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y20 发表于 2013-10-30 12:16

我为什么嫁给了老中?(转帖文章)

我为什么嫁给了老中?(转帖文章)

现在有很多中国女孩子喜欢嫁给老外,因为老外更幽默,尊重女性,懂得浪漫。此话说得应该不错。就送花来说,我在俄国认识的一个乌克兰人为了追到自己的女友,曾经连续一年每天送花,按一年365日来算, 那么就是连续送了365天的花。那日出门前, 来接我们的司机进到我们的房间无意中知道当天就是我的生日,开车的路上,他忽然停下了车,到路边买了一束郁金香送给我。这个陌生俄国人的举动令我当时十分感动。男人们会在聚会时为所有在场的女人深情地唱起歌。似乎任何一个俄国人都可以随手拿起吉他或弹起钢琴只为你。多年前在中国,有个老美请我吃饭,做律师的他竟然可以和我讨论起诗歌来。他倾慕于我对罗伯特 弗罗斯特的p~~pFire and Icep~~p的独到见解。在去泰国的路上就发来了他的信,里面还夹了一首他亲笔为我所写的很美的诗。信中他把离开我的时间计算到每分每秒的程度。我还感动于某个早上,Fedex来敲 我的门, 是一位远在欧洲的商人送来的一大束玫瑰,一封情书和一张机票。西方男人总是会殷勤的替你开门,把椅子拿开让你落座。从不吝啬赞美你的一切。一切都做的那么体贴那么到位。彬彬有礼,含情脉脉。堪称完美情人。他们在我的心中不说高于至少与中国好男人一样是站在同一个天平上。
后来我来到了西方定居。在这里我发现了我在情感上发生的一个变化。 我曾经如此的爱吃巧克力。而好的巧克力在那时的中国都是进口的,非常昂贵。有一次爸爸托人从国外给我带了一包,看着那小小可爱的模样我都舍不得吃。 那时就想有一天我踏上西方的土地, 我要把那里的各种的巧克力吃个够。 没想到那一天到来的时候,琳琅满目触手可得的满坑满谷的巧克力却逐渐在我眼里失去了往昔的魅力。而小时候三分钱的红果、小豆冰棍开始在我心中萦绕不去。我发觉这西方男士在我眼里就如同这巧克力,虽甜蜜诱人,但不可以天天吃;而中国好男人就如同这红果小豆冰不但清凉可口,还有解暑去火的功能,更可以百吃不厌。我开始怀念红果小豆那淡淡的质朴,它们让我想起了小孩子时在知了喧嚣的树下追逐的快乐。中国好男人如果爱上了你, 会像父亲般把你像小女孩似的呵护。他永远不认为女人应该在饭桌上掏钱。即使分手,他也不会缠着你把送你的东西要回。跟你结了婚,他的一切便都归了你。你“骂”他不拘小节的同时会被他憨憨的模样逗笑。现在你发现就是喜欢他们这样的无拘无束,粗粗拉拉的劲儿,跟自己的兄长一样亲切温暖。。。。。。

他们可能不会说什么浪漫的话,可是他会在和你吃饭时,悄悄点上你最爱吃的菜,又像兄长般默默地给你夹菜。还会偷偷地看着你吃,把好吃的都留给你。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更是会挺身而出。也许我真的很幸运, 我遇到的是中国好男人。一旦来到海外,对家乡的思念让我需要找个地方着陆。而可亲的中国男人就是我空落落的情感的着陆点。中国男人即使只摘给我一朵桃花都会让我觉得很浪漫, 让我美得想到了无边的春色;小摊夜市里给我买的不值钱的小木雕也会让我把玩得很久。总之,只有中国男人才会让我这颗漂泊在外的心得到抚慰。

当我想到将来, 想到婚姻,我心中的天平最终倒向了中国男人。

我喜欢一个中国老公把我像小孩子般宠着。 不管我在外人面前是多么能干, 在家里我愿意被不擅甜言蜜语的他骂作他眼里的傻丫头,笨老婆。当然了,我会对他说, 不傻不笨能嫁给你吗?

