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username 发表于 2008-10-8 09:17

新搬的房子里面有 bedbugs (臭虫),怎么办?

新搬的房子里面有 bedbugs (臭虫)。没有有人有相同的情况?该怎么办?在我搬进去之前房东是知道他的房子有臭虫,但是没有告诉我。现在请了专业公司杀虫,但是效果并不那么好,而且楼上楼下交叉感染,房东为了不吓到别的住户,不愿意整栋楼杀虫剂。我咨询了住房委员会,但也没有很好建议,只说与房东交涉,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可以告他们。整个过程房东态度还好,现在也没法搬家,否则势必会把臭虫带到新公寓去。怎么办阿??

leafy1327 发表于 2008-10-8 17:59

去年我有过一次“臭虫惊魂”

我将我自己去年的“臭虫惊魂" Paste 在此, 不知可有启发 或帮助?


臭虫惊魂记

大约从六月底开始吧, 我的手臂上开始出现一些红疙瘩, 开头只是出现一两个, 很像蚊子咬的似的. 七月一号拿了朋友的六月份坐车卡( 因为每个月头一天还能用前个月的月卡, 故记得很清楚)专程跑Chinatown买了支日本的专治蚊虫咬的 " 无比膏" 来搽. 可是越搽越多, 我只好去看医生. 一个, 两个, 三个... 家庭医生, 医院的急诊医生, 皮肤专科医生都看过两个; 防过敏药, 抗生素都吃过了全都不管用, 药膏呢都有四五种之多且一种比一种药性强. 红疙瘩不但没退下去反而越来越多, 我的两个手臂, 脖子周围和肩膀附近红肿一大片,奇痒无比, 我的精神快要崩溃了!!!
开头我埋怨菜园蚊虫多咬的, 菜园不去可以的话就不去了; 跟着抱怨家里地毯太老旧藏污纳垢, 把电脑房的地毯拿掉, 去买来硬木板铺上, 还刷了新漆, 再做另一个小房间, 又借来机器把余下的地毯洗个干净! 如此这般折腾了一个月有余, 累都累坏了, 还有那精神摧残, 苦不堪言! 可仍然于事无补. 皮肤科医生说是" Insects bited---虫子咬的" , Insects种类很多, 究竟哪一种? 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八月中下旬的一个晚上清晨三点起来去撒尿, 觉得肩膀上有东西在动, 把衣服脱下来一看, 一个虫子在哪里啊, 我马上用手把它一捏, 血迹染了我的衣服一个红点, 我把手靠近鼻子一闻: 臭虫! 我的魂都没了! 我的妈呀, 折磨了我两个多月劳心伤财的竟然是臭虫!!!
我的魂丢了, 睡意全没了, 两条腿直发抖. 四十多年前我读初中时住在学校宿舍时被臭虫咬的那些噩梦又再在脑海出现了! 我变得六神无主脑子一片空白, 浑身软绵绵的真想大哭一场. 我唯一能做的是站进浴缸, 把浑身上下脱个精光, 从头到脚洗个透彻! 然后, 管不了天还没亮啦, 将床上的东西小心的分批放洗衣机里用大热水洗一遍, 换上几乎全白的床单和枕头套. 第二天晚上我再一次以身试法, 又去睡那张床, 不过这次我无法入睡了, 而是每隔15-20分钟起来一次抓虫! 我前后捏死了10个大大小小的臭虫后再也无法做下去了, 起来把衣服脱在床上去洗澡---我担心藏在衣服里的臭虫掉在过道的地毯上---我欲哭无泪, 回想来加拿大三十多年, 这个房子买下来也正好三十年了, 每次从中国回来后, 我都把行李放在车房地上, 底下垫张大塑料布, 将所有东西用热水洗过后才敢放进房间里, 怕的是蟑螂被带回来这里的家! 三十多年相安无事, 这些" 不速之稀客---臭虫" 哪里来的呢? 自从三个女儿出嫁后, 她们已不再回这个家睡觉了. 唯一来这里过过夜的, 是2004年一个从中国来这儿自费读书的女学生在我的电脑房间的小床睡过四五个晚上, 她嫁到美国去都两年多了; 还有一次是去年八月初,一对移民加拿大已二十多年的夫妇从Calgary 路过此地去纽约时停留过一个晚上, 都相安无事啊. 最后一次是今年的五月底一对夫妇从中国来加拿大参加自费留学的儿子的大学毕业典礼, 在我家睡了三个晚上. 由于我的主人房是张双人床, 其它两个房间里都只是一张单人床, 我把我的双人床让给这对夫妇, 又让他门的儿子睡另一个小房, 我反正是一个人, 睡电脑房的小床好了. 不过后来才知道, 因为那时当父亲的正发着烧, 是他在小房一人独睡, 妈妈和儿子倒着头睡那张双人床睡过三天.
