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lei00 发表于 2009-11-15 00:16

蒙城夜话

白色的泡沫在琥珀色的酒液上堆积。男人操起酒瓶猛喝一口,眯着眼看着晃动的瓶子带起越来越多的泡沫冲刷着玻璃瓶壁。这酒很适合中国移民,所谓的清爽,带着似曾相识的故乡啤酒的乏味。凉凉的,缓缓的酒液在干涸的躯体中趟过,慢慢蒸发在蒙特利尔的夜晚中。

正当男人细细品味着若有若无的酒劲,女人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跟我一起去洗衣房。”

“就在楼下也要我一起去?”嘴里含着一口酒,男人半大着舌头吐了一句。

“我不喜欢地下室。”女人端着洗衣袋撅着嘴看着男人。

“好吧,好吧。”男人拎起没喝完的啤酒瓶,站起身来。“当初要租这房子的可是你哦?现在你看,这么大房子楼上楼下就我们两个。去个地下室也要拉上我。” 只有借着酒劲,男人才敢适当的抱怨一下。

“你说什么?”女人不高兴了,“这房子可是我们一起决定租的,你敢说是我决定的?”

“当然,当然,是我们一起决定的”男人在白热化之前,迅速开始降温,不想毁了渐入佳境的飘飘欲仙的感觉。

“我陪你下去。”男人走到女人身边,半搂着女人,轻轻在女人雪白的脖子上吻了吻。女人恩了一声,闭起眼,半抬起头,脖子在男人的嘴边轻轻的摩擦了一下。这个瞬间矛盾似乎完全消散。男人的手开始在女人的腰畔游走。“先把衣服洗了。”女人笑着躲开。

楼梯发出轻轻的嘎吱声。女人走在前面,捧着洗衣袋。男人在后边搂着女人的腰,哼哼着不成调的某个曲子跟着。随着一声咔嗒声,电灯照亮了地下室一小块区域,几步之外仍然一片黑暗,在黑暗的尽头就是洗衣房。白色的门框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起来像个大口,敞开着等着两个人的到来。

几个星期前洗衣房的灯就不工作了,男人至少三次夸下海口说要修理,但2个星期过去了,洗衣房依然只能借用地下室那盏白炽灯发出的微光。

女人忙着设置洗衣机并把衣袋中的衣服分拣后倒入洗衣机。男人上下打量着这间甚少光顾的冰冷的洗衣房。所谓打量也只是眨着眼睛在漆黑中呆站着转眼珠子。

“好啦,我们走吧。”女人设置完所有程序,开始走向洗衣房门外。见男人没应声,又接着说:“我要走了,一起上去吧。”跨出门槛是随手关上了灯。黑暗迅速笼罩在整地下室和洗衣房。借着楼上依稀的灯光,女人开始小跑往楼上走去。

“你自己出去了,就把灯关了,却把我留在了黑暗里。”男人在后面徐徐的说。

“你也害怕了吧!”女人不回头,三步两步跑上了一搂。男人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楼梯依然嘎吱嘎吱的,但似乎更响了。男人缓缓移动的身躯挪回到了原先坐过的沙发上,然后一言不发坐在那里。

“怎么啦,不高兴啦?”女人边整理东西边问。见男人没反应,便不去理他,径自走到电脑打开文学城看起了今日八卦新闻。

一声长长的蜂鸣声从楼下传来。

“衣服好了,你转到烘干机去吧。”通常一上八卦栏目,女人就再不愿意离开电脑。催了两遍也不见男人答应。女人转过头去看见男人仍然坐在沙发上不动。哼,酒量不行,还偏要喝。女人脑子里飞快转过无数关于蒙城宅男的经典台词。

无奈之下,女人从椅子上站起往地下室楼梯方向走去,同时不忘转头再看一眼新打开的八卦页面。

不情愿的穿过微光的地下室,女人走进寂静的洗衣房。红绿色的灯在洗衣机面板上交替闪烁。程序出错了,有东西卡住了。

女 人蹲下,打开舱门,开始顺便检查未洗完的衣服。洗衣机玻璃舱门的倒影中,女人看见一只啤酒瓶在角落中闪烁。女人转身,在昏暗的墙角处,酒瓶捏在男人的手 中。男人耷拉着脑袋在墙角缩做一团。正在女人惊愕之际,男人的话音响起,不是从眼前蜷缩的身体中传来,而是隐隐的从楼上传来,冷冷的,一种震动的声波“亲 爱的,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了!”

沉重的脚步声,然后是楼梯的嘎吱声穿过地下室冰冷的空气直钻进洗衣房。

灭绝师大 发表于 2009-11-15 11:15

鬼?
逃!
:eek: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蒙城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