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media 发表于 2013-11-14 17:26

昙花一现为了谁

昙花一现为了谁
作者:翉翉

我养了一株昙花,一株已养了10年的昙花。

说起这株昙花的来历,让我想起我们刚移民来加拿大的时候。

那是一个初冬时节,我们刚到加拿大不久。在时差还搅得人昏头脑涨的头几天,云里雾里的像几只无头的苍蝇,东碰西撞地办完各种证件,又给乖女办完入学手续,然后,一天也没有休息,就一头扎进一家华人超市打“苦工”去了。

打工的开始几天,实在是有点支撑不住,倒不是体力的问题,主要是从来都没有干过每天站12小时的工作。只感到两脚掌下像是布满钢针,无法着地,小腿也肿胀的失去知觉,加上时差效应,又是一个陌生,全新的环境,那几天我实在是有点沮丧和灰心。

一天晚上下班回家,天已漆黑,寒风抽打着飘零的雪花,气温已降的很低,我急急地往家赶着,希望能早点回家,能好好享受家的温暖。

就在我走到离我的住处不远的路上,我看到一株被人丢弃的花草。我走近一看,竟是一株昙花。然花盆已破碎,可怜的昙花也身断数节,枝茎已被冻得僵硬。我小心捧起这支可怜的昙花,仔细查看,感觉她还没有冻死。我想一定是她的原主人一时大意,把她遗忘在了冰冷的室外,。此时又感到她已受冻无法养活,就把她随垃圾一起丢弃了。我当时就想,哎,可怜的昙花啊,你怎么像我一样,孤零零的流落街头他乡啊。

我本是养花爱花之人,看到这昙花似乎还能成活,就把她小心捧回了家。

回到家,我把她平铺在地板上,看到昙花的根已受冻,怕难以恢复,就剪去了她的根,又把她的枝茎剪成几段筷子长的段,放在一边,让她解冻并让被剪的伤口收干。两日后,买来新花盆,培上透气透水的土,然后把那几支花茎插出土中,略洒一些水,再置于通风的屋角。我希望她能坚强地活下来。但我知道,这是不容易的。一般昙花插值,分枝都是在春夏之交的6月,那时,花正处于代谢最旺盛期。而现在已是寒冬,休眠状态下,加上受冻,那她能活过来吗。

整个一冬天,除了昙花的茎叶略略泛黄,看不到昙花有任何变化,我知道,她在默默地与死神拼争着。

来年春暖花开时节,我把所有的花草都已到了屋外,只把昙花仍留在屋内。我想,目前的她还难以承受室外乍暖还寒的气候。让她就在温暖的屋内多呆些日子吧。当然,我没有忘记她,忽视她。每三五天都要仔细看看,就好像是询问,可怜的昙花,你好些了吗?并轻轻的在昙花的茎叶上淋上少许水。每当爱女看到我这副怜香惜玉的样子,总会说,爸爸又在和昙花讲话啦。

天气完全转暖了,我才将这依旧难辨死生的昙花搬到户外,放在有树荫的地方,并在花盆中稍稍加了一点有机肥。到了户外,有了自然风,有了滋润的雨水,希望这株昙花能恢复元气。再下来就是慢慢等待了——

昙花的原产地在中南美洲,花期一般是6月到10月,通常在夜晚八、九点钟开花,花期3-4小时,很快就凋谢了

秋天到了,我这株昙花竟依然没有一点起色,但可以肯定,她还活着。可能,她受的伤太重了。我甚至没敢给她更换土壤。就让她静静地疗伤吧。

又一个春天来了,这株昙花与其它的花草一起被我挪到屋外。然后,施肥,培土,浇水,尽心呵护。这一年,昙花缓过来了,过完夏天,她竟然长出了几片小小的叶子。真是喜煞我了。因为我知道,这株昙花终于活下来了。

到了冬天,这株原本应该休眠的昙花,在市内突然开始抽枝猛长,令我大感意外。她前后生出7-8根枝条,进而每根枝条迸出叶芽。油绿绿的叶子不断长大。等到了春季,这昙花已经变得不敢认了,她完全已经是一株有姿有型漂亮的昙花了。看着她那些片片浓绿饱满,修长美丽的枝叶,我的心底喜滋滋的,我暗想,或许,今年她就会开花。

夏天到了,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这颗昙花已是生机勃勃,充满朝气了。到了8月份,我仍然没有看到花蕾的影子,难道今年还不是花开的时候吗?

