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iu 发表于 2004-10-24 23:37

武大及武汉(zt)

武大及武汉


http://www.bbsland.com/images/line.gif
送交者:gbf
http://www.bbsland.com/images/line.gif


刚下过冰雹,傍晚时分却已是无限夕阳,坐在窗口,不禁摇头苦笑。我来
自气候变化有如女孩子火爆脾气般无常的武汉,却依然不能习惯英国天气
的变化,眼下已经是四月初,英国还是依旧的阴冷,冷得让我一口气吃下
了一个九寸半的deep pan pizza.吃完了却阵阵反胃,不知过多的cheese和
tomato是不是已经腐蚀了我的中国胃。返身上楼,站在窗前的阳光中,不
敢正对夕阳,英国的高纬度注定了让太阳变得刺眼而不温暖,仿佛这里的
太阳只能用眼球感受,而不是皮肤。这里不是武汉,我默念着。英国的一
切都令我不经意的想起了武汉,想起了长江,想起了武大,想起了那里的
父老乡亲。

从来都觉得武汉很美。不仅是眼睛见到的一切让我这样觉得,内心流淌的
血液更让我坚定。这种感情恐怕只有象我这样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才能体会
吧。武汉是大气的,以至于从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可以自由的跨越着世
界第三大河——长江,南来北往。小时候没有二桥,家住武昌的我要去一
次汉口还算是件很隆重的事情,要渡轮,或者是转公交车,印象中大概得
要近两个小时。每次过江的时候,都会好奇的看着那些拿着枪站岗的士
兵,然后怀疑枪里是不是真如大家传说的,没有子弹。接下来是数着飞逝
而过的大桥栏杆,很小就知道长江大桥是苏联人来建,可是还没完全建完
的时候,苏联专家就撤走了,剩下的一段是中国人民靠自己的力量建起来
的,最好的证据便是护栏的花纹,两种风格,代表着两个国家的努力。 到
后来我初二的时候,二桥修好了,我和最要好的几个女孩子一起徒步从岳
家嘴走到了二桥,再从武昌的二桥桥头,走到了汉口那头,又徒步返回,
记得那天天气真好,桥上很多游人做着我们一样的事情——徒步跨过长
江。记得走回来之后我吃了两笼小包子和两大碗糊米酒。几个女孩子撑得
东倒西歪,呼天喊地,坐在路边小摊子上站不起来。最后还不忘检查一下
脚底 ,看有没有水泡,结果是没有。

有了二桥,以及后来的白沙洲大桥,军山大桥,天兴洲大桥,以及正要建
设的阳逻大桥,才使得武汉这个江城,真正变通途。我相信武汉人无论到
哪里,都不会觉得别的城市大,因为武汉实在是很大,人口也实在是很
多,在这个有七百五十万人口,八千多平方公里的城市里,我们已经习惯
了它的大气,它的喧闹,它的凌乱,它的自由,它的美食。我可以为了吃
自助而到汉口的亚洲大酒店顶楼,虽然那里比较贵,但是在旋转的餐厅里
边吞着各种寿司边看江城,胃口却是奇好。也可以就近去凯威啤酒屋的一
家分店,28元就能吃到各种海鲜以及肉类的火锅,记得那里切牛肉和羊肉
的师傅好像没法停下来,一盘一盘鲜红的肉转眼就不知道被谁端走了。不
过那里最欣赏的是自己选择的小碗调料,海鲜汁,辣椒酱,还有些我不记
得名字的,和芝麻酱混合在一起,让我光吃调料也行。或者去汉口的巴西
烤肉,和水果湖的芭啦啦烤肉,两家风格比较接近,最喜欢里面的gg用长
剑穿着烤肉,然后围着餐厅一桌一桌的服务,和我后来在欧洲看到的巴西
烤肉真的没有分别。反而国内的味道更香,更浓郁。不过巴西烤肉里面的
waiters都穿着巴西球衣,很吸引眼球。但是芭啦啦烤肉里的菜似乎更加丰
盛,有一次还有清蒸甲鱼(或者叫鳖?),不过我没敢吃,看着那些甲鱼
一只只整齐的趴在盘子里,嗷嗷待吃的表情,总让我觉得挺别扭,也许它
长的太完整了吧,如果砍成我看不出形状的块,我倒很有可能会尝尝。否
则,那样吃也太有失淑女风度了吧,呵呵。它家还有蛋塔提供,不过自从
我自己在英国都能烤出香喷喷的蛋塔,也就不对它那么感冒了。

