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pan1668 发表于 2011-9-13 06:21

由改变华人陋习及互助联盟有感

一盘散沙,自扫门前雪的陋习往往是他人欺凌我们华人群体的一把钥匙及口实,深痛恶极之余令我为此感到诸般的无奈。细细深省,这种陋习亦毫不例外的体现在我自身,只是自己当时没有意识而已;这便是当时来加十载之余我没有和华人群体多少联系的缘故。

海外十载每每遭受的种种磨难,由极力抗争之下再回复到的万般无奈,总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力在驱动着我思想着设法改变这种状况,这便是我回归华人社团极尽绵力之初衷,不想一干便是十年。由星期天的探讨会到华人互助联盟及以后只以个人名义为他人提供信息帮助至今均有此而起。

我的另一个初衷是希望受益于我的人士能自动加入我的行列,这样这个雪球便会越滚越大,我们的群体亦自然有此得到强大,然而谈何容易。有人说我不该无谓的将自己的精力白白耗之于此,因为我个人的努力不会为这个社团改变什么;也有人说我不该没有目标的为任何人提供信息帮助,因为这些新来的移民不值得获得我们的帮助,更有人怀疑我如此消耗自身的目的和企图。。。反正是众说纷云。

其实对我而言,我真的不在乎什么。因为我早已意识到改变我们自身的陋习绝不是一朝一日、一代两代所能做到的;然而事情总得有人去做。我曾经说过,我这么做可能不会改变什么,但改变我们群体的陋习得由我们自身做起。因此我会继续去做而不计效果,亦不会再介意他人的微言。至于是否有我个人目的或企图,这在我2006年与某些政客的争执中早已阐明。现将该文附上。

闲话之余,由于我为大家提供的信息帮助完全是我个人行为,更不存在任何个人目的企图,然我的时间精力有限,还望蒙城华人网海涵不再无故删除我的帖子,为此拜托了。

关于反对歧视提高华人地位和华人参政从政及其它

中国人一盘散沙的现象人人痛之,然而一盘散沙现象的存在其实便是因为形形色   色的歧视作崇。在国内最起码有亲戚朋友互助,情况还好一点;然在海外孤身奋斗便更不容易了。因此最好的方法是不要再抱有区域,贫富,文化层次概念之偏见理   应互相提携,同舟共济;万事由自己做起--关键是平时多关心一些他人,为他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无论在国外,即便在国内。无论在加国主流社会或我们华人自身群体内,歧视现   象无所不在。要想减少歧视,事情本身还得从我们群体内做起,更应该从自身做起。与其唱高调,不如做一些实事。不在乎做多少,也不要在乎他人在不在做;关键   是自己能否持之以恒地去做。这样最起码我们的社团会获得加国主流社会的尊重和认可,使一些本不应该发生的悲剧和冤案消除在萌芽之中。

当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需要无私的奉献精神之外,尚要承受某些人的   非议。本人亦气妥过,尤其在为自己的冤案鸣冤之时除了遭到某些人的冷嘲热讽之外,想想自己的确为他人付出了很多,却很难征得自己社团声援签名之时的失落感   更是难以言表(我所获得声援签名的往往是那些从未得到过我任何帮助的人士,在此特表谢意)。

然而理智最后说服了我并令我处之泰然,因为我意识到改变一个民族的陋习不是   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是我们一代人便能完成的。但事情总得有人去做,除了自己持之以恒去做的同时也鼓励周围的朋友们积极参与,只有这样我们大家才能在海外   生活得更好,而我们这个民族也才会有希望。我之所以愿意为大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并不断的激励持之以恒,真如同一位朋友说的“能为你, 也为我,   为他人。。。”更为我们的子孙后代。

经常有人在和我咨询信息或探讨一些遇到实际问题解决方法之余,好奇的打听我出身的地点;有的甚至以为我是律师。。。亦有人问我是什么力量能令我持之以恒热心地为他人提供信息排难解忧?

首先,我不是什么律师;坦率地说,我应该是移民加国歧视的牺牲品和失败者。   这些诸位在本人的一些帖子里会慢慢体会。另外,我是上海人,但青少年期便离开了上海。然由于16岁便需出外谋生因此很少会有区域,贫富,职业及文化层次概    念之偏见。反之,由于独身在外闯荡,生活的不易令我更容易同情弱者,并对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歧视不齿于耻,更对那些打作幌子招摇撞骗的政客们深痛恶极。

我和一些人   之间关于华人参政参政的争论绝不是个人间的恩怨。由于我中文打字太慢,有时间我会将我的遭遇的大概和大家作一个系统的交待,相信诸位将会完全了解为什么我   这么强烈希望揭穿他们虚伪性的原意了。其实我并不反对华人参政从政,相反我以为这实在是提高我们华人在海外社会地位争取平权的根本之道。由于竞选议员和竞   选市长,省及联邦总理不同,后者是政府执政的代理人,而议员则是监督政府为民请命的代言人。况且,如果我们不慎推选了一位私欲熏心人成了我们的代言人,结   果反而成了政府堵我们嘴的借口,岂不令大家绝气?!

某些人以为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沽名钓誉,为他人提供方便也好,组建华人互助联   盟亦罢,乃至关于华人参政从政的争论,只是为了博取知名度而已。本人再次表明,本人既不想成为什么人物,更无意成为什么议员政客。坎坷曲折的经历令我看淡   仕途红尘;劫后重生,唯一令我值得珍惜的是人生和家庭的温馨。

今天有幸和诸位在此见面,实在应该拜托我人生的曲折经历。我相信任何一位有   从死亡边缘闯过来的朋友均会有此类似的感叹,而从此闯出鬼门关的更理解弱者的无助和求生的渴望。这便是我愿意为他人作一些力所能及奉献的初衷。人生不易,   望大家珍惜人生,互助互爱,在异乡他国活的更好更幸福!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由改变华人陋习及互助联盟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