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城夢郎 发表于 2016-12-30 22:31

雜記散文 - FOOD FIGHT

前幾天, 開車在高速路上, 聽了一個美國電台節目廣播, 用韻律般字句, 來描述美國人過聖誕節的一些瑣事. 其中一個女仕, 在描述自己跟她丈夫和丈夫母親, 為到聖誕節晚餐而大動爭執.

大家可能會想, 他們美國人或加拿大人不是同是老外嗎? 為何為到聖誕節晚餐而吵過不停? 大家可能不太察覺到, 他們老外實在分開很多不同民族, 不可一概而論. 節目中女仕可能是美國傳統的基督教清教徒, 傳統聖誕節晚餐火雞, 不離 CANNEBERRY, CORN 紅蘿蔔 的配菜, 但當她丈夫要加一點青豆和洋蔥時, 她斷然拒絕了. 可能她老公是愛爾蘭天主教徒吧! 可能如果她老公是中國人, 她可能不會反對加青豆, 因為青豆對中國人來說, 沒有任何民族特色, 不過, 如果中國人老公說要加點四川紅辣椒, 那老外老婆也可能會拒絕, 因為這個是中國人特色吧!

是的, 一方水土養一方習俗的人, 過時過節, 就希望突顯自己原有的習俗或風俗吧! 這裡還好, 中國人慶祝聖誕節沒有老外配偶的講究. 到慶祝新春時, 老外配偶也沒有什麼好說吧!

不要以為這些只發生在老外身上, 現在國內和香港情況我就不清楚, 不過, 老一輩的香港父母, 有不少是有兩種不同習俗. 少時在香港, 本人家中一到過年, 就分別有江浙和廣東的年糕和湯圓, 一咸一甜, 父母有時也有少少爭吵, 但總會各自妥協和包容, 所以, 過年清早是甜的, 下午是咸的, 而我也過著幸福的童年.

當然, 小孩子年糼, 不懂去包容和妥協, 但卻習慣多元化, 習慣那些跟自己不同的人和事, 並立刻加以理解和融合, 不會恐懼, 不會去排斥欺凌, 甚至剷除異樣東西. 我跟很多鄉音未脫口的同學, 或識講不識看中文的同學,都能一起渡過愉快童年.

後來才發現,我香港家裡較一些其他香港同學更多元化, 而跟校裡很多混血兒同學家庭, 就接近一些. 他們大多都是老外姓氏, 即是媽媽是港女, 所謂母語吧, 他們第一語言是廣東話, 大量保留了港人生活習性, 例如, 中午出外吃飯, 總是跟著我去吃油雞叉燒飯, 而廣東老火例湯更是他們的至愛. 只是, 我卻發現, 他們父母因為文化差異而起的衝突, 比我父母更大更多. 到今天, 我這些混血兒同學, 大多都跟港人結婚了, 因為他們港人母親的原故, 他們認為, 港人母親較他們老外父親, 更包容更開放.

有一年, 在香港鄉郊小店裡, 吃當地地道"山水豆腐花"時, 旁邊坐著一對老外爸爸, 港女媽媽和他們混血兒女兒, 只有媽媽和女兒吃著豆腐花, 而老外爸爸卻孤獨一人看著不吃. 這個當然是文化差異吧, 兒女永遠都是跟著媽媽的飲食習慣, 同是異族通婚, 港人媽媽還好一點, 生活習慣比老外媽媽更有彈性, 兒女不會跟異族的爸爸距離太遠.

我每次一想起這位孤獨而又痛苦的老外爸爸時, 我心裡卻在想, 如果我娶了洋妞, 豈不是連這位老外爸爸也不如嗎? 變成二等爸爸吧!

說一些題外話, 父母決定兒女的人生, 兒女是父母人生的鏡子, 父母自己如何在兒女面前做人處事, 兒女就會接收到一個怎樣的人生了. 之後, 如果父母讓兒女自己去選擇, 兒女選擇模仿父母各人最優秀的地方, 兒女才會比父母更優秀.

現今在香港, 支持"港獨", 歪說"香港民族"的年青人, 其父母大多都是80-90年代, 大遙大擺去香港, 享受著老輩港人辛苦得來不易的社會保護傘, 當然, 活在"社會保護傘"下, 即是活在社會低下階層, 視野和質素跟其他人, 當然有段距離吧, 大多缺少老輩香港人的包容和妥協, 甚至父母沒有把中國人的優秀人生, 傳給兒女.

香港政客提出港獨議題, 只是一心想來欺騙蠢人, 騙取他們的選票來上位而已, 手法跟美國川普如出一輒. 悲劇往往是社會上大部份人被愚弄了, 不單有人相信港獨, 有人為到這些蠢人議題, 而互相攻奸不休, 更把做實事正事的人也拖下水, 實是社會最大悲劇.

很多國內朋友可能喜歡著80-90年代香港的老歌, 是的, 因為這時的香港, 最包容最開放, 最令人們發揮創意, 最能讓人釋出潛能. 相反, 現在一個狹隘封閉的香港, 卻一無是處. 教訓和鑑戒就放在眼前.


time4dinner 发表于 2016-12-31 15:00

写得好,新年好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雜記散文 - FOOD F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