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5 发表于 2015-6-21 09:56

青春饭—父亲节

当大家都在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时,估计有一群孩子会瘪瘪嘴说“世上的爸爸也很好呀”!当大家都在提及“慈母严父”的观念时,估计有一群孩子会皱皱眉说“不对不对,应该是慈父严母才对呀!”(嘘—小声点)当大家都在说“我最害怕看见母亲的眼泪”时,那一群孩子们则低低头,轻声喃语:“我最害怕父亲的沉默……”
有一种爱,是简单无言,默默宽容的,在当时我们往往不会体会到这种爱,甚至不理解这种爱,然而,就是这种看似淡然无味的爱让你在越长越大的时候深深体会到这种爱的味道,一生一世都难以忘怀,那就是宽广无边,深厚如山的父爱!
太多的赞美之词赋予了母亲,太多眼花缭乱的礼物可以赠与母亲,太多亲昵的表情动作可以给与母亲……对于父亲,我拿什么才可以表达对您的敬意呢?长路奉献给远方,星光奉献给长夜,我拿什么“奉献”给您——我的父亲!雨季奉献给大地,岁月奉献给季节,我拿什么“奉献”给您——我的老爸!我不停的想,我不停的问,我不停的找……记得小时候,胆子特别小的我对螺旋式的滑滑梯又爱又怕,总是站在一边眼巴巴地看其他小朋友玩,大人想让我试一试,可我厉声厉气地带着哭腔说:“我害怕,要不你去试一——”爸爸二话不说自己一人登上滑梯,把自己宽宽大大的身体镶嵌在那窄窄细细的滑梯中手舞足蹈又滑稽地滑下来,兴奋地对我说:“爸爸从来都没滑过滑梯,起初有点害怕但下滑的感觉太刺激了,谢谢你,宝贝!让爸爸有一次刺激的体验!”听完爸爸的话,我也不知为什么,勇敢地冲上了滑梯,恐惧感全没了!还记得有一次我和爸爸在乐器店,调皮的我拿了调音师的工具偷偷去给古筝上螺丝,哪知人小力气大,一根纤弱但又刚硬无比的弦在半空中来了一个极其漂亮的抛物线之后稳稳扎扎地刺进了我的手背。起初我还傻傻地乐,觉得我快和天线宝宝一样酷了,只不过我的天线在手背上,哪知周围围观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手要被割掉了吧!”“快叫救护车吧!”“要消防员用大割锯刀来剪断吧!”“要是伤了筋骨残废了,这孩子怎么办哟!”原本觉得被围观是极其荣耀的我瞬间吓得嚎啕大哭。在救护车上,爸爸说:“谢谢我的宝贝,要不是托了你的福,我这几十年都没有坐过一次救护车!”瞬间,那种被黑暗层层包围的绝望在我破涕而笑中烟消云散了。还记得……还记得……
恐惧时,父亲的爱是一块踏脚的石;黑暗时,父亲的爱是一盏照明的灯;枯竭时,父亲的爱是一湾生命之水;努力时,父亲的爱是精神上的支柱。和母亲温馨的陪伴,温柔的唠叨不同,父亲更多的是用行动去体验,体验着我们的感受。父亲体验了我们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感受,你是否有一次试着去体验父亲的感觉,陪着父亲体验着属于他的感觉呢?
一篇好的文字作品,并不一定是依仗华丽的修辞和怪异的风格来哗众取宠。好的意念,诚实的表达足以感动读者。那么一份食物,本着回归自然,用最基本的食材,添加点被大众遗忘的佐料,用十足的诚意,卑谦的态度调制而成的,是不是也可以感动食者?我想,是的!看看Suzy用什么最基本的食材,添加什么被大众遗忘的佐料,调制什么食物去“奉献”给父亲。父亲的儿时之味—–猪油渣蛋饭

准备材料:板油切成丁,鸡蛋,东北大米饭,葱花。
(1) 东北大米浸水三十分钟后蒸成米饭。

(2) 板油洗净用厨房纸吸干水分,切成小丁待用;
(3) 锅烧热至六七成,倒入板油丁翻炒中火煎,出油后用锅铲不时铲动板油使受热均匀,用锅铲把出了油的油渣用力压压,直至油被榨干成油渣(炼成香而不腻的油渣是关键)

(4) 取另一口锅,烧热,倒入刚刚炼好的猪油,油热八九分倒入蛋花快速翻炒,接着倒入猪油渣,米饭翻炒,加盐撒葱花试味,盛碗。

我的青春饭—-五彩蛋炒饭
准备材料:红椒丁,西芹丁,胡萝卜丁,甘蓝丁,猪油渣碎,鸡蛋
(1) 红椒丁,西芹丁,胡萝卜丁及甘蓝丁撒少许盐待用。(2) 猪油入锅烧热至八成倒入蛋花,猪油渣碎,五彩蔬丁,米饭一起翻炒,加盐,试味,盛碗。

听说过猪油拌饭,猪油渣炒饭,猪油渣炒小白菜吧,父辈那个年代的人对这些平常的家常菜时时念念不忘。提及,尝起,都会有一大段的故事在里面。这一碗再也平常不过的炒饭,只是添加了被我们遗忘的“回忆素”,即刻就勾起了父辈的回忆,打开了滔滔不绝的话匣子。我能为父辈做的,就是试着去体验父辈那个年代的特别的体验,陪着父辈体验属于他们那个年代的感觉,顺便帮他们找回他们曾经留念的回忆。我愿慢慢去想,去找,去做,陪着父亲……

今天,就让我用我的青春饭去帮父亲找回儿时之味,儿时之忆吧!爸爸,谢谢您给我的一切,我爱您!父亲节快乐!

祝天下所有的父亲节日快乐!健康,平安,开心,享乐!天天老顽童!
温哥华港湾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青春饭—父亲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