我希望我将来的生活是个红果小豆冰棍般的生活,我是红果,他是小豆。我希望每天和我同床共枕的他梦中说出的梦话是中文,我会欢喜地看着他西里呼噜的往嘴里扒拉面条的没个样儿的样子。我希望早餐和他一起喝豆浆油条,而不是咖啡贝果。我们会一起唱着我们共同熟悉的歌,手牵手地走在异国的街道上,我唱前半句,他就能跟我接下半句。我希望我向他讲述我的故事时, 不需要有很多的注解。看中国电影时不需要我做翻译。我的一个眼神,他就能心领神会。我要和他吃着瓜子,看到插科打诨时一起笑倒到沙发上,而不是各自守着不同的电视,我看我的电视剧,他看他的美式橄榄球。我喜欢家里充满了中国话。我的英文很好,我不想在家里还继续练习。我喜欢听一个中国男人在我面前讲古论今,他的这个时候应该最迷人。我希望我们在饭桌上共同抢着一盘凤爪,一碟葱烧海参;满头大汗的在冬日里吸溜着一锅热腾腾的羊杂汤。而不是在考虑今天用什么dressing放在我们的pasta上,明天是否要烤个冷冻pizza做晚餐。我喜欢西餐厅里的美味和气氛,但我的日常生活不能少了中国菜。这一切一切的小事情让我发觉我真正的情感的归属应该还是属于一个中国男人。我希望有一天,我亲自给我们的孩子做红果小豆冰,看着她眨巴着那双杏核眼,津津有味的品尝着爸爸妈妈小时候的美味。告诉她妈妈就是因为这个嫁给了你的中国爸爸。然后才有了你。

这就是为什么我后来嫁给了一个老中,生下了一个有着杏仁眼的小苹果,过着红果小豆冰般酸酸甜甜的日子。

FUJJJ 发表于 2013-10-31 14:49

我的英文很好,我不想在家里还继续练习。

yangkang 发表于 2013-10-31 22:42

我要找我的红豆冰

Post by tracy20;3314353
我为什么嫁给了老中?(转帖文章)

现在有很多中国女孩子喜欢嫁给老外,因为老外更幽默,尊重女性,懂得浪漫。此话说得应该不错。就送花来说,我在俄国认识的一个乌克兰人为了追到自己的女友,曾经连续一年每天送花,按一年365日来算, 那么就是连续送了365天的花。那日出门前, 来接我们的司机进到我们的房间无意中知道当天就是我的生日,开车的路上,他忽然停下了车,到路边买了一束郁金香送给我。这个陌生俄国人的举动令我当时十分感动。男人们会在聚会时为所有在场的女人深情地唱起歌。似乎任何一个俄国人都可以随手拿起吉他或弹起钢琴只为你。多年前在中国,有个老美请我吃饭,做律师的他竟然可以和我讨论起诗歌来。他倾慕于我对罗伯特 弗罗斯特的p~~pFire and Icep~~p的独到见解。在去泰国的路上就发来了他的信,里面还夹了一首他亲笔为我所写的很美的诗。信中他把离开我的时间计算到每分每秒的程度。我还感动于某个早上,Fedex来敲 我的门, 是一位远在欧洲的商人送来的一大束玫瑰,一封情书和一张机票。西方男人总是会殷勤的替你开门,把椅子拿开让你落座。从不吝啬赞美你的一切。一切都做的那么体贴那么到位。彬彬有礼,含情脉脉。堪称完美情人。他们在我的心中不说高于至少与中国好男人一样是站在同一个天平上。
后来我来到了西方定居。在这里我发现了我在情感上发生的一个变化。 我曾经如此的爱吃巧克力。而好的巧克力在那时的中国都是进口的,非常昂贵。有一次爸爸托人从国外给我带了一包,看着那小小可爱的模样我都舍不得吃。 那时就想有一天我踏上西方的土地, 我要把那里的各种的巧克力吃个够。 没想到那一天到来的时候,琳琅满目触手可得的满坑满谷的巧克力却逐渐在我眼里失去了往昔的魅力。而小时候三分钱的红果、小豆冰棍开始在我心中萦绕不去。我发觉这西方男士在我眼里就如同这巧克力,虽甜蜜诱人,但不可以天天吃;而中国好男人就如同这红果小豆冰不但清凉可口,还有解暑去火的功能,更可以百吃不厌。我开始怀念红果小豆那淡淡的质朴,它们让我想起了小孩子时在知了喧嚣的树下追逐的快乐。中国好男人如果爱上了你, 会像父亲般把你像小女孩似的呵护。他永远不认为女人应该在饭桌上掏钱。即使分手,他也不会缠着你把送你的东西要回。跟你结了婚,他的一切便都归了你。你“骂”他不拘小节的同时会被他憨憨的模样逗笑。现在你发现就是喜欢他们这样的无拘无束,粗粗拉拉的劲儿,跟自己的兄长一样亲切温暖。。。。。。

