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media 发表于 2014-10-23 12:46

Luka Magnotta涉嫌杀害林俊案庭审全纪录

(《蒙城华人报》独家整理)
两年前震惊全球的安省青年Luka Magnotta涉嫌杀害蒙特利尔中国学生林俊的案件,在案件发生28个月终于在蒙特利尔开审,再次吸引全球媒体的关注,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媒体赴蒙特利尔进行新闻报道。由于法庭此次没有颁布媒体报道禁令,多家加拿大媒体通过Twitter实时推送法庭审理的过程。
林俊的父亲林迪然再度赴蒙特利尔旁听整个庭审过程,他特别获法院提供一个私人房间,在译和律师的陪同下,旁听聆讯。虽然整个审讯过程所展示的众多充满血腥的证据,但是林迪然仍然选择亲自到场,林迪然的代表律师说,林迪然感谢和相信加拿大的司法系统,他将旁听庭审直至法庭作出判决,他希望知道33岁儿子到底如何遇害。
遇害时年仅33岁的林俊,出生和成长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毕业于武汉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赴北京工作,曾在微软北京公司工作多年。2010年获批移民加拿大,2011年9月进入蒙特利尔Concordia大学计算机工程系深造。学业之余在一间华人便利店兼职打工。预期此案的整个审理过程持续6至8周,因为总共要有约60位证人要出庭作证,其中包括来自英、法、德国的证人。检控方律师布迪里耶表示,向法庭展示所有证据需要3到4周。
今年33岁的安省青年Luka Magnotta被指控在2012年5月25日有预谋地杀害蒙特利尔Concordia大学33岁学生林俊,肢解尸体,并把肢解过程拍成视频传到网上,把尸体各部分丢弃或邮寄出去。他一共面临五项罪名,包括:一级谋杀(first-degree murder)侮辱尸体(committing an indignity to a body)公开淫秽材料(publishing obscene material)刑事骚扰总理哈珀和其他国会议员(criminally harassing Prime Minister Stephen Harper and other members of Parliamen)邮寄淫秽与猥亵物品(mailing obscene and indecent material)
2014年9月29日开庭后,Luka Magnotta的代理律师Luc Leclair(下图)向8女6男共14位陪审员陈述称,他的当事人Luka Magnotta承认杀害了林俊,但是不承认检方提出的五项控罪,因为,他事发时正值精神分裂症发作,曾出现幻听和感到被迫害 因此无法承担刑事责任。律师要求判其进入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而不要判终身监禁。
Luc Leclair律师表示,精神科专家已确诊Luka Magnotta患有边缘型人格障症(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曾数度去看魁省和安省精神科医生,和曾在迈阿密住过精神病院。而且其家族有精神分裂症史,他的父亲Donald Newman和医生将出庭作证。


Luka Magnotta早在被拘捕后就否认一级谋杀罪等五项罪名,但一直到9月29日正式开审首日,才首次表明将以罹患精神分裂症作为无罪辩护的理由。加拿大刑法第16条规定,如果被告在做出犯罪行为时因严重精神疾患丧失神智和判断能力,可以被免除刑事责任。魁省医生Guy Turcotte杀害子女案的初审时,被告就被陪审团判定因精神疾病免于刑事责任,而Luc Leclair将努力为Luka Magnotta争取这样的结局。魁省高等法院的Guy Cournoyer法官指导陪审团说,Luka Magnotta已承认他被控的五项罪名,陪审团现在要确定的是他在犯罪时的精神状态。
控方检察官Louis Bouthillier(下图)则告诉陪审团,Luka Magnotta并非临时精神分裂症发作而杀人,他谋杀和支解林俊完全是有预谋和有意的行为。他对陪审员们说∶“在倾听证词时,有两个词诸位应该记住,那就是‘有计和有意(planned and deliberate)’的。”
Louis Bouthillier说,在林俊遇害的六个月之前的2011年12月,英国一位记者及所属的新闻机构便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说,Luka Magnotta准备杀一个人,并将杀人过程拍成电影,该电子邮件还说,人们将可以看到被杀者生命的最後一刻。届时,英国记者将出庭作证。检察官Louis Bouthillier说,他将在庭审的第三周为陪审团播放Luka Magnotta拍摄的杀害和支解林俊全过程的11分钟录影。


