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儿 发表于 2010-5-19 22:04

和老公离婚

各位朋友,我和老公登陆加拿大9个月了,由于性格不和,我们决定离婚,可是不知道登陆一年不到能否离婚,会不会遣返,有的律师说要满一年,有的说不需要,我都糊涂了 还有,国内还有些财产,就是一些股票,是我们的共同财产,但是是老公的户名,短期内我们也不打算回国,在这里能否做财产分割 不知道哪位朋友能否帮我解答一下 谢谢了

ken2010 发表于 2010-5-19 22:56

Post by 家有娇儿;2574164
各位朋友,我和老公登陆加拿大9个月了,由于性格不和,我们决定离婚,可是不知道登陆一年不到能否离婚,会不会遣返,有的律师说要满一年,有的说不需要,我都糊涂了 还有,国内还有些财产,就是一些股票,是我们的共同财产,但是是老公的户名,短期内我们也不打算回国,在这里能否做财产分割 不知道哪位朋友能否帮我解答一下 谢谢了
你在国内登记还是在这里. 还要看多少年. 找个律师好点.
离婚的事先想好,如果决定了就不要动摇. 有个朋友告诉我,离婚就像打仗,开火了就不要回头.
所以先想好.

ilsa 发表于 2010-5-20 00:02

没有孩子好说,如果有的话,一定要三思,孩子太无辜,不该有他(她)承受不该承受的心里压力

Sayonara 发表于 2010-5-20 00:15

zt

张文宗
                     (中国社会科学院 美国研究所2005级博士生 北京 100072)

[提要]:伴随着加拿大社会的现代化进程,加拿大家庭的主要模式在20世初从传统的扩展家庭开始向核心家庭过渡,在50年代则出现了短暂的向传统的复归。60年代以来,加拿大的婚姻和家庭受到高离婚率、高非婚生育率和低结婚率、低生育率等西方“现代病”的困扰,同时加拿大女性在收入、受教育程度等方面也逐渐改变了和男性不平等的局面,“平权家庭”开始出现。
[关键词]:20世纪 加拿大 家庭 婚姻

From Tradition to Modern: The Historical Evolvement of Canadian Marriages and Families In the 20th Century
Abstract:The main model of Canadian Families transformed from traditional extended families to nuclear families from the beginning of the 20th Century, but reverted temporarily in 1950s. Since 1960s, Canadian marriages and families were puzzled by high divoce rate, high illegitimacy rate, low marriage rate and low fertility rate, and at the same time, more and more women got high pay and higher educational attainment and promoted gender equality either in society or at home.
Keywords: 20th Century, Canada, family, marriage