但是说起蛋塔,就不能不提武汉的葡式蛋塔,我在佳丽广场侧门那里吃
过,皮酥黄嫩,微热的时候隔着袋子都能闻到它的香味。五元一个,一个
就挺大的,爱吃甜食的我每次都要吃两个才罢休。在南京路那附近也有一
家,具体地点我就不记得了,我一向路痴。倒是武汉最有名的蛋糕店之一
皇冠里的蛋塔不够出色,不如它的耶丝塔,更不如它三元就能买到一个的
小pizza,which 堪称一绝,真的是经济实惠。它的pizza有很多种类,蔬菜
的,火腿的,水果的,我最爱水果的,各种水果丁陷在酥酥软软甜甜的饼
里,上面再浇上特制的奶油(或者是custard?)溶在口中,又不会太甜太
腻,各种水果,黄油,cheese,cream的香味混在一起,却是非常的和
谐。武汉mm哪个不晓哪个不爱呢?就算我在欧洲,吃过了最地道的巧克
力,最地道的hand made cheesecake,也还是对皇冠的小pizza赞叹不
已。

然而甜品终归是甜品,不是中国人厨房里的大餐。我曾听德国同学说,他
们吃螃蟹的时候,有时会在上面浇巧克力汁,不禁从胃到舌头一阵别扭。
也难怪,起码英国的食物就根本不能和中国的八大菜系相比,充其量只算
我们中国菜里的方便家常做法。当我的英国的同学吃着baked beans和
jacket potato就满足了的时候,我真是暗自庆幸,幸好我不用在英国待一辈
子。每当我从sainsbury超市的一排排货价旁走过,看到各种佐料最后都在
tomato sauce里制成了最后的罐头,便由衷的想逃脱。当我每次顶着妖
风,淋着雨走向学校的时候,头脑里总是浮现出武汉灿烂的阳光,滋润的
空气,以此来鼓励自己的双腿向前迈。不过有时候的确是无能为力,试想
象有人骑着自行车下坡都能被英国的风刮回来,就知道我当时有多艰难
了。

在英国吃不到辣的东西,也吃不到盐的味道,他们似乎口味非常清,独衷
那些浓郁的cheese味。这自然是苦了我这个武汉人,记得小时候也不能吃
辣,经常辣到流眼泪,可是渐渐的,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对武大门口的土
豆泥流连忘返,寝室mm每次出门都会为其他人带几碗回来。那里有好多铁
板烧都卖土豆泥,和辣椒花椒那些大料一起在铁板上炒,最后一块钱一碗
端起来吃,在冷冷的冬天里,只见每个人的嘴边都是热气腾腾。还有烤香
菇,烤玉米,和炸茄子。我个人比较喜欢香菇,又软又多汁,够辣够刺
激。我不是个勇于尝试的人,往往是别人告诉我什么好吃,我才会去买,
而那些别人没有向我提过的,比如油炸小原子,我就一直没有吃过,以及
那个肉加膜,终归是褒贬不一,让我不敢轻易尝试。而小锅贴饺子倒是属
于保留项目,经常会买。好像一块钱七个呢,浇上大排挡里兑过水的醋和
酱油,一样香。还有冰糖葫芦,虽然不是武汉的特产,但是绝对受学生欢
迎,记得看到好多男生买来给身边的女朋友吃,不过女生吃的时候得小
心,那个糖汁会化掉,滴到身上。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凉皮,最经典的一
家不在大排挡的摊子里,而在武测北门对面的一条巷子里,走到底,右手
边一家小店,里面料足,味重,分量刚好,还有免费的茶水,虽然就是茶
色白开水,但总能漱漱口吧。这家店是我们寝室的mm带我去的,这个mm
平时轻易不会出门,最近听说她在家里等通知等了三个月都没出家门,可
见其懒惰程度,最后却为了一碗凉皮而步行一个多小时,然后吃一碗,带
一碗回来,其美味程度,可见一斑。我知道我有点跑题了,但是提到小
吃,叫我怎么能就此打住呢?

