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lybord 发表于 2014-8-11 18:06

揭露Wellinton大街“香妈妈” Hong Mere 餐馆某人的丑恶嘴脸

昨天顺道经过wellinton大街,就想去香妈妈吃个饭。上次去还是很久之前的事,对那里一直印象不错,因为价格偏低,口味还不错。还有一个就是不打税。结果却是大失所望,让人大倒胃口。以后肯定不会再去了。这里详述一下经过,供大家参考。

进店以后发现整体装修和环境还是跟之前一样,菜单变“高档”了,菜品选择也更丰富了。当时我跟我女朋友就笑着开玩笑,瞧这菜单,肯定涨价格了。翻开一看,果然被猜中了。大多数菜品都上调了价格,那个凉菜的酱牛肉直接涨了2块,之前我们经常点这个菜。女朋友当时就在抱怨说,菜没变,价格涨了这么多。我倒是比她淡定,这年头物价一直在上涨,餐馆上调菜品价格,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再说了,餐馆刚开不久低价吸引客户,生意稳定了之后再抬高价格,也是餐馆惯用的手法。

去的时候约是下午6点,很惊讶整个餐馆居然只有一个桌子坐了3个人在吃饭。本来准备点3个菜的,因为餐馆整体价格上调,绝大部分菜的价格都超过了10块,就连相对便宜的凉菜中价格最低的凉拌土豆丝都已经达到了8块5,点任何两个菜都超过20块了,于是我们决定只点2个菜。

最后我们点了水煮牛肉和溜肥肠,价格都是12.95。

等菜的当儿,我们看到了第一出好戏。注:当时端菜的有两位:有个相对高瘦的小伙子,这个人我们第一次见,可能是新雇的服务员。第二个是个肥仔男,老板的儿子。
旁边那三个年轻的吃客结账走人。那三位刚走出大门,肥仔男在收银台那边就开始抱怨那三个食客没给小费。因为饭馆比较小,我们以及后来来的那个点外卖的女士听得一清二楚。小伙子因为是打工的(不知道他能不能够分到,以及可以分到多少小费),所以他没怎么吱声。肥仔男显然没有能从小伙子那里得到足够的附和,于是开始变本加厉,甚至用上了恶毒的词语(X他妈的)。我们当时就觉得很别扭,肥仔家开店不是一天两天了,遭遇0小费也不是头一遭,犯得着恶语相加吗?这反应也太大了。意犹未尽的肥仔,又进后厨开始声讨那三位。我们都觉得那三个食客不给小费固然不对,但你也是大男人,为了区区三五块的小费就喋喋不休,那你又算是哪门子东西嘛。完了他从后厨出来开始收拾那三个人的桌子的时候,等外卖的女士发话了,问他为什么不直接索要小费。肥男声称当时已经提醒过结账的那个男生,说这个价格里没有打稅也不含小费,小费你要额外给我,而且还说了两次。结果那位结账的大哥什么都不说就直接一扭头走人了。肥男当时一边收拾桌子一边交代那个也在收拾桌子的小伙子说,出来吃饭不给小费,你去哪家餐馆吃饭不用给小费。还说是老乡呢,我没这样的老乡。给我记住这三人的样子,下次这三个人再来吃饭,直接给他们把稅加上,反正他们也不给小费。
我是没看出来打稅对他们餐馆有什么好处,稅是他们替政府收的,他们不会因此多赚一分钱,反而食客让不爽,摆明一副你别再来吃饭的架势。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让人费解。
过了不久,我们的菜上来了。首先上的是水煮肉片。
这里加插一个爆料,不要去点他们家的水煮鱼,因为鱼用的是著名的龙利鱼柳,无刺又便宜,但这玩意儿有毒。以前我们也常点这道水煮鱼,但自从看了家园的一篇报道后再也不敢吃这种所谓的龙利鱼了,超市特价再便宜也不买。大家可以参看这个链接:
http://www.iask.ca/news/canada/2013/0424/194415.html
以及文中给出的Youtube视频链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x4cykHy0RM