一、新旧的更替:扩展家庭的衰落和核心家庭的兴起
20世纪前半期是加拿大的家庭从以农业为主导的扩展家庭 (p.396)向以工业化和城市生活为主导的核心家庭转变的重要时期。以几代同堂、人口众多为特征的扩展家庭大多是农业家庭,而以两代人一起生活为特征的核心家庭主要是工业家庭,所以加拿大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过程,就是扩展家庭逐渐衰落、核心家庭逐渐兴起的过程。从1901年到1922年,加拿大城市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重从35%提高到50%以上(p.68),核心家庭一般说来从那时起便取得了优势。
工业化首先带来了社会分工的专门化,它要求人们离开出生地,外出寻找满意的工作,人们的乡土观念逐渐淡化。工业社会重个人能力轻家庭门第的倾向,在削弱家庭对个人影响的同时也增强了个人的独立性。城市化则使许多先前在农村比较有效的习俗在城市显得格格不入,配偶选择的方式就是一例。在传统的扩展家庭中,夫妻双方要生活在由家庭和姻亲组成的网络中,配偶的选择必须首先满足大家庭的要求。工业化和城市化要求的个人流动和独立则使罗曼蒂克式的爱情和个人的选择逐渐成为婚姻的基础。
在社会巨变的大背景下,加拿大的家庭作为被动的一方,不断地回应和适应着工业化和城市化带来的新情况。但在20世纪初,由于恶劣的自然环境、落后的经济状况和保守的文化观念和价值观念,加拿大核心家庭出现的过程比较缓慢,这一特征在法裔加拿大人生活的魁北克地区尤为明显。在魁北克地区,天主教地位牢固,人们的家庭观念非常保守,以扩展家庭为特征的农场家庭占绝对的主导地位。魁北克的教会倡导:法裔加拿大人的真正命运系于农业,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实利主义对人们的信念和家庭的稳定都是一个威胁。魁北克《真理报》的编辑,一个极端的教皇主义者朱尔斯•保罗•塔迪韦尔甚至写道:“拥有工业和金钱对我们来说是没有必要的……热爱土地、拥抱大家庭、坚持我们家庭的精神和文化生活,才是我们在美洲应扮演的角色(p.158)。” 相比较而言,由于英裔加拿大人的工业化和城市化速度较快,他们的扩展家庭的解体速度也快些。
工业化和城市化互相促进,互相影响,不但敲响了扩展家庭衰亡的丧钟,也吹响了现代核心家庭崛起的号角,加拿大的家庭模式开始经历深刻的社会历史变革。由于贫富的差异、种族的不同,加拿大的家庭在走向现代的过程中表现出丰富多彩的一面。因为受到现代化的冲击较小或经济条件的限制,农场家庭、城市工人家庭和少数种族家庭在转变过程中步伐较慢,即使在这样的核心家庭里,亲属网络仍发挥着重要作用,孩子仍被视为家庭的财产,其中很多在未成年时就参加家庭的劳动或被送到工厂里做工,妇女既要做家务、抚养孩子,又要外出工作,养家糊口,性别分工并不明显。城市的中产阶级家庭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丈夫到工厂里工作,妻子则扮演全职的母亲角色,一边抚养孩子,一边集中精力把家庭营造成一个远离工作的理想场所,孩子被视为抚养的对象而不是家庭劳动的一员,并在适龄时被送往学校。
在工业化和城市化对加拿大的家庭造成的冲击余波未尽时,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又给它们带来了巨大影响。经过这两次震撼,传统的扩展家庭最终解体,老旧的婚姻观念再遭重创。可以说,大萧条和二战把加拿大婚姻和家庭的现代化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1929年从美国开始的大萧条对加拿大社会来说也是一场浩劫,贫困和失业象瘟疫一样蔓延开来,冲击到绝大多数的家庭。生活在农村的佃户因无法支付土地租金失去工作,他们和城市工人家庭一样生活困苦,度日如年。农村的年轻人则到城市寻找工作机会,偶尔寄些钱回来,供家庭衣食之所需。大萧条还改变了很多家庭的家庭角色,使夫妻关系出现紧张,给家庭生活带来消极的影响。普遍的贫困使亲戚们互相投靠,以借助亲属网络关系缓解经济压力,共渡难关。核心家庭突然之间又变成几代人挤在一起的大家庭。在这样的家庭里,奶奶和妈妈常为如何扶养孩子、料理家务争吵不休,小孩子面对几个长辈的教导变得不知所措。失业后的男人无法给家人提供生活保障,变得意志消沉、烦躁不安。当做为丈夫和父亲的男人在物质上和感情上同妻子和孩子疏远后,他们在家庭中的地位和权威也自然地减弱了。在离婚尚不被当时社会宽容的情况下,受到委屈的妻子只能忍气吞声,从孩子那里寻找安慰。
但大萧条也不是“一无是处”,妇女地位就因这艰难时世得以提高。一般来说,在大批男性户主失业在家的情况下,社会上传统价值观是强烈反对妇女参加工作的。但30年代的中产阶级家庭经过20年代消费社会的洗礼,已经形成了一种对金钱和购买能力的崇拜,这使得已婚就业妇女的那部分收入对保证家庭的幸福和维持家庭的生活水平显得不可或缺,这种态度扩展了社会对妇女角色的定位,许多妇女因此在大萧条期间幸运地保住了自己的工作。在贫穷家庭中,即使没有工作的妇女们也呆在家里,亲手制作那些原先需要从市场上购买的食物、衣服和家具,以节省家庭开支,有些妇女还承担着帮助失业亲属、照顾孩子和老人以及支援没有能力建立独立家庭的青年夫妇的繁重任务。所以,妇女劳动的重要性在大萧条期间得到凸现,她们在家庭中的地位获得相应的提高,这对当时的夫妻关系和家庭生活都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大萧条还暂时降低了离婚率和妇女生育率,因为当银行取消很多家庭的抵押品赎回权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困难面前只好选择少生或不生孩子。加拿大的出生率在1937年降到20.1‰(p.268),即使在魁北克这个崇尚大家庭和高生育率的省份,生育率也从1928年30.8‰下降到1934年的25.3‰。很多年轻人推迟了结婚,以等待形势的好转,或许因为难以支付离婚所需的诉讼费用、孩子的抚养费和对另一方的扶养费,离婚率也大大下降了。
随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更剧烈地改变了加拿大的家庭。参战将大批有劳动能力的男人送上前线,后方劳动力短缺,尤其是在制造业和国防部门。在这种情况下,雇主开始大量雇佣妇女,政府在大众传媒的支持下也成功地鼓励妇女走出家庭,成千上万的妇女,包括中年的母亲都加入到生产日用品和军需品的劳动大军中。战争结束时,加拿大的部队中有5万名妇女(p.418),不少妇女因忙于工作,将孩子送到亲朋好友那里。为解决这一问题,加拿大政府在1943年建立了一些公共的托儿所。战争结束后,那些因在战争中工作而获得经济独立的妇女、那些无法接受残疾丈夫的妇女和战前匆忙结婚的妇女,很多都决定结束自己不满意的婚姻,这使加拿大的离婚案从1940年的2369起猛增到1947年的8119起,创下了历史最高记录。