SQmedia 发表于 2014-10-23 12:50

本帖最后由 SQmedia 于 2014-10-23 13:14 编辑

庭审第一周:警员展示犯案现场
9月30日庭审的第二天,第一位目击证人出庭作证,她是蒙特利尔警察局犯罪现场摄影师Caroline Simoneau,她当庭展示了2012年5月29日中午12点多钟,她在蒙特利尔Cote-des-Neiges区的Décarie Blvd街,Luka Magnotta所住公寓旁的垃圾堆内,警方从31个垃圾袋内出装有林俊残躯和作案工具等的几个皮箱的照片(右图)。Caroline Simoneau还展示了Luka Magnotta将林俊的残肢寄往渥太华总理办公室、温哥华学校等地的包装盒及盒中所付的随手贴,上面写满对总理哈珀及其夫人等的咒骂。


第二位控方证人是蒙特利尔警员Chantal Turmel,她是调查案发现场的摄影师,她展示了数张Luka Magnotta公寓内的照片,床上、浴室内、冰箱里发现大量血迹,Chantal Turmel表示,在观看了Luka Magnotta上传到网上的视频后,他们返回公寓又发现更多涉案用具。


第三位控方证人是蒙特利尔警员Richard Dionne,他展示的照片是林俊的头于2012年7月1日在蒙特利尔Angrinon公园被发现时的照片。
整个庭审进程中,Luka Magnotta一直毫无表情地呆坐在座位上听控方证人的证词。
10月1日,法庭改变定计划,临时中断警官Caroline Simoneau的证词,改由林俊的前伴侣林峰(Feng Lin,音译)出庭作证。因为林峰从上海前来作证,10月2日就要赶回中国。林峰是向蒙特利尔警方报告林俊失踪的第一人。
现年35岁的林峰(下图)目前拥有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系上海一间软件公司的理。他在庭上作证说,林俊是个很健康的人,从不吸烟、饮酒或吸毒,而且特别喜欢健身。他否定了辩方律师Luc Leclair所称林俊是一个生活混乱的人。


林峰用中文陈述证词,他称,他与林俊在2009年相识于北京,于2010年底在上海一起学习法语时确定了情侣关系,相约移民加拿大。林峰证实林俊曾有过一次短暂婚姻并离婚。两人2012年7月一起赴蒙特利尔并同居,性关系正常,“绝对没有”性虐待行为。
林峰还称,他和林俊在2012年5月中旬中断了情侣关系,尝试做普通的朋友。因是林俊家一直给林俊压力让他找女友,而他们并不知道他是同性恋,而且已有情侣。在两人中断情侣关系后,林峰在2012年5月13日(也就是林俊遇害前不到两周)离开加拿大回中国。可是两人仍保持联络,每天互相发的短信多达40条。
林俊给林峰发的最后一条短信是在北京时间2012年5月24日早(也就是加东时间5月23日夜),向林峰问候早安。接下来的几天,林峰连续发出多条短信,都没有回应。于是,当时正在泰国曼谷渡假的林峰与蒙特利尔的朋友联系,让他们去几个林俊的公寓、学校、工作地等地方寻人,都没有寻到。林峰决定立刻提前回到加拿大,他定了5月30日从上海到蒙特利尔的机票,在卡塔尔转机停留的时候,他在网上看到蒙特利尔警方寻获一具无名残尸,只是并没有放在心上。不久后就有一个朋友给他来电话说,警方已确定了那具残尸就是林俊。
林峰称,回到蒙特利尔后看了Luka Magnotta上传到网上的杀人过程视频前几分钟,他曾打电话给警方称,他认为那个受害者不是林俊。而检控官Louis Bouthillier在9月29日庭审开幕当天的发言中就已指出,Luka Magnotta拍摄的视频中前23秒出现的男子并不是林俊,但之后的视频中显示,林俊被活活绑在床上,遭到Luka Magnotta的杀害并虐待。


SQmedia 发表于 2014-10-23 12:58

本帖最后由 SQmedia 于 2014-10-23 13:16 编辑

庭审第二周:Luka Magnotta案发前后大量监控视频曝光


本周,警方公布了一系列Luka Magnotta公寓的监控录像,还他涉案前后的行动细节。10月3日公布的30分钟监控录像显示,2012年5月24日晚10点20分,穿着黄色短袖T恤衫、戴着棒球帽的林俊跟在拎着白色塑料购物袋的Luka Magnotta后面,一起进入Luka Magnotta位于Décarie Blvd.大街边的公寓,这是林俊最后一次露面,此后,他再也没有走出这幢公寓。