他们可能不会说什么浪漫的话,可是他会在和你吃饭时,悄悄点上你最爱吃的菜,又像兄长般默默地给你夹菜。还会偷偷地看着你吃,把好吃的都留给你。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更是会挺身而出。也许我真的很幸运, 我遇到的是中国好男人。一旦来到海外,对家乡的思念让我需要找个地方着陆。而可亲的中国男人就是我空落落的情感的着陆点。中国男人即使只摘给我一朵桃花都会让我觉得很浪漫, 让我美得想到了无边的春色;小摊夜市里给我买的不值钱的小木雕也会让我把玩得很久。总之,只有中国男人才会让我这颗漂泊在外的心得到抚慰。

当我想到将来, 想到婚姻,我心中的天平最终倒向了中国男人。

我喜欢一个中国老公把我像小孩子般宠着。 不管我在外人面前是多么能干, 在家里我愿意被不擅甜言蜜语的他骂作他眼里的傻丫头,笨老婆。当然了,我会对他说, 不傻不笨能嫁给你吗?

我希望我将来的生活是个红果小豆冰棍般的生活,我是红果,他是小豆。我希望每天和我同床共枕的他梦中说出的梦话是中文,我会欢喜地看着他西里呼噜的往嘴里扒拉面条的没个样儿的样子。我希望早餐和他一起喝豆浆油条,而不是咖啡贝果。我们会一起唱着我们共同熟悉的歌,手牵手地走在异国的街道上,我唱前半句,他就能跟我接下半句。我希望我向他讲述我的故事时, 不需要有很多的注解。看中国电影时不需要我做翻译。我的一个眼神,他就能心领神会。我要和他吃着瓜子,看到插科打诨时一起笑倒到沙发上,而不是各自守着不同的电视,我看我的电视剧,他看他的美式橄榄球。我喜欢家里充满了中国话。我的英文很好,我不想在家里还继续练习。我喜欢听一个中国男人在我面前讲古论今,他的这个时候应该最迷人。我希望我们在饭桌上共同抢着一盘凤爪,一碟葱烧海参;满头大汗的在冬日里吸溜着一锅热腾腾的羊杂汤。而不是在考虑今天用什么dressing放在我们的pasta上,明天是否要烤个冷冻pizza做晚餐。我喜欢西餐厅里的美味和气氛,但我的日常生活不能少了中国菜。这一切一切的小事情让我发觉我真正的情感的归属应该还是属于一个中国男人。我希望有一天,我亲自给我们的孩子做红果小豆冰,看着她眨巴着那双杏核眼,津津有味的品尝着爸爸妈妈小时候的美味。告诉她妈妈就是因为这个嫁给了你的中国爸爸。然后才有了你。

这就是为什么我后来嫁给了一个老中,生下了一个有着杏仁眼的小苹果,过着红果小豆冰般酸酸甜甜的日子。

文章写的很好 我有同样的感受 而且越来越深刻 越来越有韵味

FUJJJ 发表于 2013-11-1 10:33

万圣节,莹婉和她嫁的洋老公


艺萌      2013-10-31 21:58:13


万圣节的晚上,送小女去她小朋友家trick or treating的路上,一群群穿着各色万圣节服饰的小孩在街上开开心心地走着, 我尽量减慢车速, 招手让孩子们先过马路。 孩子们向我招招手表示感谢,这让我心情非常愉快。 多礼貌的孩子们啊。什么样的国度,就会产生什么样的人民,也一定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孩子。印象最深的是我刚来美国不久,走在街上,一个踉跄。 旁边两个也就七八岁样子的小孩就连忙过来,关切地问我: Are you ok?我刚从国内来, 哪见过这个呀?太让我感动了。 在一个南加州罕见大雨滂沱的夜里,在其他的车纷纷涌出停车场后,四下变得一片漆黑,雨疯狂地敲打着四周和我的车窗,正在我准备摸索着上路时, 不远处一个美国男人打开大灯照在我前方的路上,我借着亮四处看看, 这里只剩我们两辆车了。我心里开始打鼓。却听到这个美国男人开了车窗大声地跟我说, 你先走, 我给你照亮。这里黑, 你要小心,我会等你走后最后再走。美国真好,美国男人真好。我绝对相信很多中国女孩嫁给老外真是觉得他们好,而不仅仅是为了绿卡。一个对女人礼让有加,深情款款的谦谦君子,对我来说,假如他再能跟我说说水浒,侃侃红楼,连夜里的梦话说的都是中国话,我不选择他那是我智障。每个女人对婚姻的要求不一样。 我要的是一种难以表述的情怀, 是一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东西。这些都需要一种文化上的支持才行。