武大周围的小吃,主要集中在原武测北门,就是武大正门的广八路上,和
原武测正门的广埠屯路上,原武水东湖边本来也有经典的小吃一条街,但
是在我99年进校(武水)的时候就已经被市政建设的人“好心”的移为平
地了。不过环境确实改观了很多,当我们走在幽静的湖边时,哪里还记得
起这里的地上曾经打翻了多少油盐酱醋。后来市政建设的人意识到武大门
口广八路,才是真正的大排挡老窝,于是便有了隔扇茬五的巡视清场,不
过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但是武大附近的餐饮业还是随着扩招学生的增
多,而越来越蓬勃发展起来。珞狮北路上的清真面馆,里面的拉面,汇
面,泡涨面,大饼,都很香,而且比较辣,符合武汉人的口味,只是有一
次吃过羊肉泡膜,那些泡在汤里的面饼实在无法下咽,不禁非常失望,猜
想可能是不地道的缘故,可后来又辗转听说,它就是那样的,只怪自己牙
不好,胃不强,吃不来。而522车站对面的龙回头烧烤店和红灯笼餐馆(红
灯笼后来改成网吧,估计是老板顺应市场变化需求而做出的反应),真的
是大受欢迎。我最初知道龙回头是因为它的肉串,后来发现里面东西还挺
地道,比如它的绿豆汤的确香甜而且浓,不是清汤里漂着发红或依旧绿的
绿豆(参加各大校园食堂的做法),它的桂花米酒也不错,不过我最推荐
的,是它后来自己推出的鱼香炒粉,3。5元一大盘,重要的是够辣,可以
在里面拣出上十段小尖椒,鱼香味很正宗。里面经常看到美女,不过我觉
得可能不全是武大的,也有武大gg泡来的外校mm,记得曾看到一个酷似范
冰冰的美女,托腮坐在桌旁静静等候,过一会一个一米八的男生走了过
来,这倒也不稀奇,180也不算什么,可没想到那个mm站起来,和那个男
生差不多高,着实吓了我一跳。由此推断她不是武大的,武大这几年里有
180 的美女吗?没有吧! 过了龙回头就是康桥饭店,名字有点气势,其实是
一小店,好像是湖南人开的,因为经常看到它的招牌菜是湖南###,这
也充分体现这几年川菜和湘菜在汉的受欢迎程度。店里没什么特色,但是
价格便宜,两人吃一顿十五元以下足够了,推荐菜谱里前两页的菜,家常
味十足。 后来同样在那条路上,开了间日本料理,装修风格很日本化,可
惜就是太日本化了,门都是一扇小小的木头门,还经常关着,要不是那天
我眼尖,只怕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看到它。估计现在已经关门大吉
了。而原武测正门外的店就更多了,吴名氏的烧烤,将大排挡合法化,我
们也可以正正经经的坐在里面,不失吃象的品尝炸土豆炸茄子炸香菇炸肉
串了。而附近的那个五星饺子馆,生意一直很好,不过我个人认为它家的
饺子不如楚留香的,也就是那个好吃不如饺子的饺子馆好吃,那个饺子馆
里的番茄猪肉,虾仁饺子,鱼肉饺子,卤牛肉,还有朝鲜冷面是我想换口
味时的最佳选择。事实上我并不爱饺子,也不爱面食,面食里我只爱热干
面,豆皮,汤包,烧卖,炒粉。如果它们能算面食的话。可是要吃这些地
道小吃,武大周围是肯定没有好去处的了。