水煮牛肉一上来,女朋友就抱怨肉片不多。我则无所谓,能吃饱,味道好就行了。我首先吃的是里面的蔬菜。黄豆芽真是水煮牛肉的绝配。里面还有上海青和大白菜。总之下面全是菜了,肉片全铺在最上面。肉少也正常,因为这道菜好像只是涨价1块5左右。很快,女朋友发现肉有问题。她说有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一片肉,粗枝大叶的我吃第一片的时候居然没发现异常,可能是第一片肉太小了。她跟着说这肉有一股很重的骚味。因为她基本不吃猪肉,所以平时家里吃的大多是牛肉和鸡肉,她对牛肉的口味很敏感。我觉得很疑惑,于是吃了第二片肉,果然入口细嚼之后有一股味道,越嚼下去越明显。于是我们决定停下来叫服务员看是怎么回事。当时大堂只有那个小伙子服务员正拿着菜单去服务一对老外夫妇。他没注意到我们的手势。我于是决定等他服务完那对夫妇再说。期间我又吃了一两筷子的蔬菜。不敢再吃那问题牛肉。
随后,我们拦住小伙子,说明了我们的疑虑。他没有迟疑,就把整碗都端了进去。正好肥男从后厨出来,后厨门尚未关上。小伙子跟肥男交代了我们的质疑的时候,整个后厨都听到了。肥男随后一起跟进去,关上门。就在门还没完全关上的时候,我们就听到里面传出这样一句话“是你用了那块肉?”。门关上之后我们就什么都听不见了。听到这句话,我们什么都明白了,我们遭遇了黑心厨房的问题牛肉。我一边暗自觉得倒霉,怎么会摊上这事儿。一边在寻思他们会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出来很诚恳的道歉,然后给我们重新做一份水煮牛肉。但我同时又担心,那份汤料会被重新利用。即使换上新鲜牛肉,但那份汤料已经被污染了,是不是用的新的汤料我们根本无从得知。大概等了有四五分钟,肥男和小伙子才从里面出来了。他妈妈也出来了,不过我很诧异这个当家的女老板居然没有上来跟我们说明原因,而是当是没事一样经过,做其他事了。肥男一上来就问他们的肉有什么问题,我们就反应肉有异味。他跟着反问我们什么叫肉有异味。我们就说,有没有异味你尝一下就知道了。他们还从后厨带出一小盆熟牛肉片,坚称他们用的所有的牛肉都出自那一盆,说是如果我们的牛肉有问题,那今天所有的含牛肉的菜就都有问题了。他要求我们尝他那盘牛肉,而我不想尝,因为我根本无从得知那是否出自从一盆肉,我是希望他尝尝我们那份水煮牛肉里的肉片,以确定我没有栽赃。肥男的态度从一开始就让人觉得来者不善,完全不像是要息事宁人。但作为消费者,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也就二三十块的事,大不了就是认栽走人,以后不来了罢了。中国人开的餐馆有问题不足为奇,如果他们的后厨很干净,卫生标准跟西人食品厂一样我反而会很惊讶。这期间,溜肥肠上来了,但肥男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句反问让人倒足了胃口。原话大概是这样的“你们口口声声说这肉有异味,为什么吃剩了不到三块牛肉才说?”我完全被他这番话惊呆了。我们总共吃了四片,绝对不会超过五片牛肉,居然被质疑是蓄意想吃霸王餐。我完全无法接受他的质疑。现在已经不是牛肉有没有问题的事了,事情变成了我们把肉快吃光了,才说肉有问题。真是被倒打一耙,贼喊捉贼了。我当时就表态我只吃了两片牛肉,我女朋友当即也表示她也只吃了两片牛肉。一边说,我一边翻动那碗牛肉,很显然里面不止他所说的三块牛肉,但是真的也不多。女朋友反问他这里面绝对不止三片肉,你怎么能说我们就把肉吃光了,只剩三片肉呢。他见状赶紧改口说,即使里面超过三片肉,那你们也吃了很多了,最起码吃了一半以上。我们反问如果只吃了四片肉就吃了一半以上,那你们的牛肉就只给7片?他针锋相对说,全蒙特利尔就他们给的肉最多,份量是最足的,还说他们的量绝对对得起这个价格。女朋友不服,反问他全蒙特利尔有多少餐馆你知道吗,你吃过几家,又分别是多少份量你知道吗,你凭什么说你的量是最多的。他接不上话,但还是坚称说没见过像我们这样的人,东西都快吃光了,才说东西有问题。我们当然不服,东西才端上来几分钟,那份水煮牛肉还很烫,我们怎么可能把东西都吃光呢。上菜2分钟我们就发现肉有问题了,要不是那个小伙子在旁边服务那对老年夫妇耽误了一点时间(期间我们只吃了菜,发现菜没有问题),我们连理论上吃光肉片的时间都不够。我坚决表示你们里面到底放了多少牛肉我不知道,我只吃了两片,她也只吃了两片。我实在是无法容忍肥男反过来栽赃嫁祸,直接问他你们有没有摄像头还原真相,我们到底吃了多少片肉,你们一查就知道。见我们相持不下,站在后厨门口的目睹这一切的中年厨师这时候发话了,说你们都别说了,把东西给我。那碗水煮牛肉就被拿进厨房了。瞧那面相,中年男子是肥男的爸爸。

我们面前还有一盘溜肥肠,但之前的那段让人倒足了胃口的纠纷让人很郁闷,真的是越想越气呀,实在是没有胃口。而且东西就这样端进去以后也没有个交代,我们都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我并不指望他们会给我上一碗重新做的牛肉,他们从一开始的态度就表明,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承认错误。承认给客人不新鲜的牛肉传出去不好听,他们丢不起这个脸,所以只能将错就错了。可以损失掉一两个客人,但别把名声搞臭了。可是你们拒不认错,还栽赃嫁祸名声就不会臭吗?而且就看那肥男的素质,相信他们一家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万一给我重新端上来一碗肉,里面给我下点料,吐几口口水都算是小料了,那我们怎么吃。吃也不行,不吃我们也没有理由退菜了。我于是决定水煮牛肉我不要了。我走到柜台跟肥男说水煮牛肉我们不要了。他很快说没问题,我会把它从账单上划掉,不会多收您一分钱。