如果我说是他们带来的臭虫, 他们一定说我疯了, 这对夫妇住广州白云山麓几百万一套的高级复式楼房, 该不可能有臭虫罢. 可是看到他们一进门就用热水和洗涤精洗过杯子才用来喝水, 据他们说即使那么高级的房子也是到处是蟑螂, 家家有消毒柜. 他们以为加拿大也一样了. 可没听他们说他们家里也有臭虫啊. 要不然是那个在加拿大Sudbury读书读了三四个年头, 四五个男孩挤在一间公寓里的儿子带来的? 那几个学生都是中国人, 年年回中国, 还别说真有可能哪一个人将臭虫带回来哦. 你可以再想象一下: 几个单身男人共用同一个厨房, 洗手间, 衣服鞋袜到处乱放的那个样子, 2004年冬天我带那个女学生找房子时见识过了. 所以是那个大男孩带来的就一点也不奇怪. 否则会是谁?
我到网上找了一下, 原来一个臭虫一生可能下75-200个以上的卵, 可分四五代完成. 而这些卵变成小臭虫到长大成大臭虫大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的时间, 足够繁殖了好几百个了, 我几乎晕了过去!
怎么办? 把床垫扔掉买套新的? 跑了好多个地方, 找同样大小和厚度, 质量也相同的俩件头双人床垫, 都要一千多加元( 如果不相同的话, 我原来所有的床单等等用品就用不了了, 还得买新的), 这套床垫也是一千多加币买来的, 还新新的呢. 怎舍得把千多加元扔垃圾桶?
找人来杀虫吧, 电话打了老半天, 说是要杀臭虫( Bed Bugs), 头一家公司叫我等15分钟, 他再打回给我. 等了一个多小时电话铃都没响过一声. 大概是这位西人不懂Bed Bugs 是何方神仙, 不懂如何去杀. 只好再找别人来做咯, 一问价钱: $400.00 plus Tax, 吓了一跳, 这么贵! 再找吧, $650.00 加税! 见鬼啦, 我只要做一间房间而以. 只做一间房人家不肯做, 要做就全部!!!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索要$245.00+Tax 做一间房, 条件是拿些完好成个的臭虫给他看, 人家还不相信真的是臭虫呢. 那个晚上抓的10个臭虫早已血肉模糊了, 要完好的臭虫? 还得再去抓一次!
费了老大的劲儿, 把床挪离墙边一尺多远, 绕到床头那一边去看. 不看犹可, 这一看差点没把我吓得个三魂出鞘背过气去. 因为床头的背后很多只臭虫在可怜兮兮的兼且虎视眈眈的等着我哪, 因为我已经有一个礼拜没来" 捐血" 了!?
我找来一个空药瓶子和一盏有根长长电线60瓦的灯, 一只一只的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放进透明的瓶子里, 足有20来只, 都还在瓶子里转悠转悠着呢. 我把瓶子移到灯的上头本想只是看个清楚, 没想到的是这些已经饿得奄奄一息的虫子突然打滚乱颤, 才几秒钟功夫, 都不动了. 哦, 莫非是这个60瓦灯泡散发出来的热气将它们 "B.B.Q"了. ( 有图为证)
可怜我天天在家用大热水洗东西, 晒东西; 我祈祷上帝保佑这些臭虫没弄得别的房间都有. 我几乎用哭着的声音打电话给远在多伦多的女儿, 像一个罪人似的对她说, 希望在还不知情的情况下没把臭虫带到多伦多的女儿家里, 因为八月上中旬我去过她那里住了好几天.
有人在九月四日来杀过虫了, 可是希望又再一次变得失望: 喷过药后四个小时回来一看, 臭虫竟然不死, 我又抓到十只八只, 活的! 九月六日他们再来喷过一次, 又抓到了两只放进瓶子里" 供" 着罢, 看它没血养着还能活多长时间!? ( 据说即使没吸到血, 成虫也能活七八个月哩, 可怕不可怕? )杀虫公司于九月十日还会来, 且看效果如何罢. 反正我还有两张小床睡觉, 看来这两张小床还没有感染到, 因为两个礼拜不睡那张大床了, 身上的红疙瘩不用药也都痊愈了.
写下了这段经历的目的有几个:
1. 我不敢随便留外人住宿了, 尤其是..., 对不起, 虽然我也是从大陆中国出来. 可是我再也经受不起如此这般的折磨了. 每想起我躺在那里被几十只臭虫叮咬的情形, 我会四肢发抖毛骨悚然.
2. 让人们---租别人房子住的和有房子出租的---有个警惕, 做好心让亲朋好友住宿有时也会给自己带来损失. 金钱上的损失还是其次, 两个多月的精神困扰我几乎精神崩溃了.
3. 我如今采用双管齐下的办法: 一方面找人杀虫, 另方面这张床打算一年不用. ---我祈祷上帝保佑, 这些臭虫别跑进了Baseboard, 而又从baseboard衍生更多更多小虫,乃至扩散到整栋房子都是呵.
或者,等圣诞节东西减价时再去买一套新的mattress 和box spring算了.
这就是我两个多月以来身心饱受煎熬, 苦不堪言的惊魂故事. 我觉得我很无辜, 一时间朋友都不来我家了,我也轻易不去别人家里. 不要把这些虫子传给别人罢! 阿米驼佛!!!
http://by120w.bay120.mail.live.com/att/GetAttachment.aspx?tnail=1&messageId=954fc895-e4dd-44f7-ae11-0eb172ad4594&Aux=44|0|8C9C842172E4390|

