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永住 发表于 2017-7-2 19:23

学佛经 之五 印光法师

印光法师,被公认为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也是距离我们现代最近的一位祖师大德。印祖文字般若,所著《印光法师文钞》被赞誉为小藏经,字字珠玑,如醍醐灌顶。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索到电子版。印祖真实身份是西方极乐世界大势至菩萨之应化身。今日转载杨信芳女士的书信,以为证。
余十八岁时,肄业上海女子中学。有同学张孝娟女士,住西门路润安里,与余交谊最深。其母张太太,雅爱余,以亲女视我,故我亦以“阿母”称之。放学归来,辄膳宿于张家,习以为常。
  民国廿五年国历十一月廿三夜,余宿张家,与孝娟共榻。中宵睡去,遥见观音大士立小岛上,环岛皆海,水天一色。大士身长丈许,璎珞庄严,手持净瓶,如世所绘。余则在一叶扁舟中,舟驶近岛。大士招手告余曰:“大势至菩萨现在上海教化众生,汝何昏迷,不去闻法?”余无以答。大士又曰:“印光和尚是大势至化身,四年后化缘毕矣。”言讫而隐。忽骇浪滔天,舟几覆,余大呼救命。孝娟推余醒,曰:“信芳汝其魇耶!”余告以梦,相与一笑。
翌晨,以梦告张太太,并问:“有否菩萨名大势至,有和尚名印光者乎?”张太太固信佛,惊曰:“大势至乃西方极乐世界之菩萨。印光和尚之名,昔曾闻诸孝娟之父,云是普陀山得道高僧。”余问:“印光和尚今在上海耶?”张太太曰:“不知。”余为之闷闷。
次日读《申报》,见登有《丙子护国息灾法会通告》,乃知上海闻人请印光和尚来沪,在觉园主持法会。奇哉此梦!三人惊诧不已。乃与张太太母女同赴觉园,听印光大师说法,三人同皈依焉。余蒙赐法名“慧芬”,张太太“慧范”,孝娟“慧英”。
愧余孽障深重,未能精进。今则携男抱女,终朝碌碌,净业益荒芜矣!昨得苏友书,云印光大师已坐化于灵岩山。嗟夫!大师逝矣,化缘四年,竟符昔梦。余与大师有一段香火因缘,不可无词。垂泪走笔,语不成文,寄上海《觉有情半月刊》发表,藉志余哀。南无大势至菩萨!  二十九年十二月七日 杨信芳记
[编者按]杨女士记中有“四年后化缘毕”之语,尝疑曷弗早日发表,而必俟诸大师西归之日,始布于世?迨阅女士《致施君书》,乃知其曾遭大师呵斥,不许告人也。是梦之奇,在于未闻佛法之女生,且不知有“大势至”与“印光和尚”之名。女士感是梦,善根自不凡。不有是梦,孰知无边光之悲愿哉!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学佛经 之五 印光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