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media 发表于 2013-10-17 17:46

一根球杆,十年轮回 

一根球杆,十年轮回  
作者:绯雨若儿

大约十几年前,我还没有出欢迎班,我还住在这个城市比较落魄的区域,我的生活也处于在艰苦的环境当中。可是,我有一位望子成龙的父亲,为了让我快速的学好语言,为了培养我在体育方面的特长,他把我送到了冰球培训班。对于当时的技术移民家庭来说,冰球这项运动是非常昂贵的,它的培训费,路上的汽油费,时间的消耗,以及防护具的价格都是一个让人难以取舍的选择。

还记得当年,爸爸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了社区冰球队的报名广告,他便跟我提起了他想让我去参加的想法。我当然非常高兴,因为这是一次可以直接让我在才艺起跑线上就超越其他同龄人的唯一机会。随后,我跟爸爸妈妈商量起来了日后打冰球的费用,最终爸爸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案,那就是就算他跟妈妈省吃俭用,也会让我无忧无虑的去参加。

报名的那一天,由于我还不太会讲法语,我就跟在爸爸的后面看着他交报名费,以及办齐所有的报名手续。随后,我们就去了一家附近街上的体育用品店,我们拿着我们提前看好的打折广告,找到店员,便试穿起了那一件一件像盔甲似的防护用具。之后,随着爸爸付账的那一刻,我人生中的冰球生涯也就正式开始了。

打冰球的第一天,由于家里没有车,爸爸便背着很沉的冰球包,我拿着球杆,两个人快快乐乐的走向了冰场。到达冰场后,由于我们对这项运动不是很了解,爸爸只能边看着旁边的老外边给我穿防护具。看着爸爸种种对于我的关心,我幼小的心里只盼望某一天我可以真正的在冰上飞翔,让爸爸感到因为有我而骄傲。

刚开始的几次训练都是分类老手和新手,我这个菜鸟当然就被分到了菜鸟队。第一年的赛季,我没有进一个球,因为自己的水平太差。不过可喜可贺的事情就是我学会了滑冰上的技术和冰球规则。还有就是社区冰球组织非常棒,由于这个区的家庭平均收入较低,所以每场冰球比赛都有免费的校车接送,像属于我这种没有车的家庭就得到了非常方便的服务。参加冰球也让我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到了外国人的社会,我跟着不一样肤色的同龄小孩在魁北克省的各个小镇打球和旅游。当球队经费不足的时候,我还跟着队友一起在大街上用着喊叫的方试向路人讨募捐。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当年的童真,与同龄外国人在一起玩使我的口言突飞猛进,以及还让我看到了外国人对于做事的直接。

接下来的几年,我搬家到了蒙特利尔另外的区域,新区的冰场没有校车服务,所以就要自己背着冰球包拿着杆去打球。刚开始,爸爸会陪我走到离家大约四十五分钟路程的冰场。每当我比赛完回到家,我都会看到爸爸的肩上有着被沉重的冰球包勒下的痕迹。那时,我发誓,有一天,我一定要给家里买车,自己开车带着爸爸妈妈去看我的每一场赛。不久,爸爸离开了蒙特利尔,我就只有自己背着沉重的包,拿着杆,当起了万立独行侠,去打每一场比赛和每一次的练习。

直到我考上了私立中学,而家里也实在没有继续支持我打冰球的经济条件,我停止了这项运动。由于我的中学CND属于体育学校,所以在中学五年的体育课中都有冰球课程。在学校的体育课中,我更加感受到了冰球的重要性,因为在注重体育的学校,我的冰球技术证明了我不是一个东亚病夫,我拥有和老外竞技的本领,我不但要在学习方面超过他们,我也不会让自己在身体素质方面落后于他们。

慢慢地,家里经济条件好转,我曾多次有机会回到上海。每次,我都会在南京路新世界六楼的冰场滑冰。在这个上海最繁华地带, 我用一流的滑冰技术嬴得了所用人羡慕的眼神,一种骄傲心理会让我感觉到好似我已登上了山峰之巅。也许我从小的家庭背景不及上海市中心的繁华,可是在父母一直以来对我黄金打造的教育成份上,无论知识还是体魄我远远超过了此时此地的所有同龄人。

今天,我在蒙大继续了我的冰球生涯,这项体育运动缓解了每天在图书馆学习的枯燥。当每个周四我在蒙大冰场中再次拿起球杆,仿佛有种是十年轮回的感觉,可是今天已不再是像小时候拿起球杆就给父母增添经济负担,而是开启了我对于未来不是梦的期盼。

摘自:《蒙城华人报》第555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一根球杆,十年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