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 发表于 2015-5-25 13:20

暴走族【2015年度】

短暂而诱人的夏天又到了,闲话少叙,让我们相聚于山野,开始新的活动,履行我们最初的誓言:走遍魁北克,走遍加拿大!

第一场活动筹备中,有要事相商,请参加过“暴走族”活动,或者对“暴走族”活动感 兴趣的朋友请电邮至:qhiking@gmail.com

欲了解往日活动之族友,请参考旧贴:暴走族



补充内容 (2015-7-3 19:04):
我们打算走遍魁北克省25个省级公园的主要部分,以及一些有特色的中小城镇。为了符合这一目标,我们现在起用一个新的名称:”暴走魁北克“

MTL9310 发表于 2015-5-25 21:30

有计划要趁早发布哦,

旅程 发表于 2015-5-27 07:14

朋友们,暴走族又重新开始活动了。

在2009年那个令人难忘的一系列活动中,我们不仅见识了魁北克的好山好水,而且在陌生而流动的环境中,培养了一种难得的信任与默契。更为重要的是,通过这样的活动,促进了我们之间的相互交流。在我们中间,有通过族友找到工作的,有找到学校的,而且,还有在族友之间萌生了爱情之花的。是的,当我看到他们牵手行走在山野里,我为之感动。

移民在外,对于中国人而言,最重要而且最被忽视的一点是:重建社会关系。这一点是我们的一块短板,一个缺陷。时间可以证明一切。由于我们的社会关系虚弱,我们普遍生存于一个较低的社会阶层,而且很不稳定。因此,重建社会关系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那就让我们从最基本的信任开始吧。

接触,是建立基本信任的一种唯一有效途径。所以,都来参加活动吧。休闲,暴走,骑行等活动是无利益矛盾的一种接触。从这个基点出发,我们可以发展我们的社会网络。同时,还可以抵御蒙特利尔特有的,容易发生的抑郁。最近见到一位朋友,第一句话就是:有一位朋友走了.............

都来参加活动吧!让阳光照进我们的心!

旅程

2015-05-27

滿城夢郎 发表于 2015-5-27 15:26

這裡中國人流動性很大, 不像多倫多或溫哥華, 搬來了後又會想搬到其他城市.

這樣就不容易交友了, 交到的朋友也不永久可以繼續聯絡.

MTL9310 发表于 2015-5-27 18:30

孤独的人在网上,快乐的人在生活中。严重地支持楼主的动议,:lol:lol:lol

旅程 发表于 2015-5-28 18:12

感谢满城梦郎贡献的观点。满城梦郎是一位热心的朋友,常常可以看到他热情的回复。

其实在华人比较多的多伦多及温哥华,大家交朋友也是困难的。在大都市,个人都显得十分渺小。

关键是看交朋友的目的。有些人运气好,一路都走得很顺,不需要朋友的帮助。对于这些人来说,有没有朋友无所谓。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在“老外”这个社会里,社会关系的薄弱,限制了很多的发展机会。不过,通过对生活的观察,我们可以发现,由于每个人交朋友的目的不一样,所以,“朋友”这个词可能会被滥用。

无论您采用哪种观点,您都会承认,朋友一定是对我们有价值的人。但是,我们可以试着用这种观点来分析朋友的价值:战术性的和战略性的。聪明人会用战略性的眼光看待朋友,而不够智慧的人会用战术性的手段来使用朋友。后者在生活中帖得很近,离不开朋友,很多事情都要找朋友帮忙。所以,对朋友报太高的期望,同时又常常失望,这是战术性交友的弊端。而战略性的朋友,不过度使用朋友,自立自强,在关键的时候相互点拨一下,介绍一下,推荐(介)一下,那种价值往往会比生活中的你来我往要大得多。

关于流动性社会与朋友的关系。在智能手机普及的世界里,整个世界都在掌上。只要是有价值的人,我们都可以与之交流。所以,流动性不是限制发展朋友的条件。交不到朋友的关键是看“心”。有“心”的人,总能交到朋友。无“心”的人,离得再近也不是朋友。不同的人,对朋友的价值有不同的解读。

滿城夢郎 发表于 2015-5-29 20:34

怎樣也好, 不論大家從世界任何地方來, 大家一同生活在蒙村, 就生活在同一的社群之下.

這個社群有著一種共同的向心力, 共同的話題, 共同的生活模式.

搬離蒙村後, 大家生活模式不再一樣, 不再有同一話題, 就會開始疏離了.

當然, 我不是因為蒙村群眾流動性大, 就叫人不要交友. 我只讓大家有個心理準備, 這裡交友所需要的恒心和耐性, 比在國內要多, 也可能比在多倫多和溫多華要多.

朋友當然是用來互相鼓勵和扶持吧, 戰略性也好, 戰術性也好, 為到社會關係也好, 大家把生活資訊和經驗來跟朋友分享, 讓大家可以落地生根, 讓我們同胞的社群壯大起來, 這個才是最重要.當我們華人社群壯大後, 多了人有能力, 就可以出去幫助其他的朋友了, 對嗎?