http://by120w.bay120.mail.live.com/att/GetAttachment.aspx?tnail=0&messageId=954fc895-e4dd-44f7-ae11-0eb172ad4594&Aux=44|0|8C9C842172E4390|

leafy1327 发表于 2008-10-8 20:30

补充一下

我去年是这样做的:
我找来一家公司进来杀虫, 10天内来过三次, 跟着我去旅游走了15天. 回来后一直不用那间房间6个月之久. 过了年我买了另张新床, 原来的床放在另个房间作为客房. 头两次杀过虫后, 我还找到活的臭虫, 有两只臭虫放在一个瓶子里放了起码两个月还活着呢.
你和房东商量商量, 看有没有空房可以暂时住住, 让他们先去杀虫. 衣服要全部大热水洗一遍, 或用烘干机烘一次. 能搬走自然好啦, 但是你会把臭虫带到新地方去的; 如果我是业主, 知道你从有臭虫的公寓楼搬来我的房子来, 我也不肯把房子租给你, 这是实话. 将心比心啦, 当房客不易, 当业主也难啊! 房东明知道有臭虫可没告诉你, 是他不对. 你是能告他的罢; 可那些臭虫又是谁带进他的公寓楼的呢, 肯定是房客啦, 总不会是他吧?! 他又能告那个房客昵? 想一想吧, 你很无辜, 而他很倒霉. 我做一次好人, 为别人省几百块旅店钱, 却自个破费了上千元. 我还不敢对那个家庭的人说呢. 冤不冤啊!
希望你的问题早日得到解决.

noousername 发表于 2008-10-9 13:13

就是怕把臭虫带到别的公寓去,才没敢搬啊。可是这臭虫实在是太可怕了。房东坚持不肯整楼杀虫,那家闹了就杀哪家。我楼上杀虫,虫就到我家,我家杀虫,现在虫就到楼下去了,现在楼下杀虫,我家的虫觉得又多了。我都快疯了,每天都在不停的用热水洗衣服,床套,被套。。。烘洗衣服,床套,被套。。。还担心把虫带到别的地方,随身带密封袋装着全套衣服,到一个地方,只要有条件就换衣服。觉得自己都快疯了。

今天早晨起来一看脖子又是好几个大红包,不知道能怎样。。。

我楼上的邻居,杀虫公司来了2次,好像还是没干净,第一次应该是7周前来的,三周后又补了一次。。。

更正楼下一下,网络上说,臭虫不吸血也能活18个月。

我的名字 发表于 2008-10-9 15:27

二楼的注意!!!!