实在是吃的很窝心的一顿饭。我当时真想赶紧吃完走人,居然那一盘溜肥肠就把我们两个人肚子填饱了。我当时就跟女朋友讲,虽然发生这样让人不愉快的事情,我还是愿意给一块钱的小费,因为我们刚进来的时候,是那个小伙子服务我们的,他给我们上的米饭还有冰水,并且在纠纷发生以后还主动给我填过一次水。对他我没有任何不满意的。我会愿意给他一块钱的小费,但不可能给更多了。我过去结账,肥男在柜台。他一边说让我稍等,一边在收银机上霹雳巴拉一通按,然后告诉我,总价17.76。我接过打印出来的单子,一份溜肥肠12.95, 2份米饭 1.25*2,很显然,他主动帮我打了稅。我并不意外,给了他一张20的钞票,他很快找零2块2毛5,一个2块的硬币加一个quarter。我愣了一下,他这样找零我没法给他1块的小费了。他看着我,一副“行了,你可以走了”的模样。我意识到他根本没有指望我会给小费。转身走人。

一路上还是觉得很搓火。开车都是恍恍惚惚的。实在被这个肥男的嘴脸给恶心到了。

狼行拂晓 发表于 2014-8-13 15:46

Post by shanshan90;3419015
看来蒙特利尔生活真是无聊,吃个饭都能写出短篇小说

这么恶心的事儿搁谁都咽不下去,楼主写这么多也真是给气着了。您说得这么轻松无非是一,事儿没落自己身上,不关疼痒。二嘛,别又是店主大人换个马甲上来搅混水。

个人觉得楼主叙述还比较客观,店主有不同看法也可以叙述一下自己的版本嘛。

adamwd 发表于 2014-8-12 13:04

不难能看出来 楼主也不是什么懂事的人
去任何餐馆吃饭 15%的小费是必须的 因为服务生需要通过这些钱补税 要不然没办法挣钱
肥仔态度可能有问题 但是明显看出来你也不咋的 还好意思说 给1块钱小费 真不嫌磕碜

狼行拂晓 发表于 2014-8-14 12:37

Post by adamwd;3419723
看来你瞎 不会看注册时间 还说店主急急忙忙注册了新ID 可笑
估计这也是楼主的马甲 自己着急毁别人 可笑荒唐



现在的潮流怎么了,基本的是非观都没有了。


请看重点好吗?(12楼MM读书时肯定是优等生,不像俺们大老粗,只盯着小费 $_$)


记住啊,下次遇到打劫的,乖乖把钱包奉上,千万别忘记给小费哦,人家也怪辛苦的,否则是人品问题喽。


穿着那么全新锃亮的马甲出来晃,即便让人误会也别觉得冤啊。


有句话给楼主,给小费应该直接交给那个服务生,交给店主儿子还不知会不会给克扣了。

hellokitty 发表于 2014-8-12 17:20

看重点好吗?

楼主的重点是那家饭店的肉不新鲜,老板一家面对客人的意见一心抵赖,甚至倒打一耙。
不过,这家炒菜用”折箩“已经不是初犯了。看到有朋友回帖,地三鲜里吃出了溜肉段!
想想吧,他们把别人吃剩的菜收回厨房,有别的客人点同类的菜或者点的菜里用到相同的配菜(青椒胡萝卜之类的)时就在炒的时候回锅再利用。至于水煮鱼水煮牛肉之类的,那汤不知回锅多少回了吧!毕竟配菜可以吃光,你能把水煮鱼的汤喝光光吗?
楼主还说担心服务员再上的菜往里吐口水,根本不需要!你吃的菜里不知里面有多少人的不同的口水呢!太恶心了!

earlybord 发表于 2014-8-11 18:09

揭露Wellinton大街“香妈妈” Hong Mere 餐馆某人的丑恶嘴脸

昨天顺道经过wellinton大街,就想去香妈妈吃个饭。上次去还是很久之前的事,对那里一直印象不错,因为价格偏低,口味还不错。还有一个就是不打税。结果却是大失所望,让人大倒胃口。以后肯定不会再去了。这里详述一下经过,供大家参考。

进店以后发现整体装修和环境还是跟之前一样,菜单变“高档”了,菜品选择也更丰富了。当时我跟我女朋友就笑着开玩笑,瞧这菜单,肯定涨价格了。翻开一看,果然被猜中了。大多数菜品都上调了价格,那个凉菜的酱牛肉直接涨了2块,之前我们经常点这个菜。女朋友当时就在抱怨说,菜没变,价格涨了这么多。我倒是比她淡定,这年头物价一直在上涨,餐馆上调菜品价格,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再说了,餐馆刚开不久低价吸引客户,生意稳定了之后再抬高价格,也是餐馆惯用的手法。

去的时候约是下午6点,很惊讶整个餐馆居然只有一个桌子坐了3个人在吃饭。本来准备点3个菜的,因为餐馆整体价格上调,绝大部分菜的价格都超过了10块,就连相对便宜的凉菜中价格最低的凉拌土豆丝都已经达到了8块5,点任何两个菜都超过20块了,于是我们决定只点2个菜。