2012年5月25日凌晨2点06分,Luka Magnotta第一次走出公寓,他身穿林俊生前穿着的黄色短袖T恤衫,7分钟后返回,并在大堂镜子前整理头发。公寓地下室的摄像头显示,Luka Magnotta于凌晨2:47、4:02、4:09、4:26、4:31等时间曾手提黑色垃圾袋,多次前往垃圾桶倾倒东西,期间他也多次更换衣服。在凌晨4点36分的监控中,Luka Magnotta被拍到抱着一只黑白色小狗走出公寓,两分钟后又抱着小狗返回。然而,这只小狗之后也被杀害,其尸首出现在Luka Magnotta扔掉某个垃圾袋内。
5月25日早上7点43分,Luka Magnotta离开公寓,并头戴林俊前晚所戴的相同棒球帽(这顶帽子在其柏林被抓时仍戴在头上),他于8点48分返回,并手提一个跟装有林俊尸体一样的行李箱。之后又多次离开公寓然后返回。
一位Pizza店店员证实,他曾在5月25日晚6点半左右到该幢公寓的208室送过餐,这间公寓正是Luka Magnotta所住。监控摄像头拍到,6点51分,Luka Magnotta提着 Jean Coutu的塑料袋走出公寓,7点29分返回。晚上10点14分,Luka Magnotta着行李箱走出公寓,这个箱子正是装有林俊尸体的行李箱,Luka Magnotta在此一天时间内都表现得都很轻松和从容,就像是出去旅行一样。
蒙特利尔警方Claudette Hamelin侦探出庭作证称,警方于2012年5月29日10:50接到报警电话,在公寓楼后的垃圾堆内查找了31个垃圾袋,找到许多与Luka Magnotta杀人有关的证物,其中包括Magnotta的身份证件、地铁卡、乳胶手套、油漆、摄像机、笔记本电脑、手机、刀具、剪刀、锤子、螺丝刀、林俊被害那天在Pizza Pizza购买食物的收据、加拿大邮局盒子、一些衣物、沾满鲜血的枕头套、公寓内墙上贴过的海报、葡萄酒瓶等。
视频片段显示,在清理完公寓后,Luka Magnotta最后一次提着大黑色垃圾袋到地下室倒垃圾是在5月26日凌晨5点28分。5月26日当天早上6点35分之后,Luka Magnotta多次进出公寓,他戴着黑色假发和太阳镜,据称,这个假发套也是属于林俊的,价值约1700元。据估计,Luka Magnotta当天主要是前往邮局向渥太华的政客办公室和温哥华的学校邮寄林俊的残肢。
Luka Magnotta最后一次出现在其公寓是2012年5月26日下午5点14分,他拎着一只手提箱,搭一辆出租车离开公寓,于当晚8点在蒙特利尔Elliott Trudeau机场乘上飞往法国巴黎的航班。网上订票纪录显示,Luka Magnotta是在5月25日凌晨4点38分预定了26日晚上飞往法国巴黎的机票。
法官于10月6日的庭审中播放了在欧洲多个监控视频拍到的Luka Magnotta的录像。
2012年5月27日中午12点多,飞机抵达法国巴黎戴高乐机场,Luka Magnotta于12点49分随其他乘客一起进入机场移民局窗口办理入境手续。5月27日下午2点43分,Luka Magnotta被巴黎的Novotel酒店大堂摄像头拍到办理入住手续。8个多小时后,当晚11点23分,他离开酒店。
Luka Magnotta最后被监控摄像拍到出现在巴黎是5月31日上午10点27分,他在巴黎汽车总站排队购买Euroline长途汽车票,前往德国柏林。
2012年6月4日中午11点多,Luka Magnotta进入德国柏林一间网吧,他走进网吧后在门口脱掉墨境,与网吧管理员说了几句,便坐到屋里的电脑前浏览新闻。他在那家网吧坐了70分钟,网吧管理员跑到街上报警,7名全副武装进入网吧将正在浏览有关自己被追捕新闻的Luka Magnotta擒获。



