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omonls 发表于 2010-2-5 13:02

赞扬我所亲历的加拿大医疗系统——我在蒙特利尔诊治眼疾实录

内容摘要:
在中国,医生把我的角膜炎当做感染来治疗,抗细菌、抗病毒眼药水、眼药膏一齐上阵;到了加拿大,我才发现我这眼病原来跟细菌、病毒都没有关系,最初的起因是角膜物理性的刮伤。

2008年,我通过魁移面试之后,在等待签证的几个月中,先后三次(4月、5月、9月)发作相同的角膜炎。共同特点是,起病来势迅猛,病程苦不堪言,用药两三天快速好转。下面,我着重讲述自己来到加拿大以后的一次(迄今为止还是唯一的一次)复发、求诊的经历。

2009年2月上旬的一天(到今天已近周年,距前一次复发5个月),我的角膜炎不幸复发,跟前几次完全相同:左眼刺痛而通红、泪如泉涌、畏光,自己照镜子还可以用肉眼观察到左眼角膜偏下的位置有一道约5毫米长的裂痕,而且这裂痕也跟前几次雷同,出现在老地方、长得老样子。

当天下午2点,我到一个不需预约的全科诊所(Medical Clinic)排队候诊,等了一个多小时轮到我,接诊的是一位越南裔女医生。大致看过之后,医生说:“你看我这里是全科的诊所,也没有什么眼科的设备,我在眼科方面也不专业,没办法帮你诊治;眼睛对人这么重要,我建议你尽快到大医院去急诊。”然后她就给我开了单子,上面写明医生意见“建议尽快急诊”。这可能是一道手续吧,有些急诊病例需要先由家庭医生或者Clinic医生看过之后再转入急诊。

早就听闻加拿大的急诊是你急他不急,让你等个几小时司空见惯,我就抓紧时间直接去了蒙特利尔总医院(Montreal General Hospital)。在急诊部登记、初检完时间还不到6点,晚餐在医院小卖部解决之后,接下来我就开始了考验耐心的漫长等待过程。

候诊大厅里,有一老人来得比我早,据他急诊经验,说是等到第二天天亮也是有可能的。我找接待的护士询问几次,得到的回答都是:切不可随便离开,否则轮到你了你不在,后果自负!没办法,我只好放弃了中途溜号的念头,干脆安心等吧。候诊的还有一个来自安大略省、在麦吉尔读书的女孩,也是患了眼疾,下眼皮肿得老高,我一见顿时产生同病相怜之感。一开始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很慢,后来我就跟这老人、女孩攀谈,渐渐地时间也变得容易流逝了。

到了9点左右,来了一个手臂脱臼的男孩,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据他自己讲,他是习惯性的脱臼,这次是因为伸手去开窗户导致。他等了不到一小时,就轮到了!原来,急诊的顺序不是完全按照先来后到,后到的如果紧急程度高,那么他的priority就会比较靠前。原来如此,这么说来,我的眼疾在他们看来是属于紧急程度不高的。想到这里,顿时宽心。继续等吧。

10点多,中国男孩拍了片、手臂打了绷带,在女朋友陪同下离开了。然后,安大略女孩轮到,破涕为笑去看医生了。11点多,那位老人也轮到了医生。时间逼近半夜,候诊厅的保安员也换到第三个了,最初是个黑人女子,晚饭后一个白男轮班,半夜又换成一黑男。唉!反而是我这个等候急诊的,坐在这里迎来送往!

医院,总是一个老弱病残比较集中的地点。我想,医护人员天天面对,总是会产生一些心理压力的。那天,我听到有个女护士好几次高声吵嚷、痛骂,大概是工作压力大或者受了什么委屈吧。不过总的来说,医院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是和颜悦色、态度谦和。我注意到这里有一些彩色海报,上有一段英法对照文字“工作中面对一切形式的暴力,我们的唯一反应是:零容忍”。后来我在其他医院也看到过同样的海报。