其他人对此感到无所谓那就没关系,就像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曾在电视上看到两个异国恋人去登记,女孩是中国人, 男的是个黑人。他们真的看得出很相爱。可两个人完全无法用语言交流。 女孩一句外文不会, 男人一句中文不会。 婚姻登记处的人员好奇地问他们如何沟通。 只见他们彼此相拥着,男的深情着看着女孩用英文说:我们用眼神。 哇塞,我无语了。

现在要说的女孩莹婉是个广东妹子,她嫁的老美准确来说是个来美国工作的加拿大人,因为老公同事的太太跟他认识, 所以通过聚会我就认识了莹婉。莹婉怎么来的美国我没问,但是来美后一直在一家日本餐馆打工做服务生,他老公因为常来餐馆吃饭,我猜因为莹婉的笑容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来二去,他留下了名片。

莹婉非常好客,常常邀请中国人到家里来,每次来,他老公从不掺和。莹婉此时笑得比谁都开心。他们家有两台电视,大电视放在客厅,客厅布满音响,和满橱柜的DVD电影。 能看得出男主人的喜好。基本上都是动作片,其中我看到有李小龙和成龙的,还有一些他们两口子私密看的A片,像个家庭影院。隔壁的小家庭间连着厨房,里面也有个电视,是个小的。莹婉告诉我是她专有的,用作她看中文电视。莹婉是地道的中国女孩,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地道的嘴唇厚厚的广东女孩。莹婉是一定要吃中国菜的而且基本为广东菜,而老公是个非典型的老美,完全不能享用中国菜,尤其是奇奇怪怪的广东菜,我觉得他连老美爱吃的甜酸鸡,芥蓝牛他也不碰。这两口子怎么吃饭啊? 我纳闷了。莹婉告诉我她做她的,他吃他的。莹婉也不用操心,因为实在简单,每天沙拉和意大利粉,变化在于整整一排的不同的意粉酱料。沙拉更省事,买回包装好的沙拉,浇上不同的dressing,齐活,而且他老公自己就能搞定。看到这里你们肯定想整天这么吃,不光乏味,营养也不全面啊。不,你们多虑了。 人家老公精力充沛, 可以一直耗到半夜一点才睡, 然后一早五六点就起,完全不知疲倦。天天如此。他对你做的菜完全不碰吗?不碰,他对莹婉做的菜永远“敬”而远之,甚至莹婉独自享用晚餐时,老公还要掩鼻而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广东人家的菜看着或者闻着吓人,还是他这老公完全不能接受东方的美味?除了sushi,我推测,因为他们就是在日本餐馆认识的。

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吃,如果连吃都不能与爱人共同分享对我来说简直无法接受。另外莹婉跟老公的语言交流我觉得也成问题。莹婉的英文讲的磕磕巴巴,连不成句,有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说着说着自己都会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跟我交流的普通话我不提也罢。我在她家看到了双簧管知道她老公喜欢吹双簧管,一个做IT的还挺有情趣的。反观莹婉我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另外,跟莹婉的英文可以并驾齐驱的是她的车技。不是蹭了,刮了,就是车轮爆胎,今天闯红灯,明天超速行驶,老公天天除了上班,我看光忙着帮她修车,付罚款了。但她老公我看挺乐呵的,没听说他跟她急。这样的日子莹婉感到挺知足。

莹婉怀孕了,不久我也怀孕了。我们俩个变得密切起来。经常结伴去给未来的宝贝买东西。通过她我知道广东人的规矩挺多。怀孕时这个不能碰,那个要小心。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都有特别讲究。 我身边没老人, 只会照搬书本,广东人的这些事情听着很稀奇。 她去买了一个大瓦罐,还有广东甜醋准备生下孩子自己做猪脚姜吃。她比我早两三个月生。 孩子生下来, 我们大家都去看,我带去一锅我做的红米红豆红枣粥。到了她家,桌上摆放着一大盆鲜花,她老公送的。我看了很羡慕,我家老公估计不懂这个。她很高兴的抱着宝宝。我看到了厨房料理台上的那个瓦罐,里面满满的猪脚姜好像还有蛋。他老公同我们招呼后, 便匆匆过目了一下我们带来的一桌吃的,那表情仿佛这些是一堆怪力乱神做出来的,心里肯定拜托各位千万不要把他老婆毒死。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我的,最后他掩着鼻从姜醋猪脚边走开上楼了。 莹婉的父母不知为何没有办法来帮她。 老公更是别指望了,我相信他从没听说过什么做月子。而莹婉又因为有限的语言更无从让他了解连我们北方人都不太明白的广东习俗。但莹婉实在是厉害。她自己做月子, 换句话说, 她不但一人带孩子兼亲自哺乳,还自己给自己做月子餐,从早忙到晚。居然没有被累垮。孩子养的胖胖的,我们一夸他们的白胖小子,她老公就很高兴的说:是我老婆的奶好。我把她佩服得真是五体投地。我简直无法想象换做我会是什么样。 但莹婉就是这么过来了。

