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名 发表于 2011-12-5 11:13

我被一张比疯狗还厉害的嘴咬着不放

我被一张比疯狗还厉害的嘴咬着不放
哲人说:根本不必回头去看咒骂你的人是谁?如果有一条疯狗咬你一口,难道你也要趴下去反咬他一口吗?
可是被一张比疯狗还厉害的嘴持续咬着,我该如何是好?这嘴咬着不放不说,待伤口已然麻木,便要嚼咀几下,让已然止血的伤口继续流血。
我真有点相信报应了,因为按照佛经的记载,我在儿时做过网捕生雏的事,我而今得骨肉分离的报应。但佛教解释说,我持续陷在这种状态,是因为业障。这个业障倒让我不太相信佛教了,佛菩萨也都不来救苦救难了。郁闷是唯一反复使用最多的词了。这个词汇以阿Q情节缓慢施放着麻醉剂,让我得以昏睡,不然,醒着时候,痛是何以堪。
这张持续咬着的疯狗的嘴咬着我已经要进入了第六个年头了。
2006年,我大肚子的妻子因为抗议我给父亲寄钱,挺着大肚子离家出走。导致了人称魔鬼的儿童保护组织介入。妻子因为在我地劝说下回家,儿童保护组织便将我控告为成了家庭暴力者,而带走我的孩子,当时二子一个月大,就一直被绑在吃饭的高椅上,吃喝拉撒全在高椅上。直到八个月大回家那天,我看到包括我的孩子在内的几个孩子都被绑高椅上睡觉。长期绑在高椅上,双腿吊着,致使下肢肿得发黑,又因为高椅是左侧靠着墙,前面是另一个高椅的背,左侧是单调的白墙,孩子的头本能地总朝右边看,长期如此,右脑后侧全部陷进,从左后脑勺到右前额整个右后半脑壳变成了扁平,八个月大回家时,两耳还流着胧,因为没有生长,还穿着一个月大的衣服。看着孩子右侧扁平的,几乎不能转动的头,我感觉是因为孩子活不了多久了,社工才将孩子还给我们的。我的大儿子出生时体格健壮,六个月都可站立,九个月就可以走路了,这一切没有人会相信的,我有照片和录像为证。但苦命的大儿子因此继续留在领养家庭,但在一年后回家时,我的大儿子在一年里身高是停止了生长的,到医院检查时体重减轻了3斤多。我就此事问社工为何如此,回答,因为孩子的记录是在记录里测量的,可后者的测量是在CLSC里,两个地方的设备不同,所以有误差,一个24斤的孩子这个误差有3斤多。
我在网上查到了如果带头盔,孩子在十八个月之前,还是有机会恢复的。我为孩子买了头盔,希望让孩子的头变圆,但几个月后,儿子的头有点变化了,我却被禁止给孩子带头盔,说这样会把孩子勒死。郁闷。而我看到同样另外被带走的孩子却可以带着头盔,我问儿童社工,但社工解释说,每个孩子不一样,我们只需要管好我们自己的孩子,不可以与别人的孩子比较。这个法律的条款就是社工的嘴里的话,并且每换一个社工的,又加进新的条款,三个臭皮匠都赛过诸葛亮,何况这些不停换着的社工。几年里,我莫须有的罪状已经可以出专辑了。
我寻求不到帮助。什么人权,自由的国家,在加拿大真的是狗屁,蒙城的华人服务中心都回避我们的家庭。本来打算入籍,但现在还真不太想了,但就这样回国也回不成,曾经看到有位母亲试着将自己的孩子偷回国,结果被皇家骑警通缉的报道,我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不知上过多少次庭了,在法庭上,法官一直根本不让我说话,根本不给我机会为自己辩护。在这个小孩子过家家般的法庭上,法官说我们这个游戏游戏规则不是我们这样玩的,翻译当时是这么翻译的。然而这个游戏的规则一直被恶意的儿童社工们掌控着,变化着。因为经济利益的关系,这个下组织不会轻易离开我们的家庭。
从法律上讲,在未定罪之前,即使犯了罪的人也应该是无罪的,更何况我是真的无辜的。因为我只是说过希望能找人权组织或政府议员的帮助的话,社工们就不停地玩出花样,整我们这个家庭。没有上庭,我已然被当作罪犯对待,所有未定论的判罚已然实施,而莫须有的罪状已经成了事实。我没有任何为自己辩护的权力,法官也不给我机会,感觉这个系统里,包括法官,安排的律师都是站在社工一方的,有一次,社工讲话矛盾,我指出了,法官微笑安慰着社工重新讲,并指责我不经同意不许讲话,我想录音,录音笔也被没收。我不是本地人,本地人因为当庭骂法庭是MONKEY COURT,而我一句指出社工的讲话矛盾而被定义为藐视法庭。
