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ku001 发表于 2016-2-14 06:53

聊聊老公疯狂的开车经历 转帖

聊聊老公疯狂的开车经历》
“铃——铃——”,晚上10点多了,是谁呢?不熟识的朋友,是不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的,我思忖。“Hello?”我抄起电话,哦,是L君。老公和L君是二十几年交往密切的朋友,L君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与我儿子同龄,读高一的小女儿刚考到学习驾驶执照,玩车的劲头正浓。电话里的声调比往日高,透着稍许焦躁不安。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晚饭后,L君招呼全家看CD,一部美国电影。大女儿与朋友有约,出门走了。小女儿朱莉声称对电影不感兴趣,躲楼上去了。夫妻俩乐得安闲地独享二人世界。片子演了一半儿,电话铃响了,是警察打来的。天呐,原来是朱莉趁父母不注意,一个人偷偷跑出去开车了!做“贼”心虚,离家匆匆,她忘记了开车灯。 在local小区街道上,车子就被盯上了。实际上没开车灯本身不算犯了大事儿,我碰上过同样的状况,警察走过来,指指车灯,然后挥挥手便让我走了。这一次,警察是尾随朱莉至高速公路加速路段处,出手拦截的。小姑娘慌作一团,“无人陪同擅自驾驶”已经够她发抖的了,谁知雪上加霜,被要求出示证件时,竟发觉学习驾驶执照遗落在家中。手头没有其它的车子可用,L君不得不找朋友帮忙。“朱莉这次闯的祸不小。”老公穿上鞋,准备出门。他的预测是对的,美国对青少年驾驶违规的惩罚十分严厉,朱莉和她的父母因此事被警察告上了法庭。“等一下,刚做了肉桂粉鲜奶布丁,带一盒过去。”朱莉最喜欢这道甜点,女孩子曾对我说,来参加爬梯,就是为了肉桂粉鲜奶布丁。“她闯了祸,你还要奖励她吗?”老公虽颇有异议,还是接过布丁盒子,开车走了。时光似水,岁月有痕,它留在了人的脸上,也融进了人的性情里。老公啊,可否还记得你当年的愣头青模样?初到美国,我和老公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买的第一辆车是庞蒂克(Pontiac),1200 美刀的二手货,车虽然旧,但漆色通体完好无损,坐上去蛮舒服的。两个人围着那辆枣红色的宝贝,左瞧右看,拍了许多照片。考过笔试后,须通过路考,方能拿到正式驾驶执照。老公性急,手痒难耐,笔试一结束,马上请会开车的同学陪着在街上练了练,就自己一个人四处乱逛,甚至跑到纽约市里去兜风。出国后的第一个夏天,为了挣学费,我去一家中国餐馆做待应生,餐馆在康州。如果自己没有车,到康州单程就要花费五个多小时,需先搭汽车,后乘火车,再换汽车。老公决定自己开车去。从纽约附近的郊区去康州,对有经验的司机来说都不容易,更何况老公是一个刚开了两天车,无正式驾驶执照的新手。凭着一张地图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蛮劲儿,他瞎摸乱闯,硬是把我安全地送到了康州。康州之行,让我对老公的开车能力悟性大为赞赏肯定。那辆枣红色的庞蒂克,他开了五年,没出过一次交通事故,车门上刮掉了一大块漆,那是他大学同学留下的馈赠。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来访,老公带他逛纽约。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听说的---敢在纽约开车的人才算真正会开车,故此非要亲自在纽约驾车不可。结果与一辆出租车擦肩而过,划了条一尺多长的口子,万幸车身仍算完妥。我心疼了好一阵子,嗯,要是老公开车,我的庞蒂克何至于破相啊。放寒假了,二十几天的假期,我舍不得浪费,想找家餐馆挣点钱。假期里学生工很难找到合适的餐馆工作,所谓合适,是指离家近小费多。我找的餐馆是个富人区,小费不菲,但开车来回将近三个小时。没办法,只能住餐馆了,一周做六天,星期日回家休息。住餐馆十分无聊,宿舍里除了床别无它物。通常伙计们下了工,洗完澡,倒头便睡。餐馆干活时间长,睡觉必须抓紧。看在钱的份儿上,暂且忍耐。星期六总是忙碌异常,而我却是相当快乐,因为晚上收工的时候,老公就会来把我接回家了。但那个星期六,忐忑不安的情绪一直笼罩着我。那个星期六,从早上开始就下雪了。纷扬的雪片,时急时缓,忽停忽起,我的心绪也跟着起伏变换。雪要是持续下到晚上,当真麻烦了,这么大的雪,开车太危险了。屋漏偏逢连夜雨,老公的电话来了,车闸坏了!唉,回家的祈望化为泡影,明天是继续上班,还是窝在宿舍里面对空空如也的四壁发呆?我不得不筹划下一步安排。将要熄灯打烊了,明知道老公不会来了,我仍是下意识地向外张望……门开了,是楞头青!他裹着一袭寒气冲了进来。我像一只撒欢的小鸟,朝门口飞去。有人说,老公的自信多半是老婆夸出来的,此言在理。不过,应该强调补充的是:老婆夸老公,不能随意乱夸。你可以夸他是烹饪高手;可以赞他动手能力强;可以吹他是理财行家;也可以捧他能写善画。但有一点绝不能含糊,那便是开车!你若乱夸,他自信心爆棚,你吃不了就得兜着走。这不,大雪天,他竟能把煞闸失灵的车给我开过来!嘿嘿,你敢开来,我就敢坐。上帝让一个楞头青男孩儿当了老公,一定会挑一个缺心眼的女孩儿做他的老婆。老公用手闸控制着车速,小心翼翼地上路了。还好,雪早已经停了,街道上几乎没有车辆行驶,嗯,即使在十字路口遇上红灯无法及时刹住,撞上其它车的可能性也极小。老公选择走local,倘若车子困在雪里动弹不得,也比较容易求救。我略微松了一口气,摸到了几分安全感。绷紧的神经稍有松弛,注意力便转向了车窗外。第一次有机会,在万籁俱寂的午夜,走进皑皑的冰雪天地。周围的景物比我想象的明亮清晰。雪花将冬日干枯的树枝点缀得丰盈饱满,毛绒绒的枝条姿意婀娜舒展,玲珑盘锦,不由你不屏息凝神。树干和树丛的大块阴影暗处不再是黑森森地悚然莫测,而是细节可辨,充满了亲和力,使我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一种想拍一拍抱一抱的冲动。天空的颜色很特别,淡淡的暖粉里带着微微的紫色,与雪地相映,耀目称奇。这温柔迷人的颜色,散发着不可抗拒的魔力,让人痴醉游离。片刻恍惚间,竟疑似这粉状玉砌的景致,就是那如梦似幻的童话世界。枣红色的庞蒂克在纯净无垠的雪地上滑行向前。真希望它不要停,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走下去。(写于2016年2月情人节)- See more at: http://blog.creaders.net/u/3981/201602/248155.html#sthash.VDXWZp8L.dpuf

dingyi 发表于 2016-2-15 17:50

赞,满满的都是爱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聊聊老公疯狂的开车经历 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