林俊与Magnotta相识过程成谜10月6日,蒙特利尔警察局探长Claudette Hamlin出庭作证时表示,尽管进行了深入搜查,警方仍无法确知,Luka Magnotta何时、如何及为何结识林俊。她对陪审团说,警方检查过二人的所有手提电话、Skype网络电话、电子邮件等,结果一无所获。警方搜寻过林俊电脑中储存的7484张照片,里面没有一张属於Luka Magnotta。
另外,法庭在10月6日播放录像显示,一名身份不明的亚裔男子林俊遇害前的5月18日晚11点曾到访Luka Magnotta的寓所。第二天中午11点05分,他与 Luka Magnotta同时离开公寓,此人行走略显困难,Luka Magnotta扶着他的手臂走下楼梯。调查人员尚未查明此人身分,他出现在所谓谋杀视频的前53秒,后面的视频被删掉,录下了Luka Magnotta残杀林俊的全过程。
林俊好友叙述报案过程10月7日,法庭传林俊的生前好友徐冬冬(Dong Dong Xu,译音)出庭作证。徐冬冬在中国时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林俊,主要通过网络联系,直到移民加拿大才与林俊见面,他和林俊以及他的男友林峰每周都会见面聊天吃饭,他形容林俊是一个有些害羞,非常有趣,受朋友们喜欢的人。
2012年5月27日(星期天)晚上,徐冬冬接到林峰从泰国曼谷打来的电话称他与林俊失去联络已60个小时,希望徐冬冬帮忙看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徐冬冬当晚9点半和两个朋友一起前往林俊在Cote-des-Neiges区的公寓,从管理员处取了钥匙进屋,发现灶台上的锅里放了油,桌上还放了鸡蛋。林俊似乎是在正准备做饭时离开的。而林俊养的小猫已很多天没有进食,十分饥饿。他们又去林俊兼职打工的便利店询问,得知他已三天没来上班。
徐冬冬担心“情况不妙”,多次报警,警方让他到林俊所在大学查询。许冬冬到林俊就读的Concordia大学查询,又给蒙特利尔中国领事馆打电话,报告33岁的林俊失踪。同时,徐冬冬听从林峰的指示,多次折回林俊的公寓,搜寻线索,他看过林俊的电脑,看见受害人的书包及身分证件留在家里。
5月29日,徐冬冬听说本地有人被害并被录像,于是他通过Google搜索这个名为“One Icepick One Lunatic”的视频,只看了几分钟,便断定视频中被绑在床上遭人肢解的受害人是林俊,他立刻打911报警。这段恐怖录像给徐冬冬带来极大的冲击。

SQmedia 发表于 2014-10-23 13:00

本帖最后由 SQmedia 于 2014-10-23 13:03 编辑

庭审第二周:美国和德国证人出庭介绍与Magnotta相识过程美国嫖客描述他所认识的Magnotta10月6日,一个名叫Thomas Murphy的69岁美国人出庭作证,他表示自己是在一个同性恋伴游网站rentboy结识Luka Magnotta,随后联系他到Thomas Murphy位于Plateau区的公寓,发生过几次性关系,其中3次在2012年3月、2次在5月,每次见面约一个半小时,Thomas Murphy每次付给他150加元。


Thomas Murphy说,Luka Magnotta自称名叫“Luke”,他长相好看,显得礼貌而单纯,而且不吸毒不喝酒。这是他做其“回头客”的因。他有时会来蒙特利尔出差。
Thomas Murphy最后一次见Luka Magnotta是在5月14日,即林俊被害11天前。两人本来约好5月21日再见一次,但Luka Magnotta没有给他确认约会的回音。
林俊被害后,Thomas Murphy在电视上认出Luka Magnotta后,大吃一惊。他表示自那时起再不买春。蒙特利尔警方是通过Luka Magnotta的电话纪录,在案发后联络上Thomas Murphy。
德国证人回忆Magnotta最后三天10月8日,在德国柏林为Luka Magnotta提供住宿的53岁德国男子Frank Rubert作证,他通过译向法庭讲述了他和Luka Magnotta的整个交往过程,包括在网上和在生活中。这个过程发生在2012年5月末和6月初,有数日之久。他是在网上同性恋聊天室里遇到Luka Magnotta,当时他在找室友,Frank Rubert表示可以提供他在德国柏林住宿,令Luka Magnotta十分感激。5月31日,Luka Magnotta乘大巴从法国巴黎到达德国柏林,Frank Rubert到车站接他,他说第一眼在巴士站看到Luka Magnotta时,本不想带他回家,因为留着中分长发的他与网上发布的性感照片有差距。他指Luka Magnotta没有带行李,身上有四、五千欧元,据说是在和前爱人分手后寻求重新开始生活。