上过无数次庭了,这些所谓儿童保护组织的社工能够先将莫须有的罪状在报告里写出来,然后再找证人。我在听完控罪的陈述后,在上法庭之前还有段时间,因为加拿大做任何事情都要等。上庭也不例外,排期是几个月后。伪证还得事先说好是不是?
但一次偶然机会,我提前有机会与一位既定安排上庭的证人谈话,我就报告里矛盾的证词问了几句,这位证人马上说,她根本没有接到出庭作证的通知,也根本没有说过儿童报告里讲的内容。我懵了。到了上庭的那天,儿童社工临时叫了另外的人来作证,而作证的内容是的控告里根本没有的新的伪证,可是我无权为自己辩护。甚至我的律师都不让我说话,我将伪证的内容记下来,等我有机会再提问,可是我的律师居然将我用中文写内容拿走了,说是作参考,我不得不给他。下午就定罪了,孩子被判到领养家庭直到十八岁。
如果孩子只是被带离父母,如果受到好的照顾也就算了。
我的18个月大的长子,被强行麻醉后四个小时,拔掉了四颗门牙,而刚长出的嚼齿被强行做根管治疗,带上齿冠,几年过去,现在已经7岁了,到了换齿的年龄,只换了下齿,而拔掉的上面四颗门牙没有动静。齿龈上长了因根管治疗而长出的肉球。牙齿根本不能用来咀嚼。稍硬的东西都不能吃。
长期被领养家庭虐待的二子,头的右后侧已无法变圆了。过圣诞节元旦期间,母亲被法官给予权力与孩子通话,在通话的过程中,孩子渴了想要水喝,我们请求领养家庭给三岁不到的孩子喝水,但领养家庭说,现在不是供水时间,如果要给孩子喝水,要我们跟儿童社工去说去。
2008年,因为长期被这些魔鬼们缠着不放,我无法学习和找工作,每天只是打打游戏。心理本来崩溃的妻子在一个卖儿童基金的的唆使下再次出走,因为她告诉我妻子单身母亲可以得到很多的福利,我妻子是个贪心的女人,听了这个建议,一个月再次出走,只到晚上我去接孩子,才发现孩子们又被社工带走了,不过这一次是和母亲一起。我试图问一个曾做过律师的人,他说这种情况根本没有遇到过,因为即使是夫妻离婚,孩子是各占一半的监护时间,但我害怕因果报应,因为不负责任,认定离婚会毁了孩子一生而不同意离婚。
儿童社工便制定了带孩子离开父母的计划,首先,诱使我完全放弃孩子监护权,因为社工一再强调孩子在母亲那里生活非常好,照顾得非常周到。但一年后,便又从母亲身边带走了孩子。真的感觉,这个糊涂的女人报应马上现前了。
因为长期与父母隔离,三个孩子不能够很好地说话,两个儿子法语说不好,中文根本不会了。女儿根本不能说话,七岁的大儿子也只会的我在孩子一岁多时,教他的那几个数字,现在什么都不会。每次见孩子时,我是尽量讨好那些记录的社工,没有任何错误。见面中心的社工在报告里只是说我现在有进步,但儿童社工却在向法官的申请报告中让我见孩子的次数由每星期两次,变成每星期一次,再变成每两星期一次,现在我每个孩子三个星期能够看我一次了。我问社工为何这样安排,回答说,这是我的律师这样要求的。
大儿子出现严重的自闭症。我跟孩子玩个小的游戏,要孩子学个简单正步走的动作,在一个小时里也学不会。我伤心难过却没有一点办法。没有翻译的场合,我教孩子时,社工不许我说中文。我连唱中国的民歌给孩子听,都不许我用中文唱,我的法文不太好,说都不太溜,更别说将中国民歌用法语来临时编来唱了,见到孩子,我只好哼歌了。还有几天是孩子的七岁的生日了,我却不能与孩子过了。
导致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经济利益,我因为要找人权组织,和政府议员得罪了这个庞大的家庭暴力产业组织。他们每年要从政府拿钱,如果不制造出业绩,纳税人每个几十个亿,政府会给这些丧尽天良的人来花吗?这个业绩就是不断有孩子被带离父母。