最后我们点了水煮牛肉和溜肥肠,价格都是12.95。

等菜的当儿,我们看到了第一出好戏。注:当时端菜的有两位:有个相对高瘦的小伙子,这个人我们第一次见,可能是新雇的服务员。第二个是个肥仔男,老板的儿子。
旁边那三个年轻的吃客结账走人。那三位刚走出大门,肥仔男在收银台那边就开始抱怨那三个食客没给小费。因为饭馆比较小,我们以及后来来的那个点外卖的女士听得一清二楚。小伙子因为是打工的(不知道他能不能够分到,以及可以分到多少小费),所以他没怎么吱声。肥仔男显然没有能从小伙子那里得到足够的附和,于是开始变本加厉,甚至用上了恶毒的词语(X他妈的)。我们当时就觉得很别扭,肥仔家开店不是一天两天了,遭遇0小费也不是头一遭,犯得着恶语相加吗?这反应也太大了。意犹未尽的肥仔,又进后厨开始声讨那三位。我们都觉得那三个食客不给小费固然不对,但你也是大男人,为了区区三五块的小费就喋喋不休,那你又算是哪门子东西嘛。完了他从后厨出来开始收拾那三个人的桌子的时候,等外卖的女士发话了,问他为什么不直接索要小费。肥男声称当时已经提醒过结账的那个男生,说这个价格里没有打稅也不含小费,小费你要额外给我,而且还说了两次。结果那位结账的大哥什么都不说就直接一扭头走人了。肥男当时一边收拾桌子一边交代那个也在收拾桌子的小伙子说,出来吃饭不给小费,你去哪家餐馆吃饭不用给小费。还说是老乡呢,我没这样的老乡。给我记住这三人的样子,下次这三个人再来吃饭,直接给他们把稅加上,反正他们也不给小费。
我是没看出来打稅对他们餐馆有什么好处,稅是他们替政府收的,他们不会因此多赚一分钱,反而食客让不爽,摆明一副你别再来吃饭的架势。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让人费解。
过了不久,我们的菜上来了。首先上的是水煮肉片。
这里加插一个爆料,不要去点他们家的水煮鱼,因为鱼用的是著名的龙利鱼柳,无刺又便宜,但这玩意儿有毒。以前我们也常点这道水煮鱼,但自从看了家园的一篇报道后再也不敢吃这种所谓的龙利鱼了,超市特价再便宜也不买。大家可以参看这个链接:
http://www.iask.ca/news/canada/2013/0424/194415.html
以及文中给出的Youtube视频链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x4cykHy0RM

水煮牛肉一上来,女朋友就抱怨肉片不多。我则无所谓,能吃饱,味道好就行了。我首先吃的是里面的蔬菜。黄豆芽真是水煮牛肉的绝配。里面还有上海青和大白菜。总之下面全是菜了,肉片全铺在最上面。肉少也正常,因为这道菜好像只是涨价1块5左右。很快,女朋友发现肉有问题。她说有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一片肉,粗枝大叶的我吃第一片的时候居然没发现异常,可能是第一片肉太小了。她跟着说这肉有一股很重的骚味。因为她基本不吃猪肉,所以平时家里吃的大多是牛肉和鸡肉,她对牛肉的口味很敏感。我觉得很疑惑,于是吃了第二片肉,果然入口细嚼之后有一股味道,越嚼下去越明显。于是我们决定停下来叫服务员看是怎么回事。当时大堂只有那个小伙子服务员正拿着菜单去服务一对老外夫妇。他没注意到我们的手势。我于是决定等他服务完那对夫妇再说。期间我又吃了一两筷子的蔬菜。不敢再吃那问题牛肉。
随后,我们拦住小伙子,说明了我们的疑虑。他没有迟疑,就把整碗都端了进去。正好肥男从后厨出来,后厨门尚未关上。小伙子跟肥男交代了我们的质疑的时候,整个后厨都听到了。肥男随后一起跟进去,关上门。就在门还没完全关上的时候,我们就听到里面传出这样一句话“是你用了那块肉?”。门关上之后我们就什么都听不见了。听到这句话,我们什么都明白了,我们遭遇了黑心厨房的问题牛肉。我一边暗自觉得倒霉,怎么会摊上这事儿。一边在寻思他们会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出来很诚恳的道歉,然后给我们重新做一份水煮牛肉。但我同时又担心,那份汤料会被重新利用。即使换上新鲜牛肉,但那份汤料已经被污染了,是不是用的新的汤料我们根本无从得知。大概等了有四五分钟,肥男和小伙子才从里面出来了。他妈妈也出来了,不过我很诧异这个当家的女老板居然没有上来跟我们说明原因,而是当是没事一样经过,做其他事了。肥男一上来就问他们的肉有什么问题,我们就反应肉有异味。他跟着反问我们什么叫肉有异味。我们就说,有没有异味你尝一下就知道了。他们还从后厨带出一小盆熟牛肉片,坚称他们用的所有的牛肉都出自那一盆,说是如果我们的牛肉有问题,那今天所有的含牛肉的菜就都有问题了。他要求我们尝他那盘牛肉,而我不想尝,因为我根本无从得知那是否出自从一盆肉,我是希望他尝尝我们那份水煮牛肉里的肉片,以确定我没有栽赃。肥男的态度从一开始就让人觉得来者不善,完全不像是要息事宁人。但作为消费者,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也就二三十块的事,大不了就是认栽走人,以后不来了罢了。中国人开的餐馆有问题不足为奇,如果他们的后厨很干净,卫生标准跟西人食品厂一样我反而会很惊讶。这期间,溜肥肠上来了,但肥男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句反问让人倒足了胃口。原话大概是这样的“你们口口声声说这肉有异味,为什么吃剩了不到三块牛肉才说?”我完全被他这番话惊呆了。我们总共吃了四片,绝对不会超过五片牛肉,居然被质疑是蓄意想吃霸王餐。我完全无法接受他的质疑。现在已经不是牛肉有没有问题的事了,事情变成了我们把肉快吃光了,才说肉有问题。真是被倒打一耙,贼喊捉贼了。我当时就表态我只吃了两片牛肉,我女朋友当即也表示她也只吃了两片牛肉。一边说,我一边翻动那碗牛肉,很显然里面不止他所说的三块牛肉,但是真的也不多。女朋友反问他这里面绝对不止三片肉,你怎么能说我们就把肉吃光了,只剩三片肉呢。他见状赶紧改口说,即使里面超过三片肉,那你们也吃了很多了,最起码吃了一半以上。我们反问如果只吃了四片肉就吃了一半以上,那你们的牛肉就只给7片?他针锋相对说,全蒙特利尔就他们给的肉最多,份量是最足的,还说他们的量绝对对得起这个价格。女朋友不服,反问他全蒙特利尔有多少餐馆你知道吗,你吃过几家,又分别是多少份量你知道吗,你凭什么说你的量是最多的。他接不上话,但还是坚称说没见过像我们这样的人,东西都快吃光了,才说东西有问题。我们当然不服,东西才端上来几分钟,那份水煮牛肉还很烫,我们怎么可能把东西都吃光呢。上菜2分钟我们就发现肉有问题了,要不是那个小伙子在旁边服务那对老年夫妇耽误了一点时间(期间我们只吃了菜,发现菜没有问题),我们连理论上吃光肉片的时间都不够。我坚决表示你们里面到底放了多少牛肉我不知道,我只吃了两片,她也只吃了两片。我实在是无法容忍肥男反过来栽赃嫁祸,直接问他你们有没有摄像头还原真相,我们到底吃了多少片肉,你们一查就知道。见我们相持不下,站在后厨门口的目睹这一切的中年厨师这时候发话了,说你们都别说了,把东西给我。那碗水煮牛肉就被拿进厨房了。瞧那面相,中年男子是肥男的爸爸。