莹婉的婆家很高兴的从加拿大来看有了宝宝的他们。 然后一大家子去美国东部玩。 回来后莹婉告诉我,跟他们这家人时间久了,苦闷的很又无从发泄,只有对着老公发脾气。 婆婆看着也没办法。 我也不清楚她为何这样,她也没讲清。只知道一件事。 他们出门在外总要吃饭,可是他们从来都去西餐,这可苦了莹婉。莹婉死撑活撑,最后终于受不了了,有一天,她决定去吃中餐。后来每到吃饭时间他们就兵分两路,她去中餐馆, 老公和家人去西餐馆。

后来他们一家搬去了魁北克。因为老公在那里找到了工作。走之前,她挺高兴地跟我说他们这一走还把她的一场车祸官司给躲了。最初我有时还会跟她通话。得知她心情不太好。她告诉我说, 她的英文还没学好, 现在还必须要学法语了。她在那里孤独得快得忧郁症了。我十分同情她,换做我, 我没准会疯掉。还是佩服她当初的勇气。从坐月子那件事我就知道莹婉非常能干。 她对待这样的婚姻状态心态一向很好,这就够了, 她一定能扛过来的。 我后来忙于孩子, 又辗转搬回东部, 就跟她渐渐断了音讯。

不知道加拿大是不是也有万圣节,此时莹婉是不是也带着孩子出去trick or treating了?。。。。。。

FUJJJ 发表于 2013-11-1 10:35


看起来大些。

万圣节,莹婉和她嫁的洋老公
艺萌2013-10-31 21:58:13
万圣节的晚上,送小女去她小朋友家trick or treating的路上,一群群穿着各色万圣节服饰的小孩在街上开开心心地走着,我尽量减慢车速,招手让孩子们先过马路。孩子们向我招招手表示感谢,这让我心情非常愉快。多礼貌的孩子们啊。什么样的国度,就会产生什么样的人民,也一定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孩子。印象最深的是我刚来美国不久,走在街上,一个踉跄。旁边两个也就七八岁样子的小孩就连忙过来,关切地问我: Are you ok? 我刚从国内来,哪见过这个呀?太让我感动了。在一个南加州罕见大雨滂沱的夜里,在其他的车纷纷涌出停车场后,四下变得一片漆黑,雨疯狂地敲打着四周和我的车窗,正在我准备摸索着上路时,不远处一个美国男人打开大灯照在我前方的路上,我借着亮四处看看,这里只剩我们两辆车了。我心里开始打鼓。却听到这个美国男人开了车窗大声地跟我说,你先走,我给你照亮。这里黑,你要小心,我会等你走后最后再走。美国真好,美国男人真好。我绝对相信很多中国女孩嫁给老外真是觉得他们好,而不仅仅是为了绿卡。一个对女人礼让有加,深情款款的谦谦君子,对我来说,假如他再能跟我说说水浒,侃侃红楼,连夜里的梦话说的都是中国话,我不选择他那是我智障。每个女人对婚姻的要求不一样。我要的是一种难以表述的情怀,是一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东西。这些都需要一种文化上的支持才行。

其他人对此感到无所谓那就没关系,就像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曾在电视上看到两个异国恋人去登记,女孩是中国人,男的是个黑人。他们真的看得出很相爱。可两个人完全无法用语言交流。女孩一句外文不会,男人一句中文不会。婚姻登记处的人员好奇地问他们如何沟通。只见他们彼此相拥着,男的深情着看着女孩用英文说:我们用眼神。哇塞,我无语了。

现在要说的女孩莹婉是个广东妹子,她嫁的老美准确来说是个来美国工作的加拿大人,因为老公同事的太太跟他认识,所以通过聚会我就认识了莹婉。莹婉怎么来的美国我没问,但是来美后一直在一家日本餐馆打工做服务生,他老公因为常来餐馆吃饭,我猜因为莹婉的笑容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来二去,他留下了名片。

