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1 发表于 2015-3-23 16:09

加拿大低收入癌症患者面临双重困境

以下文章摘自:《大中报》


确诊患癌往往会让那些工作不稳定的人士陷入绝望,而高昂的自付医疗费用会令低收入家庭不堪重负。《多伦多星报》报道一名多伦多工人令人心酸的故事:这名癌症患者迫于生计而不听医生劝告,在未完成的放疗的情况下重返工作岗位。

当保育员梅西(Dorcas Martey)在2012年夏天被确诊罹患淋巴癌后,医生立即开始对她进行治疗,而她也不得不放弃自己所热爱的工作。

对于梅西来说,患癌无疑是晴天霹雳的消息,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合同工,更因为她没有带薪病假或福利。

现在,身为单身母亲的梅西又开始和癌魔进行第二轮抗争,但这一次她不再是孤军奋战,因为多伦多的托儿社区向她伸出援手,齐心合力设法填补对其生活造成严重影响的的公共健保缺口,而这也引发了梅西的同事以及许多家长的共鸣。

两个孩子都在Children’s Circle托儿所上学的Omo Akintan称,对于所有人来说患癌都是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和其他许多事情一样,低收入以及只能得到有限支持的人士往往会受到更大的冲击。

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自1997年以来低收入家庭的自付医疗费用已经增长了63%。多伦多智囊组织韦利斯理学会(Wellesley Institute)的研究亦发现,在安省有三分之一雇员没有单位健保福利,其中尤以低收入员工为主。此外,安省的就业标准法《Employment Standards Act》也没有关于带薪病假的规定。

在梅西2012年接受治疗时,最初的住院和化疗费用都是由公共健保系统承担。但是作为一个临时工,梅西一天不上班就一天没有收入。因此,在MRI(核磁共振成像)检查显示其癌症已经痊愈后,梅西便放弃了医生建议的化疗,转为选择她能够找到的最便宜的“替代”疗法,去购买在美国销售的一种名为Protocel的癌症患者营养补充剂。随后,梅西便返回了工作岗位。

在1993年从加纳移民加拿大的梅西一直独立抚养两个女儿,她希望能将两个孩子都送入大学,梅西称,为了维持生计她不得不坚持工作。

但是在今年2月,梅西被确诊淋巴癌复发,并且癌细胞已经侵入她的脊椎和大脑。但至少梅西现在已经是托儿所的全职员工,因此她80%的医药费都是由新的福利计划支付。

但即便如此,高昂的医疗费账单仍令梅西难以继续坚持进行另一轮化疗,这主要是因为她在过去20年一直工资很低,并且工作常常朝不保夕,因此没有任何积蓄。

现在梅西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她必需购买或是租用步行器或相关设备帮助自己上厕所。除了每周四个小时免费家庭护理,她根本无力负担其他护理帮助。她的病假早已用完,目前仍在等待失业保险审批,甚至连小额药费都令她一筹莫展。

为了帮助梅西,她所在的托儿所呼吁每名同事都捐出两天带薪病假以帮助梅西。一些家长也在网上发起募捐活动,以帮助这名深受孩子和家长欢迎的保育员。

发起募捐活动的柯蒂斯(Shawna Curtis)本身也是一名合同工,她对梅西的处境感同身受。柯蒂斯称,如果她病了可能也会无力负担所有医疗费用,因此她希望能有更多的保障措施帮助人们应对突发状况。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加拿大低收入癌症患者面临双重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