼主: 月桂精灵

[联谊] 经史子集

  [复制链接]   [推荐给好友]
 楼主| 发表于 2016-8-27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约了客户吃饭,9点回来再细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27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malajis, 其实就史才而言。读过前四史就已经不错了。以前古时候会考也就要求会读前四史和《资治通鉴》。但是大多数学生并不认真读,只是拿前几届考题答案深究一下就去参考,居然也能考出好成绩。而后皇帝发现大怒,怒骂这些蒙混过关的。《大学》里的修身就是要懂道,知进退。这些都是需要一定的常识才识学识见识和胆识。《失街亭》里马谡的副官王平,是一员降将,丁字不识。可是就是他劝说马谡不要那样布阵,最后也只有他的队伍全身而退。为什么?虽然他是文盲,可是他懂道理,懂兵法,他有空的时候,还让他的参谋给他念《史记》,《孙子兵法》和《春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27 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乡遇师记                   malajis      2016. 8. 21


半夜醒了,听到有个声音在轻轻呼唤我,就像小时候妈妈唤我回家吃饭。是妈妈,妈妈想我了。

准备行程,两日无话(无话实有话,妈妈不让说)。打开门,妈妈一下认不出我来,摘下大口罩,妈妈脸上才乍现惊喜。打量家里的一切,还都是那样熟悉,就像自己才刚刚下班回家,从来都不曾离开过。弟弟闻声欣喜地跑上来,指着墙上说 “哥,你回来了!你看你走的时候买的那个挂钟,走得还是那么准,分秒不差。“  一边说着一边跑去找爸爸了。这时候妈妈早已背过身,在擦脸上的泪。

此后几日,不是高中,就是初中,大学同学和以前的同事请吃饭,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反倒少了。最想吃妈妈做的酸浆面条,可家里还是每天鸡鸭鱼肉,直到临行前的周末,妈妈终于买齐了做酸浆面条的一切,还想让我再尝尝她亲手做的拿手菜,可同学又把我叫走了。

一天和同学在一家雅致的餐厅吃午饭,点完菜闲聊间,忽然看到左手边一位大姐似曾相识,她对面坐着一位不认识的年轻小伙。定睛一看这不是以前单位的同事赵大姐吗?赵大姐稍显富态,说话缓慢而又温和,性格也特别随和。于是连忙打招呼,两桌并成一桌。

赵大姐对面坐的小伙子是她儿子,以前上班的时候,还会偶尔带他来单位,那时还只有六,七岁,乖乖地坐在那里,不曾想一下长得这么大了。他穿着一件中式蓝色的学生服,短短的头发贴着头皮,举手投足之间显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悠闲雅致。赵大姐现在已经退休在家,言谈间处处为儿子感到骄傲。

原来他学的是国学。他自己说小时候过于调皮捣蛋,老师和家人似乎都已经约束不了了,这才放弃正常的学校教育,只身来到杭州。刚开始是在餐馆打工,为打发空闲时间,经伙伴指点,参加了当地的国学讲座。直到后来,遇到了一位国学大师,把他彻底点醒。随甘愿拜到那位大师门下,连跑了四趟,终于得偿所愿。

旧友相逢,欣喜异常,就把账单一起结了,出门邀请我们到不远处的家里喝茶。

房子是靠着河岸的高层河景房,一百九十多平方米,在河的北岸,南望正好可以看到对岸杨柳青青处片片的低矮房子。稍稍参观了一下房子,注意到家里专门为宝贝儿子准备了一间专供打坐静养的房间,地上还摆放了几个蒲团。我们在客厅的一角落座,静静地听小师父弹奏的古琴曲《醉鱼唱晚》。张仲宗词云:“明月太虚同一照,浮家泛宅忌昏晓;醉眼冷看朝市闹;烟波老,谁能惹得闲烦恼”,他调好琴弦,娓娓弹来,当时我心浮气躁,心有别事,不能领略此曲的妙义,可惜了。

曲毕,小师父侃侃而谈,大概讲了平时所习:不外乎经,史,子,集, 儒释道皆有所猎。看他志气满满,大有一副以国学治理天下,解决世界问题的架势,就有意考考他,看他所学深浅:

常闻佛言 “色既是空,空既是色,不知小师父何解?”
他正首答道:“曾闻师言,大概是说一切有形物和无形物皆为虚妄所结而生的幻觉,所谓既非风动,也非旗动,是心动。世人常误以“色”为女色,其实看破了也是空。”
我笑问道:“怎么说呢?”
小师父放下手中给我们倒水的茶壶,接着说: “ 如果将世间万物分解成比原子还要小的夸克粒子,我们不都一样了吗?”
“哈哈哈!",听得同学都笑了,说:“以前读《红楼梦》的时候,对这句话的理解是到头来都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是轮回。今天听你运用先进的物理学知识作此解释,倒也新鲜。”


“那我们人类的未来呢?” 同学担心般地接着问。
“哎,看样子要拿出点真东西来了。” 小师父直起身,抬起手拍了拍后脑勺,说道:“ 不要害怕! 不会孤单! 所有爱我的和我所爱的, 所有的往者和来者, 我们都会再次紧紧拥抱在宇宙大爆炸之前的, 那个比针尖还小的奇点里。”