莹婉非常好客,常常邀请中国人到家里来,每次来,他老公从不掺和。莹婉此时笑得比谁都开心。他们家有两台电视,大电视放在客厅,客厅布满音响,和满橱柜的DVD电影。能看得出男主人的喜好。基本上都是动作片,其中我看到有李小龙和成龙的,还有一些他们两口子私密看的A片,像个家庭影院。隔壁的小家庭间连着厨房,里面也有个电视,是个小的。莹婉告诉我是她专有的,用作她看中文电视。莹婉是地道的中国女孩,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地道的嘴唇厚厚的广东女孩。莹婉是一定要吃中国菜的而且基本为广东菜,而老公是个非典型的老美,完全不能享用中国菜,尤其是奇奇怪怪的广东菜,我觉得他连老美爱吃的甜酸鸡,芥蓝牛他也不碰。这两口子怎么吃饭啊?我纳闷了。莹婉告诉我她做她的,他吃他的。莹婉也不用操心,因为实在简单,每天沙拉和意大利粉,变化在于整整一排的不同的意粉酱料。沙拉更省事,买回包装好的沙拉,浇上不同的dressing,齐活,而且他老公自己就能搞定。看到这里你们肯定想整天这么吃,不光乏味,营养也不全面啊。不,你们多虑了。人家老公精力充沛,可以一直耗到半夜一点才睡,然后一早五六点就起,完全不知疲倦。天天如此。他对你做的菜完全不碰吗?不碰,他对莹婉做的菜永远“敬”而远之,甚至莹婉独自享用晚餐时,老公还要掩鼻而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广东人家的菜看着或者闻着吓人,还是他这老公完全不能接受东方的美味?除了sushi,我推测,因为他们就是在日本餐馆认识的。

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吃,如果连吃都不能与爱人共同分享对我来说简直无法接受。另外莹婉跟老公的语言交流我觉得也成问题。莹婉的英文讲的磕磕巴巴,连不成句,有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说着说着自己都会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跟我交流的普通话我不提也罢。我在她家看到了双簧管知道她老公喜欢吹双簧管,一个做IT的还挺有情趣的。反观莹婉我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另外,跟莹婉的英文可以并驾齐驱的是她的车技。不是蹭了,刮了,就是车轮爆胎,今天闯红灯,明天超速行驶,老公天天除了上班,我看光忙着帮她修车,付罚款了。但她老公我看挺乐呵的,没听说他跟她急。这样的日子莹婉感到挺知足。

莹婉怀孕了,不久我也怀孕了。我们俩个变得密切起来。经常结伴去给未来的宝贝买东西。通过她我知道广东人的规矩挺多。怀孕时这个不能碰,那个要小心。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都有特别讲究。我身边没老人,只会照搬书本,广东人的这些事情听着很稀奇。她去买了一个大瓦罐,还有广东甜醋准备生下孩子自己做猪脚姜吃。她比我早两三个月生。孩子生下来,我们大家都去看,我带去一锅我做的红米红豆红枣粥。到了她家,桌上摆放着一大盆鲜花,她老公送的。我看了很羡慕,我家老公估计不懂这个。她很高兴的抱着宝宝。我看到了厨房料理台上的那个瓦罐,里面满满的猪脚姜好像还有蛋。他老公同我们招呼后,便匆匆过目了一下我们带来的一桌吃的,那表情仿佛这些是一堆怪力乱神做出来的,心里肯定拜托各位千万不要把他老婆毒死。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我的,最后他掩着鼻从姜醋猪脚边走开上楼了。莹婉的父母不知为何没有办法来帮她。老公更是别指望了,我相信他从没听说过什么做月子。而莹婉又因为有限的语言更无从让他了解连我们北方人都不太明白的广东习俗。但莹婉实在是厉害。她自己做月子,换句话说,她不但一人带孩子兼亲自哺乳,还自己给自己做月子餐,从早忙到晚。居然没有被累垮。孩子养的胖胖的,我们一夸他们的白胖小子,她老公就很高兴的说:是我老婆的奶好。我把她佩服得真是五体投地。我简直无法想象换做我会是什么样。但莹婉就是这么过来了。

莹婉的婆家很高兴的从加拿大来看有了宝宝的他们。然后一大家子去美国东部玩。回来后莹婉告诉我,跟他们这家人时间久了,苦闷的很又无从发泄,只有对着老公发脾气。婆婆看着也没办法。我也不清楚她为何这样,她也没讲清。只知道一件事。他们出门在外总要吃饭,可是他们从来都去西餐,这可苦了莹婉。莹婉死撑活撑,最后终于受不了了,有一天,她决定去吃中餐。后来每到吃饭时间他们就兵分两路,她去中餐馆,老公和家人去西餐馆。

