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2MM 发表于 2014-1-2 20:43

加拿大药房欺诈猖獗

属于医护系统的药剂师行业似乎是公众信赖的行业。但《环球邮报》的调查报告惊爆药剂师行业猖獗的欺诈行为,即药剂师通过索取病患处方药费而欺诈纳税人公款。更令人吃惊的是,许多行为不轨者只受到轻微处罚后均得以逃之夭夭,继续行业。这些现象显示出目前系统存在的严重弊病。

加拿大药房欺诈猖獗
摘自:《大中报》

一名药剂师通过一个精心策划的美沙酮(methadone)计费方案,骗了卑诗省纳税人$47.1万元。

安省监管机构称,在其发现另一个药剂师利用该省药物计划进行欺诈时,其“几乎无话可说”。

在萨斯喀彻温省,有十几名药剂师利用药物计划对一种药物计费,但却配发另一种替代药物,以从制药商那里换取回扣和其他折扣。

除了欺诈性的计费方案,以上这些药剂师还有两个共同点:他们都被各自的监管机构处罚过,但他们都得到了又一次在药房工作的机会。这些案例也说明在加拿大因为欺诈而被永久吊销牌照的药剂师微乎其微。

在涉及药剂师的所有处罚中,吊销牌照的情况极为罕见。《环球邮报》的一项调查发现,在过去10年全加省级药房委员会公开披露334宗处罚个案,其中只有22名药剂师被永久吊销牌照,而在他们当中,大部分是屡教不改者,在被永久吊销牌照前已经被处罚过多次。

这些案例暴露了健保系统在应对欺诈方面存在缺陷,而各省省长对这些案件的反应也各不相同。有许多欺诈行为未被发现,是因为药房行业基本上是自我监管,私营部门的药物福利计划经理没有及时发现可以账单。据健保专家称,这种欺诈行为的危险在于不仅会令健保系统付出高昂的代价,还会导致公众失去对药房行业的信任,并危及那些依赖适当药物治疗的患者的安全。

麦克马斯特大学德格鲁特商协会(DeGroote School of Business)卫生政策与管理副教授兰德尔(Glen Randall)称,这必然会破坏健保系统。

和加拿大其他健保专业人士一样,药剂师也是由相关的委员会监管,这些委员会通常被称为协会,是由他们的同行控制,制约它们的省级法规也是东拼西凑。

兰德尔教授称,这些协会扮演着保护公众和支持其行业的双重角色,其微妙的平衡做法往往会导致违规者只受到轻罚,并且协会的审裁小组也常常会推迟对他们的专业同事的处罚决定。

虽然也有法规制约协会处理有关药剂师的投诉以及对他们进行处罚的程序,但它们并没有设置标准处罚。因此,协会的审裁小组通常都是依赖它们自己设定的先例。

对于涉及欺诈的药剂师,他们往往都会获得第二次机会。

在2005年,前温哥华药剂师兰德斯(David Rands)承认利用卑诗省的药物计划欺诈$47.1万元,随后他被监禁四个月。卑诗省药剂师协会的审裁小组称,兰德斯“严重”多收美沙酮配药费,但在考虑轻判因素,包括他认罪和在协会的“清白”记录后,他只被吊销牌照12个月。

多伦多药剂师怀特曼(Trevor Wrightman)的命运和兰德斯类似,尽管他的欺诈行为在2010年令安省药剂师协会审裁小组“几乎无话可说”。因为在六年前,同一个审裁小组发现怀特曼通过配发少于处方量的药物,利用安省药物计划多收配药费,当时审裁小组将怀特曼的牌照吊销了两个月。

但即便在2010年被发现再犯同样的罪行后,审裁小组也没有永久吊销怀特曼的牌照,而是禁止他在五年内拥有药房,并将其牌照吊销18个月。此后,怀特曼从安省药剂师协会辞职。据省府估计,怀特曼的药房在2006年多支付$42万元费用,并涉嫌在2007年短短三个月内虚报$26.8240万元。

萨斯喀彻温省药剂师协会最近对17名药剂师做出罚款和调查费用的处罚决定,因为他们收取了某些药物的配药费但却从未配发。这种欺诈行为的做法是:一名药剂师被要求填写一张用于治疗高血压的常用非专利药的处方单,虽然省药物计划要求配发X品牌的药物,但药剂师配发的却是Y品牌的药物,而他递交的处方单上写的仍是X品牌。药剂师因此可能获得来自Y品牌药物制造商的“可观报酬”,包括免费药丸、回扣和其他折扣。

通过这种欺诈做法,药房虽然没有配发相关药物,但却仍然可以得到省药物计划支付的费用,而他们因此捏造的处方历史记录有可能危害到患者的安全,因为其他健保专业人士需要依赖这些记录治疗患者。

虽然药剂师能够接触到大量麻醉剂,并且有能力通过一个虚拟的荣誉系统让纳税人为处方买单,但公众并没有像关注医生那样关注药剂师。据加拿大健康资讯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称,去年加拿大政府在处方药上的花费超过$120亿元。据美国国家医疗保健反诈欺协会(National Health Care Anti-Fraud Association)估计,美国大约有1%的处方药费用涉及欺诈。而加拿大没有类似的数据,但观察家认为,问题远不止是几个被处罚的个案。

私人保险公司Co-operators Life Insurance Co.的采购集团Beneplan Co-operative的经理Yafa Sakkejha称,他们知道这种行为很猖獗。他同时表示,许多欺诈行为涉及街头毒品,例如奥施康定(oxycodone)。

虽然省府委托自我监管的药剂师协会保护患者,但批评者指出,协会往往更热衷于保护自己的成员。

卑诗省药剂师协会常常会利用该省《卫生专业法》(Health Professions Act)中的规定放弃公开纪律聆讯,和通过私下协议解决针对其成员的投诉。虽然其他一些大省,例如阿尔伯塔省和安省的药剂师协会在过去10年对数百宗个案进行了公开聆讯,但卑诗省只有8宗个案是进行公开聆讯。

针对猖獗的药方欺诈行为,一些省府对药剂师进行了更严格的审查。例如在审计人员发现一些药剂师虚报费用后,安省卫生厅剥夺了30几名药剂师计费和从省药物计划收款的能力。仅在过去两年,就有25名药剂师失去计费的特权。

在2008年,安省每家药房都被要求与卫生厅签订一份新协议,以明确赋予卫生厅终止计费特权的权力。在审计长2007年批评省府没有采取足够措施去发现异常的配药行为后,省府出台了相关的措施。但是追查欺诈行为的大部分重担因此落到了安省卫生厅七名检查员的肩上,安省有近4000家药房,而他们每年只能审计大约100家药房。按照这个速度,检查员每40年才能对一家药房进行审计。

加拿大反医疗诈欺协会(Canadian Health Care Anti-Fraud Association)执行董事阿莱恩(Joel Alleyne)称,与10年前相比,现在加拿大的保险公司对欺诈行为更加重视。批评家指出,虽然私营部门的福利计划占到安省药物开支的近三分之二,但它们并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追踪可疑药物账单。

安省卫生部长向《环球邮报》表示她希望能得到私人保险公司的帮助。“更多的监督只会对消费者有利。我们的着重点在保护消费者利益。”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加拿大药房欺诈猖獗