我们面前还有一盘溜肥肠,但之前的那段让人倒足了胃口的纠纷让人很郁闷,真的是越想越气呀,实在是没有胃口。而且东西就这样端进去以后也没有个交代,我们都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我并不指望他们会给我上一碗重新做的牛肉,他们从一开始的态度就表明,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承认错误。承认给客人不新鲜的牛肉传出去不好听,他们丢不起这个脸,所以只能将错就错了。可以损失掉一两个客人,但别把名声搞臭了。可是你们拒不认错,还栽赃嫁祸名声就不会臭吗?而且就看那肥男的素质,相信他们一家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万一给我重新端上来一碗肉,里面给我下点料,吐几口口水都算是小料了,那我们怎么吃。吃也不行,不吃我们也没有理由退菜了。我于是决定水煮牛肉我不要了。我走到柜台跟肥男说水煮牛肉我们不要了。他很快说没问题,我会把它从账单上划掉,不会多收您一分钱。

实在是吃的很窝心的一顿饭。我当时真想赶紧吃完走人,居然那一盘溜肥肠就把我们两个人肚子填饱了。我当时就跟女朋友讲,虽然发生这样让人不愉快的事情,我还是愿意给一块钱的小费,因为我们刚进来的时候,是那个小伙子服务我们的,他给我们上的米饭还有冰水,并且在纠纷发生以后还主动给我填过一次水。对他我没有任何不满意的。我会愿意给他一块钱的小费,但不可能给更多了。我过去结账,肥男在柜台。他一边说让我稍等,一边在收银机上霹雳巴拉一通按,然后告诉我,总价17.76。我接过打印出来的单子,一份溜肥肠12.95, 2份米饭 1.25*2,很显然,他主动帮我打了稅。我并不意外,给了他一张20的钞票,他很快找零2块2毛5,一个2块的硬币加一个quarter。我愣了一下,他这样找零我没法给他1块的小费了。他看着我,一副“行了,你可以走了”的模样。我意识到他根本没有指望我会给小费。转身走人。

一路上还是觉得很搓火。开车都是恍恍惚惚的。实在被这个肥男的嘴脸给恶心到了。

坏坏 发表于 2014-8-11 19:41

前两年去她家吃过饭,发现味精放得太多,后来就不去了。

yxp 发表于 2014-8-11 20:38

Post by 坏坏;3418737
前两年去她家吃过饭,发现味精放得太多,后来就不去了。
有时懒了累了不想做饭就去她家卖两三个菜带回家吃,最后一次在地三鲜中竟吃出了一块肉段,不仅让人浮想联翩,老公和儿子齐声说:再别买他家的菜回来了。

ewind 发表于 2014-8-11 23:46

怀念未转手前的王记快餐, 一大盘的尖椒肥肠+米饭才8元 :p

sosololo 发表于 2014-8-12 00:48

说说我的感受

4月底第一次去,点了水煮鱼,我和老婆每人吃了有6、7块儿。
7月底第二次去,和楼主一样,嘿嘿,对菜单上的变化那是相当的深刻!也点了水煮鱼,老婆没动,我一个人吃,就吃了5、6块儿鱼,剩下的就是在那里涮青菜了!
当时我说,这样干法,早晚的事儿!