Frank Rubert作证说他和Luka Magnotta在一起的大部分时间一起购物、吃饭和喝酒、去酒吧,主要是Luka Magnotta在花钱,两人没有性行为,因为Luka Magnotta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两人交流不畅,通过Google的译软件聊天。Luka Magnotta睡在其公寓的沙发床上。Frank Rubert曾告诉Luka Magnotta如果想在柏林生活必须改变他的造型,长发在当地并不时尚。于是,Luka Magnotta到浴室将自己剪成短发。
2012年6月4日,Frank Rubert要去会友,他建议Luka Magnotta去地铁站旁边的一个网吧。当天9点他们分手,Frank Rubert稍后买了份报纸,他从新闻上认出,Luka Magnotta是涉嫌杀人分尸的国际通缉犯,于是立刻报警。
Luka Magnotta的辩护律师Luc Leclair 指出,Frank Rubert在30多年前曾被指控100多项罪名,包括性侵幼童,因此曾被送到精神病院。Luc Leclair试图将Frank Rubert描绘成在网上勾引未成年男孩的人,他指Frank Ruber看到 Luka Magnotta后很失望其年龄过大,于是想早点甩掉他。


SQmedia 发表于 2014-10-23 13:08

庭审第三周:Luka Magnotta案发前后大量监控视频曝光
法医公布尸检报告最为引人关注的是10月9日,魁省法医实验室Quebec forensic lab的病理学家Yann Daze(下图)出庭作证,他指出,该部门在2012年6月1日起至7月5日间,花费了五天时间,对从各地运来的林俊残肢进行尸检,部分残骸已严重腐烂。尸检部门向陪审团公布了长达13页的尸检报告,详细介绍了受害人被人凶狠、残忍攻击致死的细节。
法医Yann Daze在庭上作证说,被害人林俊在仍活着时,喉咙被尖锐器具切开、头部遭受锤子无数次重击;林俊的上身、腹部和后背被有4种不同武器造成73处伤口,作案工具是一把锤子、一柄螺丝批、一把小电锯和一把刀。这些物品随后都在嫌疑人Luka Rocco Magnotta居住的公寓后的垃圾箱内找到。
Yann Daze说,肢解是在林俊死后发生,验尸可见割伤和断骨。他说,凶手可能用一把锤子或是类似物品敲碎骨头,以便分尸。被害人尸体被切割成总计10块,陪审团仅查看速写图,而非真实照片。
Yann Daze说,林俊的尸体没有防御性伤口,显示他没有反抗。另外,在林俊体内发现安眠药物替马西泮(Temazepam),和非处方过敏抗组胺药物苯海明(Benadryl),这是检方首次提及林俊体内有类似物质。一名毒物学家日后将就这些药物作证。
Yann Daze坦承,他没有观看网上所谓的杀人视频,虽然该视频与本案有关,但他不想以此影响自己的判断。同时,无论如何,他也没兴趣观看那段视频。
对此,Luka Rocco Magnotta的律师Luc Leclair于10月10日在庭上盘问法医病理学家Yann Daze,质疑他在得出验尸结论前,为何不观看所谓的谋杀视频。他更挑战法医病理学家的专业素养,甚至说他不称职,因为他以化验室所见为准,而非视频。
Yann Daze说,辩方律师Luc Leclair的断言过分简单,他坚持自己的证词,受害者被敲击无数次,一次打击不会造成他所见的那种伤害。10月14日,司法生物学家Jacinthe Prévost出庭作证。她在2012年5月30到Luka Magnotta的公寓,检查现场的血迹。此后提交了数份分析报告。据悉,Jacinthe Prévost使用被称作Luminol的化学物品检测物内血迹(Luminol被称发光氨、光敏灵,是通用的发光化学试剂,它是白色至黄色的晶体,可溶于水和大多数有机极性溶剂。与适当的氧化剂混合时会发出引人注目的蓝色光。法医学上使用Luminol来检验犯罪现场含有的痕量血迹)。
Jacinthe Prévost向陪审团介绍说,屋内的暖气上有无数细小的血滴,鉴于血滴的细小不足以喷射长距离,它们应来自距离最近的床脚。浸满血的床垫被一条新床单,一条浴帘和一个床垫罩盖住,床垫被转,意图似乎是掩盖血迹。床边、浴室等都有踩过血迹的脚印,一些血迹已稀释,可能是有人清理过公寓。稀释血迹不能提供完整的基因档,但有足够信息证实血迹属于林俊。
其他发现受害人血迹的地方还包括卫生间的浴缸和水池、厨房的水池,冰箱以及沙发背后等。警方从垃圾袋里找到的床罩和衣物上不仅有血迹,还有Luka Magnotta的精液痕迹。
Jacinthe Prévost表示,她曾两次看过所谓的杀人视频,知道在哪里找死者林俊的血迹。她检查过公寓内的所有血迹,还有警方在罪案地点搜集的衣物、作案工具等的血迹证据。另外,Jacinthe Prévost指出,此公寓内的物品很少,公寓内散发出清洁剂的味道。
10月15日,毒物学家Catherine Lavallee首次出庭作证,她称在林俊体内以及现场红酒瓶中发现了安眠药“甲羟安定(temazepam)”与非处方过敏药物苯海明(Benadryl)。这两种药品属于非处方药,在网络上就可以买到。安眠药“甲羟安定(temazepam)” 在一到三小时之内发生作用,大剂量可以导致人昏迷。
她说,两种药物同时服用,会导致眩晕、迷糊、昏昏欲睡、四肢无力甚至失忆。她也指出,用酒送服两药,效力加剧,更可令人失去正常心智与身体功能。但Catherine Lavallee承认,她无法判断林俊是否自愿服药,也难以查验林俊服用多少药量,因为不是死亡后短期间内检验。
警方通过传真找到林俊头蒙特利尔警方重案组于10月16日在林俊案审理过程中出庭作证时表示,他们是在收到一份传真之后找到了林俊的头。
参与寻找林俊残骸的警官之一Antonio Paradiso作证时表示,在2012年7月1日,他们收到一份来自多伦多某律师事务所律师Raphael J. Feldstein的传真,上面详细列出了如何找到林俊头的线路,包括穿越一个停车场,还有环绕池塘的小径等。