"1. 我不敢随便留外人住宿了, 尤其是..., 对不起, 虽然我也是从大陆中国出来. 可是我再也经受不起如此这般的折磨了. 每想起我躺在那里被几十只臭虫叮咬的情形, 我会四肢发抖毛骨悚然."
我不是看不起你,你有多少年没回过国了? 现在国内那个城市还有臭虫?拜托你,好好的补充以下卫生常识。也好好的擦擦你的“眼睛“,让你那蒙尘的心理好好的反省一下对大陆移民的偏见。别以为你出国了买房了是加拿大籍了就看不起大陆来的。难听我的话我不说了。估计有人会说的。

leafy1327 发表于 2008-10-11 10:00

我踩了您的尾巴了吗,“我的名字” ?

Post by 我的名字

我不是看不起你,你有多少年没回过国了?......好好的补充以下卫生常识。也好好的擦擦你的“眼睛“,......对大陆移民的偏见。别以为你出国了买房了是加拿大籍了就看不起大陆来的。难听我的话我不说了。

一楼的住处闹臭虫,他/她正在苦恼非常、彷徨无助,您不帮其出个主意,倒混淆视听、转移目标、把矛头对着我来了。
奇了怪了,我踩了“我的名字”您的尾巴了吗?!

《我不是看不起你》?!您是谁呀?我的米饭老板? 您看得起我时能升我职,提我工资吗?我已经有爷爷(Quebec) 奶奶 (Federal) 按月给我钱咯,打工赚钱是我的儿孙们该去操心的事。谢谢您啦。

《你有多少年没回过国了》我隔个两三年回一次中国,下个月又回了。可是我每次回去只担心蟑螂, 因为我住过的地方都有蟑螂!至于臭虫, Bedbugs? 我的 Bed 上怎么会有 这种Bugs 呢? 说真的,那两三个月来我的脖子上,肩膀上和手臂上被重复又重复叮咬, 痛痒难受,几乎想把那层皮扒了下来! 可就是没往“臭虫”上想过。直到我捏死了一只!我对一楼的遭遇感同身受,您呢? 反而对我的语病鸡蛋里挑骨头? 我离开中国三、四十年了,中文没有忘光光、1957年读中学时学了那么点点汉语拼音也还记得住用来打中文已经很不错、甚至飘飘然了,您对我这个老人家还期待什么?我生、长都在广东,别的地方还没去过呢。普通话更说不好,写出来的东西若有谬误之处,请多多包含!再说,如今的信息都是通过网络知道的啦,不用“行千里路,读万卷书。”跟有多少年没回过国了有必然的关系吗?《难听我的话我不说了》您尽管说吧,“不知我者,为我何求?”

《好好的补充以下卫生常识。也好好的擦擦你的“眼睛“,》我没看到您“以下”给我提供的是什么“卫生常识”;我的眼睛却是一年比一年视力模糊、老眼昏花了,“好好的擦擦”还能返老还童,火眼金睛乎? 谢天又谢地 !!!