后来他们一家搬去了魁北克。因为老公在那里找到了工作。走之前,她挺高兴地跟我说他们这一走还把她的一场车祸官司给躲了。最初我有时还会跟她通话。得知她心情不太好。她告诉我说,她的英文还没学好,现在还必须要学法语了。她在那里孤独得快得忧郁症了。我十分同情她,换做我,我没准会疯掉。还是佩服她当初的勇气。从坐月子那件事我就知道莹婉非常能干。她对待这样的婚姻状态心态一向很好,这就够了,她一定能扛过来的。我后来忙于孩子,又辗转搬回东部,就跟她渐渐断了音讯。

不知道加拿大是不是也有万圣节,此时莹婉是不是也带着孩子出去trick or treating了?。。。。。。

愤怒的蒙城人 发表于 2014-5-24 14:44

rong 发表于 2014-7-11 08:14

很好。

嫁中国人好?




看起来大些。

万圣节,莹婉和她嫁的洋老公
艺萌2013-10-31 21:58:13
万圣节的晚上,送小女去她小朋友家trick or treating的路上,一群群穿着各色万圣节服饰的小孩在街上开开心心地走着,我尽量减慢车速,招手让孩子们先过马路。孩子们向我招招手表示感谢,这让我心情非常愉快。多礼貌的孩子们啊。什么样的国度,就会产生什么样的人民,也一定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孩子。印象最深的是我刚来美国不久,走在街上,一个踉跄。旁边两个也就七八岁样子的小孩就连忙过来,关切地问我: Are you ok? 我刚从国内来,哪见过这个呀?太让我感动了。在一个南加州罕见大雨滂沱的夜里,在其他的车纷纷涌出停车场后,四下变得一片漆黑,雨疯狂地敲打着四周和我的车窗,正在我准备摸索着上路时,不远处一个美国男人打开大灯照在我前方的路上,我借着亮四处看看,这里只剩我们两辆车了。我心里开始打鼓。却听到这个美国男人开了车窗大声地跟我说,你先走,我给你照亮。这里黑,你要小心,我会等你走后最后再走。美国真好,美国男人真好。我绝对相信很多中国女孩嫁给老外真是觉得他们好,而不仅仅是为了绿卡。一个对女人礼让有加,深情款款的谦谦君子,对我来说,假如他再能跟我说说水浒,侃侃红楼,连夜里的梦话说的都是中国话,我不选择他那是我智障。每个女人对婚姻的要求不一样。我要的是一种难以表述的情怀,是一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东西。这些都需要一种文化上的支持才行。

其他人对此感到无所谓那就没关系,就像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曾在电视上看到两个异国恋人去登记,女孩是中国人,男的是个黑人。他们真的看得出很相爱。可两个人完全无法用语言交流。女孩一句外文不会,男人一句中文不会。婚姻登记处的人员好奇地问他们如何沟通。只见他们彼此相拥着,男的深情着看着女孩用英文说:我们用眼神。哇塞,我无语了。

现在要说的女孩莹婉是个广东妹子,她嫁的老美准确来说是个来美国工作的加拿大人,因为老公同事的太太跟他认识,所以通过聚会我就认识了莹婉。莹婉怎么来的美国我没问,但是来美后一直在一家日本餐馆打工做服务生,他老公因为常来餐馆吃饭,我猜因为莹婉的笑容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来二去,他留下了名片。

莹婉非常好客,常常邀请中国人到家里来,每次来,他老公从不掺和。莹婉此时笑得比谁都开心。他们家有两台电视,大电视放在客厅,客厅布满音响,和满橱柜的DVD电影。能看得出男主人的喜好。基本上都是动作片,其中我看到有李小龙和成龙的,还有一些他们两口子私密看的A片,像个家庭影院。隔壁的小家庭间连着厨房,里面也有个电视,是个小的。莹婉告诉我是她专有的,用作她看中文电视。莹婉是地道的中国女孩,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地道的嘴唇厚厚的广东女孩。莹婉是一定要吃中国菜的而且基本为广东菜,而老公是个非典型的老美,完全不能享用中国菜,尤其是奇奇怪怪的广东菜,我觉得他连老美爱吃的甜酸鸡,芥蓝牛他也不碰。这两口子怎么吃饭啊?我纳闷了。莹婉告诉我她做她的,他吃他的。莹婉也不用操心,因为实在简单,每天沙拉和意大利粉,变化在于整整一排的不同的意粉酱料。沙拉更省事,买回包装好的沙拉,浇上不同的dressing,齐活,而且他老公自己就能搞定。看到这里你们肯定想整天这么吃,不光乏味,营养也不全面啊。不,你们多虑了。人家老公精力充沛,可以一直耗到半夜一点才睡,然后一早五六点就起,完全不知疲倦。天天如此。他对你做的菜完全不碰吗?不碰,他对莹婉做的菜永远“敬”而远之,甚至莹婉独自享用晚餐时,老公还要掩鼻而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广东人家的菜看着或者闻着吓人,还是他这老公完全不能接受东方的美味?除了sushi,我推测,因为他们就是在日本餐馆认识的。

