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g 发表于 2015-3-25 10:39

父親的大事


一個毀了女兒終身大事的父親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二十幾年前。那是我大學畢業工作的第一個單位。有一個同事。暫且稱呼他為老張吧。老張是一位長者, 因為他要比我的父母還要年長很多, 應該至少已經有五十好多歲了吧。
那時的單位盛行湊份子參加同事的婚禮, 還要參加同事的兒子和女兒的婚禮。辦公室里總能夠听到那些年長的同事聊天, 誰家的兒子要娶媳婦啦, 哪人的女兒要嫁人啦。反正是誰家的孩子什麼時候找對象, 什麼時候舉辦婚禮, 每個人都門兒清。所以在我剛參加的兩,三年內,參加過很多同事孩子的婚禮。一听到主持婚禮的人說, 向父母工作單位的叔叔阿姨鞠躬, 看著比自己年長的新郎新娘深深的鞠躬, 心理就覺得特受尊重。
一些老同事總是調侃老張, "什麼時候喝你家小芳芳的喜酒呀? " 老張就會非常生氣的走開。起初我很納悶小芳芳應該很小, 為什麼要被追問結婚的事情呢?
後來才听說老張有個女兒, 年紀很大了, 好像有二十七,八歲了吧。仍然未婚。當然以現在的標準, 這不算什麼。可那是在八十年代的中後期, 而且是在一個小城里。所以有關老張女兒的各種傳聞就特別多, 風言風語的在同事間傳來傳去的。
芳芳是老張的麼女, 前面兩個是兒子。老張一點也不重男輕女, 視女兒如掌上明珠, 含在嘴里怕化了, 捧在手里怕碎了。年齡很大的芳芳仍然被老張小芳芳的叫著。
據說芳芳從小就是一個假小子, 喜歡跟男孩子混在一起玩, 而且大大咧咧, 不拘小節。到十歲左右時, 還跟男孩子滾在一處玩摔跤。而老張呢, 有些神經質的認為十歲小男孩想揩芳芳的油。為此與男孩的父母爭吵過。雙方的言語都不太好听, 反正就是撿最傷人的話啦。比如, 老張說: "你這個兒子這麼小就這麼懷, 居然騎到芳芳的身上不讓她起來。" 而男孩的父親則說:" 為什麼不去跟別的女孩鬧, 摔跤就是這樣的, 誰讓你女兒非要和男孩子們玩摔跤呢。" 在兩個大男人吵的不可開交之時, 幾個小孩面面相, 不知所以然。
結果是, 後來就不再一起玩了。一方面是老張盯著緊, 另一方面, 即使老張一時疏忽, 被芳芳鑽了空子, 也沒有小男孩敢與芳芳玩了。男孩子們可能都被家長教訓過了, 可憐的那些十歲小孩子們在沒有搞懂什麼狀況下被勒令不允許一起玩。。
而芳芳呢, 對女孩子們的跳皮筋之類的活動, 一概沒有興趣。現在看來, 芳芳的童年應該是孤獨的。
芳芳在老張的絕對保護下, 完成了小學, 中學學業。終于離家讀大學了。
芳芳讀大學期間, 曾經談過一次戀愛。男孩是一個干部進修班的在職學生。老張堅決不同意,認為男孩配不上他的小芳芳。說:" 連個正經大學也考不上, 你不會在你的同學中找一個嗎?"
而芳芳則認為, 只有這一個人對自己好。是的, 大學里優秀的男孩很多, 可人家看不上自己。而在老張的心目中, 他的小芳芳是最好的, 沒有人可以配得上,怎麼會沒有人喜歡自己的女兒呢?
總之老張是軟硬兼施, 不惜以自殺相威脅, 半年後, 芳芳與男朋友斷絕關系。老張大獲全勝。
芳芳大學畢業後, 分在小城的師範學院做了老師。
陸陸續續的, 有人上門來提親。都被老張拒之門外。理由是"都是些歪瓜劣棗, 提留不起來。" 要麼是家庭條件不好, 要麼是自身素質太低, 有的居然是走路的步伐不好,。。。總之,沒有一個人是老張看著順眼的。
歲月蹉跎, 冬去春來, 轉眼間幾年的時間過去了。來介紹對象的人越來越少了。老張開始有些著急。私下張羅著找人幫忙為女兒介紹男朋友。
但在芳芳過了三十歲的時候, 開始介紹的男朋友變成了離婚或者喪偶的。老張就又開始生氣了。怎麼越來越差勁了呢?
後來芳芳就有些抱怨老張要求太高, 吹毛求疵,害自己耽擱了青春。經常的生氣發火。發展到後來只要老張一說話, 就沖老張嚷嚷。老張也很是委屈, 自己一心為女兒考慮, 非常的疼愛女兒。最後還落下不是。我曾經親耳听到老張說:" 女大不中留, 留來留去留成了仇。" 的感嘆。而且將近六十歲的老人, 眼里滿含著淚水。
直至我結婚生子, 離開小城, 始終沒有喝上老張女兒芳芳的喜酒。

rong 发表于 2015-4-2 12:08

这位父亲害惨了女儿。

rong 发表于 2015-5-3 04:24

现在只能叫老乘女了。

rong 发表于 2015-6-10 12:42

这样人见得多了,最主要是挑剔。

rong 发表于 2015-8-1 22:16

父女都有问题。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父親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