不巧,这时公司安排我出差,3周后才能回来。那时我想,万一我走后,昙花真的开了,我会不会误了花期呢?

出差在外的日子过得挺快。一天女儿突然来电话说,那昙花出花蕾啦,有好多呢。噢,这可是个好消息,看来,昙花今年要开花了。

从这一天起,我就天天与爱女通话,了解昙花的情况,并教她如何观察,如何浇水,避阳,昙花的花蕾一天天长大。

回家的日子临近了,同时,花蕾长得也更快了。根据我女儿的描述,昙花马上就要开了。我心里有点着急了,我真是想看看昙花盛开的过程。但从女儿的描述中,我知道,花要开了,我可能赶不上花期了。

我的回程班机是”红眼”航班,也就是半夜起飞,第二天早上8:00到达。可当我在机场候机的时候,再次与女儿通话时,女儿已在电话里大呼小叫了:“爸爸,昙花已经开啦!,美极了,快回来看呐!”

我在电话的另一边沉默了。我的心里太复杂了,一方面为这株曾饱经伤楚的昙花能绽放花朵而高兴,一方面又为自己不能亲眼目睹这一时刻而略感遗憾。我知道,昙花的花期也就是3-4小时,明天早上当我回到家的时候,那些盛开的花儿怕是早已凋零。这是何等的憾事啊。

早上下了飞机,开启手机,就看到我女儿发来的短信:“爸爸,你的昙花今天早上还在开放!昙花在等你呢,快回来看吧!”

我被这短信惊住了:真的?不可能吧。玩笑?但爱女不会这样。不管真假,赶紧回家吧。下了出租车,我就直奔后院。

后院异常的寂静,没有了往日鸦雀的喧闹,只有两只松,鼠一黑一黄,端坐在围栏的支撑住上,瞪大了眼睛看着急奔而来的我。

院子里,淡淡弥漫昙花那沁人肺腑的雅香,看到了,远远地,我就看见那几朵还在静静开放昙花。

我太激动了。慢慢上前,伏下我的因为激动而微微有些颤抖的身子,蹲跪在昙花前。仔细打量着这几朵还在盛开的昙花。

昙花啊,你真是在等我吗?你真的是怒放了一整夜等着我的归来吗?我的眼前已是模糊一片。

此时的昙花还在开放着,但是已经过了怒放的劲头,洁白的花瓣已不是那么舒展和水灵,已是在渐渐的萎缩,略带鹅黄的花芯隐约显出几丝血红,我知道,这几朵昙花定是拼足了所有的精气支撑到现在。

她是为我开放,为了让我能看到她的美丽容颜,尽力延长着她短暂的花期,她是在用她高贵的花朵报答我对她的呵护。现在,谁还会说花草无情呢。------

也许,这株昙花,就是那被贬下人间的花神,他在人间继续寻找着她的爱人韦驮,今天这一骇世的绽放,是她对她那始终不渝的爱的颂歌,是对韦驮的呼唤,也是对我这爱花的凡夫俗子的一丝谢意。

阳光下,那几朵不凡的昙花最终渐渐凋零。而我一直守候在昙花前,很久很久,------。

但遗憾的是,从那时直到今天,几年过去了,这株昙花就再也没有开过花。

我知道,她在等待下一个轮回。她在等待韦驮回眸一望的那一瞬间。

我也期待,我的这株昙花能抚平伤感,再次开放。

原载:《蒙城华人报》第567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昙花一现为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