虽然武汉街头前几年随处可见蔡林记连锁店的字样,但是武汉人都知道那
不正宗,不正宗到砸了菜林记这个老牌子。想起来真是很痛心,武汉的几
大名吃,已经渐渐落魄到只有武汉自己人才记得,而且它们的规模依旧是
老样子。常听妈妈提起,蔡林记的热干面,老通城的豆皮,四季美的汤
包,五芳斋的汤圆(?)…………,每次她说起来都好像是唱顺口溜一
样,特别的好听,到了我这代,能说全的,恐怕没有几个了吧。 蔡林记在
中山大道上,佳丽广场旁,一个小门面,非常容易被漏掉,可是它里面才
是出武汉真正热干面的地方,到了里面,狭窄的店铺,拥挤的座位,估计
和几十年前一样,不过换成了塑料的桌椅。在这里我才知道热干面原来还
有很多口味的,虾仁的,雪菜的,各种肉类的,不过我和我同学都爱吃最
简单的,最纯粹的热干面,才1。5元一碗,细细体会它里面的招牌芝麻
酱,据说这就是它的秘方所在。后来我在英国用普通芝麻酱模仿着做,中
国同学说很好吃,我微笑不语,因为我知道,真正的热干面并不是这么简
单的味道,估计外地同学也吃不惯。现在想起来,我也好几年没有去蔡林
记了,不知道它还依旧吗?而豆皮我则喜欢三鲜的,喜欢先把上面的盖着
的皮和米饭掀开,吃下面的笋子丁,或者干子丁,然后再吃中间的懦米配
着上面金灿灿的皮。最下层三鲜的料的味道早已融入到米饭中,真是百吃
不腻。曾几何时,我迷失在汉口的大街小巷中,看到一国营的老餐馆,便
进去随便吃了碗牛肉米粉,当时真是辣得我大汗淋漓,回味良久,后来抬
头随便打量了一下,店内装修老旧,已显年龄,突然在正门的墙上,看到
了五芳斋三个字,当下心里一凉,刚才的热气全散,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
五芳斋,却已是这般模样了。

武汉的这几个老店没有发挥出它们本该有的优势,也许是后来的饭店竞争
太激烈了。武汉的餐饮业和商场的创税收一直居中国前列。新的餐馆开的
越来越多,越来越有特色,规模也是越来越大,而全国的十大商场中,武
汉就占到了两家,中商和武商。尽管国家的政策一直没有倾向过武汉,但
是武汉还是靠它自己的实力以及悠久的商贸地位发展起来。我去的餐厅不
多,但是各个餐厅都给我不俗的印象。

小蓝鲸是我高中时代最常去的,逢年过节的时候常常要提前很多天就预
定,不过这也是每个餐厅的行情,过春节的时候,往往是提前三个月就需
要预定,否则各大餐馆都没有位置了。小蓝鲸我这几年没有再怎么去了,
可能是餐馆太多分散了我的注意吧,但是我依旧记得它里面有一道特色菜
叫撅菜×肉,赞!而太子酒轩和湖锦则是近几年最常去的地方,因为它真
的是平价却美味。湖锦是以湖北菜闻名的,里面服务也不错,据说是规定
再忙也会在十分钟之内上菜,而想到湖锦酒楼规模之大,客源之好,众多
停车位却依然拥挤,要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很难得,可见它厨房里有多少个
火坑在熊熊燃烧。

而太子,它上菜前送你的开胃小菜倒是一绝,我喜欢那个咸咸辣辣的小干
子,泡在酱色的汁里,拌着豆瓣,红辣椒丝,恨不得连油一起喝下去。每
次去太子必点的是石丁鱼,蟹黄豆腐,或者蟹黄卷,吃米饭时不忘叫
waitress再上一小碟开胃的小干子。里面的菜其实个个经典,劝大家有空的
话去太子,顺着菜单点下去,没有做的不好的菜。