”刚才说到《红楼梦》,真假宝玉是怎么回事?“ 同学一下来了精神。
”问的好!“ 小师父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说:”国学博大精深,集古人对大自然和生命现象观察,体会和思索的精华,有小大之辩,一粒沙里看世界的说法,庄子曾说:夏虫不可以语于冰,孑孓朝生暮死,不知有夏;井蛙不可以语于海,尺蠖之虫,终游不过三丈。古代的太极图不就是银河系的缩影吗? 浩渺宇宙,每个星系有两千多亿个星球,而目前所知已有两千多亿个星系,还存在平行宇宙的可能,每个星系存在生命的可能性即便不像一颗苹果树上的树叶那么多,也应该有果子的数量:宇宙中形形色色存在生命的星球上,会有很多个像现在你我此时正在讨论《红楼梦》的三个人,他们和我们长得一模一样,客厅也一模一样。如果有一颗星球上只少了茶几上的一个茶杯,但因为存在生命的星球数目是如此之大,从概率上说,总有一颗星球上是会和我们现在正在说话的场景一模一样的,爸爸妈妈长得也和我们的爸爸妈妈一模一样的。所以也一定会有一模一样两个宝玉在不同的星球上同时存在着,他们的生活环境也一模一样。就算这个星球上的晴雯和黛玉离去了,也一定会有某处的宝玉,晴雯还有黛玉在一起幸福地生活着。“

就这样,我们一边聊着一边喝着他爸爸从云南带回来的红茶,消磨了整整一个下午,看看天色不早,正准备告辞,这时爸爸回来了,见到爸爸一踏进家门,小师父立刻就像换了一个人,垂手恭立旁边,不再像以前一样高谈阔论。

等到爸爸抬头一打照脸,哎呀,我抬起双手就跑了上去,原来是张哥。

他可是个厉害人物,棋琴书画,样样皆通,最厉害的是网球,每年市里的网球比赛,一人独步,整个网球场成了他自己的表演舞台。围棋也下得特别好,惹得我曾有一段时间,天天看吴清源的棋谱,可结果还是输多赢少。记得有一次和他一起去另一个地方出差,他告诉我们听说当地有一位老伯伯象棋下的好,就要去找人家切磋,七拐八拐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位老人家,我们围在一旁观战,结果三局三平。

他看到我,紧紧握着我的手,爽朗地笑起来,仔细打量他,才注意到他的双鬓已然斑白,可笑容还是像从前那样丰神俊朗。寒暄过后,带我们来到他的书房。书房很大,书法字画摆放有序,正对门的墙上挂了两幅大尺幅的水墨宣纸山水画,其中一幅但见青山巍巍,远处一瀑飞流,从中间最高的山峰左边斜插,奔涌而出,山峰右边又有一条相对较小的溪流逶迤而下。一名红衣柱杖老者正在自右向左过桥,桥左边几件雅舍,红顶白墙, 点缀在岸边的苍松下,再往近处是伸向河水中的三株杨柳,因为没有风,自由自在地垂着。

靠右边的墙上挂了一副姿态极其婀娜多姿的牡丹图,我贴近仔细一瞧,那朵最美,最大的牡丹垂下了头,藏在枝叶下面,低垂粉颈,娇羞无限,就像古代大美女,粉面含羞,艳若桃李,美的不仅是外表,更有一种贴心的温柔,委婉细致,让人一见倾心,光看着她那种娇柔姿态,不得不让人心生爱怜。书房的一角古色古香的花架上摆了一盆不知名的兰花,正在暗吐芬芳,颜色粉粉的,较低的与之呼应的架子上也有一盆紫色叶子,肥肥厚厚的植物。

对了,忘了说他的专业是国画,师出名门,回来以后经常在朋友圈里看到朋友发的,一大堆头衔的张哥的某某画作又拍了多少多少。我们聊了别后的情况很久很久,临别,他打开藏品柜,取出放在正中间的一副以前画的赤壁拍岸大图,送给了我,这幅画是他两年前游赤壁画的,上有他自己题写的苏体书法词一首:


渔家傲.赤壁夜宿   

辛巳年冬日, 余尝随周南诸同仁赤壁游历。时值腊月, 江崖对峙, 水天廖阔, 北望烟迷, 云树相依, 芦花荻叶, 萧索满怀。观眼底之景, 追亘古之思。虽良多感慨, 惜终未发诸笔端。 今乃为一阕以记之, 庶几无憾矣。


浩渺烟空天水瀚,
危崖高仞凌洲岸。
荻叶芦花汀渚畔。
潮声乱,
寒江石壁雨飞散。

云树依稀思远漫,
魏风晋骨连东汉。
横槊投鞭南北断。
凭栏叹,
峥嵘逝水寻常看。










注 1: 《渔家傲.赤壁夜宿》 作者 张哥, 笔名:风之旗
注 2: 《红楼梦》真假宝玉星球概率说 是 malajis 和 月桂精灵 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讨论经史子集时,首次提出的,读者若要引用,请说明出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28 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麻辣花那么长时间给我们写了一篇动人的经历。听你娓娓道来,我仿佛身临其境。不过我自己却不能回馈你什么。因为我所接触的人不是客户就是供应商,所谈的内容涉及商业机密,不能为外人知。


《尚书·大禹谟》:“惟德动天,无远勿届,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小时候读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是没有多大概念。直到读到《史记》里的晏子马夫的典故,才能深刻理解。所以也能听从父母的教诲,为人要谦虚低调谨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28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月桂精灵 发表于 2016-8-28 08:02
谢谢麻辣花那么长时间给我们写了一篇动人的经历。听你娓娓道来,我仿佛身临其境。不过我自己却不能回馈你 ...