二、50年代的小插曲:婚姻和家庭的黄金年代
    如果从整个20世纪看加拿大婚姻和家庭的发展趋势,50年代是个“脱轨”的年代,即婚姻和家庭表现出了与前期发展趋势相反的特征。在这个被称为婴儿潮的年代里,妇女的生育率、结婚率迅速升高,离婚率则急剧下降。二战对经济的刺激和战后经济的繁荣唤起了人们对家庭和婚姻的热情。“经过多年的萧条和战争,社会上存在着一股巨大的回归正常的愿望(p.28)。” 战争一结束,加拿大就冒出一股保守主义风潮,多数加拿大人认为,妇女,尤其是已婚妇女,都应该返回家庭,担当起她们传统的角色。蒙特利尔的《国家行动》杂志甚至指责工厂中的妇女把孩子丢在大街上,造成了青少年犯罪率的上升,加剧了社会无序和道德滑坡。
    二战后经济的膨胀还造就了加拿大的“郊区时代”。20世纪初以来,加拿大的人口流动趋势一直是从乡村到城市,战后的经济繁荣则使大批住房第一次大规模地、雨后春笋般地崛起于中心城市之外,到了1956年,定居乡村的非农业人口超过了农业人口(p.71)。值得注意的是,构成这次大规模郊区化运动主力军的并不是那些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医生或律师等中产阶级人士,而是普通工人。战后的“经济奇迹”使加拿大工人阶级中的大多数在历史上第一次过上了中产阶级般的生活,他们买了房子、家用电器和汽车,让妻子象中产阶级家庭的妻子那样呆在家里操持家务和照看孩子,而不是把他们送到工厂里。
一般说来,工人阶级的文化是一种群体文化,它不象中产阶级文化那样富有个人主义倾向。新郊区从外表上看是中产阶级的社区,但在文化上仍属工人阶级,因此更强调和谐与一致。工人阶级的文化更强调家庭的作用,与中产阶级相比,他们结婚早、生育早,并且更愿意将他们的社交活动限制在关系很近的亲戚与朋友中,更倾向于传统的家庭主义。有了经济繁荣这个大背景,就不难理解郊区化运动,就不难理解加拿大的婚姻与家庭在50年代的“脱轨”。