谭(潭?)鱼头是吃香辣蟹的好地方,但是到了那里怎么能不吃鱼头呢?
湖北乃鱼米之乡,胖头鱼的鱼头用来煮火锅再合适不过了。而谭鱼头最特
色的,是它吃火锅时,每人一小碗的配料,那里面起码有七八种不同的东
西,也是它的秘方之一。据说有人想把那个配料打包回家,遭拒。

在水果湖欧式一条街上,有个很大的餐馆叫皇都,不知道它跨过了长江,
在汉口开了分店没有。一共有六层搂的餐馆,从二楼起就全是包间了,情
理之中,省委就在附近。但是里面的东西也的确不错,它菜单上会有特色
菜,所谓特色菜就是又好吃又便宜,比如它的榄菜豆角肉末,小份才六块
钱,哪个那么大规模的餐厅里能吃到六元钱的菜呢?味道还特别的好,有
点酸有点甜有点辣,各种味道又不太过,恰如其分,各行其责,好似它的
包间。当然里面还有很多其他的好菜,依旧建议顺着菜谱往下点。里面的
服务也相当不错,大堂经理懂得礼数,相当有分寸,而且上菜奇快,有一
次我想退一个菜,还没说完呢,菜已经端上来了。

而我出国前最常去的一个地,就是凤凰楼,武昌的美院附近,汉口的滚石
音乐城附近,都各有一家,其他地有没有就不知道了。地道的湖北菜,够
辣,比以上说的几个地方的菜都辣,武昌那家装修更好。推荐里面的牛肉
粉丝煲,粉丝是它家特制的,比苕粉细腻,柔软,口感滑爽,以至于到后
来我们点这道菜的时候,特别声明,牛肉可以少点,粉丝越多越好。还有
干锅茶树菇,去它家之前,我是不喜欢这道菜的,去了它家,我才知道原
来是我不懂得欣赏。还是那个感觉辣的很香,茶树姑很入味,但是一点都
不老,鲜嫩多汁。

而小东门那里的粗茶淡饭,则是颇有意思的餐厅,名叫粗茶淡饭,里面装
修豪华而气派,却又不失典雅,感觉精致中透着大气。价格也绝对不是粗
茶淡饭的价格,但是环境至此,多花几文钱又何妨?

这些餐厅都是最代表武汉特色的,价位适中,却是高价位的服务,而且武
汉的餐馆素来都是免费提供茶水和开胃小碟,不需要另收费,这让我在北
京的餐馆里吃东西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回想着武汉的好。然而老是下馆
子,任是天棚元帅的肠胃恐怕也受不了,于是总有一些小店,能让我清爽
自在,来一碗咸菜白粥,也是不错的选择。由于我是武昌人,又在武昌读
书,所以只有对武昌一小块地方比较熟悉,比如水果湖,水果湖实在是武
昌的一个小中心,或者说是个小特区,因为省委的缘故。那里的路特别
新,那里的大超市特别密集,那里的交通特别便利,那里便是水果湖。不
要以为那里盛产水果,只不过从水口湖改名而来。但是那里的确是有东湖
的一小部分,那里的湖上有一座双湖桥,驾在武大的第2和第4校区之间。
在双湖桥上放眼望去,无论东南西北都是美的,因为它周围有珞珈山,有
东湖,有全国最美的校园,还有林阴大道。水果湖附近的小店有味舔面
馆,有食为天小吃,有永和豆浆,有甜蜜蜜,还有垃圾食品M 和 KFC ,还
有家乐福一楼的美食广场,不过那里已经到了中南路了。

不知不觉我说的全是吃的,这也许是我潜意识的表现,在物质生活发达的
资本主义国家,食物却是简单到绝望,而自己手艺又不精,于是胃的潜意
识占据了大部分,我知道有很多中国女生在国外上课的时候,都会开小差
想下一顿该吃什么,该怎么做,没办法,中国美食太多,惯坏了我们的胃
口,实在是控制不住的去想啊,就像我们控制不住的体重。