昨晚还在构思,加了段“奇点”说,希望能稍稍安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28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malajis, 你写的东西文学性很强。你的想象力很丰富,很适合写小说。比如,你能想象出贾宝玉和林黛玉移民到加拿大结婚生子工作。我肯定想象不出来。要我看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现代爱情会很悲剧。首先, 他们是姑表亲戚,按照婚姻法,不能结婚;其次,林比较爱闹,心窄,尖酸刻薄,贾宝玉又成天拈花惹草的,结婚后,肯定是闹得鸡飞狗跳,最后不欢而散;第三,贾宝玉不太懂得为人处世,在当代要想混得风生水起比较难。


但是你如果说青梅竹马的爱情,可信度会高一些。但是又有几对青梅竹马的爱情能有善终呢?为什么童话总是在公主和王子结婚就完了,而没有详细描述他们结婚后的生活。童话是美好的,现实很骨感。


秦观写给苏小妹的那首《鹊桥仙》,苏轼写给亡妻的《江城子》,可现实中的他们又如何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28 16: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个帖子,大家何不建个微信群一起聊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28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月桂精灵 发表于 2016-8-28 12:21
@malajis, 你写的东西文学性很强。你的想象力很丰富,很适合写小说。比如,你能想象出贾宝玉和林黛玉移民 ...


对于像我这样,小时候四,五岁天黑洞洞还和小伙伴两人在几里外地里跑的孩子,无拘无束惯了,受不了诗词格律, 对仗,平仄的约束,只有尽量把自由体的文章写的稍微好看一些,以补不足。

前四史应该读完了,时间久远,很多细节都记不得了,觉得《汉书》中规中矩,远没有最喜爱的,读了四遍的《史记》精彩,缺乏了忧国忧民的历史厚重感和忍辱负重的沉重感,少了气吞山河,慷慨激昂的英雄气概,没有了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文体,和挥洒自如,笔下生花的文采。次次读,次次哭,和书里的人物一块儿悲,一块儿喜。并非说《汉书》不好,可能是自己的偏爱吧,就像《浮生六记》中沈复问芸娘:“唐以诗取士,而诗之宗匠必推李、杜,卿爱宗何人?”芸发议曰:“杜诗锤炼精纯,李诗激洒落拓。与其学杜之森严,不如学李之活泼。”复又问:“工部为诗家之大成,学者多宗之,卿独取李,何也?”芸曰:“格律谨严,词旨老当,诚杜所独擅。但李诗宛如姑射仙子,有一种落花流水之趣,令人可爱。非杜亚于李,不过妾之私心宗杜心浅,爱李心深。”

所幸读史使人明智,不会让人犯大的错误,经历很大的痛苦,对人生的感悟就会比较浅薄吧。

沈复的《浮生六记. 闺房记乐》写的就是布衣王子和心爱的公主结婚以后的故事。记得我十几岁时
初读《浮生六记》,那时总觉得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在前方等着,心中充满了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30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yangyangxin 发表于 2016-8-28 16:03
喜欢这个帖子,大家何不建个微信群一起聊聊?


开心就好,谢谢您的提议,自己觉得现在挺好的呀?

反正大家也不会见面,谈书而已,交心而已;都那么忙,没有时间,不帖也行,不回也可;将来也还会有更多新老朋友参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30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说黛玉:

爱闹是因为调皮,方显得她聪明,可爱的另一面;没觉得心窄啊:看她戏称袭人“嫂子”,一块儿修改宝玉恋人的“芙蓉女儿诔”,甚至眼看着妙玉让宝玉用自己的杯子,说明她深知,深信宝玉爱自己;若说心窄,必定是太爱宝玉了,眼里心里只有宝玉。若说尖酸刻薄,爱使小性子,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心爱的人的关心和爱护啊。

若宝玉落魄了,只有晴雯和黛玉会一直不离不弃,看晴雯说的“横竖在一处”和“宝玉说的”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如何?“ 爱的誓言,多沉重啊!  生孩子? 不是还有眉眼长得像林妹妹的晴雯吗? 哈哈哈

要说求仕途,相信在宝玉的心里更有可能是这么想的:沐浴斋戒,在佛前发下大誓愿:下辈子如果不是做女儿,一定会和喜欢自己的第一个女孩子走的,不论她丑或穷,都随她,绝不辜负她!

或许,这不是宝玉想的,是 malajis 想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18-7-23 05:37 , Processed in 0.126563 second(s), 36 queries , X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