不知不觉过了12点,终于轮到我了,呵呵。急诊科医生大致检查、询问之后,就走出去了,结果我又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等来了我的救星眼科医师Steve。原来Steve并不当班,他是在睡梦中被叫醒的。他带我在医院大楼里七拐八弯,来到眼科诊室。经过仔细检查之后,我带了一些非处方类的眼药水就回家了,这眼药水叫做“Fresh Tear”,离开医院时,已近凌晨2点。

后来的几天,病情好转很快,我又密集去了三次,这三次都是按照预约的时间直接到眼科,所以都很顺利。最后一次,Steve医生给我开了一种眼膏,嘱咐每晚睡前抹到左眼患处,连续用半年,另外他又赠送给我一大把非处方的“Fresh Tear”,任何时候眼睛觉得干涩都可点上两滴。我明显感觉,这次医生的治疗手段跟前几次在中国时,有很大不同。当下追问我这眼病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次一次反复发作?是什么厉害的细菌或者病毒这么顽固?医生的回答十分明确,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是感染,没有细菌或者病毒。然后他在纸上写下病名给我看,叫做“Recurrent Cornea Corrosion”(重复性角膜腐蚀),又问我最初是不是被树枝之类的刮到了眼睛。总之,这个病的源头是角膜意外受到物理性的损伤,不关细菌与病毒的干活。医生又说,每晚涂抹眼膏连续半年之后就会完全痊愈,不需要再来医院看了。

凭处方到药店买了眼膏之后,我看过说明书,原来这眼膏成分很简单,膏体是用0.9%氯化钠溶液调制的,除了膏体惰性基质外别无他物,它的有效成分就是生理盐水而已!这下我也大致明白了治疗机理:睡眠中眼球缺乏泪液的滋润,而人的睡眠都有“快速动眼”的阶段,角膜会在干燥状态受到摩擦,因此自体修复角膜物理损伤的过程容易一再受到破坏,只需在睡前用生理盐水眼膏涂抹,起到保湿与润滑的作用,连续半年,保护角膜至彻底修复即可。

我仔细回顾自己的病史,这次千真万确是复发,跟前几次完全雷同。由于现在有了Steve医生明确的诊断,我有充分理由相信:2008年在中国厦门的那几次眼病,也绝对跟细菌病毒无关。可我那前几次,厦门的医生给我开的是些什么眼药啊:抗细菌的氧氟沙星滴眼液、氧氟沙星眼膏,抗病毒的阿昔洛韦滴眼液,另外还有一种促进角膜修复的“表皮生长因子滴眼液”,每次费用都在CNY100元以上。这是彻底把我的眼病当做感染,抗细菌抗病毒齐上阵!

我在厦门看病的医院,是厦门人民公认的“正规大医院”,正在评审“三甲”的。而且我每次都是挂的专家门诊号,难道正规大医院的专家也会误诊?

我遵照医嘱,每晚睡前涂药,连续半年,然后停药到现在又过了半年,整整一年我的左眼风平浪静。这充分说明加拿大蒙特利尔医生对我的诊治是正确有效的。而中国厦门医生给我开的眼药为什么也能在两三天内起效?原因同理,只是那些眼药水和眼膏的润滑、保湿作用以及“表皮生长因子”的促进。我白白承受了那些抗菌素与抗病毒剂的副作用。而每次一旦停药,角膜又未能完全修复,这个病就一次一次recurrent了。

回想起来,我心中庆幸自己移民到了加拿大,否则如果继续在厦门,我很可能继续被这个角膜炎重复折磨,同时重复接受那一大把抗菌素抗病毒剂的无端洗礼,另外还要重复哀叹:为什么我的眼疾如此顽固?!


以下总结:
1,今天我写下这些文字,主要是想跟各位移友分享自己的病历,用事实告诉大家:至少,我亲身经历的加拿大眼科医师,医术比中国“正规大医院”的专家眼科医师要高。从我个人主观感觉来说,这边眼科的各种器械也更复杂,看起来貌似更先进。见微知著,希望各位同胞对有争议的“加拿大医疗系统”增加点印象分,强化些许信心。

2,无论什么时候,我们此等没有接受过医学专业训练的人,最好都不要自己给自己当医生。在中国,许多本应是处方药的,却能随便购买,这应当看做中国医疗系统的一个弊端。身体有不适就自作主张在自己身上用药是不明智的,尤其对于眼睛这种重要且精细的器官。那些自己没有亲身罹患的疾病,也许我们一辈子永远都不会知晓世界上存在这样一种病。有了病,还是把自己交给专业的医生吧,尽管医生也常常不能100%可靠,但我们自己更加不可靠。设想一下:如果我此次复发,为图省事就以之前几次看眼病的药方自己抓药来用,会是什么下场?