英国夜生活丰富,因为它也只有夜生活了。Q其他商店到了下午五点就关门
了。开门的只有各种pub,club,bar,但是中国人在里面出现的很少,第
一,里面怎么样也得花钱,虽然酒的价格与国内酒吧的差不多,甚至有些
更低,但是对于能节省则节省的我们来说,还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第二,
中国学生大部分都是安静的好孩子,晚上更多的是选择上网或者学习,与
在国内没有太大区别,第三,就算是去pub了,也会感觉到孤单。不如大家
凑在一起包饺子。包饺子,或者聚餐是中国学生在国外的重要社交活动之
一,社交范围当然基本上都是国人。

当我在武汉的时候,晚上九点坐724回家,依然觉得路上很热闹,,街上那
么多行人,虽然不认识,却让我觉得踏实,英国晚上街上一般没有什么
人,即使有人,也让我害怕。英国的街道是冰冷的,武汉的夜晚即使是冬
天也是温馨的。武汉的地下音乐是很有名的,从那个东东说起,这帮人南
下南下,最后就停留在了武汉这个不怎么偏南的地方,做的音乐在圈内很
有名气。于是回归等迪斯科舞厅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也许我应该把回归称
作是酒吧?我也不确定,因为,我还没有去过。出国后最后悔的就是出来
前没有好好感受一下武汉的夜生活,虽然去过江滩的一些小酒吧,静静的
喝过一些酒单上的鸡尾酒或者调酒,但是终究没有感受到最真切的,真彻
底的地方。江滩边那么长长的一条路,边上布满了酒吧,咖啡馆。水果湖
的真锅咖啡我没有去喝过,满大街的名典咖啡语茶我也没有去喝过,倒是
来了英国,因为等饭店开门没处可去,而去了星巴克,喝到了double的
espresso, 果然比学校贩卖机里的香浓多了。在英国已经养成了喝黑咖啡
的习惯,自己煮或者用速容咖啡豆,舀一小勺,用一点点的纯牛奶,浸着
咖啡豆,再用搅拌器将咖啡打出泡沫,等香味溢满整间屋子,再加热水冲
成一小杯。这便是我每天必做的事情。

在英国碰到一些曾经在武汉上大学的外地同学,聊起来,发现他们并不熟
悉武汉,毕竟大多数大学生活动范围只在学校以及周围,于是对武汉的印
象也是基于校园环境形成的,加上武汉的分明的气候,更是让大多数住校
学生不满,冬天太冷,夏天太热,这是事实,我和好朋友经常说,武汉人
出去,哪里的气候都不怕了,不怕冷也不怕热,这也是事实,但是我到了
英国却无法适应这里的天气,不是冷热问题,而是长时间的大风加阴雨绵
绵。这种天气在武汉人看来,是夹生的天气,你要不就给我全部,要不就
离开我,我不要藕断丝连,纠缠不清,这便是武汉人的脾气。 记得天气好的时候,穿过洪山广场,散步散到天黑,正好音乐喷泉响起,
映衬着中南路的灯红酒绿,感觉到一份充实,一份满足。虽然不得不承
认,英国的物质生活基础的确远好过中国,他们似乎已经超越了我们为了
生存而奔波忙碌的概念,而过渡到一种享受的,慵懒的生活态度,但是那
种生活并不属于我,我更愿意选择我熟悉的方式,在激烈的环境中打拼。
毕竟那里有我最爱最关心的人。 而武汉,永远是我最牵挂的地方。每次在论坛上看到关于武汉的帖子,都
一一点开,武汉人是真性情,所以容不得别人说武汉的坏话,于是争论便
愈演愈烈,其实每个人心中最舍不得的就是自己的家乡,我在武汉二十
年,期间去过很多其他的城市,我觉得一个城市的魅力绝对不是短时间内
能看出来的,更不是从几个经济增长的数字中感受到的。每个城市都有它
具体的细节的不同之处,却都孕育在同一个大文化下。我怀念武汉的生
活,怀念那里的街道,怀念汽车喇叭声,因为我是武汉人。

trueprice 发表于 2004-10-25 16:36

令人怀念啊...................................:rolleyes: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武大及武汉(z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