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吃,如果连吃都不能与爱人共同分享对我来说简直无法接受。另外莹婉跟老公的语言交流我觉得也成问题。莹婉的英文讲的磕磕巴巴,连不成句,有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说着说着自己都会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跟我交流的普通话我不提也罢。我在她家看到了双簧管知道她老公喜欢吹双簧管,一个做IT的还挺有情趣的。反观莹婉我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另外,跟莹婉的英文可以并驾齐驱的是她的车技。不是蹭了,刮了,就是车轮爆胎,今天闯红灯,明天超速行驶,老公天天除了上班,我看光忙着帮她修车,付罚款了。但她老公我看挺乐呵的,没听说他跟她急。这样的日子莹婉感到挺知足。

莹婉怀孕了,不久我也怀孕了。我们俩个变得密切起来。经常结伴去给未来的宝贝买东西。通过她我知道广东人的规矩挺多。怀孕时这个不能碰,那个要小心。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都有特别讲究。我身边没老人,只会照搬书本,广东人的这些事情听着很稀奇。她去买了一个大瓦罐,还有广东甜醋准备生下孩子自己做猪脚姜吃。她比我早两三个月生。孩子生下来,我们大家都去看,我带去一锅我做的红米红豆红枣粥。到了她家,桌上摆放着一大盆鲜花,她老公送的。我看了很羡慕,我家老公估计不懂这个。她很高兴的抱着宝宝。我看到了厨房料理台上的那个瓦罐,里面满满的猪脚姜好像还有蛋。他老公同我们招呼后,便匆匆过目了一下我们带来的一桌吃的,那表情仿佛这些是一堆怪力乱神做出来的,心里肯定拜托各位千万不要把他老婆毒死。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我的,最后他掩着鼻从姜醋猪脚边走开上楼了。莹婉的父母不知为何没有办法来帮她。老公更是别指望了,我相信他从没听说过什么做月子。而莹婉又因为有限的语言更无从让他了解连我们北方人都不太明白的广东习俗。但莹婉实在是厉害。她自己做月子,换句话说,她不但一人带孩子兼亲自哺乳,还自己给自己做月子餐,从早忙到晚。居然没有被累垮。孩子养的胖胖的,我们一夸他们的白胖小子,她老公就很高兴的说:是我老婆的奶好。我把她佩服得真是五体投地。我简直无法想象换做我会是什么样。但莹婉就是这么过来了。

莹婉的婆家很高兴的从加拿大来看有了宝宝的他们。然后一大家子去美国东部玩。回来后莹婉告诉我,跟他们这家人时间久了,苦闷的很又无从发泄,只有对着老公发脾气。婆婆看着也没办法。我也不清楚她为何这样,她也没讲清。只知道一件事。他们出门在外总要吃饭,可是他们从来都去西餐,这可苦了莹婉。莹婉死撑活撑,最后终于受不了了,有一天,她决定去吃中餐。后来每到吃饭时间他们就兵分两路,她去中餐馆,老公和家人去西餐馆。

后来他们一家搬去了魁北克。因为老公在那里找到了工作。走之前,她挺高兴地跟我说他们这一走还把她的一场车祸官司给躲了。最初我有时还会跟她通话。得知她心情不太好。她告诉我说,她的英文还没学好,现在还必须要学法语了。她在那里孤独得快得忧郁症了。我十分同情她,换做我,我没准会疯掉。还是佩服她当初的勇气。从坐月子那件事我就知道莹婉非常能干。她对待这样的婚姻状态心态一向很好,这就够了,她一定能扛过来的。我后来忙于孩子,又辗转搬回东部,就跟她渐渐断了音讯。

不知道加拿大是不是也有万圣节,此时莹婉是不是也带着孩子出去trick or treating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我为什么嫁给了老中?(转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