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圣叹 发表于 2009-11-30 13:47

父母之命 扼杀天性?

父母总想孩子走一条不苦的路,所以竭尽所能地位孩子安排,那么孩子,是否就真幸福了呢?

---------------
我眼中生活在美国富人区的华人孩子们送交者: 水中鱼 2009年11月23日18:50:18 于 [新 大 陆] 发送悄悄话一)

  年初,我被调去全加州最好的学区:Palo Alto学区。那座城市风景优美,文化氛围浓郁,因为靠近斯坦福大学而闻名全美。而最闻名的恐怕还是它的房价吧,很破很烂很老的独立屋都至少在百万以上。这里插播一段,有一个学生的家长从前是住在得克萨斯州的奥斯丁的,十多年前她在那里买了一套很大很新的独立屋而且是那座城市最好的学区的也才十几万,为着心爱的人她从奥斯丁搬来Palo Alto,可是她的准老公迎接她的婚房就是一幢很破很老很小的房子,她说那个时候她的心都凉透了,大概用了长达三年的时间她的心理才调适过来。可是我们老师们都说,你啊,这么幸福,可以在这个北加州最贵的区域拥有自己的独立屋。幸福啊幸福,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

  犹记得刚到美国不久的时候,有一次一个朋友开车带我去斯坦福的购物区买东西,我看着那著名的购物区高档的店面精美的物品高昂的价格,当时那个还比较世俗的我感觉特别的艳羡。今天的我每天开车穿梭于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看惯了这里的一草一木,内心已逐渐变得波澜不惊。是的,我在很多人认为是离幸福最近的地方工作,我有很多机会接触生活在这里的成功人士了,但是离真实越近的地方,却越可以剥去华丽的外表看清里面的实质。那实质是什么呢?真的是幸福吗?如果我能够,我会想要在这座城市买一座房子安家,然后生一个孩子,让他们从一出生就享受最高的起点吗?这对我未来的孩子真的就是一件好事吗?


  当然,这个如果对于现今的我来说只是海市蜃楼。今年全美的房价因为许多还不起贷款的人而一降再降,在整个美国房市来说,今年是买方的市场。可是这个说法在 Palo Alto是不成立的,全美房屋价格的下滑对于这个特殊的城市丝毫不起作用,这个城市依然是卖方的市场,依然是一幢又老又破的房子有很多人去竞争,依然是不会低于一百万的起价~我没有这个能力去和别人竞争,即便有,现在的我,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了,因为。。。。。。有必要吗?没有必要;值得花那么多钱去买吗?当然不值得~

  (二)

  “凯文,你家的house大吗?”

  “当然,我家的house很大,有两层楼呢。”凯文很自豪的声音。

  “我们家的house也有两层楼,而且还是新的房子呢。”丽丽也不甘示弱。

  他们又同时把头转向同车的莎莎,同声问她:“你们家的house呢?”

  “我们没有住house, 我们家住的是apartment.” 莎莎怯弱的声音。

  “哦~~~”两个孩子不再理睬莎莎,继续交流他们的大house 去了,一旁的莎莎显得很落单。我从后视镜里偷偷观察到她的样子,耷拉着头,很不开心。

  过了大概两三分钟的样子,我突然听到莎莎大声打断了凯文和丽丽的交谈,她用很骄傲的语气说:“你们知道吗?我们家虽然住的是apartment, 可是我们家的apartment很大啊,就象house一样大,真的,我不骗你们。”