Antonio Paradiso试图联系该名律师未果,最后在警犬助下,警方在7月1日傍晚,按照指引,在蒙特利尔Angrignon公园的池塘附近杂草丛生的区域找到了林俊的头和遗体其他一些部分。
Antonio Paradiso也是前往德国抓获Luka Magnotta的警队成员之一,他称,自己负责看管Luka Magnotta。他描述说,在整个过程中,Luka Magnotta“非常安静,非常合作,大部分时间在睡觉”。

杀人视频在法庭播放10月16日上午,法庭播放了林俊遇害过程的视频。这段视频全长10分22秒,以“One Lunatic One Ice Pick”为名,在2012年5月27日上传到博客网站Best Gore;又以“Time to Shake Things”为名上传到网站Heaven666,另外,还上传到Globemedia旗下的YNC网站。视频中,一名躺在床上的裸体男子在仍存活的情况下被一名穿连帽衫的人杀害并肢解。14名陪审团成员观看视频,反应平静;而拥满法庭的旁听者则表现不一,不少人转头避看,也有人走出室外。而坐在庭审格子间的被告人Luka Rocco Magnotta则一直平静观看完视频。
在播放视频前,蒙特利尔警方犯罪技术科的警员在法庭作证如何寻找上传这段视频的IP地址。警员Nadine Paoliello在法庭中称,她的上司在2012年5月29日通知她网上有一段视频与一起杀人案件调查有关,她将这段视频保存到警局的服务器上。
Nadine Paoliello立即与传播这段视频的两个网站联络,服务器设在美国新泽西的Heaven666网站在收到警方的查询后,将上传这段视频的用户Captain Flyscratch使用过的40个IP地址告诉警方,并且将这段血腥的杀人视频从网站撤下。
但是,服务器位于加拿大亚伯达省埃德蒙顿的网站Best Gore拒绝配合警方的要求将视频从网上撤下。


SQmedia 发表于 2014-10-24 16:21

本帖最后由 SQmedia 于 2014-10-30 15:12 编辑

庭审第四周:英国记者重要证词证明Luka Magnotta谋杀蓄谋已久Magnotta邮寄包裹细节从10月16日起,法庭就Luka Magnotta如何寄出装有受害人林俊残肢的包裹的过程和细节进行庭审。
在2012年5月24日晚杀害并肢解受害人林俊后,第二天,Luka Magnotta曾三次前往距其公寓不远的Jean Coutu药店,在该店的Canada Post邮政柜台购买邮寄包裹用的纸盒。Magnotta公寓的摄像头记录了他提着Jean Coutu药店进出公寓的过程,警方出示了他于2012年5月25日(星期五)早上9点51分在位于Queen Mary街上、Snowdon地铁站对面Jean Coutu药店的购物发票,他购买了5个超小号邮政纸盒,但在当天下午1点48分返回店内退回了4个。