断雁西风 发表于 2014-8-12 01:13

Post by earlybord;3418711
昨天顺道经过wellinton大街,就想去香妈妈吃个饭。上次去还是很久之前的事,对那里一直印象不错,因为价格偏低,口味还不错。还有一个就是不打税。结果却是大失所望,让人大倒胃口。以后肯定不会再去了。这里详述一下经过,供大家参考。

进店以后发现整体装修和环境还是跟之前一样,菜单变“高档”了,菜品选择也更丰富了。当时我跟我女朋友就笑着开玩笑,瞧这菜单,肯定涨价格了。翻开一看,果然被猜中了。大多数菜品都上调了价格,那个凉菜的酱牛肉直接涨了2块,之前我们经常点这个菜。女朋友当时就在抱怨说,菜没变,价格涨了这么多。我倒是比她淡定,这年头物价一直在上涨,餐馆上调菜品价格,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再说了,餐馆刚开不久低价吸引客户,生意稳定了之后再抬高价格,也是餐馆惯用的手法。

去的时候约是下午6点,很惊讶整个餐馆居然只有一个桌子坐了3个人在吃饭。本来准备点3个菜的,因为餐馆整体价格上调,绝大部分菜的价格都超过了10块,就连相对便宜的凉菜中价格最低的凉拌土豆丝都已经达到了8块5,点任何两个菜都超过20块了,于是我们决定只点2个菜。

最后我们点了水煮牛肉和溜肥肠,价格都是12.95。

等菜的当儿,我们看到了第一出好戏。注:当时端菜的有两位:有个相对高瘦的小伙子,这个人我们第一次见,可能是新雇的服务员。第二个是个肥仔男,老板的儿子。
旁边那三个年轻的吃客结账走人。那三位刚走出大门,肥仔男在收银台那边就开始抱怨那三个食客没给小费。因为饭馆比较小,我们以及后来来的那个点外卖的女士听得一清二楚。小伙子因为是打工的(不知道他能不能够分到,以及可以分到多少小费),所以他没怎么吱声。肥仔男显然没有能从小伙子那里得到足够的附和,于是开始变本加厉,甚至用上了恶毒的词语(X他妈的)。我们当时就觉得很别扭,肥仔家开店不是一天两天了,遭遇0小费也不是头一遭,犯得着恶语相加吗?这反应也太大了。意犹未尽的肥仔,又进后厨开始声讨那三位。我们都觉得那三个食客不给小费固然不对,但你也是大男人,为了区区三五块的小费就喋喋不休,那你又算是哪门子东西嘛。完了他从后厨出来开始收拾那三个人的桌子的时候,等外卖的女士发话了,问他为什么不直接索要小费。肥男声称当时已经提醒过结账的那个男生,说这个价格里没有打稅也不含小费,小费你要额外给我,而且还说了两次。结果那位结账的大哥什么都不说就直接一扭头走人了。肥男当时一边收拾桌子一边交代那个也在收拾桌子的小伙子说,出来吃饭不给小费,你去哪家餐馆吃饭不用给小费。还说是老乡呢,我没这样的老乡。给我记住这三人的样子,下次这三个人再来吃饭,直接给他们把稅加上,反正他们也不给小费。
我是没看出来打稅对他们餐馆有什么好处,稅是他们替政府收的,他们不会因此多赚一分钱,反而食客让不爽,摆明一副你别再来吃饭的架势。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让人费解。
过了不久,我们的菜上来了。首先上的是水煮肉片。
这里加插一个爆料,不要去点他们家的水煮鱼,因为鱼用的是著名的龙利鱼柳,无刺又便宜,但这玩意儿有毒。以前我们也常点这道水煮鱼,但自从看了家园的一篇报道后再也不敢吃这种所谓的龙利鱼了,超市特价再便宜也不买。大家可以参看这个链接:
http://www.iask.ca/news/canada/2013/0424/194415.html
以及文中给出的Youtube视频链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x4cykHy0RM