  凯文和丽丽发出很嘹亮的笑声,认为莎莎在骗他们,他们只是短暂的大笑了一下,然后又继续相谈甚欢,一直到我开车到达中文学校,他们一路上再也没有和莎莎说过一句话。下车以后,莎莎跟在凯文和丽丽的身后,低着头很慢的走啊走啊,小小的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是位于Palo Alto一所中文学校的中文老师,同时,我还是我的学生们的司机,负责把他们从英文学校接到我们的中文学校。美国的学校不象中国,一般在下午两三点钟就放学了,而学前班的孩子则放的更早,大概在正午左右就放光了。如果是双职工的父母家里又没有人能照看孩子的,就只能把小孩放到一些课后辅导班,比如我们的中文学校,既解决了没人照看孩子的问题又能教他们中文,是这里华人父母的首选。象上面的戏码,每天变着花样的在我的车上演出,不是比较房子了就是比较去玩过的地方,要么就是比谁的学校更好。父母亲就是为了他们的孩子有更好的受教育机会才会在这座寸金寸土的城市安家的,自然的,这里的学区已经非常的好了,可是从我的学生们的交谈中,我知道了这座城市还有两所最好的学校,一所在北区,一所在南区。北区的叫“Walter Hays”, 南区的叫“Hoover”. 显然的,有幸在这两所学校学习的孩子非常的骄傲,而没有在那里上学的小孩会很嫉妒那些幸运的孩子。我经常会在内心深处感叹,这些孩子的父母已经给他们创造了那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他们还要互相较尽,比来比去的呢?这些攀比的习惯,究竟是他们的天性还是因为在这座城市耳濡目染,受到他们的父母的熏陶而来的呢?我从他们身上发现了一样很要命的东西,就是势力。势力是一把双刃刀,伤到别人的同时也会反过来深深的伤害到自己,因为当你无法占有绝对的优势的时候,你就会被那刀刃所伤。这样小的小孩子,如果他们要这样的比较着过一生,那么他们的一生就注定了会很不快乐,每每想到这些,我就会很难过。

  有一天上课,让学生用“原来”这个词造句。为了启发他们,我就这样和他们说:“有一次,我的花盆不知被谁弄倒了,花叶和土洒了一地。我很生气,以为是楼下的小朋友捣乱弄的。但是有一天早晨,我看见有一只小花猫趴在我的花盆边上,用爪子在玩我的那些花儿。哦,原来是小花猫把我的花盆弄倒的哦!”如果是我的童年时代,听到老师这样说,我一定会笑起来然后想这只淘气的小花猫是什么样子的呢?真是一只可爱的小花猫啊!可是当我讲完这些以后,有一个学生突然尖声说,老师,原来你住在 apartment里面啊!我说是啊,怎么了?我看见我的学生们面面相觑,交换着诡异的眼神,然后就都不说话了。那一刻,我感觉我被伤到了。我可以忍受成人世界的势力,可是我不能忍受孩子的势力。人之初,性本善,是吗?真的是这样吗?

  (三)

  这里的孩子他们希望自己将来做什么呢?有的时候我真的很好奇他们对于自己的未来是否有了明确的目标,是否一如他们的父母那样立志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今天下午学生作业完成的早,利用那一点剩余的时间,我和我的学生们有了几段对话。

  最近一直在忙着准备学期结束的performance,自己看看,好象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比如歌曲啦,服装啦,道具啦什么的,可是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有所遗漏。改完他们的作业我就在那里苦思冥想究竟少了什么,随手在黑板上画了一个美女,长发飘飘长裙飞扬,就这么左看右看的,突然灵感就来了,我用绿色的笔在美女的头上画了一个用叶子编成的花环。犹记得学生们在课间戏耍的时候曾经在后院收集满地的落叶编织成美丽的花环戴在头上,那一幕又回到眼前,如果让她们每人自己在家编一个花环,表演的时候戴在头上,与我精心准备的歌曲意境竟是十分的吻合。

  我相信她们一定有这个能力把花环给编织好。美国学校很重视学生的动手能力,所以这里孩子们很多东西都是自己做的,大到准备演讲用的电黑板,小到戴在手腕的手链,他们能自己动手就绝不会去买。比如母亲节我就亲眼看他们自己折精美的纸盒自己动手做礼物,完了还画个包装结,这一点我是自叹不如的。