该店店员Tomokazu Lee出庭作证表示,他对Luka Magnotta指出,当天他曾两次接待这位顾客,他退回邮政纸盒的因是称盒子太小不是他所需要的。当天晚上7点15分左右,Magnotta第三次到该店邮政柜台,要求寄送2个纸盒。Tomokazu Lee帮他称量了纸盒并贴上邮资。由于当时已是星期五晚上,邮局不再收发邮件,这两个包裹一直放在该邮政所柜台长达48小时,直到5月28日早上10点取件邮出。2014年5月26日中午时分, Magnotta又在这个邮局寄出给两所温哥华学校的包裹。
周五寄出的两件包裹于5月29日到达首都渥太华,此时,Magnotta已于5月26日晚上乘飞机前往法国巴黎。而蒙特利尔警方于29日早上在Magnotta公寓外的垃圾堆里发现了装有人体躯干的皮箱。
10月20日上午,加拿大总理办公室副主任Jenni Byrne出庭作证。她说,2012年5月29日上午10点半左右,一个寄给保守党的渥太华办公室的包裹被送到 政治行动处处长的Jenni Byrne手中,她是保守党办公室仅有的几个有权打开包裹或信件的负责人之一。她用剪刀纸盒,里面是用黑色礼品袋包装的物体,她准备打开礼品袋时发现不对劲:包裹很软,而且味道很难闻。她立即让助手报警。警察很快赶到,发现包裹内是人体残肢后立刻隔离Jenni Byrne,并通知渥太华邮局分拣中心。幸运的Jenni Byrne并没有看到礼品袋里装着的是一只受害人的脚。
加拿大邮政局督察Genevieve Benoit作证说,通过查询包裹寄出的邮政记号,邮政局发现,当天有两个同样的包裹到达渥太华,另一个还在运送中。
在Jenni Byrne之后出庭作证的是渥太华警官Chantal Pombert,,是当天到达现场处理包裹的警察之一。她告诉陪审团,另一个寄给自由党的包裹在同一天稍晚到达渥太华,在邮件分拣中心被截住,这个包裹里装着受害人的左手。两个包裹很相像,都是用黑色礼品袋装受害人残肢,外面再用垃圾袋包裹。两个包裹中都有提到总理夫人的粉红色便条。
Magnotta于5月26日寄给温哥华两所学校的包裹分别在6月5日到达,False Creek小学于下午1点刚过收到装有一只右手的包裹 ;一小时后,温西的St. George’s私立男校收到第二个邮包,内装一只脚。而这两件包裹收到的前一天,Luka Magnotta在德国柏林被警方拘捕。
这几件寄往温哥华的包裹上所写的发件人分别是加拿大前总理Jean Chretien的儿子Hubert Chretine以及安省杀人犯Karla Homolka的妹妹Lori Homolka以及他们居住的真实地址。他们两人均在10月17日分别通过视频出庭作证,否认与Luka Magnotta相识,也否认寄过任何包裹。
Lori Homolka在1996年已更名为Logan Valentini,因为她的姐姐Karla Homolka帮助丈夫强奸并杀害两名少女而成为加拿大臭名昭著的杀人犯,令她背负起沉重的心理压力,而选择隐姓埋名地生活,不想与过往历史再有任何牵连。警察在2012年5月29日向她问询有关寄送包裹的情节时并没有告诉她发生了什么案件,她随后上网查询看到了人体残肢被邮寄了加拿大多个地址的新闻。她在作证中指出,她很迷惑为什么自己莫名其妙地被无辜卷入这些案件。据 Lori Homolka称,她的姐姐因过失杀人罪在狱中服刑12年后,于2005年被释放后,与她的新任丈夫Thierry Bordelais曾生活在魁省,2007年迁居南美。她称最近见过姐姐,但没有说明在哪里见面。
加拿大前总理Jean Chretien的儿子Hubert Chretine指出,他的名字很容易被搜索到,只要搜索他的父亲Jean Chretien,就会出现他的名字甚至住址。目前居住在魁省Gatineau的Hubert Chretine也表示,他十分震惊同时也不理解为什么会被杀手选中成为寄送包裹的发件人。他同时指出,他的名字Hubert在Magnotta寄出的包裹中被错写成“Hurbert”。
英国记者证词表明谋杀蓄谋已久
10月21日,英国记者Alex West在加拿大驻英国伦敦大使馆的视频联线出庭作证。Alex West曾于去年3月赴蒙特利尔参加过该案的初审,他是太阳报驻伦敦记者,有长达11年的记者验,曾于2012年就网上一段虐杀猫的视频采访过Luka Magnotta。他们在伦敦一个小旅馆的过道上聊了30分钟。