3,当今中国大陆医界,有强烈的滥用抗生素倾向,这样说,我相信大部分人不会反对。在我的这个眼疾病例中,也得到了印证。在中国,不管你是小感冒大发烧,只要是个什么“炎”,医生的标准处方就是:抗生素+抗病毒剂。而在加拿大,小孩即使肺炎发烧,带去看急诊,医生也可能会“不作为”得让你生气,直接把你打发走:“回家多休息、多喝水”,让你调动自身免疫能力去跟细菌病毒对抗。

4,最后一点,我想谈谈大家争议很多的“加拿大急诊不急”的弊端。当你患病挂了急诊号,焦急地坐在候诊室里,却不知道何时能轮到你,动辄让你废寝忘食,这确实能让人郁闷到发狂。我想,急诊不急,除了反映出当班主持急诊的医生人数太少,也可解释为医生对待每个病患都投入很多的时间。从好的一方面考量,这种状况虽然让人等候浪费时间,但也比较能确保每个医案的医疗质量,避免医生处于过大的工作压力下。
在我的印象中,中国的“正规大医院”,每天总是门庭若市,不管门诊、急诊,不分平日、周末、白天、晚上,经常都是排了长长的候诊队伍;有些专家门诊虽然限定了一段时间内的挂号数量,但他们的工作强度仍然要大大超过加拿大医师的工作强度。我认为中国的这种状况,一方面反映了人口过多的国情,另外也应归咎于人们对社区小医院、小诊所信心的丧失。“正规大医院”有限的医疗资源,就这样常常被挤爆,医生容易处于超强度的工作压力下,难免降低了医疗质量。
反观加拿大,社区小诊所的医生也是“正规”的,比较能让人放心,如果遇到专业性很强的
疑难杂症,再转到大医院不迟。虽然等候急诊常常要被迫排队很长时间,但如果你是紧急程度比较高,还是能很快给你诊治,例如我遇到的那个脱臼男孩。
衷心希望大家身体健康,看医生的机会少少,这样也能让那些实在需要看医生的患者减少等候时间。

春眠不觉晓 发表于 2010-2-5 13:40

看了有益的文章还是要顶下.
至于国内的医生,怎么说呢,基本就是开药单和开检查单.都是明规则吧,开药都是有提成的.

lindanjam 发表于 2010-2-5 14:32

同感!
去年回了趟中国,临过来前喉咙痒咳嗽得厉害,坚持不吃药,但十几天了不见好(当时H1N1还没出现),于是见医生(在国内)。主任级医生检查后说我这是过敏性鼻炎引起的,不吃药要咳上半年才会好(说得我怕怕的),给我开了10 天的药,五百多人民币,其中竟然有激素类的药。我不太信他的结论但经不起他的忽悠,折中只买了5天药,两百多RMB。冷静之后,我不相信那是所谓的过敏性鼻炎引起的咳嗽,所以我没吃他开的药。经过十来天的痛苦咳嗽,竟然不治而愈了!:D

2cents 发表于 2010-2-5 15:13

呵呵,楼主久病成良医,有些东西写得很转业哦,关键是问题解决了,恭喜一下。

zh001 发表于 2010-2-12 02:37

羡慕楼主的好运气,最终病还是治好了。我的眼疾到现在还没找到对的医生。

2004年,眼底出血,在上海五官科医院就诊,本以为是没希望的,但医生给了一点中成药,居然把血完全吸收了。当然血出的不多也是有可能的。

2006年,再次出血。因在加拿大刚找到一份工作,犹豫了半天没回去,就在这里看的病。看了两个专家,其中一个还是Westmount的视网膜中心的医生,看了半天什么治疗都没有,说是没看见血,只见了疤。要是有以前收血的药,也许不能完全痊愈,但至少那个疤的面积会小一点。可是我什么也没有,让家人从国内寄快递寄了点,可那也晚了几个星期了。因为我从未想过这的医生会一点药都不给我。