现在我每次去与孩子见面都是一个私营的机构,现在这个地方孩子越来越多,孩子的哭声一浪高过一浪。他们无动于衷。这已经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而这个产业链里两个中国翻译(一个四川一个北京的,)都会为得到更多的翻译机会,也在出卖自己的良知。其中的一个北京的翻译更是将我找在工作的AGENCY进行评估的报告,偷偷地以我的名义拿走,并交给了儿童社工,这个评估是儿童社工为收集伪证而安排的闹剧,所以儿童保护组织安排的翻译也因此到场。本来这个评估为期三个月,但我的评估结果在见过AGENTG一次后就得出了结论报告。但我却无法找到证据,即便是找到证据,也没有多大帮助,只能控告翻译而已,而对我的案子没有多大帮助。
在读宗教的哲理文章时,我得到了启发,不久前我对社工说,当你们死后,如果没有地狱你们是赢了,但如果真的有地狱存在,你们会后悔吗?听到这个问题后,这些恶意逼着我们签合同的社工也许是因为害怕了,便将我们的案子踢给了另外部门。但愿是个转折。
这一切说给任何人听,你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怎么可能?
我也并不指望着有人来帮我,只希望新来的中国移民们,不要轻易为点小事就乱打911。在几年听说的类似的故事太多了,其中的一个中国移民,男的据说是被关进了精神病院。DYP的社工也试着想将我关进去,但换了几个精神病评估中心但没有结果,但最终证明了我妻子无能力养孩子,而将孩子带到十八岁,我说我有能力养,但社工又说出了新的理由,因为案子拖得超过了十八个月,新的法律规定,必须将孩子带离父母到十八岁。但这明显又是个慌言,因为我认识的一个吸毒的母亲,因为证明三年后不吸毒了,就将孩子还给了她。在这里,我也劝那些个翻译和那个卖儿童基金的中国人,是的,生活不容易。但请不要丧失你们的良知,请不要将黑手伸向已经痛苦非常的人群。

lilyhe 发表于 2011-12-5 16:39

Teddy once asked, which would be worse, to live as a monster or to die as a good man?

Will you wake up? Will you?

Ladyyaya 发表于 2011-12-6 00:20

楼主的月经贴有来了。 有兴趣的考古下楼主的老帖就知道什么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samd888 发表于 2011-12-7 21:04

hai

tong qing yi xia.

ZHANGWH 发表于 2012-1-2 08:21

楼主肯定曾经是有错之人.
但,我相信他说的利益链加大了他的悲剧.
在加拿大,为了利益,医生和私人医疗组织害政府.政府人员和建筑商串通一气.都是你可以从新闻媒体中看到的.凡是有利益的地方,都极有可能会有倭龊的事情发生.加拿大和任何国家都不例外.
当然,其中夹杂的受害方更是有理难鸣了.
望楼主为了孩子学好法语,不气馁.为了将来更好的跟孩子交流.也为不幸的自己申冤.

niuniu5555 发表于 2012-1-2 12:05

亚洲菜店里卖的都是过期点心

不知道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zulo 发表于 2012-1-5 04:00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我被一张比疯狗还厉害的嘴咬着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