  我的一个很会画画的学生看见了我画在黑板上的美女,就很高兴的也拿了支笔在黑板上面画了起来。只见她寥寥几笔,一个简洁的跳芭蕾舞的女孩子就跃然黑板之上了。我知道她一直在学画画,就问她长大了是否想当画家。她先告诉我说虽然她画的还不错,可是和她一起学画的一个同学已经在全美的比赛中获奖了,拿了两百多美金的奖金,她觉得自己不如那个同学,所以她不会成为画家的。我接着就问她有没有想过将来读什么大学?她很肯定的告诉我第一志愿是斯坦福大学,第二志愿是戴维斯大学。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的父母希望她长大后可以学医,做一名医生,或者就学法律,做一名律师,她还告诉我戴维斯大学的法学院非常的好。我问她你对医生律师了解吗?你真的确定你会对这两门学科感兴趣吗?她的回答是学医或者学法律出来工作会很好,薪水也会很高,所以她一定要选这两门。这是一个个头不高,才九岁就戴了厚厚眼镜的女孩子,平时的兴趣就是看英文小说和画画做手工。我想象她长大后成为一名医生或者是律师的样子,觉得倒也可以接受。

  我接着说如果上了斯坦福大学那学费可不得了啊,她立刻告诉我斯坦福一年的学费是多少,她说她的妈妈从她一出生就已经为她存学费了,她甚至还告诉我具体存了多少的钱。这时旁边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小丫头也叫着说她长大后也要上斯坦福大学,并且她也知道她妈妈给她存了多少学费。这个小丫头不仅漂亮还十分聪明,画画钢琴舞蹈溜冰样样都学,还都学的很出色。她的妈妈很晚生她,在她身上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在班上她虽然年纪最小,可是中文学的最认真,成绩也数一数二。我笑着说那你长大后做什么呀?她就说画家钢琴家她都想做,当然律师医生也不错。这个好强的小丫头,我相信她不论做什么都会做的很好的。

  我问她们现在会花这笔学费吗?她们都坚决的摇头说不花,因为她们从来都没有自己花钱买过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是父母买给她们的。有的时候她们表现好了或者帮父母做家务事了,父母会奖励她们几块钱,她们把那些钱存起来也不去用。我觉得在不乱花钱方面,她们的父母是教育的非常成功的。当然在帮孩子设定未来的人生目标方面,她们的父母也可以说是花尽了心思,从一点小就给孩子灌输了很强的意识。比如当医生律师,我当然相信这绝对不会出自于孩子的本意,她们还那么小,怎么会想到那么远呢?我在她们那么小的时候,还觉得卖冰棒的工作很好呢,将来长大了也要卖冰棒这样就可以天天有冰棒吃了。这里的华人家长们多数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够成为医生律师,说穿了就是这两门职业的社会地位与收入都很高,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过着好的生活。

  我在这里读大学的时候,有一次作文课,老师拿给我们一篇文章,让我们读后写感想。那篇文章大概是说一名华裔的孩子,从小背负着父母让她做医生的梦想在生活,后来她虽然顺遂了父母的心愿考取了医学院,可是她发现自己实在是不喜欢学医,读到一半就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辍学了。后来她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学了新闻,最终做了自己感兴趣的工作,活得非常快乐。我记得我当时的感想就是说父母过多的期望和爱会给孩子巨大的压力,这样其实是不好的。即便孩子按照父母的意愿去生活了,当他们有一天明白过来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的时候,一定会很遗憾痛苦的。做人最快乐的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天马行空,恣意遨游。也许这样的人生不如父母设计的那般完满,可是自己循着理想而去,即便是挫折也是美丽的,就好象和声里面的属七和弦因为多了七音而多了一份不和谐,可是也正是因为这份不和谐在它最终进行到主三和弦的时候才会有一种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取得一个非常完满的终结。

  音乐如是,人生亦如是。

金圣叹 发表于 2009-11-30 14:00

老金认为,真正爱子女的父母,就只能这么做--安排孩子当富翁,当孩子喜欢当乞丐的时候,还可以选择当乞丐。。。。

但如果父母安排孩子当乞丐,而孩子喜欢当富翁的话,那就无法达成心愿了,这样父母和孩子都会遗憾的。。。。

所以,不用犹豫,给孩子给最好的。。。。

2dian 发表于 2010-1-9 09:08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父母之命 扼杀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