2007,剩下唯一那只能阅读的眼睛突然视线暗淡了起来,我马上约了Westmount的视网膜中心的医生,他检查后说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治疗都没有,什么药也没给,真是浪费了我几天时间。立即一张机票回去了,最后一只眼睛了,说什么都要试一下。在上海,同样的医院,同样的医生,一盒药60人民币,一个疗程就好了,视线又恢复了明亮。回到加拿大,不甘心,拿着药去药房一问,居然还有卖的。

现在试图找其他的眼科医生,打了电话,说我在等预约的waiting list上,要到4月份才能知道什么时候的约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医生,更不知道能见到的医生是不是right。希望有楼主的运气,让我保住我最后那只可阅读的眼睛吧!

ZHANGWH 发表于 2010-2-12 07:55

LZ是幸运的
即使在一个好的医疗系统里,也不是每个医生都是好医生,你碰到了好医生
即使是个好医生,他也有失败的病例,你不在你的好医生失败的诊断病例中

中国好医生多的是,你没有被选中.
加拿大失败的病例无数,你也没有被选中.

yuqi 发表于 2010-2-12 10:43

反面教材

我来给大家讲一个蒙特利尔庸医的故事:我女儿体育课意外摔伤,膝盖摔破一大块,我到带她到诊所,排队1小时,见到一个温文儒雅的医生,消毒过后要包扎了,您猜怎么着,他拿出一块透明的胶布,说时迟,那时快,直接贴在了患处,还说:我就喜欢这个产品,你能清晰地看到你的伤口。以我们的经验,应该先贴沙布呀,我想或许人家加拿大有了新的发明,新的产品,不用贴什么纱布。我就这样将信将疑的回家了。结果一天后,从外面可以看到伤口在感染,我又去了附近的CLS,碰到一个护士,护士看到后无语,摇头。。。我女儿经历的痛苦的撕胶布的过程,然后护士土药膏,贴纱布,最后才是那个透明胶布!至今那个疤痕还清晰可见!

april6 发表于 2010-2-12 10:51

我在中国看病的经历

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是,去年还在哺乳期间,我下腹疼,去广州陆军总医院看医生,二话没说先让我去照个YD B超,医生必须要看到B超的单子才能给我进一步摸下面,之后猜为“附件炎”,她没确诊。

即使我跟她说了我正在喂奶,她还是叫我吃抗生素,她就是说不喂就不喂呗,你小孩不吃人奶几天不会S的。

我真的宁愿疼S,也不想让我小孩断奶,所以当面就把她给我开的药单给撕了。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

后来再过一礼拜,我没吃药就好了,不再疼了,我就怀疑是还是之前太操劳了,抱小孩累的,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我觉得加拿大医生至少会先问你是不是哺乳或者怀孕的,开的药会不会危害小孩子。中国的妇产科只想赚你的钱,管你啥跟啥的。

yuqi 发表于 2010-2-12 11:00

再来一个案例

去年我左眼突然无名水肿,不痛不痒,就是上眼皮水肿,一大早去诊所排队2小时,先是一位实习大夫,拿着小手电照来照去,问东问西,没有结论,找来指导医生,又是一通检查,说不出个一二三,然后就让我回家观察,就这样我捂着左眼上班,第二天还不见好,又去,换了一位医生,2分钟,然后带我去买了一种非处方的药,后来知道是抗过敏的,吃了两次后就见效了。反正,这里的医生素质良莠不齐。他们保守,开要谨慎,但有时很误事儿。

lindanjam 发表于 2010-2-14 19:42

各有利弊。
其实国内医生经验丰富,但他们当中有些人(不是全部)过于利欲熏心,一元能看好的病非要给你10元的药。为了让病人觉得医术高明,见效快,烂用抗生素。
页: [1] 2 3 4 5
查看完整版本: 赞扬我所亲历的加拿大医疗系统——我在蒙特利尔诊治眼疾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