三、震荡与巨变:当代的婚姻和家庭
20世纪60、70年代加拿大发生了激烈的社会震荡,女权运动、民权运动等各种社会运动风起云涌,深刻影响了婚姻和家庭的演变。很多学者认为60年代后的西方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西方的家庭是不是可以说进入了后核心家庭时代。在加拿大,生活在一起的丈夫、妻子和孩子占全国人口的比重也从1966年的91.8%下降到1991年的83%,而单亲家庭、同居家庭、混合家庭(继亲家庭)大量涌现,离婚、单身、同居现象的流行。加拿大婚姻和家庭的新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结婚率的下降和再婚率的上升。20世纪60年代以来,加拿大的首婚率总体呈下降的趋势,1991年独身单过的人超过230万,占加拿大全国人口的比重从1976年的5%上升到8%(p.171)。自愿保持单身有许多理由,一些加拿大人认为他们无法兼顾事业和家庭,另一些人或是因为对父母有很强的责任感,或是不想要孩子等。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的再婚率不降反升,这显示婚姻对加拿大人还是有吸引力的。
加拿大再婚率(图1)
资料来源: Statistics Canada, Census of Canada, Canadian Social Trends ,Volme3, p.96.
与结婚率走低相反的是离婚率的升高。60年代初,观念保守的加拿大人曾幸灾乐祸地瞧着美国大量家庭走向破裂,庆幸他们生活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里。但1968年联邦通过无过错离婚法后,加拿大的离婚率也开始急剧升高。从1968年到80年代中期不到20年的时间里,每10万人的离婚率从约50起增加到250多起,90年代虽然有所下降,但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上。其中魁北克的离婚数量从1968年的600起骤增到1974年的1.2万起,1981年更达到最高峰时的1.9万起(p.456)。
20世纪60年代以来加拿大离婚率(图2)
资料来源: Statistics Canada, Census of Canada, Canadian Social Trends,Volume 2, p.173.
   造成加拿大离婚率走高的原因很多。首先,人们普遍认为,伴随着妇女经济独立性的增强,她们有了更多的可能来解除现存的婚姻。也就是说,经济上一旦有了保障,她们便有能力去追逐可能存在着的更多满足,而不甘心在苦闷的婚姻中沦落。妇女受教育水平的提高、较少孩子的拖累也使妇女变得更加灵活和独立,使她们能更容易地摆脱不满意婚姻的束缚,当然,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男人。其次,由于家庭在年轻人择偶方面所起的作用日益减少,轻率婚姻的数量不断增加。自由恋爱一方面解放了青年男女,另一方面又促成夫妻日后关系的不稳定,较高的离婚率也就接踵而至了。再者,社会的变迁也改变了传统的价值观念。20世纪50年代,大多数加拿大人认为,即使夫妻感情不合,为了孩子的利益也不应离婚。但到了今天,离过婚的人不再受到社会歧视,社会舆论的压力几乎已经消失。最后,价值观的改变引起了相关法律的更改。如上所说,在加拿大允许无过失离婚前,申请离婚必须以配偶犯有过失为条件,例如虐待、遗弃、通奸、吸毒或坐牢等。无过失离婚法通过后,夫妻双方只要声明彼此个性不合,而不论配偶是否愿意便可构成离婚的理由。该法的通过和离婚手续的简化大大促进了离婚率的升高。
离婚率升高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大量的单亲家庭和继亲家庭的出现。在加拿大,单亲家庭的数量从1971年的47.75万个增加到1991年的95.47万个,它们占全部家庭的比重也从9%上升到13%。 在单亲家庭中,大多数都是由母亲维持的,1991年,单身母亲家庭占单亲家庭总数的82%(p.172)。单身母亲家庭在单亲家庭的高比例主要由两种情况造成:一是在越来越多的离婚案中,孩子多半给判给母亲。二是那些想生孩子但不想结婚的女性和那些生了孩子却被男友抛弃的女性越来越多。单亲家庭要克服许多经济的、社会的和感情的问题,这些家庭常会遇到经济不稳定、阶段性无收入、迁徙、家庭角色和责任的改变、情感紧张等问题。
加拿大单亲家庭占全部家庭的百分比(图3)