旅程 发表于 2015-5-30 06:22

梦郎说得很有道理,要不怎么说梦郎是热心肠的人呢:)
恒心和耐心非常重要,无论在哪里,无论做什么都是这样的。
华人同胞社群不是不够大,而是缺少互动与交流。这可能与我们的民族个性有关系,也与个人的价值取向有关系。当然,互动中会有正面的结果,也会有负面的感受。早年间来的华人,有一段时间其实是轻视后来的人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来源地的华人,社会地位都有了不同的变化。落地生根已经不是难事。难的是,怎么面对新环境,怎么解决孤独感。
人是社会动物,这一点没办法回避。

滿城夢郎 发表于 2015-5-30 09:52

這裡同胞社群最大的特點就是, 同胞來自很多不同地方, 但又不容易交到老鄉, 在溫哥華或多倫多, 應該較容易吧.

十幾年前, 當國內移民未到前,同胞們最大的向心力, 就是會說廣東話, 曾經有人經過一些埠仔, 進去中餐館, 只要跟會說廣東話, 店主就會放多一些廣東人的配料, 店主大多都會出來, 跟客人閒話家常, 很有人情味的. 曾經有香港留學生, 經過埠仔的餐館進餐, 店主擔心學生們會不適應燥熱天氣, 送了包菊花給學生來煲水飲.

當然, 大家可以想像到, 有些人每天勤勞工作, 沒有時間去學普通話, 當同胞社群因為國內移民而改變時, 這些人無所適從吧, 並不是先來的人, 看不起後來的人.

還有, 很多老華僑都是60-70年代, 因為國內和東南亞各種動盪, 而逃來美加, 他們面對大家從國內長大受教育,他們應該是不知道怎樣跟大家交流吧!

致於落地生根, 很多老華僑生活在這裡幾十年, 都不覺得自己完全落地生根. 以前, 我初來加國時, 還年青, 吃西人的東西是沒有問題, 現在我一天沒有中國人青菜吃, 我一天也不自在, 如果有天我要搬到小鎮住, 沒有中超市, 那我就真是不適應了.

可以想像到, 大家很多是從北方來, 不一定吃米飯, 不一定要吃新鮮青菜, 西人食物反而難不到大家呢.

旅程 发表于 2015-5-31 08:29

跟梦郎交流是十分有趣的一件事情。梦郎这一次告诉我们一些不为我们所知道的,关于侨胞的情况。我们要感谢梦郎。
我也把我把知道的情况交流一下。

早年间,东南亚一带的侨胞在动荡中以难民身份来到加拿大,唐人街当时的侨胞说的是某种特定的家乡方言。于是,当东南亚的侨胞进到唐人街里购物时,老“唐人”的态度很冷漠,说过这样的话:不会说唐话,什么 唐人!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说“唐话”的唐人,被后来的替代了。但是,有趣的是,大陆人来的时候,这些后来的唐人街的“唐人”又嫌大陆人不会说他们的“唐话”了。

其实,这与说不说唐话没有关系。花钱是不是大方,才是关键的。

难民刚来的时候,花钱不够大方,所以遭到轻视。大陆人刚来的时候,花钱不够大方,也遭到轻视。这是大家默认的一种现象。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无论是当年的难民,还是今天的大陆人,大家花钱都很大方的,所以大家相互之间还算是融洽一些了。

随着中国的国际地位的提高,所有的“唐人”都对自己的唐人身分越来越认同,这是一个令人高兴的变化。不过,大陆来的人,又可能嫌某些老唐人不够有钱了。

攀比,是人类文化传统的一部分。

有知识的一代人,应该保持清醒一点:总有比你更有钱的唐人,是你没有遇到过的。不去攀比,大家就可能比较融洽。

我参加过老唐人的召集的满月酒会。躺在小车车里的,满脸皱纹的小家伙是第四代。我很感动。唐人就是这样在新的土地上开枝散叶,一大家子,加上乡亲,好几百人相聚一堂。我们没理由说唐人还没有落地生根。

现在,大陆唐人过来的时候带的钱越来越多。买个房子,买份生意好像也不困难。

难的是,唐人之间信任感不够,所以大家交流、合作、互信、互相支持的范围十分有限。

人与动物之间的区别是:人有内心的想法。人的某些想法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是个威胁。假如我们能有机会放开自己的心让别人看,大家都会对对方放心很多。

不过,我们看到的是,大家都把心藏在一张一张冷漠的脸的后面。看上去都像是戴着面具一样。

“到底他们把我当做挨宰的羔羊,还是需要温暖关怀的同胞呢?” 这是每一个人在心里都会翻转几十次几百次的一种心思。

您别不承认,99%的人大概都是这样想的,不然,不会有那么多冷漠的脸。

有一点申明:所有的话不完全是针对着梦郎兄弟说的。所以梦郎兄弟千万别误会咱们俩是在抬杠。

说一说咱们的心里话,让大家都知道,咱们那一张张冷漠的脸后面,其实都有一颗颗火热的心。

页: [1] 2 3
查看完整版本: 暴走族【2015年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