《好好的反省一下对大陆移民的偏见》我写的”臭虫惊魂记”只是一篇日记, 曾经e-mail 过几个朋友, 可从没在报纸上投稿。今非昔比了,现在能从大陆移民出来的十有八九是社会的精英分子、非富则贵: 硕士、 博士、 博士后,是不争的事实。您跟我开什么玩笑,我何德何能有偏见? 但是2004年那个女孩儿举目无亲自费留学在此, 我带着她到处找地方住, 看到好几个人分住一套公寓楼的那个脏乱法, 印象颇深刻。 这个房间是夫妇俩人, 隔壁房间是男女朋友, 也有单身的都共用同个厨房、浴室, 却无人搞公共卫生的现象,却是事实。“我的名字”,您能够否认没有吗? 难道这是偏见?当然这只是某些人的作为,不要以一盖全。可我看到了好多个地方都差不多如此这般模样。

《别以为你出国了买房了是加拿大籍了就看不起大陆来的。》我好心想告诉一楼我的臭虫惊魂, 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跟出国了买房了是加拿大籍了何干? 您想在加拿大也来一场文化大革命、无限上纲么?

“我的名字”:实话对您说吧,我的命理里有两句话说我“帮人无恩情,反惹是非多”。百试百中!所以我让人说三道四、说长道短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您如果没有发烧、头脑还清醒的话,我的“臭虫惊魂记”字里行间已经告诉了您,我只不过是个动不动想“大哭一场”的老太婆罢了,您别跟我个“姥姥”较劲,帮帮一楼出个主意,把您的IQ用到该用的地方!!!



补充一下:最近从网上看到温哥华的公寓楼、旅馆早已灭迹的臭虫又卷土重来,而且来势汹汹,有人想到搞个大大的“桑拿”室,将家具放进去“烘”。有大公寓楼的业主或大财主何不效法效法、赚它第一桶金子?



一楼:你的情形很同情,还是想法给业主忠告,要整栋楼杀虫吧。你也搬不走啊 ,你的床、家具都有臭虫了,你去到哪儿臭虫带到哪儿,于事无补哦!除非你不要家具,只带洗干净的衣服,餐具。话又说回来,新地方就能保险没臭虫? 虽然我不知你是男是女,不过不瞒你说(可能又有人借题发挥了),我的房间虽换了新的床,但我还是睡小床,我回那个房间睡的话,总觉得身上发痒,难以安睡。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啊!



我家的臭虫大概是他们在多伦多住旅馆时带来的吧, 谁住旅馆小心了(开旅馆的又该骂我了)。

我的名字 发表于 2008-10-11 12:48

记得前段时间有人发过类似的帖子

楼主试着搜搜。好像是把床搬离墙面,四个床腿下面撒一些什么粉。祝你好运吧 。是在不成就只能搬家了,总比 挨 咬强 刚刚查到了, http://www.sinoquebec.com/bbs/showthread.php?t=438221&highlight=%B3%F4%B3%E6

那个叫leaf什么数字的,我不是存心要针对你的。你也别那么大火,毕竟一把岁数了。但是我也没踩你的尾巴,犯不着写那么多话来攻击我(反驳我)。看的出来,你也是个热心人,帮了不少人。我也不是搞什么文化大革命,别动不动就用写大字报的口吻来攻击和你意见不同和给你提建议的同志。还是那句话, 祸从口出。这不是,你一激动,又有了新的爷爷奶奶(什么federal, quebec之类)。再次声明,我没有攻击你的意思。我只是就话论话。

leafy1327 发表于 2008-10-11 16:00

好心应有好报!

我都来替一楼谢谢 “我的名字”吧,您提供的网页我也上去看过,您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我也谢谢您不再纠缠我的语病,算了就算了吧!大家都是中国人,离乡背井在异国他乡求生存,难噢!能帮忙的就互相帮个忙吧---我自己对自己这么说也这么做了。谁都有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哇,不是吗?我也曾经有过疑难事情写个帖子上来, 很快就有热心人发帖帮忙来了.多开心多好 !!!

如果我上次的帖子火大了烧伤了您,我道歉!

josee ray 发表于 2008-10-11 19:33

臭虫啥样,给个照片看看。

happyw 发表于 2008-10-11 20:35

2楼的帖子看着是别扭!在中国大陆20多年没听任何亲戚、朋友、同学、同事提起过臭虫这个词,到了蒙城真的是长见识了。在国内的时候倒是听一个在美国的同学说她的女儿从西人同学那儿传染上虱子了。
页: [1] 2 3 4 5
查看完整版本: 新搬的房子里面有 bedbugs (臭虫),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