资料来源: Statistics Canada , Census of Canada, Canadian Social Trends,Volume 2, p.172.
加拿大人的结婚年龄在60年代后呈上升的趋势,男女的平均初婚年龄分别从1971年的24.9岁和22.6岁提高到1991年的27.9岁和26岁。 人们推迟结婚的原因很多。如受教育年限的延长推迟了成家的时间,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大学教育,他(她)们必须在完成学业或就业后才考虑结婚的事情;社会和经济的迅速发展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以事业为重,把婚姻和家庭放在次要的位置上,先立业后成家的想法盛行;同居和婚前性行为的流行,又使很多青年可以既不受婚姻的束缚又能享有较多自由,婚姻的吸引力减弱。
加拿大青年的结婚年龄变化(图4)

资料来源: Statistics Canada, Census of Canada, Canadian Social Trends,Volume 3, p.95.
结婚年龄的推迟提高了妇女的生育年龄,降低了生育率。加拿大每千名15-49岁妇女生育的婴儿从1956年的116.6个下降到1982年的56.3个,对大家庭情有独钟的魁北克,平均每个家庭的孩子数也从60年代初的4个下降到80年代中期的1.4个,那些只结婚或只同居而不要孩子的家庭也不在少数,尤其是不生孩子的“丁克”家庭。当然,造成生育率下降的原因是复杂的。一般说来,现代社会妇女大量就业,生育子女会中断她们的工作,出于职业前途的考虑,妇女们产生了少生子女的愿望(p.141)。有效避孕药的使用、外科绝育手术的普遍采用和堕胎的合法化, 又使妇女少生孩子或不生孩子的愿望成为可能。另外,由于社会的进步,家庭对孩子“数量”的需求大为减少,对孩子的教育、健康以及其它“质量”方面的需求则显著提高,这就增加了抚养子女的费用。据加拿大Financial Post Magazine 估计,在1980年,父母把一个孩子抚养到19岁的花费约为75000美元,如果把通货膨胀的因素考虑进去,就超过20万美元(p.141)。对追求生活质量的加拿大夫妇而言,少生孩子不仅是保持和提高生活水平的好办法,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生育率下降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家庭规模的缩小,加拿大家庭的平均人口从1971年的3.7人下降到1991年的3.1人(p.173)。家庭规模的大小不仅跟孩子多少有关,还同人口老龄化密切相联,老龄化标志着没有孩子的老年人家庭的增多。从整个国家来说,这使家庭的规模缩小。1985年,65岁的老人数量已占加拿大人口的10%(p.455)。
同居这种对50年代的加拿大人来说是无法接受的生活方式,在60年代后也流行起来。加拿大同居家庭在所有家庭中所占的比重也从1981年的6%上升到1991年的10%,在魁北克省甚至高达16%(p.172)。在70年代,做家长的对未婚儿女和异性同居多半表示强烈的反对,但到了80年代,家长们多半也因无可奈何而不置可否了,未婚同居现象已为广大社会阶层所接受。与同居流行相应的是加拿大人性规则和性态度的变化,其中最明显的是婚前性行为和婚外性行为现象的增多。70年代开始,大批的大学生和青年工人涌进了性革命的大潮中。对加拿大大学生性行为进行的调查表明,80年代大学生中承认自己有过性行为的比例比60年代初高出很多。一系列的研究显示,在北美大陆, 15-19岁的青少年中有一半左右有过婚前性经历(p.13)。同居和婚前性行为的增多必然导致非婚生子女的增多。在加拿大,由非婚生子女和他们的父亲或母亲组成的单亲家庭在1951年仅占家庭总数的1.5%,到1981年这一比例已经上升到9.8%,其中以未婚女性为户主的家庭占绝大多数,同期这类家庭的数量从3481个增加到6.47万个(p.147)。
加拿大家庭模式的变迁和婚姻观念的变化,也深刻改变了人们对性别角色的定位。从殖民地时期家庭必需品的主要生产者,到工业革命时期家庭事务的主要料理者,再到二战期间走进劳动力市场,妇女的角色一直都在变化。经过50年代短暂的传统复归后,妇女作为一支强大的社会力量再次崛起,丈夫在外工作,妻子留在家里这种传统的模式自60年代以来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洒脱能干、有技术专长的职业女性正在取代温柔顺从的家庭主妇成为今天的理想妇女形象,但是由此引出的另一个问题是家务问题。由于人们对婚姻家庭关系的思想认识仍大大落后于变化了的社会经济条件,尽管妇女已经开始同男子平等地工作,但许多男人仍然想保持男女各自的传统角色,妇女在家务劳动上所花的时间一直多于男性。可喜的是,60年代后,虽然就业的妇女仍承担着大部分家庭内的无偿劳动,如料理家务,照看孩子,上街购物等,但是家庭内部夫妻双方都需参与家务劳动已成为社会共识,一种新的家庭模式,即家庭里丈夫和妻子在权力和特权上大致平等的“平权家庭”已经在社会上出现了。然而即使在相对平权的家庭里,许多重要的决定还是由丈夫作出的。例如,丈夫的职业往往决定了家庭在哪生活,怎么生活,只有极少数家庭的搬迁是由于妻子变换工作。许多双职工今天已成为了“通勤夫妇”,他们在不同的城市里工作,周末在其中一方的住处度过。
