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media 发表于 2013-10-22 23:09

爱在这里

爱在这里
作者:张廷华


老伴扶一个老太太起身,她猛用力,扭伤了腰。

老婆子疼痛难忍,被送急诊。医生拍片,诊断为肌腱拉伤错位。老伴说,剧烈的疼痛像抽筋一样,撕心裂肺。医生开了药,让妻子回家平卧休息,说慢慢能恢复。

妻子回家躺床不会翻身,成了瘫痪人。我只得放弃想干的一切照顾病人。端屎端尿、卖菜做饭,洗碗刷锅,打扫卫生,忙得不亦乐乎。

老婆子是不幸的,但她说心里是甜的,因为她帮助别人是在做好事。妻子说:“老外们都很乐于助人,他们经常帮助我,我也应该回报社会。”其实,我内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妻子在长达两个多月的养伤中,得到的是左邻右舍的关心和乡亲朋友们的爱护。老伴躺倒的第二天,郎大姐母女一大早就远道赶来。大姐的姑娘是一位治疗伤痛的医生,进门就给我老伴治伤,还带来药膏,分文不取。傍晚,朋友桂兰夫妇来家看望我老伴,她给我们送来了馒头、干面条、冻饺子。桂兰是我查经班的朋友,她替病人祷告,祈求神爱世人保佑平安。张书同夫妻俩是我老乡,他们经常专门给我们蒸馒头,还托人给我们带来花卷和包子,而且是每周送来一次。我是一个不善厨技的人,有了这些成品半成品食物,我做饭是方便了多了。

“爱”是什么?爱是实实在在的救助与付出。爱是对人和事物的深厚感情。爱是生命的精华。爱是最能打动人心的力量。《辞海》的这些话是对“爱”的释义与褒奖。老伴生病所感受到的人间关爱,是对“爱”最好的诠释。

一位大姐在国内是中医,她冒雨从岛外辗转过来给我老伴拔火罐治疗腰伤。楼上的陆大姐定时来我家给病人做艾灸,楼下的王大姐有过扭伤腰的经历,她老人家80多岁了,几乎天天来陪我老伴说话,讲述她养护腰伤的经验,给了我老伴很大的精神上的安慰。

左右邻舍的外国人,也纷纷来我家看望。有位白人老太太给我老伴送来了一个walker(推拐)。天气炎热,还有个老外给我们送来了一台电扇……一句话,芳邻和朋友们的关怀让我和妻子感受到了加拿大社会的温暖。老伴感动得难以言表,她激动地说了一句话:“加拿大,真OK啊!”

时至今日,我老伴已经两个多月了。她慢慢地会坐起来,会下床了,会走路了。老伴行走虽然还扶着“推拐”,但她毕竟是能行动了。

《辞海》里还有一句话:爱的理由是没有理由。这句话我想了又想,我很有感触。帮助人我得到的从来都是赞扬与感谢,没有人问我要过什么“理由”。我和老伴都在想,我们不能只是一个“爱”的接受者,也应该是一个“爱”的付出者。中国有句古话,杯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广播仁爱。我应该以自己的行动去关爱他人。

老伴的经历让我想到国内的一些情况:老人跌倒无人敢上前救助。小悦悦被汽车撞了,路过的十几个人都视而不见,以致小姑娘死去了;还有被救助者为了索要赔偿,竟丧失良心对施救者反咬一口。这种种行为都应该鞭挞,因为它是仁爱社会的腐蚀剂。上次我回国,一位朋友说:“回国你不要做坏事,但你也不要做好事,免遭麻烦。”这话让我心寒。我知道,朋友是为我好,因为他弟弟在国内做好事未得好报,反倒是赔了钱。这种现象,说明了一些人心的冷漠、良心的缺失,甚至是道德的沦丧。

来加拿大前,我对西方社会的认识是我从课堂上听来的。“资本主义是万恶之源”,“西方社会是尔虞我诈”,“是残酷的阶级剥削和压迫”等。所以,刚来加拿大时,我是带着批判的眼光在审视着这个国家。耳听是虚,眼见为实。一天又一天,一个人又一个人,一件事又一件事,从大量的现实中,我看到了一个真实的加拿大社会。加拿大自然环境好,青山绿水。加拿大社会环境好,国泰民安。老外们很友好,都乐于助人。

爱在这里,我怎么能不爱我生活的这个地方呢?

摘自:《蒙城华人报》第560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