水煮牛肉一上来,女朋友就抱怨肉片不多。我则无所谓,能吃饱,味道好就行了。我首先吃的是里面的蔬菜。黄豆芽真是水煮牛肉的绝配。里面还有上海青和大白菜。总之下面全是菜了,肉片全铺在最上面。肉少也正常,因为这道菜好像只是涨价1块5左右。很快,女朋友发现肉有问题。她说有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一片肉,粗枝大叶的我吃第一片的时候居然没发现异常,可能是第一片肉太小了。她跟着说这肉有一股很重的骚味。因为她基本不吃猪肉,所以平时家里吃的大多是牛肉和鸡肉,她对牛肉的口味很敏感。我觉得很疑惑,于是吃了第二片肉,果然入口细嚼之后有一股味道,越嚼下去越明显。于是我们决定停下来叫服务员看是怎么回事。当时大堂只有那个小伙子服务员正拿着菜单去服务一对老外夫妇。他没注意到我们的手势。我于是决定等他服务完那对夫妇再说。期间我又吃了一两筷子的蔬菜。不敢再吃那问题牛肉。
随后,我们拦住小伙子,说明了我们的疑虑。他没有迟疑,就把整碗都端了进去。正好肥男从后厨出来,后厨门尚未关上。小伙子跟肥男交代了我们的质疑的时候,整个后厨都听到了。肥男随后一起跟进去,关上门。就在门还没完全关上的时候,我们就听到里面传出这样一句话“是你用了那块肉?”。门关上之后我们就什么都听不见了。听到这句话,我们什么都明白了,我们遭遇了黑心厨房的问题牛肉。我一边暗自觉得倒霉,怎么会摊上这事儿。一边在寻思他们会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出来很诚恳的道歉,然后给我们重新做一份水煮牛肉。但我同时又担心,那份汤料会被重新利用。即使换上新鲜牛肉,但那份汤料已经被污染了,是不是用的新的汤料我们根本无从得知。大概等了有四五分钟,肥男和小伙子才从里面出来了。他妈妈也出来了,不过我很诧异这个当家的女老板居然没有上来跟我们说明原因,而是当是没事一样经过,做其他事了。肥男一上来就问他们的肉有什么问题,我们就反应肉有异味。他跟着反问我们什么叫肉有异味。我们就说,有没有异味你尝一下就知道了。他们还从后厨带出一小盆熟牛肉片,坚称他们用的所有的牛肉都出自那一盆,说是如果我们的牛肉有问题,那今天所有的含牛肉的菜就都有问题了。他要求我们尝他那盘牛肉,而我不想尝,因为我根本无从得知那是否出自从一盆肉,我是希望他尝尝我们那份水煮牛肉里的肉片,以确定我没有栽赃。肥男的态度从一开始就让人觉得来者不善,完全不像是要息事宁人。但作为消费者,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也就二三十块的事,大不了就是认栽走人,以后不来了罢了。中国人开的餐馆有问题不足为奇,如果他们的后厨很干净,卫生标准跟西人食品厂一样我反而会很惊讶。这期间,溜肥肠上来了,但肥男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句反问让人倒足了胃口。原话大概是这样的“你们口口声声说这肉有异味,为什么吃剩了不到三块牛肉才说?”我完全被他这番话惊呆了。我们总共吃了四片,绝对不会超过五片牛肉,居然被质疑是蓄意想吃霸王餐。我完全无法接受他的质疑。现在已经不是牛肉有没有问题的事了,事情变成了我们把肉快吃光了,才说肉有问题。真是被倒打一耙,贼喊捉贼了。我当时就表态我只吃了两片牛肉,我女朋友当即也表示她也只吃了两片牛肉。一边说,我一边翻动那碗牛肉,很显然里面不止他所说的三块牛肉,但是真的也不多。女朋友反问他这里面绝对不止三片肉,你怎么能说我们就把肉吃光了,只剩三片肉呢。他见状赶紧改口说,即使里面超过三片肉,那你们也吃了很多了,最起码吃了一半以上。我们反问如果只吃了四片肉就吃了一半以上,那你们的牛肉就只给7片?他针锋相对说,全蒙特利尔就他们给的肉最多,份量是最足的,还说他们的量绝对对得起这个价格。女朋友不服,反问他全蒙特利尔有多少餐馆你知道吗,你吃过几家,又分别是多少份量你知道吗,你凭什么说你的量是最多的。他接不上话,但还是坚称说没见过像我们这样的人,东西都快吃光了,才说东西有问题。我们当然不服,东西才端上来几分钟,那份水煮牛肉还很烫,我们怎么可能把东西都吃光呢。上菜2分钟我们就发现肉有问题了,要不是那个小伙子在旁边服务那对老年夫妇耽误了一点时间(期间我们只吃了菜,发现菜没有问题),我们连理论上吃光肉片的时间都不够。我坚决表示你们里面到底放了多少牛肉我不知道,我只吃了两片,她也只吃了两片。我实在是无法容忍肥男反过来栽赃嫁祸,直接问他你们有没有摄像头还原真相,我们到底吃了多少片肉,你们一查就知道。见我们相持不下,站在后厨门口的目睹这一切的中年厨师这时候发话了,说你们都别说了,把东西给我。那碗水煮牛肉就被拿进厨房了。瞧那面相,中年男子是肥男的爸爸。

我们面前还有一盘溜肥肠,但之前的那段让人倒足了胃口的纠纷让人很郁闷,真的是越想越气呀,实在是没有胃口。而且东西就这样端进去以后也没有个交代,我们都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我并不指望他们会给我上一碗重新做的牛肉,他们从一开始的态度就表明,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承认错误。承认给客人不新鲜的牛肉传出去不好听,他们丢不起这个脸,所以只能将错就错了。可以损失掉一两个客人,但别把名声搞臭了。可是你们拒不认错,还栽赃嫁祸名声就不会臭吗?而且就看那肥男的素质,相信他们一家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万一给我重新端上来一碗肉,里面给我下点料,吐几口口水都算是小料了,那我们怎么吃。吃也不行,不吃我们也没有理由退菜了。我于是决定水煮牛肉我不要了。我走到柜台跟肥男说水煮牛肉我们不要了。他很快说没问题,我会把它从账单上划掉,不会多收您一分钱。