家庭性别角色的变化首先要归因与妇女的变化。在激烈的社会变化和人口变化当中,对家庭生活影响最明显的就是女性在就业、受教育和经济独立方面能力的增长以及与此相应的女性地位的提高。从1975年到1991年,加拿大就业妇女的总数从340万增加到560万,而同期男性就业人数仅从590万增加到680万,就业妇女人数的增长超过了就业男性人数的增长。1991年,女性已占全国就业人口总量的45%,而1975年仅占36%(p.142),很多女性已经进入了以前为男性主宰的就业领域,并在科技界、政界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从1981到1991十年间,加拿大行政和企业管理人员中女性的比重从27%上升到40%(p.143)。同时,女性受教育程度的进步速度也是惊人的。加拿大在校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的中女性比例分别从1972-1973年的43%、27%和19%上升到1992-1993年的53%、46%和35%;因此在90年代初加拿大接受高等教育的女生数量已经超过男生(p.75)。伴随着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和就业领域的“升级”,妇女的收入增加很快。妇女经济自主能力的增强减轻了她们对男性的依赖,使她们享受到前所未有的独立和自由。现代加拿大妇女在经济上更为独立,在政治上更为活跃,在家庭里更具发言权,她们和男子都在重新塑造着各自的社会角色和家庭角色。
60、70年代以来,加拿大家庭的形式与结构多种多样,人们对婚姻的看法和实践各不相同,家庭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反映了社会的多元性和包容性,也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总的说来,当今的加拿大人比他们的父辈更愿意推迟和远离婚姻,更愿意独立地生活在家庭之外,更愿意在婚前开始性生活,也更能够容忍离婚、容忍孩子的母亲去工作、容忍孩子生活在单亲和无亲的家庭中。独身、同居和单亲的情况越来越多,核心家庭由典型家庭变为非主导型家庭,即使是核心家庭的内涵也发生了变化,今天的双职工家庭远远不同于殖民地时期以农业为主的核心家庭,与20世纪前半期的工业家庭也有很大的差别(p.125)。
加拿大家庭与婚姻中出现的变化在社会上造成一种复杂的不确定感。许多社会学家认为,生育率的下降、离婚率的上升和随便的、不加节制的性关系的扩散是一种日益增强的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价值观的表现,是包括加拿大在内的整个西方社会的症状。他们认为,家庭作为最基本的社会组织正在消亡之中。另一些社会学家则称,消失的不是作为社会基本结构的家庭,而是被视为理想的核心家庭,家庭的变化正是家庭应变能力的表现,是家庭适应社会、求得生存的必然结果。不论哪种说法,双方都不得不承认,由于离婚率、婚前生育率的上升和家庭暴力的盛行,大量儿童生活在贫困、暴力和缺少关爱的环境里,青少年犯罪率、自杀率、吸毒率、辍学率和怀孕率急剧上升了,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直接威胁着社会的稳定和国家的未来。婚姻和家庭的变革无疑应该对这些严重的社会问题负责。
    婚姻和家庭的变化对加拿大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家庭依然发挥着做为社会基本单元的作用,忠于家庭的家庭观念在近几十年并没有明显的减弱,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一个有双亲的、和睦的家庭仍是人们倍加羡慕和向往的。同时,研究成果也表明,加拿大家庭稳固性或亲属关系也没有削弱,大多数成年人与他们在世的父母保持着密切的来往,大多数家庭也与亲戚家经常相互联系。圣诞节时出席五六个家庭的聚会和为几十个亲戚买圣诞礼物,对他们来说是很平常的事。
总而言之,加拿大的婚姻和家庭在20世纪的变化是深刻和广泛的。20世纪前半期加拿大社会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催生了核心家庭和现代婚姻,60年代后妇女就业率的提高、女权运动的兴起、新的价值观的发展等等,使婚姻和家庭呈现多样化的面貌。单身、同居、婚前性行为现象的流行,高离婚率、高非婚生育率、低生育率等西方社会的“现代病”的日趋严重,对作为社会最基本单元的家庭提出了挑战。但是由于婚姻和家庭对社会具有本质性的重要意义,在延续社会生活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将依旧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作为西方发达国家的一员,加拿大的婚姻和家庭不可能象有的人所讲的那样,随着人性的最大解放和人的自我实现,家庭终将消亡。在可预见的将来,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摧毁家庭,它不可能消失或有重大衰落。