法庭播放了Alex West与被告Magnotta之间这段长达30分钟的采访记录。这段录像是记者用隐藏的录音机录下的。
谈话中,Magnotta反复否认是自己杀死了那只小猫并将整个过程录像。 Alex West说, Magnotta的仪态有时狡滑、有时妩媚,他的肢体语言显示非常戒备。在这次见面两天之后,Alex West和他的老板收到了Magnotta发来的邮件。法庭展示了这封邮件的复印件。邮件中借鉴了1992年的美国电影《本能》的部分对白:“一旦你开了杀戒,尝到了血的腥味儿,你就不可能停止。那种冲动过于强烈,只得继续。”
邮件上还说:“下一次你听到我的消息,会是我制作的一部电影,里面会有真人出现,而不仅仅是小猫。”
这封邮件是以John Kilbride的名义写的,此人是英国60年代著名的莫尔斯连环凶杀案(Moors Murders)中的一位受害儿童的名字。信中提到了Alex West的采访,所以相信该邮件为Magnotta所写。Alex West称,报社曾就此事提醒过警方。
Alex West的证词非常重要,其关键在于,它将证明Magnotta的谋杀是在案发前6个月就计划好的,而不是一时的精神病发作。


SQmedia 发表于 2014-10-30 15:12

本帖最后由 SQmedia 于 2014-10-30 15:13 编辑

庭审第五周:检方所有证人证词完毕
Luka Magnotta涉杀害蒙特利尔中国学生林俊的案进入第五周。经过五周的庭审,检控方传召的45名证人出庭作证完成。
从10月31日起,代表杀人凶嫌Luka Magnotta的律师Luc Leclair将向法庭提供辩方证人的证词,力求证明Luka Magnotta犯案时正值精神疾病发作,曾出现幻听和感到被迫害,因此无法承担刑事责任,以便说服陪审团,判其进入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而不是终身监禁的处罚。
警方展示大批照片和视频10月19日,法庭向陪审团展示了一些未编处理令人感到不适的照片及视频片段。
蒙特利尔警方电脑方面专家Panagiotis Sarganis,事发后在被告Luka Magnotta所租住的公寓外的垃圾箱找到的相机储存卡中提取了15段视频和505张照片。其中包括Magnotta上传到网上的杀害和肢解林俊全过程的11分钟录像。
2012年5月24日晚拍摄的12段视频录制了Magnotta亵渎和分割尸体的过程。Magnotta在录制过程中,有时自己手持录像机拍摄,有时把录像机放在一个平稳的地方自拍。他自始至终戴着风帽,只在最后一段视频中露出脸部。
陪审团坚忍地看完全部视频,令人作呕的声音和图像让许多人感到不适。随后法官立刻宣布休庭25分钟。Magnotta则坐在庭内犯人格子间内弯腰低头,没有看屏幕。
在Magnotta于2012年6月4日被德国柏林警方拘捕后,警方在其随身携带的电脑中又发现另外3段视频和31张照片,这些视频和照片在6月1日时被其删除到电脑垃圾箱内。
在这些视频中出现的男子似乎和网上杀人视频的开头出现的是同一人。他全身赤裸,手脚被捆缚,脸被盖住一部分,似在昏睡。Magnotta在其中一段视频中右手持小型电锯出现,骑坐在他身上并问他“是否OK”。男子的回答含混不清, 并最终醒来,貌似挣扎。
Magnotta住所的监视录像显示这名男子在2014年5月18日晚进入他的公寓,19日上午离开时行走困难。
10月23日,法庭展示了一些Magnotta和这个男人在床上的照片,这个男人的身份至今不明。


10月27日,警方弹道学专家Gilbert Desjardins出庭作证,向陪审团展示了6个在被告Magnotta所租住公寓外找到的肢解林俊尸体所用的工具。
Gilbert Desjardins表示,在林俊的骨头上发现两种痕迹,一种为刀所造成的,而在林俊的椎骨上发现的痕迹为电锯所造成。
Gilbert Desjardins是最后一个到法庭现场作证的证人,其余来自欧洲的证人都将通过视频会议出庭作证。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Luka Magnotta涉嫌杀害林俊案庭审全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