实在是吃的很窝心的一顿饭。我当时真想赶紧吃完走人,居然那一盘溜肥肠就把我们两个人肚子填饱了。我当时就跟女朋友讲,虽然发生这样让人不愉快的事情,我还是愿意给一块钱的小费,因为我们刚进来的时候,是那个小伙子服务我们的,他给我们上的米饭还有冰水,并且在纠纷发生以后还主动给我填过一次水。对他我没有任何不满意的。我会愿意给他一块钱的小费,但不可能给更多了。我过去结账,肥男在柜台。他一边说让我稍等,一边在收银机上霹雳巴拉一通按,然后告诉我,总价17.76。我接过打印出来的单子,一份溜肥肠12.95, 2份米饭 1.25*2,很显然,他主动帮我打了稅。我并不意外,给了他一张20的钞票,他很快找零2块2毛5,一个2块的硬币加一个quarter。我愣了一下,他这样找零我没法给他1块的小费了。他看着我,一副“行了,你可以走了”的模样。我意识到他根本没有指望我会给小费。转身走人。

一路上还是觉得很搓火。开车都是恍恍惚惚的。实在被这个肥男的嘴脸给恶心到了。
我以后也不愿去他家了,以前去过几次,都是朋友要去我跟去的,说实在,他家就是量大便宜但是味道真不咋地,我自己是不愿去的,有段时间没去后有一天下班朋友找我,那时候已经比较晚,我一天没吃饭,他家算是比较近的,我饿的撑不到DT了,朋友就开车和我去了香妈妈,那天是一个胖胖的男生服务员,不知道是不是他儿子,我对香妈妈没好印象也是因为服务员会追要小费,而且必须达到他们标准的小费,如果我结账我是至少给十五的小费的,有次朋友结帐没零钱就把身上所有的零钱留下,差一块钱没够10%,那里的小姑娘不让我们走,说小费不够,我赶紧翻包找零钱给足了15才放我们走,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愿去了,我也做服务生,但是从来不问客人要小费而且更不会要求达到多少小费才放人走,觉得这样很没礼貌,客人给多给少是客人的权力再说他少给你一块钱你就少块肉了?追着要钱反而让人反感,毕竟像我朋友他请我吃饭结果没足够零钱又是常客,因为一块钱就追讨让人没脸,那你还想赚人家下次钱?
言归正传,那天我们去香妈妈发现彩蛋换了,我还开玩笑说,哎哟,这菜单高大上了哟,结果打开一看价格,也高大上了,价格和红翻天差不多了,我心里嘀咕,要是和红番天一个价我干嘛来这吃?不过来了也饿得要死了,那就点吧,我要了一个干煸四季豆一个尖椒肥肠,等四季豆上来,我无语了,四季豆一点都不干,湿湿的,咬一口还是生的,大家都知道,豆角不熟是会中毒的,我就叫那个服务生让他把这菜端进去回锅一下,意想不到的是,那服务生撇撇嘴给我好大一个白眼,我和朋友面面相觑,我说话很客气的:“唉,帅哥,不好意思,这个豆角好像没熟,能帮我端进去再做一下吗?”我又没踩他尾巴他凭什么白眼我?白眼归白眼,他好歹给我们端进去了,过了一会儿菜又端出来了,我们一尝,没区别啊,还是不熟依然湿乎乎的,水煮一样。我朋友说算了,你再让他端你还会收歌白眼,他在里面吐盘里口水你也不知道。于是我忍了,心想反正还有个肥肠也够我吃。那天客人不多,貌似当时就我们一桌,老板娘坐我们旁边的桌子那里休息,我们嘀咕的声音她肯定听得到但是她什么也没说。过了会儿肥肠上来了,尝一口,酸的,我朋友说“难道放醋了?”“该不会坏了吧?”我说。这次声音不大但也不低,我们看向老板娘,她坐我们旁边的桌子就像没听见,显然不想打理我们。我朋友劝我算了,因为不想再收白眼,于是这顿饭我挑了几根看起来像熟了的豆角吃了,勉强吃了几块肥肠,只吃了肥肠里的配菜,几乎俩菜都没怎么动。最后算账我还是留了五块钱小费,那男生尖着嗓子喊了一句“哟~谢谢您了呐~”跟唱戏的一样,但是声音里又含着讽刺,我和朋友对视一眼耸耸肩开车走了,然后发誓再也不去香妈妈了,不熟的豆角酸掉的肥肠奇葩的服务员置身事外的老板,他们以为自己打出点名堂了就开始宰人了

seliseli 发表于 2014-8-12 01:36

楼主写的真够多的了,真佩服我自己居然一行一行看到末尾。:rolleyes:

zhangzhang 发表于 2014-8-12 07:42

不打税是不对的.打税是应该的.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揭露Wellinton大街“香妈妈” Hong Mere 餐馆某人的丑恶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