参考文献:

戴维.波普诺.《社会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
Statistics Canada, Census of Canada. Canadian Social Trends. Volume 2. Toronto: Thompson Educational Publishing. Inc,1994.
Francis R. Douglas, Richard Jones and Donald B. Smith. Destinies: Canadian History Since Confederation. Holt, Rinehat and Winston of Canada, Limited, 1988.
张友伦.《加拿大通史简编》.南开大学出版社,1994年.
杨生茂、陆镜生.《美国史新编》.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0年.
Arlene S. Skolnick. The Intimate Enviroment Exploring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Boston: Little, Brown, 1987.
Emily M. Nett. Canadian families: Past and Present. The Butterworth Group of Companies, 1998.
E. S. Herold. Sexual Behaviour of Canadian Young People . Markham, Ontario: Fitzhenry and Whiteside, 1984.
Richard J. Gelles. Contemporary Families: A Sociological View,1994.

Sayonara 发表于 2010-5-20 00:20

你的case 在加拿大,太多了, 你不会受歧视,你的儿子也不会.
但是很多事是靠你自己去决定的.三思而后行.

FUJJJ 发表于 2010-5-20 08:20

离婚是最后一办法。

金圣叹 发表于 2010-5-20 11:01

离婚不是“最后一办法”,而是被搬运成功。。。。

想做就斯斯文文做,记得离婚办完了真心谢谢对方一句--忽悠别人当搬运工,这点礼貌还是应该有的。。。。

谁说加拿大没有暴富机会的?快快说哪家婚介做的,这么有手段的公司值得投资。。。。。

yasiwu 发表于 2010-5-20 11:16

离了就完了,孤老终身一辈子,千万别离。

乳名 发表于 2010-5-20 13:33

女人永远有一个名词叫冲动,是较男人更为感情的动物.
自己都还没有糊撑呢,什么都还没有搞清楚就想着离婚,想着那份财产如何分,似乎结婚前就算计好了的.离完婚呢?
女人啊,走路要慢慢走,为什么中国以前有小脚女人,就是要告诉女人,自己的步子不要走得太大太快,不然是害人,最终也害已.
人一生几十年很快就会过去的,回首时,你想些什么呢?为今生随便结了次婚而骄傲?
圣经有一句话是上帝的告戒,女人啊,你的男人是你父,是你的一切.你现在的男人相信也是你曾经精心挑选过的,你当是地里摘西瓜,好吃就吃,不好吃就丢掉?

kasseler 发表于 2010-5-20 14:20

Post by 家有娇儿;2574164
各位朋友,我和老公登陆加拿大9个月了,由于性格不和,我们决定离婚,可是不知道登陆一年不到能否离婚,会不会遣返,有的律师说要满一年,有的说不需要,我都糊涂了 还有,国内还有些财产,就是一些股票,是我们的共同财产,但是是老公的户名,短期内我们也不打算回国,在这里能否做财产分割 不知道哪位朋友能否帮我解答一下 谢谢了

据我了解,一般要分居1年才能正式离婚,除非被证明是一方有出轨行为或重大过失。
财产分割就不太清楚了。
页: [1] 2 3 4 5 6 7 8
查看完整版本: 和老公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