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media 发表于 2013-11-24 17:14

月票纪实

月票纪实
作者:张廷华

移民加拿大,我与公交月票结缘了。

有了公交月票,我能随时坐车出远门,我等于有腿了。坐公交车游览在蒙特利尔,大大地丰富了我的移民生活。

初来加拿大时,我没买月票。整天呆在家里,我感到郁闷。儿子曾给我买小票,让我坐公交车出去散心。公交小票有张数限制,上车刷卡,我总不自觉地在算计车票的张数,也还考虑着怎样乘车能节省车票,我心有负担。到65岁,儿子带我办了一个老年公交卡。凭此卡乘车半价,我享受政府福利。

我听老乡说,他出国成了“残疾人”。“四残疾”中有一项是“不会开车,腿残疾”。我当然也是这样。来加拿大我不工作无收入。人民币兑加元不值钱,我舍不得买月票。儿子见我心情不好买了一张月票让我出去散心。从那天起,我乘公交、坐地铁到处跑。我去唐人街,去圣劳伦斯河,去皇家山,去海伦岛。我找老乡会朋友,我随心所欲地出去转。一张小小的月票,扩大了我的生活圈子,活跃了我的异国生活。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没月票我生活又沉寂了下来。我手里虽有钱,但一开始我舍不得花45加元买一张月票,因为这等于我在国内花差不多300元买一张月票。不能开源,我当然要想着节流了。

春节时,我二儿子从渥太华过来团聚。说到月票时,二儿子说,国家给您老人乘车已经半价了,你还不买。钱不是为人服务的吗?儿子问,爹妈的苦日子过怕了,也会习惯了吗?儿子说,饿肚子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爹妈的消费观念要改一改了。孩子还举例,说他身边的一个老人退而不休,挣钱累得暴病身亡了。有人说,这个老人活得太累了,一辈子不值。也有人讽刺说,这老头挣钱太多了,他数钱数得累死了。儿子说罢,要立即去给我买月票。

“啊,不不不。”我一听赶忙说,“今天是22号,快到月底了。下一个月,我一定买月票,也给你妈买一张。”老伴听了说:“买,我也买,过‘奢侈’谁不会啊?”

“奢侈?”大儿子说,“买一张月票就奢侈了?”

“要我说呀,奢侈爹妈也得学……”小儿又说了一大堆。有的话,儿子像是在“批判”我克勤克俭的想法和做法。

围绕买月票的话题,我们一家人过了一个团圆热闹的新年。

坐下来想一想,我感到孩子们说的是对的。人生苦短,我又何必做苦行僧呢?我为孩子时,挣扎在水旱蝗汤的灾难中;我在青年时,生活在大跃进的饥饿中;到壮年时,我遇上了物资极度匮乏的票证年代。不得不节俭让我苦了大半辈子,我真的是被穷怕了。如今生活好了,一张小小的月票能给我带来那么多欢乐,我何乐而不为呢?

很快到月底,我和老伴花了90加元各买了一张月票。

月票到手,我自由了。我即刻乘地铁到中国城兜了一圈,到地下城看了场演出。到文化宫我遇到两个老乡谈天说地,我享受到一顿精神大会餐。第二天,我和老伴约朋友,乘11路车去登皇家山,乘202路车我仨去St-Louis湖畔赏雪景。游山玩水的我好不惬意。

“爸,您这就对了,”儿子说,“你算一算,买一张月票一天你只付出一元多,一块多钱你能买到那么多快乐,不划算吗?”就这样,月票给我和老伴“长腿”了,我俩不再“残疾”了。在蒙特利尔我跑得环境熟悉了,看家庭医生我会自己去,再也不用麻烦孩子开车送我了。

“蒙特利尔的山水景致,真好啊!”

老伴逢人便说月票给她带来的好心情。我心里的郁闷也一扫而光。我月票的好处影响邻居陆大姐,她也买月票了。从此,我们三个人结伴而行,共同游览蒙特利尔山山水水和人文景观。有人说,我仨的旅游组合是个“铁三角”。

原载:《蒙城华人报》第568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月票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